言情小说 > 梅贝尔 > 《猪小妹》
返回书目

《猪小妹》

第八章

作者:梅贝尔

这还是她生平头一遭被绑架。

东方乐乐睁着漆黑的大眼,一瞬也不瞬的看着绑匪,她又不认识这个人,他为什么要抓她呢?!莫非她在无意间得罪了他,却不自知?

她实在好想问个明白,可是她被点了穴道,不只身体不能动,就连话也不能说,真的满痛苦的。

而绑匪龙天行心里也在挣扎,当他答应心上人报仇时,他万万没想到要杀的竟是这么一个年幼无知的小姑娘,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才好。

「唔……」东方乐乐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试着引起他的注意。

龙天行手握着刀,却犹如千斤般重,「你想说话?」

「嗯!」她颔首。

「只要你不大叫,我可以解了你的哑穴。」他考虑后说道。

她立刻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好,你最好说话算话。」龙天行解了她的穴,让她得以开口说话。

「呼——」东方乐乐吐了好大一口气,才稚气的笑说:「谢谢你,不能说话真的好难过喔!能不能请问一下,你为什么要抓我?」

他言简意赅的回道:「因为,我要杀你,」

「为什么?」她眨着眼,天真的问。

龙天行一咬牙,「没有为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赶快杀?」东方乐乐歪着头问。

「我……」他如果办得到就好了。

她的脸上不见半点畏惧,只是可怜的哀求着,「那你可不可以在杀我之前,让我吃点东西?我的肚子好饿喔!就算真的得死,我也不要做个饿死鬼。」那多可怜啊!

「嘎?」龙天行瞠目结舌的看着她,若是换作一般姑娘早就哭个不停,甚至吓得晕死过去,而她,不只不怕,胆子还很大,居然敢跟他这个绑匪谈条件,看来她不像是个寻常人家的黄花闺女。

东方乐乐苦着一张小脸,泫然欲泣的喃喃自语,「早知道会这样,我应该把肚子填饱一点再出门,呜……我好饿喔!」

「我只有馒头。」一听她哭,龙天行马上将一粒白馒头塞到她的嘴边。

「好吧!总比没有好。」她将就的咬了一大口,便冲着他直笑,「谢谢。」

他沉下粗犷的脸庞,「不要谢我,我可是要杀你的人。」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我知道你不是自愿要杀我的,不然,我早就死了。」东方乐乐嚼着口中的馒头,面不改色的对他晓以大义。「可是,你要想清楚喔!你今天要是杀了我,下场可是会很惨的,我实在不想害你。」

龙天行听了啼笑皆非,「什么意思?」她都快小命不保了,竟敢威胁他!

「因为,我如果真的死了,我干爹一定会为我报仇的,还有银哥哥、黑哥哥和玉姊姊都会来要你的命,最重要的是威威,她铁定会想尽各种方法整死你,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他们都会找到你的,到时你会死得比我还惨!

「看在你给我吃馒头的份上,我还是劝你考虑一下,不要说我没事先告诉你喔!」她的心地可是粉好的。

他听出了重点,挑眉问道:「你干爹是谁?」

说到干爹,东方乐乐可就神气了。「我干爹叫东方聿,人家都叫他阎皇。」

「阎皇东方聿?!」龙天行脸上血色全失,「你是阎皇的干女儿,阎宫里两位公主其中的一位?」江湖上人人皆知阎皇少年时收养了一对难缠的双胞胎姊妹,将她们视如已出,而且相当保护。

东方乐乐兴奋的点头,「原来我跟威威也很有名啊!」

「怎么会呢?」他受到极大的震撼低喃着,「为什么她要我杀了你?」严家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跟阎宫扯上关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微攒着眉心,「你也不知道吗?那我们一起去问那个人不就得了。」干嘛在这里伤脑筋?只是白费力气。

龙天行面露迟疑之色,「可是……」

「反正我的功夫很烂,就算想跑也跑不了,如果真的是我的不对,我愿意向你们道歉,可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杀我嘛!你说对不对?」

惹上阎宫不是件小事,他也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大哥,你先别恼,事情还没到最后关头,谁胜谁败,还很难说。」她自信满满的笑说。

严嘉良突然眼睛一亮,「对了!我都忘了,那件事你办得怎么样了?那胖丫头呢?」

「呵呵!说不定这会儿已经上西天了呢!」她娇笑。

他狂笑三声,「那个姓龙的蠢蛋连杀人都肯替你做,还真够痴情的。」

「反正他们江湖人的双手早已沾上血腥,杀一个跟杀两个有什么差别?何况我又没有逼他,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屋顶上的龙天行陡地刷白了脸,深恶痛绝的瞪着底下的蛇蝎美人,他为了她,可以说是掏心掏肺的,任她像奴才般的使唤着,结果得到的竟是如此不堪的结果。

东方乐乐一脸同情的观着他,将小手按在他的肩上,以示安慰。

严家兄妹仍然不知情的说下去——

「事成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蠢蛋?」严嘉良邪笑的问。

她的眼瞳掠过一道寒光,「等我嫁给八王爷,他又能奈我何?要是他敢擅闯王府,准被乱箭射死,也好,这样省得给我添麻烦。」

「哈哈哈……天下最毒妇人心,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好了,大哥,龙天行说不定快回来了,我还得应付他呢,你快出去。」

龙天行已经听不下去了,一颗曾经最炽热的心都冷了。

枉他「九指神龙」纵横武林十多年,居然会被一个手无敷鸡之力的女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真是可悲又可笑。

「你不要伤心了,这也不是你的错。」东方乐乐摸摸他的头,心里也很替他难过。「以后不要再理她就好了嘛!」

他俯视着底下那名装腔作势的女子,再无爱意,心中只剩下深深的恨。

「你回去吧!我跟她的事,我会自己解决。」他冷冷的道。

东方乐乐点了一下头,「那我走了,你要保重,再见!」

连续几个起落,她便跃出了严家大宅,却依稀听见严凤娇的惊叫……

「大哥,我说得没错吧?我就知道那个女人有问题。」

听完东方乐乐遭到绑架的全部经过,展慕白义愤填膺的怒吼着,「我真后悔当时没有撕烂她那张嘴,光是教唆杀人这条罪名,就够她坐好几年的牢了。」

相较于他的愤怒,展慕青可就显得冷静多了,而且顾虑周到。

「就算要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严家在地方上的势力可不小,何况官府衙门都有他们的人在,他们的后台比我们硬,双方若是撕破了脸,恐怕很难善了。」

展慕白怒红了双眼,拍案低喝,「难道事情就这么算了吗?今天幸好猪小妹没事,要是她真的被杀了,我非亲手宰了那个恶毒的女人不可——喂!猪小妹,我们在这儿说正经事,你别只顾着吃行不行?」

「人家有在听啊!」东方乐乐将脸从盘子抬起来,说着,赶紧再塞一粒浑圆饱满的水饺到嘴里去,「你、你继续说……」

「哼!我待会儿再跟你算帐。」他凌厉的横她一眼,才又道:「我一向就看严凤娇那个女人不顺眼!外表像个大家闺秀,骨子里却骚得很,本想只要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便好,没想到她居然敢犯到我的头上来,不给她一点颜色瞧瞧,她还真当我是个死人。」

东方乐乐这回非常捧场的鼓掌叫好。「骂得好!」

「吃你的水饺!」展慕白馀怒未消的白她一眼。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这人还真难伺候耶!她獗起小嘴忖道。

展慕青沉吟片刻,分析的道:「问题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乐乐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找上她?」

「是不是因为我长得粉可爱?」东方乐乐笑咪咪的问。

展慕白仰头大笑两声,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冷嗤道:「真的猪都比你可爱多了!」

她鼓起红红的脸颊,「你乱讲,干爹说我比猪还可爱。」

「被拿来跟猪恍很光荣吗?瞧你得意忘形的。」他忍不住吐她的槽。

东方乐乐真的生气了,把筷子一丢怒道:「展慕白,你对我越来越坏,也不疼我,我不要你当我的相公了!」

「你说什么?」他当场刷白了脸,沉声的问。

实在不能对这猪小妹太好,他都肯认命娶她做老婆了,她居然说不嫁他?哼!天底下没这么便宜的事。

「我要把你让给别人,另外再找一张长期饭票。」她赌气的说。

展慕白隐忍着怒气不发作,冷冷的下逐客令。「大哥,我和猪小妹现在有点私事要谈,请你先回避一下。」

「那我先出去了。」展慕青识相的快快走人。

东方乐乐见苗头不对,也想跟着落跑。「展大哥,我跟你一块走。」

「嗯——」展慕白拖长尾音,果然成功的将东方乐乐给钉在原位不动。「我们的帐还没算,你想上哪儿去?」

她吞咽一下口水,干脆装起蒜来,「什、什么帐?」

展慕白脸上写满怒气,凶巴巴的低哮,「你不是跟我发过誓不再去给人家请,为什么食言?你把我的警告当耳边风吗?」

「人家哪有?」东方乐乐低头绞着手指,粉冤枉的嘟嚷。

「还敢说没有?」他额上的青筋暴凸。

「哦!」看他真的变脸了,她乖乖的闭上嘴、低着头,装出一副小媳妇样。

他一脸似笑非笑,「你明知故犯,既然如此……那就罚你一个月吃不到我做的菜,晚上也没有消夜可以吃!」

东方乐乐失声大叫:「虾米?」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违背我的意思。」哈!他终于找到整治她的办法了。

她泪眼汪汪的哀求,「不要啦!这个处罚太重了,换别的好不好?」

「没得换!」展慕白双手环胸,凉凉的说。

「那我求你?」她在作垂死的挣扎。

展慕白睥睨她的苦瓜脸,撇开脸道:「求情也没用。」

「那……我让你亲亲?」东方乐乐讨好的笑问。

他脸孔微窘的低斥,「我才不要。」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嘛?!」她也恼了。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好吧!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第一、以后不准说不要我这个相公。」

东方乐乐怪异的瞟他一眼,嘟着嘴说:「好嘛!」可心里直犯嘀咕,这人真奇怪,刚开始死也不要当她的相公,现在却又巴着她不放,他的转变还真大。

「听你的口气好像很勉强?」他狐疑的挑眉问道。

她立刻头摇得像波浪鼓般,「没有、没有,一点都不勉强,真的!」

「哼!我暂时相信你。第二、以后我说一就是一,不许违抗我的命令,要知道出嫁从夫,以后我就是你的天,你不管做什么事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我说不行,你就绝对不能去做。」

「虾米?」这怎么跟威威说的完全相反呢?

展慕白阴沉的瞅着她,「你怀疑我说的话?」

东方乐乐大胆的纠正他「以夫为天」的错误论点。「威威说相公就是要听我们的话,就算我们无理取闹,也要纵容我们,然后尽其所能的宠溺我们、爱护我们,跟你说的都不一样。」

他对那个叫威威的丫头印象更差了,她居然灌输猪小妹这种荒谬的错误观念!如果不是遇到他,恐怕没有人敢娶猪小妹了。

「我说的才是对的!」他驳斥她的说法。

东方乐乐的眉心打了个结,「可是,威威明明说——」

「你比较相信她还是我?」展慕白不等她说完就问,口气中满是酸味。

她小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久久才说:「当——然是你了。」威威,对不起,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展慕白唇角往上一扬,整个人都陶醉在胜利中。

「你能明白就好。既然这两项条件你都没有意见,我就当你是同意了,不过,下次你再敢给我偷跑出去,可是要从重量刑,绝不宽贷!相反的,你若是乖乖的听话,我自然会对你好,我——」

「再来一盘!」东方乐乐已经解决两盘水饺,将空荡荡的盘子递给他,直接打断了他伟大的宣言。

他的脸色越沉越黑,宛如火山爆发的前一刻。

「猪、孝妹!」顿时一声狮吼吓飞了屋外的麻雀。

过了数日,展园的人才获知一件天大地大的大消息。

严凤娇不知得罪了什么人,前几天在家中竟遭歹徒划花了脸!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从此失去了美若天仙的姣好容貌。不幸的是,八王爷一得知此消息,刻不容缓的派人退了亲事,严凤娇自觉无地自容上吊自杀,虽获救,但她连夜被严老板送到亲戚家暂祝

除了这件事外,镇上的几位乡绅耆老也选在今天齐聚在展园,和展士槐夫妇秘密会商了一个多时辰后才离去,展慕白旋即被请至前厅,经过双亲的说明后,他的脸色不禁凝重起来。

「小三,这是所有镇民的决定,他们还是信赖你的厨艺,认为只有你能得到御厨的头衔,可是这么做无疑会得罪严家,所以,他们决定举办一次厨艺大赛,让你和严少爷一较高下,得胜者便能代表本镇进宫参加比赛。」展士槐说明。

展夫人难掩忧虑之色,语重心长的说:「小三,经过这几天的证明,纵使

你无法恢复以前的容貌,可是,大家依然欣赏你,也渐渐接受你的外在,你可不要再钻牛角尖,净往死胡同里钻。」

「娘,我明白。」展慕白缓缓的松开纠结的眉头,试着以平常心来处理这件事。「严家也同意举行这场比赛吗?」

展士槐严肃的颔首,「他们已经同意了,只要我们也赞成,便可以决定日期,还有比赛的项目。」

「爹、娘,能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吗?」

「当然可以。」展士槐没有强迫他马上决定。

展慕白轻点下头,默默的离开前厅。

尽管他的信心已恢复不少,不过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掌厨,他还是不禁胆怯了。何况,严嘉良这五年来一定此他更勤于磨练,未曾懈怠,万一他败在严嘉良的手上,他该如何面对家人,还有对自己寄望甚多的乡亲父老?

唉,曾几何时,他竟然变得如此胆小了?他自嘲的忖道。

一脸心事重重的展慕白下意识的往柏轩的方向走去,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参加与不参加之间。

「哇!」一个重物蓦然从后头跳上他的背,差点让他往前扑倒。

「嘻嘻……有没有吓了你一跳?」东方乐乐睑上堆满了笑意,两手攀在他的脖子上问。

他弯腰低咒,「猪小妹,你知不知道你很重?我的腰差点就被你给折断了,还不快点下来?」

东方乐乐听了也不生气,仍硬是巴在他身上要赖,「我要吃八宝饭。」

「八宝饭川一」展慕白不自觉地扬高音调。

「还有桂花鲜栗羹。」她猛咽口水说。

他低咆,「你这是勒索!」

「你不弄给我吃,我就不下来。」为了吃,她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过了好半晌,展慕白迟迟没有发飙,突地,他叹了一口气,认清了在她眼中再也没有比吃更重要的事了,他这个相公真歹命啊!

「你不下来,我怎么帮你弄那些?你以为做这两道菜很容易吗?」他的火气顿时没了。

「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她很快的从他的背上滑下来,谄媚的笑说。

「少跟我来这一套,唔心死了!」他从鼻孔里喷了两口气,足尖一转,当真往厨房去了。

东方乐乐很自然的抱着他的手臂,跟上他的脚程。

「刚刚老伯找你去做什么?」

他沉吟一下,幽幽的说:「镇上要举办一场厨艺比赛,要从我和严嘉良之间选一个进宫参加五年一度的御厨遴选大赛。」

「你怕输给那位严少爷,会很没面子是不是?」她一语道出他的心事。

展慕白脚步一顿,「我……」

「你不会输的,有我这个福星在你身边,你一定会打赢他!」东方乐乐漾着盈盈笑脸,也驱走了他心中的阴影。

他动容的望着她,「猪小妹,」

东方乐乐闪烁的大眼,一瞬也不瞬的瞅着他,「有没有比较不紧张了?」

「嗯!」展慕白神色放柔,情难自禁的依着本能抱住她丰腴的娇小身子,在廊庑下吻了她的小嘴。

待四片嘴唇分开,她迷惑的贬了一下眼,「呃……你亲我?」

「你不想让我亲吗?」展慕白困窘的红了脸,故意粗声问。

她乐不可支的说:「当然不是!现在你亲了我就不能耍赖,非娶我不可了。」

「我又没说不娶你。」他当然会说到做到。

东方乐乐羞涩的抿唇一笑,露出少见的女儿娇态。「那等比赛结束,你就要陪我回去见我干爹喔!」

「这还用你说,到时,我会亲自向你干爹提亲的。」展慕白握着她滑嫩的小手,两人肩并肩的走向厨房。

「那……你以后都会疼我、宠我,不会欺负我?」

老远的,就听见展慕白不假思索的说:「当然不会!」

「那以后我要吃什么,你都会做给我吃对不对?」嫁了个神厨真是好处多多,她以后就不愁没有美食可以吃,她真是大幸福了!

他哀怨的点头道:「对、对、对!」

「太好了!」她发出欢呼。

一点都不好!展慕由衷声叹气的想,她到底当他是相公还是她的专属厨子?

「已经决定在半个月后举行比赛,这回即使不择手段,我也要赢!」严嘉良大声喝道。

万福 必恭必敬的候在一旁,「少爷打算怎么做?」

「这次的主题是、海鲜。对不对?」江南一带水产特多,所以,他并不讶异。「我倒想出了一个办法。」

「少爷有何妙计?」万福奸笑的问。

严嘉良邪气的笑说:「附耳过来。」

主仆俩吱吱喳喳了一会儿,说完,两人同时放声大笑。

「少爷,这招可真是妙透了!」万福猛拍马屁。

他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阴森森的,「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严家有的是银子,就不信扳不倒他。」

「少爷,那小的马上去办。」

「务必给我办好,不然,你就不用回来了!」他厉声道。

万福一脸惶恐,「小的一定不负少爷所托。」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