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梅贝尔 > 《猪小妹》
返回书目

《猪小妹》

第二章

作者:梅贝尔

「咕噜、咕噜!好饿喔,」

东方乐乐被饿醒了,梦游似的掀被下床,边打呵欠,边往桌旁走去,两眼还爱困的闭着,只用两手在桌面上摸索着,可她怎么模,都只抓到空气,没有糕饼,也没有水果,什么都没有!

「嗯——」她张开惺忪的大眼,为什么没有人帮她准备消夜?这样饿着肚子会睡不着觉耶!

她生了好半天的气,对了!她现在不是在她的房间,而是借住在老伯的家里,难怪他们不晓得她的习惯。

「好饿喔!」她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挨饿了。

要是展园的人知道她一天除了三餐,还要外加下午的点心和晚上的消夜外,还得无限供应零嘴,恐怕会吓得不敢再收留她了。

唉!都怪她白天太累了,一碰到床就睡着了,而且,这一睡竟错过了晚膳!

现在又没有东西可以填饱她的肚子,呜呜呜……怎么办?

咕噜、咕噜!她的肚子又在大唱空城计了,她猛咽口水,哦!再不吃东西会粉难受耶!可是,大半夜的,展园的人都睡了,她要去哪里找人弄吃的?

她很努力的用她的小脑袋想了又想,她只好歹命一点—自己出去找找看啰!

或许,她可以在厨房里找到剩菜剩饭,稍微先填填她的肚子。

东方乐乐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偏偏又不晓得厨房在什么方向,只好随便乱逛碰碰运气罗!无巧不巧的,让她找到了柏轩,想到她白天听到的怪声音,就是从这里头传出来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想进去一窥究竟。

「我只是进去瞄一下下,应该没有关系才对,反正大家都在睡觉,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偷偷进去过。」东方乐乐暗自窃喜的喃喃自语。

她举起小手推了推红色拱门,发现被人从里头反锁了。 哈!这可难不倒她。

就见她提气一跃,咻!的就翻过围墙,顺利的落了地。

原来里面是一幢相当气派的楼宇,东方乐乐在紧闭的窗前探头又探脑,她用食指沾了口水,在纸窗上戳了个洞,然后把眼睛凑上去,蓦地,她脸露欣喜之色,因为借着桌上微弱的烛光,她隐约见到桌上几盘原封不动的饭菜正在向她呼唤。

「哇噻!有吃的耶!太棒了。」

这下她什么都顾不得了,迳自推开门扉,大剌剌的就坐下来享用,尽管饭菜都已经凉了,她也不挑剔,这时候有得吃就已经很不错了。

「真的好好吃喔!」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填饱肚子的感觉还要幸福的了。

「什么人?!」一声暴怒的斥喝陡然窜起。

她被口中的东西噎住,「咳咳咳!」东方乐乐用力捶着胸口,连咳了几
下。

展慕白才打算就寝,便听见外头传来奇怪的声音,手上拿着烛台从内室出来察看究竟,他原本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小贼,偷东西居然偷到他房间来!却怎么也没料到,这名小贼偷的是他晚上没动的饭菜!而且,还肆无忌惮的大吃特吃起来。

他拿高烛台慢慢的走上前,蓦然喝道:「别动!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咳、咳、咳!」东方乐乐顺了顺气,一脸责难的说:「你不要突然出声嘛!这样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喝!这名小贼还是个女的,而且,听声音似乎还很稚嫩,展慕白忖道。

展慕白再走近,这才看清对方的长相,原来是个长得矮不隆咚的小姑娘,不过,生了一张又白又嫩的圆脸,两腮红通通的,像一粒可口的苹果,让人恨不得掐她一把、咬她一口,更让他意外的是,这名女贼居然胆敢睁着乌眸眨也不眨的迎视他,让他心中无端升起一把无名火。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他不喜欢有人盯着自己,好像看怪物似的。

东方乐乐歪着头,一脸不解的问:「不能看吗?」

「没错。」

「好吧!不看就不看,那我吃总可以了吧!」她的小肚子还没有填饱呢!

展慕白呆若木鸡,怔怔的看着这名胆大包天的女贼以秋风扫落叶之姿,一下子将桌上的饭菜全吃光光。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从来没有人这么无视于他的存在。

「吃饭啊!」东方乐乐满足的放下碗筷,还打了个饱喝。「太好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她只要饿肚子就睡不着。

他登时怒不可遏,「你刚刚吃的那些是我要吃的耶!」

「可是,你肚子又不饿。」她粉无辜的说。

「谁说我不饿了?」展慕白火大的斥道。

东方乐乐觉得这个人真的粉不讲理,「如果你饿的话早就吃了,也不会摆到三更半夜,饭菜都已经冷掉了,况且,我都吃进肚子里去了,难不成你要我吐出来吗?」

「我就是要你吐出来。」他霸道的说。

她皱着眉,一脸粉伤脑筋的问:「要是我吐不出来怎么办?」

展慕白用眼睛白的地方瞄她,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哼!那就赔我一桌菜来。」

「你这人好小气喔!只不过吃你几道菜咩!就这么斤斤计较,还亏你是个男人,真是羞羞脸。」东方乐乐不屑的斜睨若他,「好啦!明天我带你去得意楼吃饭总行了吧!」

「得意楼的菜可是很贵的,你吃得起吗?」她如果有钱吃大餐馆的菜,就不会来他的房里偷吃冷菜冷饭了。

东方乐乐头一次用粉「摇摆」的姿态说话。「当然了,我还可以免费吃一个月,一文钱都不用付呢!」

他嗤笑一声,「怎么可能?你以为撒这种谎就骗得了我吗?」

「骗人的是小狗,」她打了个毫不淑女的呵欠,「不跟你说了,我现在好困,要先回去睡觉了,明天再来找你。」

展慕白立刻一个箭步挡住她的去路,「你别想逃!」她如果落跑,他到哪里找人还债呀?

「人家真的好困嘛!」她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嘴巴张得连里面有几颗牙齿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不会逃的,你放心好了,晚安,明天见。」

他呆愣了好几秒,眼睁睁的看着东方乐乐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当他想到要追人时,早已不见她的踪影,而大门上的木闩还好好的关着,那么她人是怎么走的?难不成他真的见鬼了?还是个饿死鬼?

「她到底是谁?」看她的样子确实不像贼,莫非是家里的客人?

就在这电光石火问,展慕白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方才她看到他的脸时居然没有尖叫,也没有昏倒,害他熊熊忘记自己的残缺,只顾着和她争论!

可恶!竟敢爬到他的头顶上撒野!他非把她揪出来不可。

「来人!」展慕白不耐烦的叫道。

他连叫了好几声,还是没人回应,气得他摔椅子、踹桌子出气。

「该死!人都死到哪里去了?」他知道府里的下人都很怕他,除了替他送饭菜外,能闪多远就闪多远,没有下人来回应是很正常的,可是,今天不同。

昨晚那个偷吃他饭菜的丫头不是说早上会来找他的吗?现在都已经日上三竿了,他连个鬼影子也没瞧见,这摆明了是在诓他嘛!

他就知道!每个人巴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展慕白愤怒的咆哮,「来人哪!」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展夫人在小女儿展慕红的陪同下前来探视最让她挂心的儿子,在外面就听见他的吼叫声,两人慌慌张张的进门。「谁惹你生气了?」

他没好脸色的怒问:「你们来干什么?」

展慕红脸色微变,轻声责备,「三哥,你怎么可以用这种口气对娘说话?」

「我可没有请你们来。」一丝悔意倏地掠过展慕白的眼底,可他立刻背过身去,不让母亲和妹妹见到他的鬼脸。

「小三,娘好一阵子没来看你了,你转过来让娘瞧瞧好不好?」展夫人唤着儿子的小名,强忍着心痛的问。

他狠下心无视母亲的哀求,讥诮的说:「丑八怪一个,有什么好看的?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你们全都给我出去,」

「三哥,我们是你的亲人,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们永远都不会嫌弃你的。」展慕红因为他刻意的疏离感到无比的痛心。

展慕白冷笑一声,「话说得真好听,这张脸又不是长在你们身上,你们当然说得轻松了,可你们有谁真正了解我的感受?我不要你们可怜我,那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如果你们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再管我了。」

「小三,你是娘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娘怎么能不管你呢?!」展夫人声泪俱下,心如刀割的问:「你告诉娘,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

他咬紧牙关,不让眼眶中的雾气凝聚成泪。「只要你们离我远一点,我就很开心了,你就当没生我这个儿子好了。」

展夫人呜咽一声,哭倒在小女儿怀中。

「娘,既然三哥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吧!」展慕红不谅解的瞪了那冰冷的背影一眼,安抚的道:「娘,别哭坏了身子。」

听见母亲的哭声渐远,展慕白愤而将桌上的上等茶壶扫下地面,那些碎片就像他此刻的心……

夜半时分,一个小小的黑影翻过柏轩的围墙。

彷佛有预感她会来似的,展慕白特地在桌上摆了够三个人吃饱的饭菜,就等着大鱼上勾。

食髓知味的东方乐乐才不管是不是陷阱,大摇大摆的坐下来就吃。

现在她才真切的感受到出门可不比在家里,自从那天和威威分道扬镳后,她的身边没有人伺候饮食起居,也没有唾手可得的点心吃,又得顾虑身上的盘缠还剩下多少,根本无法随心所欲的吃她想吃的,实在是好辛苦喔!

早知道她就不要答应威威出来找相公,她还宁愿待在家里当猪让干爹养。

虽然这阵子住在展园的确可以省下不少银两,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要求人家交代厨房要随时摆满点心,好满足她的肚子,害她原本肉肉的脸颊削瘦了不少,呜……她好想回家喔!不行,威威要是知道她半途而废的话,铁定把她骂到臭头,说不定还会跟她切八段,不再理她了。

虽然她心里哀怨自己好命苦,可小嘴一刻也没停 过,那模样让站在暗处的展慕白气得牙痒痒的。

他再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齿的问:「你又来偷吃了?」

「原来你还没睡啊!」她少一根筋,咧嘴笑说:「你人真好,知道我半夜会肚子饿,还特地准备这么多好料请我。」

展慕白的脸顿时黑了一半,「这些菜好不好吃啊?」他问得心不甘、情不愿。

「好吃。」东方乐乐竖起大拇指赞道。

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那你可要多吃一点。」

「谢谢。」她道了声谢,却瞥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神经再大条也看得出情况不对劲。「我、我只是想帮你的忙,反正这么多菜,你一个人也吃不完。」

「哼!吃不完是我家的事,我又没拜托你。」展慕白粉不爽的撇嘴道。

东方乐乐讨好的笑说:「不要发这么大的火嘛!我来帮你夹菜,你快吃,不然又让我吃光了,到时你可不能怪我喔!」

「我才不要吃你夹的菜!」他孩子气的叫道。

「不吃就不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平时她不爱跟人计较,可不代表她完全没有脾气喔!要是今天换作威威在这里,早就把他整得哭爹喊娘了。

展慕白听了,火气再度上扬,「你说什么叫?!」

「不要吵,我肚子好饿。」东方乐乐夹了一只凤爪放到嘴里啃,她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你是猪啊!一天到晚只会吃吃吃。」他气极了,故意说话贬低她。

她的眼皮连眨都不眨一下说:「其实,当猪也不错。」威威常骂她是猪,所以,她早就麻痹了。「而且,猪很可爱的,你不觉得吗?」

「既然你这么喜欢当猪,那你以后就改名叫猪小妹好了。」他就不信天底下有哪个姑娘不爱美,被人形容做猪还无动于衷的!

「随便你。」只要他不要继续在她的耳边罗哩叭唆就好了。以前是威威老在她耳边唠叨,她可不希望再多一个。

他听了为之气结,「你、你——」

为什么她一点都不怕他?还光明正大的闯进来抢他的东西吃?

可恶,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害他的肚子也饿起来了。

哼!他才不要白白便宜她。

「不要抢我的鸡腿!」展慕白先下手为强,硬从她的筷子上抢了过去。

东方乐乐噘起粉嫩的小嘴,「那是我的!」他太可恶喔!

「谁说的?」他大口的咬了一块肉,得意的睥睨着她。

她不悦的横他一眼,算了!不跟他计较。她决定朝其它目标下手,免得又被人捷足先登。

「那也是我的!」他大叫一声。

就这样,两个人像小孩子似的抢食桌上的东西,没过多久,满满的一桌菜活像蝗虫过境般的全见了底。

「吃得好涨喔!」东方乐乐满足的捧着肚子。

展慕白怔愣住,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今晚本来打算等她自投罗网后,再好好的教训她一顿,结果却完全变了样。

不行!他不能再被这个猪小妹牵着鼻子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要对付敌人之前,得先摸清对方的底。

她爱困地打了个呵欠,「东方乐乐。你呢?」

「哼!你没资格问。」他跩得摆起了架子。

「想也知道你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所以才不好意思说上她故意激他,人家她只是懒得动脑筋而已,这可不代表她就真的很笨喔!

「谁说我不是重要人物?」展慕白被她这么一激,就自动报出身分。「我叫展慕白,是堂堂展家的三少爷,在这个展园,没有人敢不听我的话。」

她不信的睨他一眼,「你有这么伟大吗?」

展慕白横眉竖目的质问:「你怀疑啊?我再问你,你昨晚临走前,不是答应我白天要来找我的吗?为什么不见人影?」他只是不肯承认自己一直在等她。

「有吗?我忘了。」东方乐乐偏头想一想,好像有这么回事,只是她一觉起来就忘光光了,谁教她记性不好。

他瞪大了眼,他的表情好像她犯了滔天大罪似的。「忘了?!」

「对咩!」她缩了缩脖子,怕怕的说:「你别这么凶行不行?我是真的忘了嘛!」

「你会不会忘了吃饭?」这猪小妹真是欠扁。

东方乐乐连考虑都不考虑的就摇头,「当然不会了,我一肚子饿就会很难过,怎么可能会忘记?」

「你的意思是吃饭比跟我的约定重要罗?」他粉吃味的问。

「不吃饭会死,当然重要啰!」她真的不明白他在气什么?「谢谢你的招待,我要回房睡觉了。」她只要吃饱饱就会想ㄛㄛ困。

展慕白一副欲言又止,「等等,你明天晚上还会来吗?」

「你还要请我吃饭啊?」一听有吃的,她又有精神了,眨巴着大眼间。

他不愿泄漏出心底的期待,跩跩的说:「哼,如果你想吃就来。」

「好哇!那我们明晚见,晚安。」东方乐乐挥了挥小手,蹦着离去。

翌日,服侍展慕白的碧玉一进屋见到吃得杯盘狼藉的桌面便愣住了,她记得那些饭菜的分量足足有三人份,碧玉一边收拾残局,一边好奇的心忖,向来对食物相当挑嘴的三少爷,胃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先别收拾,我有话问你。」他突然开口说。

碧玉怯怯的问:「三少爷要、要问什么?」

「府里最近是不是来了什么客人?」能在展园里来去自如,不可能是外
人。

「是、是有位姑娘住在客房。」她战战兢兢的回话。

展慕白俊目熠熠生辉,果然让他猜对了。「她叫什么?长得什么模样?」

「那姑娘生得白白圆圆,模样非常讨人喜欢,奴婢还听老爷喊她乐乐。」

「就是她!」展慕白拍下大腿喝道。

碧玉被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跪了下来,请三少爷恕罪!」

「没你的事了,下去吧!」他摆了摆手道,却没注意到自己开始期待夜晚的来到。

第三天夜里.东方乐乐准时来柏轩报到.

「展慕白,我又来了!」这次她不必再偷偷摸摸,而是大摇大摆的进门。

展慕白脸上掠过一丝高兴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正想一个人享受大餐。」

「你这人好坏,怎么可以不等我就自己先吃呢?」她坐在老位子,舀了一匙碧罗虾仁放到碗里头,「要不是晚上展大哥请我到采芝斋吃了一顿素菜大餐,我的肚子到现在还很饱,否则,我早就来了。」

「你是说我大哥?」他大哥展慕青因为打一出生身体就不好,所以,自小茹素,因此,展士槐才将以经营素菜为主的采芝斋交给他管理。

东方乐乐嚼着满嘴的饭菜,「是啊!展大哥他人很好,对我又亲切,就和老伯一样都是大好人。」

「你的意思是我对你不好啰?」他听了心里颇不是滋味。

她噗吭一笑,「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就不会来了。」

展慕白胸中的不满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他撤了一下嘴角,「这还差不多。」

他没注意到他很在乎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印象。

「你怎么不吃?」东方乐乐已经快把碗里的饭扒完了,他却连筷子都没动一下。

「我不饿,你吃就好。」他光看她的吃相就饱了,哪还吃得下?

「那我把菜吃光了,你可不能骂我。」

「展园什么没有,就是吃的东西不少,你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她不禁笑开了嘴,「那我就不客气了。」她努力的把东西往嘴里塞。

「你吃慢一点,又没人跟你抢。」展慕白实在看不下去,哪有姑娘家吃东西这么不秀气的?

奇怪?他们已经见过三次面了,可是,她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他脸上丑陋的疤痕,她的表情又不像是装的,这让他如鲠在喉,他很想问,却又不敢开口。

他嗫嚅了半天,才清了清喉咙说:「猪小妹。」

东方乐乐拨空睇了他一眼,「什么事?」

「你……你看到我的脸,难道不会觉得很恶心吗?」就连他自己照镜子都会被吓到了,更何况是别人。

「为什么会恶心?」她真的听不懂耶!

展慕白登时怒气腾腾,「你没看见我脸上的疤吗?它不会让你想吐吗?你不要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就以为没事了。」

「我早就看到了,那又怎么样?」东方乐乐粉不解的问。

「怎么样?!」他置在大腿上的手掌握成了拳状,按捺着滔天怒火,「你不认为它很可怕、很吓人吗?你一点都不想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

东方乐乐放下碗筷,粉认真的左看看、右瞧瞧,然后点了点头。「嗯!它的确不是很好看。」

她的话让展慕白的胸口一紧,可是她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他自怨自艾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淡去不少。

「不过,这只是小意思而已,恍起我的赫连叔叔可是好太多了,他年轻的时候被仇家抓去,不仅脸被烧坏了一大半,就连身上也被烧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可是比你的脸更恐怖上好几倍呢!但我从小看到大,早就已经习惯了。

「赫连叔叔很疼我的,我才不会因为他长得骇人就不喜欢他,就像赫连婶婶一样,她也不在乎他的长相,还为他生了好几个可爱的孩子,一家人过得都嘛好快乐。」

他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久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没有骗我?」

「你不信就算了,可惜威威不在这里,否则她可以替我作证。」

「这个威威又是哪根葱?」展慕白嫉妒的问。

东方乐乐扬高两边红润的嘴角,与有荣焉的说:「威威是人,才不是葱,我们是一对双胞胎,她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喔!可是,她此我聪明多了,也不像我这么贪吃。」

他的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原来那个威威是个女的,也不早说,害他吃了半天醋。

吃醋?!展慕白悚然一惊,他干嘛吃醋?他和猪小妹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吃什么醋呢?真是莫名其妙。

「呼——我吃不下了。」东方乐乐满足的摸摸圆鼓鼓的小肚子说。

展慕白翻脸跟翻书一样快,绷着一张脸说:「既然吃饱了,你可以滚了。」

对于他ㄚ劣的态度,她并不以为杵。「那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快滚!」他明明心里舍不得她走,偏偏嘴硬道。

他已经寂寞太久了,他把自己困在柏轩里,不见任何人,也不愿意让任何人靠近他,其实,他好怀念外面的世界,却缺乏勇气,他好渴望有人能不畏他脸上的残缺来和他作伴,结果,上天是派人来了,却是个成天除了吃就是睡的猪小妹!

展慕白不禁仰天长叹,老天爷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啊?

热闹的市集除了川流不息的人潮,就是两步一小间、三步一大间的茶楼酒肆,还有数也数不清的江南美食,对嗜吃如命的东方乐乐来说,可说是拥有致命的吸引力,害她的体重直线往上升。

尤其是几乎每家店的老板全都认识得到夺下大胃王头衔的她,无不希望能沾她的光,好为自家生意促销,所以,只要她一出现,人人都热情的招待她,

就见她从街头吃到街尾,从这一条街吃到另一条街,一张小嘴从没停 过。

「乐乐姑娘,快来尝尝本店的糯米红豆粥,包你吃了还想再吃。」街头的六凤居老板招呼道。

隔壁的永和园老板也不甘示弱的向她招手,「我们店的鸡汤油炸馄饨可是江南一绝,乐乐姑娘要是错过了,可是会后悔的。」

「别忘了还有我们店的鸭油烧卖。」

「乐乐姑娘快来尝尝本店的桂花糖山芋。」

来到街尾的萃园,吃的是当地最著名的五丁包子,是用精肉盯鸡盯海参盯虾仁丁和笋丁做馅的小点心,馅饱松软,就是每天吃都不会腻,也是她最爱吃的点心之一。

东方乐乐沿路吃遍道地点心,人还没走到得意楼门口,肚子就快撑破了,因为她天天都遇到同样的情形,所以到现在,还没真正享受过她赢来的奖品呢!

「这里的人都好好喔!要是威威也在这里该有多好。」她们从小到大不曾分开过这么久,难免会思念对方。

「乐乐。」当她经过一家叫做稻香村的百年糕饼店时,一个方脸忠厚的小伙子从店里出来叫住她,「我们店的夹心小红糕刚出炉,你要不要吃?」

只要是吃的,东方乐乐都是来者不拒。「我要吃、我要吃!」

「好、好,你等我一下,我去包给你上。」糕饼店少东曹家宝进去一会儿,就拿出用油纸包好的东西出来,「来,这些都给你,拿好喔!可别让我爹撞见了。」

东方乐乐捧着热呼呼的点心笑吟吟的说:「谢谢你,家宝哥哥。」

「没什么,只要你喜欢吃就好。」他憨厚黝黑的脸上露出两排白牙,咧嘴笑了笑,「对了,你这些天都住在展园,住得还习惯吗?」谁见了这么古椎的小姑娘,都会打心眼里喜欢她,尤其他又是独生子,很自然的就把她当妹妹看待。

「嗯!他们每一个人都对我很好。」她在门前的石阶上坐了下来,打开油纸包,拿出小红糕咬了一口,扳着手指头算给他听,「老伯对我好、伯母也对我好,还有展大哥、展二哥和展姊姊也是,另外,展慕白也对我很好。」

曹家宝听了一脸讶然,「你见过慕白?」

「见过啊!」东方乐乐点点头。

他惊诧的瞠大眼珠,狐疑的问:「怎么可能呢?我听说他已经很久没走出过柏轩一步,你是怎么见到他的?」

「就是在柏轩见到他的咩!虽然他的脾气不太好,不过,心地还不错,知道我半夜肚子会饿,还特地准备很多好吃的饭菜等我去,所以,虽然他偶尔会对我大吼大叫,不过,我都不会跟他计较。」手上的夹心小红糕很快的消失在她的嘴里,接着她吃第二个,「家宝哥哥,你知不知道他的脸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他没跟你说过吗?」他问。

东方乐乐耸了一下肩头,「我问过他一次,可是,他突然变得好生气,还不理我,害我都不敢再问了。」

「唉!这也难怪上曹家宝托着方正的下巴轻叹一声,「如果五年前他没有发生意外,说不定他现在已经进了宫,当上历史上最年轻的御厨呢!他可是我们镇上的名人,十五岁那年,就得到一个「少年神厨」的外号,他那与生俱来的厨艺,就连一些老厨师都自叹不如,可惜出事之后就什么都完了。」

她蓦地瞪大眼,「家宝哥哥,你是说展慕白很会做菜是不是?」

「就连当今圣上吃了他做的菜都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你说是不是很厉害?」曹家宝打趣的问。

东方乐乐张着小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不知道吗?」他讶异的问。

她摇了摇头,「他都没跟我说。」

「其实,我和慕白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他是个相当骄傲的人,如今变成那副人见人怕的模样,害他就连出门都不敢了,哪可能再做菜给人吃?直是可惜了他那一身的好厨艺。」他感叹的道。

「我也好想吃他做的菜喔!」她一脸向往的说,哇!连皇帝老爷都喜欢吃,那一定粉好吃。

曹家宝有感而发,「除非你能想办法再让他拿起菜刀。」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蓦地,东方乐乐的脑子灵光一闪,「啊!」

「怎么了?」

她兴奋地整个人跳起来大叫,「我找到了!」

「你找到什么了?」

「家宝哥哥,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找你。」东方乐乐向曹家宝告辞,乐不可支的跑回展园。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