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梅贝尔 > 《猪小妹》
返回书目

《猪小妹》

第七章

作者:梅贝尔

花前月下,含情脉脉的男子轻拥着佳人,心中有着无限的柔情。

「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要跟我走?」

外号「九指神龙」的龙天行因为生来只有九根手指,才在江湖中闯出这个名号来,他脸上难掩焦灼的情愫,就是希望能尽快问出个确切的答案。

花朵般的娇颜一哂,「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你还担、心什么?」

「可是,你爹要把你嫁给八王爷做妾了,我怕……」

她娇媚的嗔笑,「怕什么?怕我会爱慕虚荣,不愿跟你一块吃苦?」

龙天行一震,急切的辩说:「不!我当然相信你,你绝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可是,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江湖人,如何和权倾朝野的八王爷相抗衡?万一你爹硬要你嫁过去,我……」

一根雪白的织指覆在他嘴上,堵住他下面的话。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会不顾一切的跟你私奔,可是,现在我还正在劝爹收回成命,你要给我一点时间。」

他将她拥得更贴近自己,「你真的愿意跟着我一起吃苦?」

「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我是你的了,不管再苦的日子,我只要能在你身边就够了。」柔馥的香躯有意无意的往他怀中磨蹭着,撩起一片炽热的
火焰。

龙天行呼吸微喘,「别这样,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你不想要我?」柔媚的嗓音宛如千年蜘蛛丝—缠绕在他心头上。

「我想、非常想!可是……我不愿在拜堂之前亵渎你,我可以忍。」

她感激的抱住他强壮有力的虎腰,「天行,你对我真好!」

「你将是我的妻,保护你也是我应该做的。」龙天行亲吻着怀中女子的发丝,嗅着她身上的香气,几乎快把持不住,只好说话来让自己分心。「上回你跟我要了「满江红」的毒药,究竟是要对付什么人?」

柔软的香躯微微一僵,「当然是对付仇人了,六宜楼今天有这个局面,可是爹和大哥辛苦得来的,如今仇家卷土重来,要是我们再不出手狠一点,迟早会让对方打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种事发生!天行,你会觉得我太心狠手辣了吗?」

「当然不会,有仇必报是江湖人不变的法则,既然对方可能对我们不利,就该想办法应付,怎么能怪你呢?只是,你可以告诉我,让我来帮你啊!」

她柔情万千的示爱,「我就是不希望你介入其中,只要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就够了。」

龙天行被迷得茫酥酥,允诺道:「我当然支持你,不过,若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可要告诉我,无论上山下海,我都会为你办到的。」

「天行,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艳丽的朱唇轻啄着他的嘴。

他粗吼一声,小心翼翼的含住那两片柔腻的唇瓣,细细的品味着,就是唯恐弄伤了她。对他来说,这是多大的恩宠啊!这样一个娇美无瑕的大美人居然会看上他这个粗人,龙天行巴不得将她捧在手心中疼惜。

娇软的吟哦从朱唇上逸出,「天行……嗯……」

龙天行下意识的将巨掌探进低低的襟口,握住一只饱满的胸脯,将峰顶上的红蕊搓得又硬又敏感。

「嗯……唔……」羞涩的吟哦忽地转为yin荡的啼叫。

他的欲火在娇啼的助长下得寸进尺,张开大嘴捕捉了左方的雪白胸乳,恣意的调戏吮吸。

「别!天行不要……」荏弱的娇喊细碎的从她的口中喊了出来。

恍若被淋了一盆冷水,他从情欲中顿时清醒过来,他涨红了一张黑脸,「对、对不起,我真该死,居然冒犯你了。」

「不要责怪自己!我也有错。」女子娇喘吁吁的倒在他怀中。

他呼吸仍然急促不稳,「我真希望我们已经成亲了。」
「快了,等仇家的事解决后,我会求爹成全我们,你再给我些一时间处理。」

龙天行在她柔情似水的安抚下,心情也稳定许多。「好,不管再久我都会等你!」

「我的婢女快来了,你快走吧!我会再跟你联络。」

在心上人的殷殷催促下,龙天行足不沾尘的跃上屋顶离去。

严凤娇迅速的拢了一下微乱的青丝,低首瞄了下左乳,那儿已经被吮红了一大卜片,还有被胡碴给扎伤,她撇了下红唇啐道:「粗人就是粗人,不懂得怜香惜玉。」

对付龙天行那个呆子,只要稍微运用手腕魅惑一下,就可以让他乖乖听话,她可不会傻得将贞节葬送在他手中,她将来可是八王爷的笼妾!龙天行算老几啊?想碰她?下辈子都还轮不到。

「小姐?」婢女小春上前唤道。

她冷冷的问:「探听得怎么样了?展家开始办丧事了吗?」

「回小姐的话,展家是在办丧事,不过……」

「不过什么?」

小春吞吞吐吐的说:「不过,死的人是展家的一个老管事。」

「怎么可能?你没有弄错?」严凤娇诧异的问。

「奴婢绝对没有弄错。」

严凤娇忿忿不平的跺下莲足,「那该死的胖丫头居然没死?算她运气好,下次我绝不会再失手了。」

她对天发誓。

嘴里吃着展慕白特地为她做的豆腐脑,东方乐乐难得没有将心思全都放在吃的东西上头,她不时的偷眼斜眸着坐在身旁的人。

他居然肯自动自发为她做吃的,而且也没有在她旁边唠唠叨叨、口口声声骂她是猪来投胎的,这真是太神奇了。

终于,东方乐乐实在忍不住了。

她将热呼呼的小手放在他的额上,「展慕白,你生病了是不是?」

「我好得很。」展慕白拍开她的小手,悻悻然的回道。

东方乐乐满脸的不解,「可是……你今天怪怪的耶!」

「哪里怪?」对她好竟然还说他怪,这猪小妹实在不能宠。

「就是你突然对我太好,跟平常不一样。」她低着头,从眼睫下偷瞄他。

展慕白火冒三丈的瞪凸了眼珠,「难道我平常对你很坏吗?猪小妹,你给我说清楚、讲明白!」

「没、没有啦!」她偷偷扮了一下鬼脸,「你平常对我也很好啊!可是,你今天对我特别好,我有点受宠若惊。」

他趾高气昂的哼了一声,「你是该受宠若惊,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对女人献殷勤的,今天是便宜了你!」

「真的吗?那我比较特别罗?」东方乐乐喜孜孜的道。

「也可以这么说啦!」虽然他心里已经承认自己对猪小妹的感情,不过,他可不会说出来,否则她准会爬到他的头顶上撒野。

东方乐乐心头大乐,飞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不放,「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继续巴着你了是不是?」

「对啦、对啦,」他暗爽的说。

她张着大眼,笑得合不拢嘴,「那我爱巴多久都可以吗?」这可是很重要。

展募白清了一下喉咙,还在ㄍ一ㄥ,「你要怎么已就怎么巴,我没有意见。」

「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相公了对不对?」她喜不自胜的又问。

他很大男人的低斥,「罗唆!」

「万岁!」东方乐乐兴奋的在原地打转,「我有相公了、我有相公了!」

她有希望让威威叫她一声姊姊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展慕白慢吞吞的说。

东方乐乐一脸错愕,「嘎?」

「从这一刻开始,除非是我亲手做给你吃的东西,否则一律不准吃!」他专断的下达命令。

她小嘴一开,下巴差点垮下来。

「为什么?」不能吃到天下美食,这样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展慕白严厉的横睨着她,「因为那个想谋害你的凶手还没有抓到,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小心为妙。」

「可是……他们又毒不死我。」她凉凉的说。

「你能保证天底下绝对没有可以害死你的毒药吗?万一,下次他们真的把你毒死了,你要我怎么办?」他大声吼得东方乐乐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整个人缩在角落,粉可怜的咕哝,「好嘛、好嘛!你不要这么凶,我听你的就是了。」

「本来就应该听我的,我可是你未来的相公,你不听我的听谁的?」

东方乐乐闻言,绽开一朵此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你是我未来的相公,我当然是听你的了,对了!展慕白,你什么时候陪我回家见我干爹和干娘?」

他为之一怔。

「怎么了?你不跟我回去吗?」她看出他的表情不对。

展慕白脸色一沉,眼神也跟着黯淡下来,「等过些时候再说吧!」虽然他已经有勇气重拾菜刀,可是踏出家门,面对外界无数异样的眼光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你会害怕是不是?」

「我……」他一时语塞。

东方乐乐握住他的手心,鼓励的笑了笑,「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我才不怕,我只是……只是需要作好心理准备。」展慕白强辩。

她没有戳破他的谎言,笑吟吟的说:「那等你作好心理准备再告诉我吧!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喔!」

展慕白睐着她毫无心机的纯稚笑脸,原本的忐忑不安也渐渐的从心头散去。

只是,他真的可以办到吗?

自尊是他仅馀的东西,万一也失去了,他还有勇气活下去吗?

真的可以吗?

「呼、呼!」待他回过神来,才发现东方乐乐已靠在他身上梦周公去了。

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笑说:「这样你也能睡,我真是服了你了。」

「威威……我找到相公了。」她咕哝了两句。

他把她抱上床,「被你巴上我也认了,这世上大概也只有你能忍受我的坏脾气,还有这张鬼脸了。」

「这是什么?」东方乐乐看着门房递给她的帖子,帖子上还飘着淡淡的香气。「荷花下面那两个字我不认识,你看得懂吗?」她指着「飨宴」问道。

门房干笑道:「乐乐姑娘,你别开玩笑了,小的怎么会识得字?」

「那你知道这是谁给我的吗?」她不解的问。

「是六宜楼的严小姐托她的婢女送来的帖子,好像要请乐乐姑娘过府去参加一个宴席。」

她的老毛病马上又犯了,「宴席就是有东西吃是不是?」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门房抓了抓头说。

东方乐乐赶快打开帖子,看了一下日期,时间就订在明天午时,可是她的笑容一瞬间就消失了。

她已经答应展慕白不随便给人家请客了,那她就不能去赴宴了,好可惜喔!

不知道明天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早知道就不要太快答应他。」她懊恼的说。

上回严少爷请她吃饭,虽然后来不欢而散,不过,这次换严小姐请她,要是不去的话,不就显得她小鼻子、小眼睛了?

她到底要不要去呢?

翌日午时

「猪小妹跑到哪里去了?」都要开饭了,还没见到她的人影,不得不让展慕白起疑,二话不说就出去找人。

倒霉被抓到的婢女魂飞魄散的叫道:「奴、奴婢不知道。」

他问了好几个下人,都没人瞧见,让他心火更旺。

「我在问有谁看到猪小妹了,你们耳朵都聋了是不是?」他大发雷霆的吼道。

下人们承担不起他的怒火,纷纷走避。

「小的没看到。」

「三少爷,奴婢真的不知道。」

展慕白横眉竖目的咆哮,墨你们这些人做什么?竟然连个人都看不住!」

「小三,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展慕青才刚踏进门,就见到幺弟在院子里吼叫,立刻前来关切。

「我在我那个不晓得溜到哪里去的猪小妹,叫她不要乱跑的,居然敢不听我的话,简直是皮在痒了。」他啐念道。

展慕白好笑的说:「也许她又躲在哪个角落睡着了,叫人到处找找就是了,你犯不着大吼大叫的,她那么大的人,不会丢的。」

「她准又给我偷跑出府,我不让她出门,是怕她因为一时贪吃而丢了小命,她竟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这猪小妹直是欠扁。

「乐乐又不是犯人,你总不能老把她关在府里,任谁都会受不了的。」展慕青不由得失笑,「不过,你会着急,表示你真的很在乎她。」

他脸上一红,支支吾吾的道:「我……我才不是在乎她呢!」

展慕青摇头轻笑,「不要再嘴硬了,承认自己喜欢她有什么关系?又没有人会笑你,你知道的,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乐乐,尤其是爹娘,知道你愿意娶她,可是乐坏了。」

「我是被她缠烦了,才不得不娶她,我可不是自愿的。」展慕白就是不愿意坦然承认自己的真心。

「随你怎么说,只要你好好待她就够了。」他忽地脸色一正,「对了!上回下毒的事,我查到了一点线索。」

「大哥知道是谁干的?」展慕白心急的问,没逮着凶手,他就是无法真正的安心。

「还没有确切的把握,不过,我从一枝春的掌柜和伙计口中探听到!当天有个客人形迹 诡异、眼神闪烁,看他的穿著,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仆人,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等他们想起来,自会派人来告诉我们。」

「等他们想起来就太迟了,谁晓得那个人会不会再对猪小妹下手?」

展慕青温和的劝道:「你先别自乱阵脚,既然乐乐能逃过一劫,表示她福星高照,身边有贵人帮助,不会有事的。」

「我看还是先找到她再说。」他可比他大哥更了解猪小妹的习性,对方想下手,只要用美食当约饵,她马上就会笨笨的上勾,乖乖的送死。

适时,门房才磨磨蹭蹭的靠过来,「大少爷、三少爷,小的知道乐乐姑娘上哪儿去了。」

「你知道为什么不早说!」展慕白气急败坏的狂吼。

门房硬着头皮招供,「是……乐乐姑娘不准小的说。」

展慕白火冒三丈,恨不得用眼光将他砍成十八段,「她不让你说,你就不说,她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

「乐乐姑娘她答应要打包一些剩菜回来给小的,所以……」门房怪不好意思的吐出实情。

「你——」展慕白握紧拳头,听了就想上前揍他。

展慕青及时拦住他,「先听他把话说完,你说,乐乐到底去哪里了?」

「昨儿个小的收到六宜楼严小姐给乐乐姑娘的帖子,邀请她今天去参加她办的宴席,乐乐姑娘怕三、三少爷不让她去,就打算……」

「偷偷的去?以为就此神不知、鬼不觉,我也不会知道?」展慕白冷冷的接下他的话。

门房吓出一身冷汗,「是、是,三少爷英明、三少爷英明。」

「哼!」这猪小妹居然敢给他来这招先斩后奏,当真是不想活了。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展慕青看门房吓得快尿裤子了,好心的屏退他。

「小三,既然现在确定乐乐没事,有什么话就等她回来再说吧!」

展慕由总觉得心头一阵烦躁,「我的心不知道怎么搞的跳得好快,大哥,麻烦你跑一趟六宜楼,帮我把猪小妹带回来。」

「乐乐只是去赴宴,吃完了就会回来的,你不要太多心了。」展慕青劝道。

他固执的脾气又上来了,「不管是不是多心,我就是想尽快见到她,大哥,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这会不会大小题大作了?」展慕青做事总是瞻前顾后,他不想贸然行事。

展慕白情急的脱口而出,「你不帮就算了,我自己去!」

「小三!」他张口结舌的看着展慕白宛如箭矢般的往外冲,当他回过神,马上追了出去。

展慕白一出门就后悔了。

路人惊异的眼神、退避三舍的态度让他羞惭得用衣袖掩着面,恨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免得丢人现眼。

「呀!你们看。」

「你们快看他的脸。」

「娘,有鬼……好可怕喔!」

大人的指指点点、小孩的哭叫让展慕白无地自容。


他倏地全身僵硬,双脚钉在原地无法动弹!四周投来的目光如潮水般将他淹没,他只觉得顿时天旋地转,快要无法呼吸。

「小三!」展慕青怜悯的搀住他的手臂,于心不忍的说:「我们回去吧!大哥帮你去接乐乐回来就是了。」

他还在颤抖,可是自尊心不容许他临阵脱逃,尽管脸色苍白,额上微微沁出薄汗,他还是咬紧牙关撑下去。

「我既然已经走出来了,就不能这么逃走,我不想再躲在黑暗中了。」

展慕青了解的点了一下头,他为幺弟的决心而动容。

「那大哥陪你去。」他知道么弟需要家人的支持。

展慕白举步艰难的跨出步伐。

「咦?那不是展家的三少爷吗?」有人认出他来了。

「你是说他就是五年前那个名闻天下的「少年神厨」?」身边的友人接着问。

「没错,就是他!可惜一场大火毁了他的脸,不然他早就进宫当御厨了。」

不!他不再做只缩头乌龟,他绝不能逃!展慕白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就算是冷嘲热讽,他也要勇于接受,他僵直着身体继续往前走。

「他做的菜真的有那么好吃吗?」路人仍然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

「岂止是好吃而已,简直可以说是人间美味,就连皇帝吃了都赞不绝口,看来咱们又有口福了。」尝过「少年神厨」手艺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

「展三少爷!我们支持你!」

「你要加油!将来为我们镇上争光!」

「加油!」

众人突来的打气声,让展慕白的眼眶蓦地发热、气血奔腾,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小三,你听见了吗?」展慕青情绪亢奋的问。

颤抖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温暖流过他的心田。

「虽然经过这么多年,他们还是忘不掉你精湛的厨艺,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眼见为凭,他看得出展慕白已经软化了,他由衷的希望这些话能化解他自卑的心态。

展慕白一阵鼻酸眼热,所有的感动和感谢盈满于心。

「大哥,我们走吧,」他梗声的说。

展家兄弟俩来到六宜楼,抓了个伙计劈头就问:「你们家大小姐呢?」

「大小姐她……她在荷花厅……宴、宴客上伙计被展慕白怒气腾腾的模样,以及半边鬼脸给骇退了好几步,顿时什么话都老老实实的说了。

展慕白满意的睨他一眼,「算你识相!」不然他铁定把六宜楼给掀了,也要把猪小妹给揪出来。

「小三,这是人家的地方,你别太冲动了。」展慕青紧跟在后劝说。

他跨着大步,直闯二楼,东拐西弯,总算找到荷花鹿的所在。

砰!他一脚踹开门。「猪小妹!」

「啊!」里头传出一声惊悚的娇呼。

故作柔弱的严凤娇和婢女被这突兀的闯入吓得抱在一块。

「你……你们想干什么?」

「猪小妹,还不快给我滚出来!」展慕白甩都不甩她们,迳山口掀起桌巾,想看看东方乐乐有没有躲在里头,「可恶!这猪小妹还真会躲。」

婢女小春吓得放声大叫,「来人!救命呀!!」

「闭嘴,」展慕白怒气沸腾的吼道。

她登时捂住嘴巴,噤若寒蝉。

展慕青有礼的朝严凤娇拱了一下手,「严小姐,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请问乐乐是不是在这里?」

「你把猪小妹藏到哪里去了,快把她给我交出来!」展慕白愤然的将拳头凑到她面前,「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严凤娇美目一凛,娇笑的暗讽道:「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土匪强盗敢闯到六宜楼来生事,原来是咱们鼎鼎大名的「少年神厨」,莫亏得你有这么大的勇气敢出门,你这么一路走来,真不晓得吓着了多少人。」

他从齿缝中迸出声音,「少说废话,快把猪小妹交出来!」

「严小姐,乐乐昨日的确收到了你的帖子,请你叫她出来。」展慕青口气也跟着不悦,他个性虽温和,但绝不容许有人用言语侮辱他的兄弟。

「我没见到她。」严凤娇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展慕白一个箭步跨上前,咬牙切齿道:「她来赴你的宴会,你怎么可能没见到?你这女人在玩什么把戏?」

「我说没见到就是没见到,枉费我还亲自下厨做了几样菜,想请她尝一尝,没想到她竟失约了,你们现在却来跟我要人,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他不信的责问:「她真的没来?」

严凤娇眼波流转,优雅的将素手叠在膝上,「你不信的话,可以搜啊!」

「小三,或许乐乐真的没来,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找找看。」展慕青不认为她有必要欺骗他们。

「我警告你,要是你敢骗我的话,我会撕了你这张嘴!」展慕白撂下这句话,兄弟俩行色匆匆的离去。

小春眼带惧意,「小姐……万一他们又回来了怎么办?」

她轻挥着香气四溢的绢帕,娇媚的冷笑8他们又没有证据,怎么证明是我干的?只要你给我闭紧嘴巴就好了。」

「奴婢什么也不会说的!」小春明白自己说了必死无疑。

严凤娇比了一下桌上的菜肴,「把东西全撤下去。」

想到展慕白竟敢再一次无视她的存在,她就是不甘心!纵使他现在变成那副鬼样子!她是绝不可能嫁给他的,可是,她就是受不了他不被自己的美色所迷惑。

既然他的心里只有那个胖丫头,那就更不能让她活着了。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