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爱的代嫁》
返回书目

《爱的代嫁》

第九章

作者:凯琍

  泪流无尽的日子,似乎永远不会结束。

  花雨涵整个人沈静下来,不爱说话不肯出门,常常坐在窗前的摇椅上,像株植物感受阳光和空气,却开不出一朵迎风招展的花。

  偶尔她会在屋内走动,走来走去,最后总是走进那间精心布置的育婴房,看着那些可爱的小袜子、小帽子、小围巾,还有数不清的衣服、玩具、书籍,甚至还准备了一架小钢琴和一辆小脚踏车呢!

  坐到地毯上,她拿起一对小鞋子,好柔好软,她想象宝宝穿上鞋子的模样,他可能会踢腿,会学爬,有一天会走路了,还会小跑步朝她而来,张开双手对她喊:「妈妈~~抱抱!」

  她真的听到了,就算是幻觉,她也觉得自己听到了,宝宝在呼唤她,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或许那个地方叫做天堂,或许宝宝会是最受宠的小天使,但是她止不住眼泪,她停不住心痛,她就快变成一条泪河了。

  赵擎宇站在门边,他已看到一切,就在她抱着那双小鞋子,因为哭泣而全身颤抖时,他静静走到她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肩膀,轻声道:「伤心会伤身,妳要珍惜自己。」

  她闭上眼,任由泪水奔流,不管眼睛早已红肿,不管喉咙早已沙哑,泪珠就是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可能要疯了,我该怎么办?」

  「有我在,我们会度过这难关的,相信我。」虽然他这么说,却也无法肯定,他真能带她走过这一段吗?他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就像当初她将他从黑暗中拉出来一样?

  「如果我真的疯了,你不要救我,让我去吧……让我跟着宝宝去吧……」

  她的眼神、她的语气,在在让他心惊不已,彷佛多年前他也曾看过,很快的他想起来了,就在他父亲的眼中,毫无生趣,只剩茫然。

  难道历史就要重演?他最爱的人注定要因伤悲而生病?而他注定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www.shangxueji.com

  暗夜的噩梦不再纠缠赵擎宇,反而找上了花雨涵。

  常常她要躺上一、两个小时,望着黑暗许久才有睡意,好不容易入睡又忽梦忽醒,徘徊在梦境和现实之间,分不清楚真假虚实。

  一个下雨的夜晚,花雨涵从梦中醒来,听到淅沥沥的雨声,秋天已来到,落叶萧瑟,有什么好留恋?忽然间她想走了,最好是用飞的,飞向那飘雨的夜空。

  「怎么了?作噩梦了吗?」赵擎宇察觉到枕边人的动作,立刻醒了过来。

  花雨涵望着丈夫好一会儿,面无表情说:「我要离婚。」

  他整个人一震。「不可能!」

  她说得那样轻松,彷佛只是提议要不要来杯茶,莫非她已不再爱他?不,这绝对是她伤心过度的反应,他必须先稳住自己。

  「我根本不爱你,我要离婚。」她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但她不在乎,她还有什么好在乎?就让一切都崩毁,彻底结束吧!

  「妳要我怎么做都可以,但我不可能跟妳离婚。」他摸了摸她消瘦的脸蛋,试探性地问:「我们先领养一个孩子好不好?」

  「我不要什么孩子了,我要回彰化老家,跟我爸妈过日子,我不喜欢这里。」这栋大屋不是她的家,一切都让她厌倦,她只想消失、消失、消失……

  「我陪妳回去,妳的家就是我的家。」他牢牢抱住她,唯恐她被风吹走,她是这么瘦削,这么虚弱,似乎随时都要飘然而去。

  她硬要推开他,抗拒道:「我不要再见到你,我去哪儿都不要你跟着,你走开!」

  「除非我死,否则我不能让妳离开我。」他将她抱得死紧,即使这对她是囚牢,他放不开手,他的整颗心都在呼喊着需要她啊!

  「为什么?求求你放弃我好不好?」她抱着他大哭起来,她是矛盾的,她既想离开又留恋,她都不知道自己想怎样了。

  「我不能放弃妳,那比放弃我自己还困难。」人生在世,常要碰到许多十字路口,有时向左向右难以抉择,只有这件事他能完全肯定,他们既已握住彼此的手,就不该放开。

  「我都快活不下去了,你还要我留下来做什么?说不定我会自杀、我会上吊,你不该受这种罪的……」她有种预感,她会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她不会再笑,也不会再爱了。

  「我不会让妳离开我,不管发生任何事。」他以笃定的语气说,毫无迟疑,再痛再苦他都能接受,只求这情缘继续下去。

  她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只能嘤嘤哭泣,她恨自己的脆弱,无法离开他的怀抱,只会成为他的负担,她平复不了自己的伤心,或许她再也不能爱人,而他应该是要被爱的啊!

  一夜无尽伤心泪,如同雨水,点点滴滴,打在玻璃窗上,敲在心版上。


  上午九点,赵擎宇沈着脸走出大门,管家翁嘉南在门边目送,满面担忧。

  「准备早餐送进去,不管太太吃不吃,多做一点。」赵擎宇回头交代道。

  「是的。」翁嘉南只考虑了几秒钟,便说出内心想法。「先生,我想太太有可能得了心病……就像过世的老爷一样。」

  赵擎宇点个头,他也有同样感受,只是他还不敢去面对妻子可能需要看精神科的事实。

  幸好人生教训是可以学习的,翁嘉南这回不再坐视不管。「或许现在她不愿意去看医生,但我记得太太有两个好朋友,不如请她们来看太太。」

  赵擎宇终于露出微笑,彷佛阴霾中露出一丝阳光。「这是个好主意。」

  他怎么会忘了?当初雨涵不是说过吗?如果他惹她不开心,就可以去找她的好友求情,现在该是他照着去做的时候了。

  翁嘉南很高兴自己能帮上忙。「我们都希望太太能恢复原本的样子。」

  走出大门,赵擎宇看到满地落叶,佣人们正在打扫庭院,但是天边乌云已散,秋天里仍有阳光,因为稀少而更显珍贵。

  一个原本那样活力四射的人,却被打击到只剩阴影,他终于能明白父亲当年的无奈,那不是他自愿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过去他从生病的父亲身旁逃开了,现在他不让历史重演,他要陪伴他受苦的妻子,她需要他,而他能做的,就是把爱的能量灌输给她。

  爱,这个字毫无犹豫地涌上心头,于是他领悟,他有爱人的能力了。曾以为这是他永远都做不到的事,却在生命最低潮的时候出现,或许这就是人生奇妙的地方。

  黎明之前的黑暗,或许最让人无助无望,但是只要静下心来等待,有一抹朝阳即将划破天际。

  他站在原地想了很久,回头望向二楼的主卧室,窗边那人影应该是雨涵吧?她是否也感受到秋日阳光的暖意?会的,他相信她很快就会的。

  www.shangxueji.com

  一接到赵擎宇的通知,凌逸和庞嘉丽火速赶到赵家,这段日子以来,庞嘉丽忙着谈恋爱,凌逸去了埃及一趟,都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

  当她们看到花雨涵时,两人几乎要哭了,眼前的人怎会是印象中开朗爱笑的小花?

  只见花雨涵坐在躺椅上,落地窗外送进微风和花香,但是她什么也感觉不到,眼神空洞地望着远方。

  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往日那神采奕奕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凉的、无望的表情,彷佛这个世界跟她不再有关联。

  「小花!」凌逸先开了口,送上一束鲜花,但愿为她带来美好感受,曾经那么爱美爱打扮的她,怎会让自己憔悴成这样?

  花雨涵缓缓转过头,看着那两人好一下才认出来。「凌凌?阿丽?」

  「别说妳忘了我们。」庞嘉丽走近摇椅旁,摸了摸她的头发。「我们都知道了,妳很坚强、很辛苦地经历了这一切。」

  面对两位好友,花雨涵只是牵动一下嘴角,却无法构成一个笑,她不小心学会了哭,但忘了怎么笑。

  「现在,妳该振作了!」凌逸拍拍她的肩膀,给她打气。

  「我知道妳们要说什么,但是不用说了,我好疲倦,不想听。」花雨涵不用问也能猜到,是丈夫找她们来当说客,要她整理心情站起来,但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妳开啥玩笑?姊妹当假的啊?」凌逸一开口就不客气。「别以为我们这么好打发!」

  「我没精神跟妳们吵,抱歉。」花雨涵明白她们的好意,只能婉转拒绝。

  凌逸并不灰心,扬起眉头。「我也不打算说什么大道理,失去的不能挽回,未来却是能把握的,妳一天不好起来,我们就会继续缠着妳。」

  「拜托不要管我,让我一个人静静的。」花雨涵仍不为所动,甚至把视线转到窗外,忘却了两位好友的存在。

  凌逸对庞嘉丽使了个眼色,既然正面积极的方法行不通,这时就要动之以情,用软的吧!

  「小花,妳还记得吗?当初我失恋的时候,妳和凌凌轮流照顾我,每天提醒我睡觉、吃饭,还带我去看医生,监督我吃药,现在我们怎么能让妳一个人难过?」

  庞嘉丽提起往事,点滴在心头,让花雨涵也想起那段过去,三个情同姊妹的女人互相扶持,不准其中任何一个倒下,大家要走下去就一起走,人生路漫长,但有朋友同行,挫折又算什么?

  「或许失恋没有失去孩子那么严重,但我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脆弱,不要告诉我,其实妳是胆小鬼!」说到最后,一向温柔的庞嘉丽也提高了音量,故意要刺激花雨涵。

  胆小鬼?要是在以前,谁敢这样挑衅花雨涵?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勇往直前的新女性,不皱一下眉头就能上场代嫁,连她老公紧锁的房门都会被她砍破!

  凌逸和庞嘉丽静静观察她的反应,那个乐观到有点傻气的灵魂,应该还存在于这瘦削的躯体吧?

  一阵屏气凝神,终于花雨涵抬起头,大声回嘴道:「我是!我就是个没用的胆小鬼,妳们高兴了吧?!」

  「还有力气大吼大叫,很好。」鹿嘉丽笑了,这才是她所认识的花雨涵。

  「妳们不懂……」花雨涵摇摇头,双手掩面,诉出更深一层忧愁。「他已过世的父亲有躁郁症,他的成长过程糟透了,我怕我就跟他父亲一样,我的心生病了,我控制不了自己……」

  凌逸和庞嘉丽互看一眼,原来小花还有这苦衷,不只因为失去孩子的创痛,还对自己失去信心,失去希望,这下该怎么解开才好?

  「没错,妳有能力让他痛苦,但妳也有能力让他快乐,问问妳自己想怎么做?」

  「事情还没发生就想得这么悲观,一点都不像妳。」

  「妳当真离开他的话,这才叫惨剧好不好?妳不是那么傻的吧?」

  凌逸和庞嘉丽一人一句,不停劝着,雨涵又哭了,泪水流过,不只是悲哀的释放,也是伤痕的洗涤。

  赵擎宇站在房门外,他原本要亲自送茶进来,意外听到这段对话,于是他明白,妻子心中的那道门,是因为他而锁上的……

  www.shangxueji.com

  傍晚,夕阳,凌逸和庞嘉丽走出主卧房,看到守候在外的赵擎宇,凌逸说:「我们能说的都说了,她的心结在于你,只有你才能解。」

  「我明白。」赵擎宇点头回答。「多谢妳们。」

  庞嘉丽微笑了一下,提醒他说:「你很爱她对吧?找个机会告诉她。」

  「嗯,我会的。」他再次点头,曾几何时,「爱」这个字不再突然,而是自然而然。

  「加油!下次我们再来的时候,一定会看到她比以前更开心。」凌逸衷心祝福他们,小花或许暂时枯萎了,仍有重生的力量。

  送走凌逸和庞嘉丽之后,赵擎宇走进主卧房,看到妻子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脸上却还挂着泪滴,这段日子以来她常常如此,梦中也不能摆脱忧伤阴影。

  原来那阴影之中,除了因为在天堂的宝宝,还有一部分是他的过往所造成?正因太在乎彼此,才害怕伤害对方,情感是如此矛盾而强烈。

  他坐到床边,静静凝望她,不用做任何事,就能感觉温暖,这不是爱是什么?甚至他觉得眼眶热热的,只为可以守护她的睡颜,这一切已够他感激,感动。

  良久,花雨涵缓缓睁开眼,发觉丈夫的视线,关怀中带着温柔,还有一种她说不出来的情感。「我睡着了吗?你坐在这儿多久了?」

  「才一会儿。」不管是一小时或一分钟,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守在她身旁就像守着一个美梦,他曾以为自己没有作梦的权利,谁知梦就在眼前,早已实现。

  她坐起身,逃避他深情的眼神。「我……我想自己静一静,不如我们……分房睡吧!」

  「当初是妳把那扇门打破的,现在妳却想一走了之?」他转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他,坚定道:「妳以为我会放弃妳吗?就像当年我从我父亲身旁逃走那样?」

  他知道了吗?从他的语气,她猜他什么都知道了。

  「你受过那么多折磨,命运对你太不公平,我不要成为你另一个噩梦……」想到自己可能会伤害他、折磨他,她一阵冷颤,她不敢预料自己将变得多冷酷。

  「妳就是我的梦,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我都可以接受,我没那么脆弱。」他提醒她,当初她对他也是全然接受。「妳曾经亲吻我的伤痕,我也会亲吻妳的眼泪,直到妳不再哭泣。」

  她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抗拒他也抗拒自己。「我不要、我不要这样……」

  赵擎宇抓住她的双肩,忍不住哽咽。「妳不要也不行!这是命运的预兆,妳看仔细,在我脸上有流星,妳一定要相信它。」他不会呼风唤雨、不能让闪电划过天际,但他可以拿真心证明,他爱她至深。

  她终于抬起头,诧异万分。「你、你在哭?」她伸出手抚摸,他脸上居然有两道泪水!

  「妳应该要高兴,我本来不会笑也不会哭,现在我都学会了。」

  他流着眼泪对她微笑,那泪水彷佛有魔力,化解开她内心某个冰封的地方,这是他为她而流的泪,这男人正对她打开心,她能没有感觉、没有回应吗?

  心,并非忘了跳动,只是跳得很缓慢、很缓慢,几乎像是睡着了,如今又因爱而苏醒了。

  对着专属于她的流星,她要郑重地发誓,别忘记当初的心愿,她决定一生珍爱这个男人。

  轻轻吻过他的泪,她静静凝望他片刻,而后说了句:「带我去看医生。」

  他恍然明白她的意思,「好的、好的……我们一起去。」

  他握起她的双手,激动地不停亲吻,老天终究没有抛弃他们,希望还是存在的,只要他们牵着彼此的手,就有力量继续走下去。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