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梅贝尔 > 《猪小妹》
返回书目

《猪小妹》

第一章

作者:梅贝尔

「我说过不要来烦我,你是聋子吗?」

位于展园北侧的柏轩传出男子的怒吼,这几乎是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吼声未落,就听见一阵杯盘被人扫下的哐啷声,然后是婢女碧玉瑟缩的道歉声。

「三少爷,真、真是对不起,可是夫人交代……」

男子暴跳如雷的大吼,「我说不吃就是不吃,给我滚出去!」

「是、是,奴婢这就出去。」

碧玉被炮轰了出来,在外头遇上听见吼叫声过来察看的一对年轻夫妻,她哽咽的说:「见过四小姐、四姑爷。」

「三少爷又在发脾气了?」展慕红无奈的摇着头,这几年三哥的性情越来越暴躁易怒,就连爹娘也拿他没辙,全家为此真是伤透了脑筋。

碧玉哭哭啼啼的说:「奴婢……给三少爷送吃的来,可是三少爷他……」

「好了,你再去准备一份。」皇甫俊摆了一下手,要她先下去。

展慕红攒起秀眉,叹了一口大气,「相公,你和三哥算得上是莫逆之交,还是你进去劝劝他,我和大哥、二哥的话他都听不进去,也许你说的会有用。」

「你们就是太顺着他了,他才会得寸进尺。」他不赞同的说。

「这有什么办法呢?他现在变成这个模样,我们怜惜他都来不及了,哪里还说得出责备的话来?娘为了三哥的事,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爹也请遍了许多名医、花了大把银子买了再好的药,还是治不好他的脸,想想看,一个天之骄子一夕之间从云端跌落谷底,任谁都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的。」说着说着,她的眼眶不禁也泛红了。

皇甫俊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三十年前的展家原本只是经营一家小饭馆的生意人,生活不算富裕,长子慕青和二子慕蓝相继出世,勉强让全家图个温饱,直到生下最小的儿子慕白后,便为展家带来好运。

生意不仅有了起色,而且越做越旺,最后连开了采芝斋、得意楼和兴隆园三家闻名天下的餐馆,甚至连住在深宫内院的皇帝都曾经微服前来光顾,更不必说那些不远千里而来的饕客们了。

自小,展慕白就表现出对厨艺有极大的兴趣,十六岁那年,便担负起饭馆的大厨身分,尝过他手艺的老饕们,甚至封他一个「少年神厨」的雅号,为了能吃到他亲手做的菜,即使是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

有他坐阵,饭馆每日坐无虚席,更不乏上门拜师之人。

而事情就发生在他十八岁那一年,朝廷举办一场比赛,得胜者可进宫担任御厨,展慕白自然不愿放过这成名的大好机会。

只是,就在他准备出发进京的前两天,半夜里有人溜进得意楼的厨房纵火,没想到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当时还留在厨房内钻研比试食谱的展慕白逃脱不及,被猛烈的火势给困住了,等他被人救出来后,虽然侥幸不死,左脸的脸颊却被火烧毁了!

那疤痕破坏了展慕白英俊的外貌,从那时起,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肯踏出房门一步,更甭说亲自下厨了。

后来官府调查失火的原因,想必是展家树大招风,独揽太多生意,让其它同行眼红,这才蓄意纵火泄恨,却因此毁了一个年轻人的骄傲和自信心,让少年得志的展慕白从此只能躲在黑暗里偷偷哭泣,就怕让人见到自己的鬼脸。

「我进去看看他,你先去探望岳母。」皇甫俊对新婚妻子说。

展慕红迟疑不决,「相公……你不要把话说得太重,免得伤了三哥的自尊,我真怕他会做傻事。」

「我知道。」他点头道。

目送妻子走出了柏轩,皇甫俊才推门进屋,见到地上洒满菜肴和碎片,不由得摇头叹气。

「你来干什么引?!」怒气腾腾的男声骤然响起。

皇甫俊对他的怒火不以为忤,就近挑了张椅子坐下,语带嘲弄的说:「当然是来看看你是怎样在家里逞威风当霸王。」

「你……你也是来嘲笑我的吗?」原本背对他的颀长身影倏地旋身,怒视眼前这位换帖兼妹夫的英挺男子。

皇甫俊撇了下嘴角,「如果你觉得是嘲笑,那么它就是了。」

展慕白握紧了拳头,恨不得打得他满地找牙。

「滚!你也给我滚出去!」

「我都还没看够,怎么能走呢?」皇甫俊笑谑的盯着青筋暴凸的多年好友,「你这招吓得了别人,可吓不跑我。」

「皇——甫——俊!」他从牙缝硬挤出声音。

皇甫俊的火气也被他搧起来,只见他一把揪住展慕白的衣襟,「该死!你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才肯停止?难道要全家人跟着你一起痛苦才甘心吗?」

他的眼中泪光闪烁,「那是因为你们不是我,永远也无法了解我的感受。」

「你又不是娘儿们,这么在乎外表干什么?」皇甫俊吼道。

展慕白用力的推开他,颤抖的手掌抚上左颊的烧疤,悲愤的说:「你不知道它带给我多大的伤害!我没办法用这张脸面对别人……我真的没办法,你们不要再逼我了……」

「慕白,我知道我无法体会你现在的感觉,可是,你该庆幸的是老天爷没有夺走你的双手、你那高人一等的味觉,还有你聪颖的头脑,只要拥有这些东西,你依旧是那个「少年神厨」,可以做出一道道让人叹为观止的好料理。」

「不要再提「司少年神厨」这四个字,我已经不再是了。」展慕由用俊伟卓绝的右脸面对着他,泪水在眼眶中打滚,「有谁敢吃一个丑人做的菜?他们要是知道,不马上把菜吐出来才怪。」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皇甫俊不认同的低斥。

展慕白下颚一紧,嘶哑的斥道:「你是嫌我受到的嘲笑还不够吗?居然还要我去自取其辱,你这算是什么好朋友?」

「那是你自卑感作祟。」他的愤世嫉俗让别人看了既心痛又倍感无力。

展慕白也吼了回去,「就算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自卑,这辈子休想让我再拿起菜刀做菜,你们全都不要再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

「你简直是无药可救!」皇甫俊气红了眼,忿忿的说:「那你就一辈子待在这间屋子里,直到腐烂为止好了。」

皇甫俊气冲冲的出了门,背后便传来屋里展慕白的大吼大叫,和砸东西的声响。

来到东侧的卧云阁,展家大小均是一脸的愁眉深锁。

见到相公来到,展慕红关切的上前询问:「相公,三哥怎么样了?」

「对不起,红妹,你那三哥的头壳硬得像颗石头似的,我怎么敲都没用,还跟他大吵了一架,看来还是得另想法子才行。」他歉声说道。

身为一家之主的展士槐反倒安慰起他,「这也不能全怪你,所谓知子莫若父,小三自一出生就是个幸运儿,日子过得太顺遂了,让他养成骄傲自负的性格,再加上众人的奉承吹捧,简直把他夸上了天。

「在他、心里,总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一下子遭遇到这么巨大的挫折,他难免会适应不良。我们都已经尽力了,如果他还是一味的钻牛角尖,谁也救不了他。」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老爷,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了,他才二十三岁,还有大好的前程和人生在等着他。」展夫人泪眼婆娑。

他握住爱妻的手,柔声安抚的说:「夫人,他是我们的儿子,我当然不会放弃了,只是,要医好他的心病得找出正确的方法,否则,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是枉然。」

展夫人哽咽道:「我们……这么多年来试过各种方法,还有什么没想过的?」

「唉!总会想出办法来的,你就放宽心,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展士槐轻拍着爱妻的肩膀,原本一头黑发因为忧愁而半白。不忍让爱妻再伤心难过,他将话题转了开来,「阿俊,月底的活动准备得怎么样了?这次可得办得热热闹闹的。」

被老丈人点到名的皇甫俊面色一整的道:「都差不多了,我绝不会让岳父失望的。」他才刚坐上得意楼掌柜的位子,这是他经手的第一件大事,可不能出半点差错。

自从那一场大火烧掉了得意楼,经过重建后,今年要庆祝五周年纪念,于是翁婿俩决定办个大型活动,不仅可以带动人潮,让以往的饕客回流,也能沾些喜气,一扫多年的秽气。

「那就好,阿俊,这事就拜托你了。」展士槐说完,便伴着伤、心垂泪的夫人先回房去了。

展慕红不忍心见到母亲忧心如焚的模样,却又苦于无计可施。

「相公,三哥真的没救了吗?」

「不会的,我相信老天爷这么做自有它的道理,绝不会让慕白的才能埋没掉,我们要有信心,一定有人可以救他的!」皇甫俊坚定的说。

她轻点螓首,由衷的希望那天早日来临。

前面为什么挤满了人?

是不是大拜拜?

还是有庙会?

东方乐乐一边舔着刚买来的冰糖葫芦,一边好奇的踮起脚尖张望着,努力想看清楚人墙那头的情形。

可惜,她的身材太过娇小,她怎么探头看都看不到,还不断的被看热闹的人潮往后推,右手冷不防的被人撞了一下,手上美味的冰糖葫芦就这么阵亡了。

「啊!我的冰糖葫芦。」她惨叫一声,觉得就这么丢了实在太可惜了,心忖,或许把沙土拍去还可以吃。

她才打算弯腰捡起来,反而差点被人踩扁了。

幸运的,有人适时的伸出援手,将她拉出人群中。

「小丫头,你不要命了吗?」这名中年男子就是从展园步行过来看活动情况的展士槐,正好救了她一命。

「呼——好险、好险!真是谢谢你,老伯。」东方乐乐拍了拍胸脯,委实吓出一身冷汗。「请问老伯,你知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展士槐用下巴朝得意楼的门前一点,「你看那块白布条上写些什么?」

「大、胃、王。」她瞄了一眼用竹竿挂起来的白布条,幸好头三个字她还认得。请问老伯,什么叫做大胃王啊?」

「大胃王的意思就是吃得最多、最快的人,今年得意楼举办谁能先把一整桶白饭吃光,谁就是大胃王,还可以得到一项优厚的奖品.!而这些人都是来报名参加的。」他解释给她听。

东方乐乐脸上绽出无邪的笑容,「真的吗?老伯,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加?」

「当然了。」他不自觉地也感染到她的快乐。

她笑眯了漆黑的大眼,「那我也可以去报名了。」有吃又有得拿,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康的代志,她可不能错过。

「你?」展士槐用一种很怀疑的眼光睨着她。

他不是看不起她,只是她看来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再怎么会吃,怎么跟那些高头大马的壮汉相比?

「对呀!就是我咩!」东方乐乐粉有自信,比吃,她绝不会吃输别人。

展士槐哑然失笑,「小丫头,我看还是算了吧!」

「老伯,你快告诉我赢的人可以拿到什么样的奖品?」她撒娇的问。

「可以在得意楼免费吃一个月。」他说。

东方乐乐的眼瞳瞬间瞪得又圆又亮,「他们做的菜好吃吗?」

「那是当然了,他们请的主厨连皇宫里的御厨都比不上,你说好不好吃?」

展士槐可不是在自吹自擂,而是有品质保证的。

「好棒喔!这下我一定要去报名不可。」她大声的欢呼,听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老伯,对不起,我不陪你聊天了,我现在就要去报名。」

等她拿到冠军的头衔,回去之后,就可以跟威威炫耀一下,证明爱吃也是有好处的。

展士槐一怔,「小丫头——」

只见东方乐乐死命的往人群里头钻去,就是想挤到最前面,只要有关于吃的,再辛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借过,对不起,借过一下。」可惜她个子孝力量轻,怎么推也推不动,干脆跪趴在地上,努力的往前爬。

好不容易总算顺利的穿越重重障碍,来到最前方的人墙。没想到最前线的战况更激烈,她被挤得险些跌个四脚朝天,狼狈的抓住其它人才站稳住脚。

「哎呀!不要推我。」

坐在桌子后方受理报名的老管事刘三是临时从展园征调来帮忙的,因为实在太多人排队了,远超过他们原先计算的人数,害他写得手都酸了,眼前还有一堆人等着,晃得他眼都花了,只得啜了口茶,再继续下去。

「下一位。」

对方报出姓名,他执笔写了下来。

东方乐乐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她真的不想错过这次的比赛,就偷偷的给它插队一下,暗自祈祷没有人发现。

队伍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前进,终于快要轮到她了。

刘三把刚写下的笔墨吹干,免得翻页时印到前面那一页。「好了,下一位。」

她笑容满面的说:「我叫东方乐乐,今年十六岁。」

「嘎?」刘三听到一个带着童音的娇嫩嗓子,还以为听错了,他狐疑的抬起头来,乍见面前站着一个长得白润圆滚的小姑娘,一双老眼倏地瞠大,「小丫头,你知不知道这是在此赛什么?」

东方乐乐睁着纯稚的眼眸说:「当然知道了。」

「看你这个子能吃得了多少东西,我看还是回家去吧!」

刘三的话惹来众人的哈哈大笑,大伙全都用一种好笑有趣的眼神看着她。

她小脸顿时一黯,「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吗?」

刘三捻着白胡笑了笑,「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看看其它参加的人,你一个小丫头是比不过人家的。」

「谁说的?我一定会赢的,」东方乐乐原就气得鼓鼓的双颊此时像河豚似的,她觉得大家都把她看扁了,哼!她非要让大家瞧瞧她的厉害不可。「老爷爷,你让我参加好不好?拜托嘛!」

「这个嘛……」在刘三左右为难之际,他的眼角瞟到站在不远处的展士槐,见他点了头,他才欣然道:「好吧!就破例让你参加。」

东方乐乐扑过去,啵了他的脸一下,「谢谢老爷爷。」

「呵呵,」刘三乐得笑歪了老脸。

待所有的参赛者都报了名,现在只等着下午的正式比赛。

未时一到,所有参赛者各就各位,每个人面前各摆着一桶热腾腾的白米饭,人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大展身手。

东方乐乐的脸上漾着信心满满的笑意,虽然她的对手都是些人高马大的巨人,相形之下,她倒像是闯入大人世界中的小娃娃,可是,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她生平无大志,就是喜欢吃,她相信这种恍赛绝对难不倒她。

此时,皇甫俊从店里走出来,扫了现场一遍,除了参赛的五十个人外,两旁更是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将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

他举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朗声的说:「各位乡亲,今天我们得意楼举办这个大胄王比赛,就是希望能拉近彼此的距离,本店对所有的客人一向一视同仁,没有贵贱之分!欢迎大家光临指教。」

皇甫俊的话引起很大的回响,在场的群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未时已到,比赛将要开始,凡是第一个将白饭吃光的人就是大胃王,将可以免费在得意楼享受一个月的美食。」

掌声仍是不绝于耳,底下的参赛者更是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

皇甫俊接过铜锣,拿着梆子敲了一下,「比赛开始。」

所以参赛者同时动了起来,一个个拚命的将白饭往嘴里塞。

「加油。加油!!」

周遭的人大声的为参赛者加油打气,欢腾的气氛比过年还要热闹。

东方乐乐无视其它人狼吞虎咽的模样,维持稳定的步调,一勺一勺的吃着,虽然小脸都沾满了饭粒,心情却很愉快,不像其它人吃得一脸痛苦相,又不得不硬塞到喉咙里。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有人大喊吃不消放弃了,有的则是吃得太撑,弯下腰大吐特吐。

才不过一刻钟,只剩下二十多人还留在恍赛现场,东方乐乐也是其中之一。

她优异的表现实在出乎众人意料之外,在场所有的人全都站在她那一边,自动为她加油打气。

「小姑娘,加油,」

「小姑娘,真是好样的!」

东方乐乐并没有因为人们的呐喊声而加快速度,她仍保持一定的速度,而她身边的对手一个接一个的败下阵来,那些看起来「粗勇」的大汉居然比不上一个小姑娘,觉得颜面无光,一脸惭愧的退出场外。

「好厉害的小姑娘!」

「是啊!!你们看!桶子里的白饭快吃光了。」

「哇,算是黑瓶仔装酱油——看不出来。」

一声声的惊叹在东方乐乐的耳边响起。

她听了眉开眼笑,吃得更是起劲。想到威威老是骂她除了吃,什么都不会,可是,这些人却口口声声说佩服自己,真希望威威也在这里,这样以后威威就不会再骂她是猪了。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仅仅剩下五位参赛者在一决胜负,有些人索性直接用手抓饭,拚死拚活的塞、塞、塞,直到两颊都鼓得快撑破了,速度反而慢了下来;反观东方乐乐不仅速度快,仍吃得很优雅。

「还差一点,加油!」

「加油!」

大家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所有的焦点全都集中在东方乐乐身上,看着她舀起最后一口白饭放进口中,咀嚼了两下吞进肚子里,高昂的欢呼声霎时震天价响,落败的人已经虚脱的跌坐在地上。

「我赢了、我赢了!」东方乐乐高声大喊。

担任裁判的皇甫俊不禁看傻了眼,征愕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咳咳!大家想必都亲眼看到了,我们今年的大胃王就是这位小姑娘。」

东方乐乐朝众人憨笑着,怪难为情的。

「今年的比赛就到此为止,谢谢大家的参与。」皇甫俊朝东方乐乐拱了下手,「你是东方姑娘吧?请你跟我到店里领奖。」

她蹦蹦跳跳的跟着他走进得意楼,一见展士槐也在场,笑嘻嘻的说:「老伯,我拿到大胃王了耶!没有骗你吧!」

展士槐呵呵笑道:「是呀!,想不到你这么能吃。」

「这不算什么,我现在还可以吃下很多东西。」东方乐乐很高兴自己也有可以炫耀的本事。

方才亲眼目睹此赛情况的刘三不禁咋舌的上下打量着她,「你这么会吃,难怪会长得胖嘟嘟的——啊!我没有恶意!你不要在意。」

她一点都不感到自卑,反过来安抚他。「没关系,老爷爷,我天生就是胖胖的。」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姑娘家长得白白胖胖的才可爱,一看就知道很有福气。」展士槐不知怎么的,就是对她相当有好感。

东方乐乐被夸得不好意思,红着脸说:「谢谢老伯。对了,老伯,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是颁奖人。」他笑说。

皇甫俊将手中的锦旗交给岳父大人,「他是得意楼的幕后老板,当然由他来颁奖给你了。」

「哦——原来老伯是这家店的老板哪!」她恍然大悟。

「我姓展,你可以叫我展伯伯。」展士款将锦旗交到她手上,「这面锦旗等于是一块「免钱金牌」,只要有它,就可以在得意楼免费享受一个月的大餐,不管是龙虾还是鱼翅,半毛钱都不用付。」

她兴高采烈的收下,「谢谢老伯。」

展士槐的目光掠过背在她身上的包袱,随口问道:「小丫头,你是打外地来的吧?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我今天才刚到这里,还没去找客栈。」东方乐乐老实的回道。

「这样啊!」展士槐沉吟片刻,「小丫头,不如你到老伯家来住,你觉得怎么样?」

东方乐乐眨了眨乌眸,高兴的问:「真的可以吗?」这实在是太好了!为了买零嘴,她的盘缠就用掉了一大半,心想,如果住客栈的话,那她以后的日子就不能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了。

「当然可以了,反正家里的房间还很多,不差你一个。」他大方的说。

「老伯,你真是个大好人,好、心会有好报的。」她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呵呵!但愿如此。我正要回家,你就跟我走吧!」

展士槐对女婿交代了几件事,就带着东方乐乐返回展园。没想到原本蒙上悲愁之气的展园因为她的到来,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展慕白在房里来回踱着步,心里大骂那些偷懒的奴才,都什么时辰了,还不给他送饭来,是故意想饿死他吗?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摆明了不把他当一回事,若真把他惹毛了,就叫他们一个个回家吃自己!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负责到柏轩送饭菜的婢女在门外作了几次深呼吸,才鼓起勇气踏进门来。

「三、三少爷,奴婢来、来晚了,对不起。」

他恶狠狠的怒瞪着她,「你这该死的奴才,是存心想饿死我是不是?」

「不、不,奴婢不敢!」她吓得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抬,就怕看见展慕白那张恐怖的鬼脸,那会害她晚上作噩梦。

「为什么不敢看我?是不是嫌我丑?」展慕白因为肚子饿,加上婢女畏畏缩缩的模样,让他大为光火。「抬起头来看着我,听见了没有?」

婢女吓得泣不成声,「三少爷……你饶了奴婢吧!奴婢下次不敢了。」

「滚!」他恨透了每个人见到他的脸时那种恐惧的样子。

惊吓过度的婢女立刻连滚带爬的夺门而出。

「蔼—」展慕白抱着头怒吼,恨不得自己出事那天被烧死算了。

就在这时候,跟着展士槐回到展围的东方乐乐见过展夫人后,在刘三的带路下,正前往暂居的客房,刚好打柏轩门前经过。

从屋子里头传出来的鬼哭神号让她忍不住驻足聆听,「刘三爷爷,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

「呃!没、没有,哪有什么怪声?」刘三呐呐的说。

蓦地,柏轩内又传出一声吼叫。

东方乐乐又蜇了回来,「你听!又来了。」

「我什么也没听到,是你听错了。」他忙不迭的否认。

「是吗?,」她歪着小脑袋瓜子,疑惑的喃喃道。

刘三怕她逗留太久,捉着她的手腕继续往前走,「前面就是客房,这段日子你就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一声。」

「哦!」明明有怪声音,为什么刘三爷爷要装作没有听见呢?嗯!她一定要证明自己没有听错。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