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宋毗 > 《男友很机车》
返回书目

《男友很机车》

第七章

作者:宋毗

这夜,宋颖奇做了一个莫名的梦……

梦里,黄沙苍邈、天阔地遥。

举目望去皆是一片炽人的热,无穷无尽接续不断的黄土堆一直蔓延到天际。

她看见自己孑然一身,满身尘上的在黄沙里踵踵独行,好似在寻找些什么,却又说不出个真切。

总觉得有些东西遗落了,许是一段情、一段记忆,又或是一个深爱着却怎么也想不起的人。

数不清的光阴在梦的国度里弹指而逝……

她却依然记不起,在哪里曾见过这样的年代、场景……

到底自己在寻找着什么,在企盼些什么,一个记忆、一件事物,还是一个人?心慌的眼泪流下来,梦境与现实同时落泪、同样无语哽咽。

风起了,黄沙吹飞满天。

漫天盖地的恍惚间,有个男人一身尘土,朝她急骋而来。

焦心拧拢的眉宇,是她此生从没见过,却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一见着便会心窒、心疼的慌然……

她站在沙丘上,看着他由远而近,在自己面前下马落地。

眼泪莫名的开始流个不停。

男人破旧的战袍上,沾染着干涸血渍,远看就像黄沙里长出朵朵暗红花蕊,到了她的身前突地放大开展。

什么都来不及说,高大的男人双膝一软跌了下去,掉进她张开的双臂里,俯倒的身躯上有满满的交错刀痕,殷红血痕染洒整片黄土。

惊呼心碎中,她看见自己掩面的双腕上多出条巨大锁链。

为了偿这未尽的情憾,所以她替自己上了枷锁,生生世世要背着这种沉重踵踵前行,不能爱人……

前尘憾恨,此刻在梦境里终于幡然了悟。

满脸泪痕的睁开眼,黑暗中宋颖奇由床上坐起,那男人的脸,好像、好像一个她见过的人。

那个日日在她身边打转的无赖男子,怎会和她梦中的男人有如此相仿的双眼,如此同样凌厉又温柔的脞庞,是梦吗?还是真的?“这一刻她无语又心惊的咬着唇,却已不知遗失的心魂去了何方?今夕是何夕,是梦里黄沙漫天的寂寥年代,还是车水马龙的慌乱世代?而他……到底又是谁?

隔天,广凌集团的一楼大厅在将近中午时分,忽然人声吵杂喧闹起来。

法国大帅哥罗杰森扛着一束大得吓死人,远望像坨大红彩球的玫瑰花束,吃力的由大门一路摇晃走进大厅。

他向服务台借了室内广播系统,先以破烂的中文朗读出自己的求婚告自,然后再一边看着纸条上的罗马拼音,努力唱起自写自编的中文求爱之歌。

另外大门那头,还有临时请来的五人小型管弦乐团,配合着求婚告白,奏出一首又一首的浪漫乐章。

如此过于张扬的阵仗,让闻讯赶来的宋颖奇,尴尬的几乎不想再往前一步,她迟疑的站在电梯外,远望着大厅那头的骚动与混乱。

在这种情况下,她实在不知该怎么向那位深情款款的法国男人说NO……

明说太令人难堪,但若不清楚拒绝,肯定下次又会来个什么更盛大张扬的求婚宣言。

进退两难、举棋不定之时,一道惹人心烦的嗓音又飘过来。

“你不过去吗?那家伙正等着你。一头黑发散乱,笑容带点恶劣得意的雷天灏,缓缓走到她身边。

即便不能确定自己在这女人心里有多少重量,但他却可以打包票肯定她不会嫁给那头的外国野男人。

因为若真要嫁,昨晚她早就答应了!

“不关你的事!”没有多余好脸色,宋颖奇冷冷撇过头去,眼里却有抹极力隐忍的回避与不安。

此刻见到他,脑海就再次浮现昨夜那个诡里异梦境。

他的脸孔莫名其妙的就是会和那男人的脸相叠,教她几乎无法分辨谁是谁。

是一场噩梦吧!梦中那个眼神凌厉,神情却温柔得能教人心碎的男子,让她一想起便会心窒的无法呼吸。

如果真有前世今生,有过许多数不清的立思念回忆,那她真的想恳求上天——不管是谁都好,就是别跟这个只想恶整她,以看她出糗为乐的无赖扯上关系!

“不关我的事?”雷天灏性格如斧凿般的脸庞狠狠扭曲了下。

“你这女人撇清关系的功力倒是挺好的。”他咬牙切齿的再道,眼里有抹受了伤的愠怒。

“你瞎说什么?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宋颖奇微怒低嚷。却不知自己此刻心里那样慌乱的悸动飘荡是怎么一回事。

肯定是昨夜那场怪梦。让她现在一瞧见他,便觉得、觉得有些心慌,还有满满的悄然不安!

她肯定是把他错当成梦里的那个人了!

宋颖奇咬唇抚着颊,又气又有些难堪的猛然转身走人。

“宋颖奇,你给我站妆还没走离两步的距离,后方快抓狂的男人已猛地爆吼,出手扯回她。

没有关系?他抱过,也吻了她,这样亲近的接触,竟然能让她撇个一干二净?就算船过水面好歹也会起个涟漪水纹,他就不信,在她心里没留下一丁点的余波荡漾!

“到底我在你心里算什么,难道没有其他,就真只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他低嚷质问,眼里少见的受伤心痛,让她猛地一凛。

“你——”她想狠狠摔开他的手,却因为他眼中明显可见,不同于平常的深沉悲哀,迟疑的忽然顿祝

因为一场梦境,一夕之间许多事开始变了,这一刻她竟然发现自己会心痛。

莫名其妙的心就是揪结成团。

不敢再去细思原因,宋颖奇使劲挣扎的缩回手。

不安又疑惑的双眼却管不住,迳往他的脸上瞧。

却发现每一眼,都带着更多说不清的心悸惰绪涌现。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给我一个答案,让我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不愿放弃。

在她心里,自己占了多少份量?或许在黄沙漫天的年代里,他们曾经有段过去,但现在他只想知道,这一世,他是否有希望牵着她的手走下去。

不是因为前世的未尽情缘,而是单纯的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

他真的希望她心里有他!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想。”她脸一僵,像被抓到把柄似的急忙否认,却没发现自己从来佯装得极好的冰冷面容,到他的面前都成了纸糊的面具,三两下就破烂拆毁的不成样子。

她摇头后退,他固执上前。

后头看见两人争执的众人,在下一秒好奇的开始围靠过来。

“甜心,你终于来了。”捧着花的罗杰森也走过来,什么状况都没搞清楚,就先对她露出个灿烂笑靥。

他在雷天灏越显铁青、阴郁的神色中,喜孜孜的将手中恣意盛开的艳红玫瑰花束扛上前。

“听说你喜欢花,所以我特定带着花来向你求婚,请你嫁给我,我爱你”他语调浪漫动人的先以法文说完,再用别脚的中文覆诵一次。

“她不会嫁的,你别作梦!”雷天灏于第一时间以中文开口接话。

管他听不听得懂,反正就算用猜的.死老外也该知道他在说什么。

“雷先生。现在不是天黑.没有作梦.你说颖喜欢花。为什么不嫁?”金发碧眼的罗杰森吃力的以别脚中文急问。但破烂的中文造诣却让众人有听没有懂。

“我说的是……”听得懂他问句的雷天灏脸色不爽的正要接道,一直站在旁的宋颖奇却眉目一摔,忽然先开口。

“杰森,是他说我喜欢花的?”她以法文回问。

“是啊!甜心,难道你不喜欢红玫瑰吗?雷先生说只要在大庭广众下,捧着玫瑰,浪漫的向你求婚,你就会答应我。”罗杰森惊讶抓抓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什么?”宋颖奇眯着眼,神色恼怒中带指责,侧着头看了下雷天灏。

这个无赖!这次真的太过分,连求婚这种事都可以拿来耍着人玩,恶劣!

“杰森,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能嫁给你,我对你的感觉就只是朋友,没有多余的想法。”她叹口气,带着歉意的看着面前的法国男人。

“真的吗?”震惊的沉默过后,罗杰森吸了口气,抬头对她露出个无奈苦笑。

“唉!甜心,我早猜到你会有这样的回应,但仍想试一次,虽然我的心因为你的答案而碎裂成一片片,但你一定要记得,如果哪天过得不幸福,千万要来找我,我愿意给你满腔的爱,以神之名,我发誓永远爱你。”

罗杰森半带可怜、半带心痛的将手中的花柱交给她,悄然转身却又豁达潇洒的离去。

讨厌的男人终于滚蛋,这样就再也没有人会来跟他争夺心上人了。

只是看着对手离开,雷天灏心里有些言,却又有种说不出口的心焦不安。

其实,从听见罗杰森用广播系统求婚唱歌的那时开始,他就忌妒的差点没冲出去制止,原本,他以为看情敌出馍是件很愉快的事,却忘了将自己会妒忌这点算进去。

看着别的男人在面前向自己喜欢的女人求婚,即便知道对方不可能成功掳获佳人芳心,但他却仍然克制不住的就是想发火。

原来,他真的没有可以容忍这样场景的宽大肚量。

雷天灏恍不可闻的叹口气。

如果有下一次,他决不会再干这种蠢事!

“只要在大庭广众下捧着花向我求婚,我就会答应?雷经理,这样整人很好玩是吗?”气坏的女人冷冷开口,冰冷的眼神对上他。

平时找机会小小欺负她就算了,现在还闹出这等张扬闹剧!

他到底是想怎么样?“弄成这样,你应该满意了吧!”

宋颖奇恨恨瞪着雷天灏半晌,第一次她完全不顾众人眼光,将手中扶着的玫瑰花束吃力扛起,狠狠往他身上砸去。

如果她再理这个无赖,她宋颖奇三个字就倒过来写!事,就是挣扎推开他。

她厌恶又抗拒的往后退。

臭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他不是讨厌她,总想看她出糗丢脸才会甘心,那干嘛还这么假好心的过来拉她一把?“你不识好歹!如果不是我拉住你,你早就被巴士辗过,成一团烂泥。”他火大再次抓住她的手。

笨女人,要发脾气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外头就是车道,她一直往后退是想送上去给车撞吗?“别碰我——”她冷冷拨开他的手,心里满是恼怒的望着他。

虽然此刻气得要命,但看着这无赖,她发现自己心里竟然会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舍和心痛?可恶!那个怪梦的后遗症能不能快点消失,她不想以后看见眼前的无赖时,都要一边生气一边又不舍心慌的来回挣扎。

“反正你不是讨厌我。总想整得我丢脸下不了台,那又何必假好心、装好人来拉我?”瞪着他几秒,她终于把自己一直放在心里的疙瘩说出口。

她介意他因为讨厌她而作出的各项整人举动。

“我何时说自己讨厌你了?”雷天灏愣了下,皱眉开口撇清。

是这女人看不见他的心,老拒人于千里之外,才会让他又气又急,做出许多蠢事。

“哼!不讨厌会骗罗杰森说我喜欢玫瑰花?还叫他在大庭广众下捧着花,用广播系统当众对我求婚?你撇得倒还挺干净的!”懒得再和他废话,宋颖奇冷冷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去哪里?”被她态度惹怒的大男人,不爽的跟过去。

“离我远点,我再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除了公司上不可避免的接触外,麻烦你从今以后站在离我五步之外的距离,私下见了面也不要打招呼。”她一口气说一串,完全不掩饰将自己心里的抗拒表现出来。

她头也不回的甩下他,急走出人潮往来的大马路,穿过热闹的人行道,走上一条全是雄伟百货公司和办公大楼的大街道。

这样的拒绝应该很明显,那男人大概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来烦她

再继续待下去,她铁定会失了形象,给那恶质无赖一巴掌!

混蛋、大无赖!

恼怒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宋颖奇完全没注意到前方的红灯标志已亮起,她一脚踩出行人停等区。

前方多部车子飞快急驶过去!她却看也没看的迳自向前,眼看就要让一辆由左方开来的大巴士迎面撞上时,身后一路跟随她走出公司的雷天灏,终于看不下去,快速伸手扯回她。

只是过于猛烈突来的拉扯手劲,让她重心不稳往后一跌,当场摔进他张开的臂弯里。

“笨女人,你知不知道走路要看路,就这么冲出去,你不想活了是吗?”他微怒的抓着她,低沉开口的嗓音里有明显火气。

就算再生气怪他不好,也不该走路不注意路况。

紧抓着她,他发现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狂跳的只差没冲出口……

险些被她吓死!

“放手——你这无赖还不快放开我!”宋颖奇回过神后的第一件了。

宋颖奇这么想着,只是心里却有抹无来由的悲哀失落。

摇摇头!不打算再继续深究下去。却听见后面猛地传来一声如雷吼声。

“宋颖奇,你这该死的女人——”突如其来的暴怒咆哮声,连距离她五公尺外的陌生路人都听见了。

她—惊,顿了下.不顾形象当场拔腿就跑。

“臭女人,你给我站住!”为她毫不掩饰的拒绝话语,惊得一脸呆愣的男人,回过神后急起直追的跟了上来。同时怒火中烧的张嘴大吼。

不想跟他有瓜葛是吗?很好!他就是偏偏想要和她有什么“瓜葛”

大步上前,他使劲将正想逃跑的女人逮下一把抓过扛——自己肩头。

“跟你这么番的女人简直是有理说不清,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有的时间可以和你慢慢耗,气定神闲扛着她站在某间百货公司的大门前说道。

身后四周开始汇集围观的人群,所有人都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讨论著他们两人。

“雷天灏,我警告你,立刻放我下来,不然我……让他惊人的举动吓傻的宋颖奇,头下脚上的挂在他肩上,妍丽的脸蛋——有满满的难堪潮红。

她握着拳头使劲的槌打他,却无法让他移动分毫。

“不然你怎样,要喊救命吗?那就叫啊我等着。算准了她怕丢脸的性子,雷天灏更加不动如山,继续扛着她原地站定。

不这样,这可恶的女人不会定下心来听他讲话,永远是讲不到两三句话就先翻脸甩下他走人。

“你——”让他无赖的挑衅言语堵得脸色一阵青白,气坏了又觉得丢脸透的女人,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眼泪开始快要不争气的掉下来。

她紧咬着唇。恼怒指责的话语全哽在喉头。

“没话可说了是吧!那就换我说,你给我听好”

“我从来没讨厌你,更遑论故意整你,让你下不了台,除了刚刚那个罗杰森,我承认我是故意的,因为我讨厌他。”他诚实的开口。完全不顾众人好奇注视的眼光。

“你终于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她挣扎的抡拳捶他。

“姓雷的,你要讨厌谁都不关我的事,就是不要扯到我这边来。一因为被倒挂着,她面色逐渐涨红,头昏脑胀,连槌打他的力道都开始变弱。

“臭女人,你怎么呆!你知道我最受不了的是什么?就是听见你说不关我的事!”他火大的一边开口,一边却注意她的状况,动作极其温柔的撑着她的腰将她放下地。

呆啊,虽然在面对公事时,她是一前,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呆瓜。

连他爱她爱得昏头转向,又忌妒又吃醋这点都看不出来。

“可是,你讨厌罗杰森,明明就是不关我的事。她闭上眼,只觉得眼前全是星星在那儿转来转去。

被人倒挂的扛在肩上,让她血液全往脑袋跑,现在真的头昏、脑又晕,没力和他吵了。

“又来了,真是笨到呆,”不管”旁驻足人潮的指点观赏,雷天灏惩罚性的轻拍在她的后脑勺一掌,另一手顺势揽过她,将有些站不稳的她拉进自己怀里。

“你一定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你笨,也一定不知道为何我讨厌你说不关我的事这句话。”抬起她红晕未退的脸,他勾起一抹笑。心动的注视着她因为晕眩而迷蒙的眼神。

“你说什么?”不了解面前的无赖,此刻脸上那么温柔的笑容是为何而来,她心窒的只想推开他。

这样的笑太勾人,太像那个梦中男人的温暖微笑,会害得她开始心慌意乱!

“我说,因为罗杰森要和我抢心爱的女人,所以我讨厌他。”他诚实的俯下脸在她面前低语,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着。

“什么?”她瞪大眼,脸上难得出现呆滞吃惊的表情。

这是什么,天要落红雨了吗?这几年来先是暗中瞪她,后来又明目张胆恶整她的男人,竟然说自己是他心爱的女人?开什么玩笑?!现在是整人节目,还是这无赖吃错药了,竟然说喜欢她?“是的,我爱上你了!这是真的!”他再次俯耳低语,眼里全是明显、毫不遮掩的依恋心动。

为了他太令人心惊的告白。宋颖奇呆愣的仰起脸,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他。一分钟过后,她终于动了动嘴,开口说出几个字——

“去你的。”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