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梅贝尔 > 《猪小妹》
返回书目

《猪小妹》

第三章

作者:梅贝尔

一回到展园,她就直接往柏轩奔去。

她真是个笨蛋,成天只顾着吃,居然忘了和威威的约定了。

幸好还来得及,她现在才找到她的相公应该还不算迟。

嘿嘿嘿!以后有了「少年神厨」当她的相公,那她这辈子都可以吃到好吃的东西,而且说真格的,展慕白长得挺英俊的,虽然有些小小的缺憾,不过,这世上没有人是完美的,只要她看他粉顺眼就够了。

「展慕白、展慕白!」她开始在脑海中编织着威威叫她姊姊的美梦,心忖,这个比赛她赢定了!

正在卧房里小憩的展慕白听见她的「猪叫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因为他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不许她在白天来柏轩找他,免得让且一他人撞见了。

「猪小妹,你这个时候跑来干什么?」他不悦的鸟她一眼。

东方乐乐无视他的怒目相向,先示好的摊开油纸包笑说:「我专程拿这个来给你吃,还温温的哟!你快吃一个。」

他随意的瞄了一眼,「这是稻香村的夹心小红糕。」

「你好厉害,一眼就猜中了!这是家宝哥哥知道我喜欢吃,特地送给我的。」她炫耀的说。

展慕白口气好酸的问:「你跟曹家宝是什么关系,叫得那么亲热干什么?只不过是几块小红糕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会做。」

「好哇!那你做给我吃。」她喜孜孜的说。

他脸色顿时僵住,仿佛被人踩到痛脚。他冷冷的道:「哼!我为什么要做给你吃?」

「你不是「少年神厨」吗?」

「是谁告诉你的?」展慕白脸色丕变的斥问。

东方乐乐呐呐的说:「是、是家宝哥哥说的。」

「那个大嘴巴!」

「你不要骂家宝哥哥,他也是关心你。」

他立刻沉下脸,「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

「那我呢?我也很关心你。」她嘟起嫣红的小嘴,撒娇的问:「你也不要吗?」

展慕白下颚一紧,硬着声说:「我不要。」

「你不喜欢我?」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他装出酷酷的表情,逞强的反问。

东方乐乐听了真的觉得粉委屈,「为什么?我很可爱耶!」

「哼!我看是可怜没人爱。」展慕白奚落的耻笑她。

她黯然的垂下眼睑,觉得心里好难过,从小到大,她和威威可是人见人爱的宝贝,从来没有人说讨厌她过,他是第一个。

就在东方乐乐想放弃的同时,脑中不期然的浮起威威说过的话--

只要看中目标,就要厚着脸皮巴上去,巴久了就是你的了。

威威不会骗她的,而且威威又此她聪明,绝对不会说错,所以,她还不能死心。

她吸吸鼻子,「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她恢复信心的说。

展慕白听了她突来的告白,两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你……谁准许你喜欢我的?猪小妹,不准你暗恋我,听到了没有?」

她扬起圆圆的小脸,「我偏要!」

「你再说一次!」他用手指指了指她粉嫩的脸颊。

「好痛!不要捏人家的肉肉啦!」

「那就把刚才的话收回去。」

「不要!你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相公,威威说只要巴着你不放,你就会变成我的了。」她坚决不让步。

展慕由听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沉声道:「住口!谁要当你的相公?」

「就是你咩!」东方乐乐不再退缩,决定争取到底。

他大声嘲笑她,「哈哈哈,你还没有睡醒是不是?我已经够衰了,才没那么倒霉娶你这个猪小妹呢!」

东方乐乐也不生气,诡谲的一笑,「你真的不要当我的相公?」

「不、要!」展慕白铿锵有力的拒绝。

她粉用力的开始动起已经快生锈的小头脑,以前只要听威威的话去做就好了,根本不必她来伤脑筋,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她只好山自力救济了。

「既然你这么坚决,好吧!」东方乐乐在他惊疑不定的表情下,作势往外走。

展慕白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忍不住开口问:「猪小妹!你要去哪里?」

她的双脚已经跨出门槛了,头也不回的说:「我要去找老伯。」

「找我爹?你找我爹干什么?」他不自觉地蹙起眉。

东方乐乐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我要去跟老伯「提亲」。」

「什么叫?!」展慕白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声,「猪小妹,你给我站住!猪小妹,听到了没有?猪小妹--」

「你想要换奖品?」展士槐和爱妻相视一笑。

「嗯!」东方乐乐漾开纯真无邪的笑脸,「这锦旗我一次也没用过,所以,能不能跟老伯打个商量,让我换其它的奖品?,」

展士槐慈蔼的微微一笑,「可以是可以,只是,你想要换什么东西?」

「我可不可要老伯的儿子当我的相公?」她口出惊人之语。

这下可把他们夫妇俩给怔住了。

「你是说!你要我们的儿子做你的相公?」展夫人深怕自己听错了,小心翼翼的再问一次,见她点头,她才确定自己的耳朵没问题。

东方乐乐还憨憨的问:「可以吗?」

「这……老爷,你说该怎么办?」展夫人拿不定主意,望向丈夫问道。

展士槐万万没料到她会提出这种怪异的要求,纵使他见多识广,仍过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乐乐,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况且,哪有姑娘家自己提亲的,这不合礼数!」

「这样不行吗?」可是,威威明明说可以的啊!

展夫人试图打消她的念头,柔声的说:「你展伯伯说得没错,婚姻大事必须由父母做主,或者是媒妁之言,千万不可以私定终身,而且,慕青和慕蓝年纪大你太多了,恐怕也不太适合。」

「我不是要展大哥和展二哥,我要的相公是展慕白,你们都弄错了!」东方乐乐正色的说。」

夫妇俩很有默契的从座椅上弹跳了起来,「你是说小三?!」怎么可能?

「嘿咩!就是他,这样我可以让他做我的相公了吗?」她笑咪咪的问。

她还没等到展士槐夫妇的回答,厅外就响起一声如雷的咆哮声--「猪、孝妹!」

东方乐乐本能的旋过身,认真的告诉他,「我在这里,你可不可以不要吼得这么大声,会吓到老伯他们的。」

「你说了没有?」

展慕白的出现让展士槐夫妇简直不敢置信,这可是整整五年来,爱子头一次踏出拍轩,令他们惊喜交加。

东方乐乐笑着点头承认,「当然说了。」

「小三,你、你……」展夫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展士槐搀着爱妻柔弱的肩头,此刻他的心情难以用笔墨来形容。「小三,这是怎么回事?」

「爹、娘,你们不要听这个猪小妹的话,我才不要娶她!」展慕白大声的维护自己的权益。

「我们怎么都不晓得你们认识?」展土槐听儿子的口气,情况似乎是这样没错。

东方乐乐憨实的小脸难得透着一丝狡诈,「展慕白,老伯已经答应把你当作奖品送给我做相公了,你可不能耍赖喔!」

「猪小妹,你欠扁!」他气得火冒三丈,抡起拳头要揍人。

展士槐看看他们对峙的画面,竟出乎意料的露出奸诈的笑容。

「乐乐说得没错,我已经答应把你当作奖品送给她,以后你就是她的相公了。」展夫人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制止了下来,他悄声的说:「嘘,你别问,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展慕白霎时暴跳如雷,「爹,你不能这么做!」

「我是你爹,我说了就算数。」展士槐好整以暇的说。

他气得铁青着脸低喝,「她凭什么要我娶她?」

「就凭她有办法让你踏出拍轩,这事就连爹娘都办不到,而她居然做到了,冲着这一点,爹娘答应你们的婚事。」

展夫人听了登时转忧为喜,她总算明了夫婿的用意,也跟着一搭一唱起来。「是啊!娘也答应了,以后乐乐就是你的媳妇儿,你可要好好的对待人家。」说不定乐乐就是他们等待已久的救星。

「天杀的!」展慕白骂了句粗话,都是这个猪小妹害的!害他情急的跑了出来,现在可好了,老天爷是嫌他的命运还不够悲惨吗?居然还要他娶这个猪小妹当老婆,哦!干脆让他ㄕ了算了。

「相公--」东方乐乐马上甜孜孜的唤了一声。

他火气十足的吼道:「住口!不要叫我相公,我不会承认这门亲事的!」

说罢,展慕白气势万钧的冲出偏厅,地上仿佛还烙下一个个冒烟的脚樱

「乐乐,谢谢你,今天要是没有你,小三、水远不会自己走出来,这都是你的功劳,你真是我们展家的大恩人。」展夫人握着她软绵绵的小手,感激涕零的说。

展士槐笑得合不拢嘴,「夫人,乐乐不只是我们展家的恩人,还是我们未来的媳妇儿,打从我第一眼见到乐乐开始,就觉得她有旺夫相,谁娶了她谁就有福,果然没错,小三是沾了她的福气,咱们总算捡回这个宝贝儿子了。」

「乐乐,来!告诉伯母,你和小三是怎么认识的?」展夫人笑着问。

砰!展慕白一拳打在茶几上。

「这个可恶的猪小妹,居然敢在背后算计我,别以为有爹娘给她当靠山,我就会娶她,哼!连窗户都没有。」

就在他骂得正顺口时,瞟见一颗黑色的头颅在门外探头探脑的。

「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他准备大开杀戒,对着罪魁祸首咆哮道。

东方乐乐一脸傻笑,娇嗲的叫了一声,「相公--」

「谁是你相公?」展慕白恶狠狠的睨她一眼。

她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嗯!还是别把他逼得太紧。

「你不喜欢我叫你相公,那我还是叫你展慕白,这样总可以了吧?」见他没有反对,她才又问:「你在生气是不是?」

展慕白则是摆着一副「歹面腔」给她看。

「我的表情看起来很高兴吗?我一直以为你这个猪小妹笨头笨脑的,原来是扮猪吃老虎,想用这招逼我娶你?哼!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休想!」

她的脸上还是堆满笑意,「我知道你很生气--」

展慕白忍不住插嘴,「错了!是非常生气。」

「好嘛!是非常生气,可是,我真的很希望你当我的相公,所以,非巴着你不可,只能先跟你说声对不起了。」威威说要厚着脸皮巴着不放,不然相公就会飞了,嘿!那可万万不行,她从小到现在,可是粉想让威威叫她一声姊姊。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从现在起,我不要再见到你了!」他暴躁的吼道。

东方乐乐马上垮下小脸,「那我半夜也不能再来这里吃东西了是不是?」

「废话!」展慕白不客气的白她一眼。

她一脸委屈样,「可不可以换一个方式?」这样会饿死人的耶!

「当然不行。」他总算占了上风,抓到她的弱点。「除非你打消嫁给我的念头,不然,休想再踏进柏轩一步!」

东方乐乐沉吟半天,忍痛说道:「还是不行耶!」

「那我们之间就没话好说了。」说完,展慕白将她一脚踹出门,接着喀啦!一声,上了门闩。

哼!我不会就这么死心的,东方乐乐在心中发誓。

她一面揉了揉肥肥的小屁屁,一面从地上爬起来,打定主意非带他这个相公回岛上威风一下不可。

唉!好无趣喔!

展慕白夹了一块狼山烧鸡放进口中,索然无味的嚼了嚼,并不是厨子的手艺不好,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觉得很难吃。

看着面前丰盛的菜色,他心浮气躁的放下筷子,不解的自问,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日子好难熬?就好像自己是一头被囚禁在牢笼里的困兽似的,迫切的想往外跑,这可是以前从没发生过的事!

说来说去,都是那该死的猪小妹惹的祸。

他是人,又不是奖品,居然要求爹娘把他当作奖品送给她当相公!他有那么不值钱吗?简直是存心污辱人嘛!在发生意外前,他好歹也是镇上最有价值的单身汉,若是有幸进宫当了御厨,得到皇帝的赏识,就算将来想娶王族公卿的女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哪轮得到她呀?她真是搞不清楚状况。

展慕白闷闷的忖道,他又不是头壳坏去,娶个眼里只有吃的女人做老婆,以后还得跟她生养一群小猪,哦!光用想的,就让他头皮发麻。

不过,自从昨天下午将她轰走后,她夜里真的没有再偷溜到柏轩来吃东西,虽然他死也不肯承认自己一夜没睡就是在等她来,而且他已经习惯有她作伴,一个人吃起饭来真的很无趣。

慢着!他居然用了「习惯」这两个字眼,惨了!这下事情真的很严重了。

难不成他粉不幸的喜欢上猪小妹了?

这念头才刚产生,就被他硬生生的给截断了。

不会的、不会的,他的眼光才没有那么差,瞧她,长得又胖又矮的,虽然皮肤白白嫩嫩,整个人又圆圆的,看起来真的满可爱的--

咦?不对、不对!他的表情益加惊慌的甩了甩头,把不该有的念头全给甩掉。总而言之一句话,她完全不符合他的择妻标准,还是让她趁早死了心比较妥当,只要她不再来烦他便天下太平。

他一手支腮,另一手用筷子戳了戳松鼠桂鱼,百般无聊的翻了个白眼,这时,他的眼角不经意的发出两道犀利的光芒,直直的射向门边一蛇圆圆的「东西」,见它晃动了两下,随即消失不见踪影,可过了几秒,它又跑出来。

「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他唇角一扬,佯装怒斥道。

那坨圆圆的「东西」倏地缩回去,不敢再乱动。

「原来是我看错了,我还以为是一头贪吃的小猪,本来要让它进来吃东西的,既然不是就算了。」

听他这么说,原来躲在外面偷看的东方乐乐马上伸头进来,嘻嘻一笑,「你没有看错,是我咩!」

展慕白沉着脸问:「你在外面干什么?」

「当然是看你气消了没有,不然我怕进去又会被你踢出来。」她是越挫越勇,为了她「美味的未来」,她绝不会轻易退缩的。

他撇唇冷笑,「如果你真的怕我,就不敢再来了。」

「呵呵呵!」东方乐乐用一阵傻笑带过,虽然她有时候不是很聪明,不过,她却很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展慕白再怎么生气,也只会大吼大叫而已,他绝不会真的对她动粗,所以,她一点都不会害怕。

「哼!」他鼻端发出一声冷嗤,摆出来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但口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缓和许多。「吃过饭了没有?」

东方乐乐对着桌上的饭菜猛吞口水,舔着嘴唇说:「刚刚是有吃过一些些啦!不过,我还能再吃,而且,我比较喜欢跟你一块吃饭的感觉。」她的嘴巴顿时像抹了蜜似的甜。

「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心软。」他绷着冷脸,心窝却流过一丝甜蜜。

她不动声色的移到桌边,自以为没有人注意的模走一块又烤鸭,「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你敢发誓?」展慕白将她令人发噱的举动全看在眼里。

东方乐乐假装弯腰捡东西,趁这机会,把她手上的叉烤鸭塞进口中,却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她还来不及吞下去,只能勉强开口,「偶、偶花ㄙ。」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命令道:「坐下来吃吧,」

「耶!」她发出一声欢呼,「我要开动了!」

展慕白两手抱胸的看着她狼吞虎咽的俏皮模样,原本下垂的唇角情不自禁的往上一扬,当他不小心警觉到的时候,又赶紧板起怒容。

「看你的吃相,人家还以为我们展家的人虐待你,都不给你饭吃似的。」

他从来没见过像她这般享受吃东西乐趣的人,对一个厨子来说,这可是最好的赞美。

她忙碌的剥着手上的凤尾虾,「那是因为你们家请的厨子手艺好,每样菜都做得好好吃。」虽然岛上的大厨做的菜也很不赖,可就是没有这么的精致道地。

「哼!这样就叫好吃?那是因为你还没吃过我做的菜才会这么说。」他的话才脱口而出,他就很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你当我没说,这辈子我都不打算再下厨了。」

东方乐乐才扬起嘴角,马上便失望的往下拉,「为什么?」

他恶声恶气的道:「因为没有人敢吃,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我敢!你可以做给我吃呀!」她兴奋的指了指自己。

展慕白眯起一双跃动着两簇火花的俊目,心生疑窦。「猪小妹,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她的态度不得不令他起了疑心,他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英俊傲气的「少年神厨」,任何一个姑娘,只要见到他现在这张脸孔,没有当场吓昏就不错了,不可能还会像她这般的死缠不休,而且还口口声声要他当她的相公!这其中必定有诈。

她露出一脸的呆相,「企图?」

「该不会是我爹娘收买你,要你来接近我的吧?」嗯!很有可能。

东方乐乐摇摇头。

「还是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要你委屈下嫁予我?」

她还是摇头。

展慕白压根不相信,「既然都没有,那为什么你还愿意嫁给我这个丑八怪?」

「你才不丑呢!只要我觉得顺眼就可以了,何况,人家都叫你神厨,那代表你做菜的手艺一流,只要你当了我的相公,我就可以随时随地吃到你做的好料,我当然要巴着你不放了。」

他冷冷的讽刺道:「你的算盘打得倒满精的嘛!」

东方乐乐听不出他话中的讥讽,还得意洋洋的说:「这些都是威威教我的,她很聪明对不对?」

「聪明你个头,我警告你,猪小妹,这门亲事我不可能会答应,你就是巴再久也没用的。」

「没关系,我可以等。」比耐性她可是比他强,就怕威威先带她的湛哥哥回岛上,那她就输了。

展慕白阴阴的拉长了睑,「那你就慢慢等好了。」再这样下去,他非得娶这个猪小妹不可,哼,为了挽回颓势,他得狠下心才行。

「你不吃了吗?」她朝他走进内室的背影问道。

他从鼻孔哼了一声,「你不想吃的话就拿去喂狗好了。」

「那我把它们全部吃掉喔!你这样浪费粮食,小心被雷公劈死。」既然他是她的未来相公,她当然有责任要帮他收拾烂摊子罗!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