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温芯 > 《叩应你的心》
返回书目

《叩应你的心》

第二章

作者:温芯

那个女人,很不简单。

摄影棚内,雷枫樵坐在与主持人相对的沙发椅上,两只手臂闲闲挂在把手上,表面恍若轻松地等着导播喊开麦拉,脑海思绪却是汹涌起伏。

那晚派对的爆炸声,后来证实只是裴逸航的未婚妻温雅一时妒火中烧,拿来吓吓一厅男人的小把戏,并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惊天动地的,反而是她的突然消失。

就那么短短两分钟,当室内灯光再度亮起,逗引众家男子六神无主的性感女神早巳芳踪杳然。

她到哪儿去了?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如此来去无踪?

连续几日,满腔疑惑在雷枫樵胸臆间反覆缠绕,教他焦躁不已。

从没这么在意一个女人,从不曾为了一个女人如此魂牵梦萦。

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铃声乍响,他掏出手机,瞥了一眼萤幕上人名,湛眸异光一闪。「逸航,怎么?蜜月假期中居然还有空打电话来?」

「你说呢?」裴逸航不答反问。

「该不是为了我吧?」俊唇一牵。

「就是为了你。」裴逸航没好气地。「人家新婚夫妻甜甜蜜蜜度蜜月,就你会不识相半夜扰人清梦。」

「不好意思喽。」情知好友是指前天深夜他那通按捺不住的急电,雷枫樵低声对好友道歉,拇指抵住唇,笑得像个淘气的大男孩。

坐他对面的女主持人偶然一抬头,见他这副模样,本来就因为要跟他对谈而紧张的心情更加仓皇失措。

天啊!怎么会有男人甜成这样?教她想一口吞了他!

她饥渴地望着雷枫樵。

他却毫无所觉,追问线路另一端的好友。「怎样,你有她的消息了吗?」

「当然。」

「她是谁?」

裴逸航沉默几秒。「在告诉你以前,我想先尽一个朋友的责任。」

雷枫樵眉峰一耸。「怎么?」

「那女人不是好惹的。」裴逸航沉声道:「她是只『黑寡妇』。」

「黑寡妇?」雷枫樵讶然,奇怪好友竟然把那么甜美的女人形容成致命的毒蜘蛛。

「听说只要她看上的男人都会被生吞活剥。」裴逸航警告他。

「怎样生吞活剥?」他兴趣来了。

「榨干他们身上所有的钱。」

「哦?」

「她是个保险业务员,雷。」

这倒新鲜。「那又怎样?」

「听说她是顶尖的业务员,年薪上千万。」裴逸航若有深意。「你认为她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

「你是暗示她到处跟男人上床?」

「只是听说。」

「谣言不可轻信。」雷枫樵微微一笑。

「但是空穴不来风啊,雷。」裴逸航劝他。

「嘿!你以为我是谁?」雷枫樵翻白眼,对好友的担心不以为然。「我可是稳坐排行榜宝座的情场浪子啊!」凭他的资历和手段,会怕一个花花女郎?「如果谣言是真的,我跟她也只能算是棋逢敌手,好戏刚刚开锣。」

「这么有自信?」

「当然。」雷枫樵信心满满。「说吧,那女人的芳名。」

「……何湘滟。」

何「香艳」?「好名字,好极了。」他赞叹。「你说她是个保险业务员?」

「嗯哼。」

「给我她的电话。」他说,星眸笑意满满。「我想是我该保个险的时候了。」

www.shangxueji.com

他想保险?

电台名人,花花公子雷枫樵想保险?

何湘澄盈盈一笑,收回凝睇在男子性格帅脸上的目光,扶了扶只有谈公事时才会戴上的银边眼镜。

他不是真的想保险吧,真想谈保险的人不会约她在这间讲究隐密的沙发酒吧相会。独立的厢座以及周遭恬静又浪漫的氛围,明显点出了这个男人的别有用心。

他低下头,拿着原子笔在她给他的调查表格上潇洒地书写,偶尔遇到困扰处,他会以手撑着侧脸,拇指浅浅送入方唇之间。

是故意诱惑她吗?或者只是他习惯性的小动作?

「我非得告诉你我的年薪吗?」他忽然扬眸,送来两道笑意灿然的眼光。

她的心微微一晃。

伤脑筋呵!她好像也逃不过这情场浪子的无边魅力。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最好能勾选一个。不必很精确的数字,只要给我个范围就行了。」她解释。「这样我才好为你做一个比较完善的规划。」

「是吗?」他直起上半身,若有所思地把玩着原子笔。「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

「什么意思?」

「你都是用这种方法探知男人的资产底细吗?很方便嘛。」他似嘲非嘲地赞道

「不必旁敲侧击,也不必学某些女人死缠烂打,正大光明就能掂出一个男人的分量。好方法!」

他是在讽刺她用这种方法选择该钓哪只凯子金龟吧。

何湘滟浅浅抿唇,甜蜜的神情丝毫看不出对他此番发言有何不悦。「多谢夸奖,雷先生。」她细声细气道:「不过你别担心,我不会用这种方法来掂你的分量的。」

「哦?」

「你不在我有兴趣调查的名单之上。」她直率地说。

「为什么?」

「因为我没把你当凯子。」她说,收回他方才填写的表单,一面浏览,一面淡问:「雷先生想保什么险?」

「不急。无解释清楚你刚刚的话。」雷枫樵倾向她,俊眸紧盯住她。「为什么我不能『荣登』你的调查名单?「言下之意,似乎颇为此感到自尊受损。

她轻声笑了。「因为我大概算得出你的资产底细。你做广播节目,出书,演讲,上电视节目,一年大概能赚几百万吧。」

所以年薪千万的她,根本没把他看在眼底。

雷枫樵呼吸抽紧,嘴角歪斜,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感到如此吃瘪。

他开始觉得这场恋爱游戏不太好玩了……

「雷先生是不是从来没保 过险?」她问,一面打开笔记型电脑,摆出专业架式。

「没有。」

「那请你先看电脑萤幕,我跟你讲解一下。」她轻轻转过电脑。

「何必这么麻烦?我跟你坐同一边不就得了?」决定挽回劣势,他站起身来到她身旁坐下,手臂环上她背后沙发,以一种占有性的姿态将她圈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邪佞的手指,有意无意滑过她莹腻的颈间,挑逗着她。

「对我这样的保险新鲜人,你会建议我投保什么呢?」俊唇低俯,轻轻在她耳畔吹气,正如她那晚曾经对他做的一样。

「这个嘛——」她微微不安地扭动身子。

他可以感觉到她体肤的温度升高了,耳际细细的寒毛悄悄竖起。

看来她即使对他没有一点「兴趣」,起码有一点「性趣」。

他得意地微笑。

「我想,意外险是一定要的。」好片刻,她终于开口说道。

「意外险?为什么?」

「防止你被众多前任女友们追杀。」她转过头,媚眼蒙胧。「你知道,你很可能随时走出门就被某个女人开车追撞,死了也就罢了,最惨的是死不死、活不活,搞得一辈子必须坐在轮椅或瘫在床上。所以意外险是一定要保的。」她正经八百地。

「是吗?」他下颔一阵抽搐,实不知该如何应对她这番像诅咒又像嘲讽的建议。

「寿险当然也是要的。我的建议是,保最低额度就行了,受益人可以填你的朋友,到时你好让他拿这些保险金帮你收尸殓葬。」

好啊,居然咒他死!他悄悄握拳。

「医疗险也不能少。」她无视他喷火的眼,继续道:「为了方便做『某些事』,我想你住院的时候一定想住单人房吧?光凭全民健保的给付额绝对不够用,所以医疗险一定要保。否则到时候大众情人沦落到跟大家挤鸟笼病房,搞得蓬头垢面,可就见不得人了。」

「谢谢你周详的考虑埃」他咬牙切齿。

「对了,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为你争取一些特殊保险。」

「什么样的特殊险?」

「你可能听说过,有些人会为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保险。」她解释。「比如说手部模特儿会为自己的双手保险,女明星可能为自己的胸部保险。至于你嘛,也许可以为——」视线精准地落向他胯间。「『那里』保个险。」

为他的「小弟弟」保险?

他惊骇地瞪着她,不敢相信她竟会提出这种建议。

「我能……请教为什么吗?难道你的意思是——」灵光一现,俊眸漫开邪雾。「你认为我『那个』部位非常具有保险价值吗?」

「我只是觉得你『那里』被人剪掉的风险比一般人高一些。」何湘滟无辜地回望他。「你总不希望万一发生那种事,你却只能自认倒楣,得不到任何赔偿吧?毕竟那可是会让你『失能』的碍…对了,」她像想到什么,双手一拍。「这应该也能算一种『失能险』吧。」

「……失能险是指什么?」雷枫樵铁青着脸问。他不明白自己此刻怎还能像个正常人一般跟这个女人说话?坦白说,他有当场掐死她的冲动。

「『失能险』是保一个人因为某些意外,失去了工作能力。 比如一个靠嘴吃饭的人忽然哑了,再也没办法靠着花言巧语赚钱,在他『失能』的这段期间,保险公司每个月会固定支付给他一笔钱。」

「我懂了。」他死瞪她。「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失能险』跟我『那里』有什么关系?」

「失去『那里』对你来说,不也等于失去工作能力吗?毕竟你可是要靠它来『谋生』的埃」她偏头望他,大大的眼睛眨呀眨,神情看起来好天真,像小女孩一样可爱。

但她可不是什么小女孩,她是个魔女!一个让人意欲除之而后快的魔女!

耐性宣告用罄,他陡地伸手用力捉住她。她惊呼一声,挣扎起来,他却顺势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你……想做什么?」她颤唇问,明眸闪过惊慌,表情却力持镇定。「这里可是公共场所,我随时能叫人来。」

「你要叫就叫吧。」他依然霸道地压在她身上,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我相信他们会原谅一个男人教训一个过于牙尖嘴利的女人。」

「你想怎样?」她咬唇。

「怎么,你怕吗?」他嘲弄地眯起眼。

她倔强地回瞪他。

「好,够胆量。」他称赞,凝视她一会儿,眼神蓦地深沉。「我喜欢有胆量的女人。」他以拇指抚过她柔软的唇瓣,拿下她的眼镜。

「你、你干么?」

「这么美丽清澈的眼睛,不应该用镜片遮起来。」他沙哑地说。

她心跳一停,正想开口抗议,他陡地低下头,方唇不由分说攫住她。

这是一个吻,货真价实的吻,虽然她强撑着不肯让他撬开自己的唇瓣,他却仍拿灵巧的舌尖来回梭巡、试探,终于,她因他纯熟的挑弄逸出一声叹息,他立刻把握机会,长驱直入。

他含住她柔软的舌尖,温柔又调皮地卷绕、纠缠着。

她顿时喘不过气。

他也不容她喘气,趁着她深藏体内的情欲迷蒙苏醒之际,唇舌滑过她曲线优美的肩胛,隔着薄薄衬衫烫上她盈盈挺立的娇乳。

她懊恼地申吟,残存的理智明明警告她应该马上推开他,可熊熊燃起的情火却烧昏了她。

她想要他,想要他的唇吻遍她每一寸肌肤,想要他的手爱抚她全身上下,想要与他裸着身紧紧相贴,让技巧高超的他来滋润她体内如沙漠般的焦渴。

老天!她想要他啊!

可她……不能要他。这样的擦枪走火已是过分,如果她再纵容他继续,她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她绝对、绝对不能要他——

她使劲推开他,直起上半身,将散乱的秀发随意拢了拢后,伸手拙上胸前松落的衣扣。

她故意慢慢拙着,拿这样的动作折磨他的意志。

然后,她将笔记型电脑收好,提起公事包站起身。

「我想我们今晚就谈到这儿好了,雷先生。」她朝他嫣然一笑,暗暗掇拾细碎的呼吸。「我们可以改天再约时间——如果你真心想投保的话。」她补充一句,盈盈转身。

「等等。」他唤住她。

她回眸。「还有事吗?」

「我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年薪千万的保险业务员会选择到单身汉派对上扮兔女郎?」

「你说呢?」她甜蜜地反问。「当然是因为想藉机钓到凯子金龟婿埃」

「那你找到了吗?」

「很可惜,没有符合我条件的。」她好无奈地摊摊手。

这女人!

「你真的很懂得刺伤一个男人。」他摇头。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她举手触额,俏皮地行了个礼。

「我的心好痛!」他手捧胸口,东施效颦,又是蹙眉,又是叹气。

「你会痊愈的。」对他夸张的表演,她只是嘻嘻而笑,毫不同情。「晚安喽。」玉手随意挥了挥。

他没再阻止,坐倒在沙发上,默默望着她身材姣好的背影。

一个难缠的女人。也许是他这辈子遇上最不好对付的一个。雷枫樵想。

几秒后,他视线落下,这才发现穿在身上的黑色衬衫,钮扣竟全松开了。

什么时候被解的?他竟然毫无所觉?

他寻思数秒,忽地展眉一笑。

可怕的女人啊,他原以为只有她才在那场激吻中失落了魂魄,没想到自己也是。

这让他,更想得到她了。

www.shangxueji.com

他想得到她。

她知道,完全可以确定这一点。

问题是,他有多想得到她?强烈到足以让他不顾一切跳进她设下的陷阱吗?

看来他想得到她的动力还不够强,否则不会都过了两个礼拜,他只送来一束花、一盒巧克力,还有一通问候性的电话——感谢她那晚为他解答关于保险上的疑惑。

之后,音讯杳然。

幸亏她拜读过他的大作,知道他现在是在玩一种欲擒故纵的手段,为了不让自己处于这场恋爱游戏的弱势,所以故意吊她胃口。

但她该怎么接招呢?

下一步棋,她该怎么走呢?

何湘滟持棋沉吟,脑海思潮起伏,想的却完全不是盘面上的棋路。

与她下西洋棋的对手叹了口气,抬手在她面前摇了遥「你魂不守舍啊,湘滟。」

她猛然回神,望向孙妙芊写着无奈的秀颜。「不好意思,芊芊,我在想事情。」她道歉。

「究竟在想什么?」孙妙芊好奇。「你今天晚上已经第一百次走神了。」她夸张地说。

「工作上的事。」何湘滟尴尬地回应,不好意思告诉朋友自己是想一个男人想到出了神。

「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吗?」

「还好。」困难的是,她如何加强自己对他的吸引力。

「找不到新保户吗?需不需要我介绍一些人给你?」

「不用了。」

「真的不用吗?你千万别客气哦。」孙妙芊很友善。「因为我也是你的保户啊,我知道你的服务有多好,把你介绍给别人我有信心。」

何湘滟感动地握住她的手。「谢谢你,芊芊,我知道你关心我。」

她们俩是在去年因为保险结缘的,由于两个人很谈得来,又都热爱西洋棋,渐渐地成了好朋友,偶尔也会相约下一整晚的棋。

「至超前阵子好像提过想重新做有关保险投资方面的规划,要不你找他谈谈?」孙妙芊提议。

「找你未婚夫?」何湘滟微笑。「改天吧,你们最近不是忙着筹备电玩游戏的发表会吗?」

「对了,关于这件事。」孙妙芊忽然想起什么,拍了拍手。「至超要我来问你。」

「问什么?」

「问你愿不愿意到我们发表会上玩角色扮演?」

「角色扮演?」何湘滟一愣。「演什么?」

「演我们这款新电玩中的一位女主角。」孙妙芊笑道:「这个女孩子长得很可爱,身材却超辣,既清纯又性感,我觉得跟你的味道很像。」

「我?」何湘滟莞而。「别闹了!我都二十几岁的老女人了,还去扮电玩少女?」

「她的年纪也是二十几岁埃」孙妙芊眨眨眼。「是男主角仰慕的女护士。」

「怎么听起来这么像日本A片的设定?」何湘滟古怪地扬眉。「你们这款新游戏不会是HGame吧?」

「其实是一款侦探推理游戏。」孙妙芊解释。「男主角是个热爱推理小说的大学生,有一天他的好朋友被杀死了,而他必须从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中找出真正的凶手。 故事听起来很严肃,游戏名称倒很浪漫,叫『梦中情人』,所以当然也免不了谈情说爱的场面喽。」

「听起来很有趣。」

「怎么样,要不要来玩?我也有扮演其中一个女角色喔,是个女刑警。」

「你也下海了?」何湘滟不敢相信。「你未婚夫占有欲那么强,竟然肯让你在别的男人面前抛头露面?」

「我坚持要演出,他又能奈我何?」孙妙芊傲气万千。「这场发表会从头到尾都是我策划的,他虽然是总经理,也没有千涉的余地。」

「挺强势的嘛。」何湘滟笑睇好友。「看来丁至超被你吃得死死了。」

孙妙芊不置可否。

「什么时候结婚?」何湘滟问。

孙妙芊不语,明眸忽地一黯。

「不会到现在还不想嫁吧?他都追你快三年了,你也收了人家的求婚戒指了。」

「……我还在想。」

「怎么?不会还在想要找个比他更有钱的男人吧?」早在去年底,何湘滟就曾听好友说过,她人生最大的志愿就是嫁个有钱人。

「没错。」孙妙芊抬起脸,居然甜甜笑开了。「也许这阵子我还能碰到个更有钱的凯子呢。」

「你是认真的吗?」何湘滟颦眉望着她灿烂得过分的笑颜。「或许是因为你还不能确定他就是你的真命天子?」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被好友猜中心事,孙妙芊有些尴尬。她咳了咳,故意起身,翩翩然旋了个漂亮的圈。「总之啊,人生多美好,我才不想这么早就被婚姻套牢呢。」

莫非她和那个男人一样,也有婚姻恐惧症?何湘滟迷蒙地想。

「……讨厌!话题都被你扯远了啦。」孙妙芊停止转圈,继续追问她:「你到底答不答应来轧一个角色?」

「这个嘛——」

「我们请到很棒的人来扮男主角呢。」孙妙芊游说她。「是那个花花公子雷喔。」

雷!

一听到这个名字,何湘滟激动得睁大眼。「你们请雷来扮男士角?」

「嗯,你也知道他很受欢迎的,虽然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可是对年轻人挺有号召力的。」孙妙芊笑。「你不觉得他挺可爱吗?人家说他就像道甜点,女人看了,不分老少,都想一口吞下去。」

没错,尤其在看着他不经意的一些小动作时。何湘滟颇有同感。

「我们的安排是让他从一排背对着他的女角色中选出一个,然后抱着她穿过粉玫瑰拱门……」

「我去!」还没等好友叙述完,何湘滟便迫不及待地打断她。「我决定去了。告诉我发表会是什么时候?」

「怎么,」孙妙芊嘲弄地挑眉。「你也对雷有兴趣?」

「太有兴趣了。」她直率承认,美眸闪过坚定的光芒。

她不但要去,而且无论如何都要让他选中她。

因为只有这样,她的计划才能顺利开展。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