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温芯 > 《叩应你的心》
返回书目

《叩应你的心》

第一章

作者:温芯

「啧,真不敢相信,居然又有人要跳进婚姻的坟墓了。」

雷枫樵感叹,手指弹了弹刚刚收到的喜帖。而且这回自投罗网的,还是他最好的朋友,唉,真傻。

他不忍地摇摇头。

「是谁的喜帖啊?雷。」一旁准备着音乐CD的年轻助手好奇地抬头问。

「这可不能说。」雷枫樵打开喜帖,戏谑地以手指抚过烫金的三个字。「秘密。」

「为什么?」

因为他可是个影歌双栖的大明星啊!雷枫樵俊唇一挑,黑眸湛亮。要是那些女性歌迷影迷知道他要踏进坟墓了,不伤心得泪流成河才怪。

不不不,伤女人心这种缺德事让裴逸航自己去做就得了,他可犯不着先行替他宣布喜讯惹来一身腥。

「真的不能说吗?」他诡异的笑容益发挑起助手的好奇心。

「不成不成。」他摇手,煞有其事地将粉色喜帖搁回信封,放入公文包收妥。「出卖好朋友可是天理不容的啊!」

「这么神秘?」见他坚决不肯透露,助手也只好耸耸肩,放弃追问,抬头瞥了一眼墙上电子钟。「时间快到了,我先出去。」

雷枫樵比了个OK的手势算是响应。

不一会儿,播音室外两名助手隔着玻璃墙朝他挥了挥手。他会意,戴上耳机,推高音轨。

墙上「OnAir」的灯号亮起。

「嗨,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雷。」低沉性感的嗓音透过麦克风流泄。「又到了我们『花花世界』的时间。首先请大家听歌,裴逸航最新创作的单曲『恋爱无罪』。」

音乐扬起,裴逸航以揉合着狂野与醇厚的独特唱腔唱起带着点摇滚味道的情歌。

雷枫樵放松上半身躺向椅背,闭眸听着。

说实话,比起那些以一张脸走红的偶像歌手,他这个好朋友唱得还真不错,旋律谱得好听,歌词也有意思。

恋爱无罪,爱一个人怎会有罪?

说得好!这世上最不容争议的就是爱情了。

恋爱无罪,天涯海角把你追。

嗯,男人就该有这种魄力。

恋爱无罪,愿为你永恒地醉。

这就不必了吧?永恒可是很沉重的负担呢。

恋爱无罪,恋爱无罪……

待歌曲来到尾声,逐渐淡逸后,雷枫樵熟练地推高音轨。

「听众朋友们,刚刚是裴逸航的『恋爱无罪』,好听吗?」询问的声调蕴着淡淡的慵懒。「接下来是『爱情水晶球』单元,首先Call」in的是……」他瞥了一眼助手贴在玻璃墙上的字条。「台南市的陈小姐。陈小姐,请说。」

一阵凄惨的哀泣声。

「喂。是……雷吗?」

「我是。」

「雷。」一听见他的嗓音,呜呜啜泣顿时成了嚎啕大哭。「呜呜呜,雷,我男朋友……背着我劈腿!」

「你确定吗?」

「我、确定,我亲眼看见他们了。」

「在哪里?」

「宾、宾馆。」

「你的意思是,你看见你男朋友带别的女人上宾馆?」

「对……呜呜。」

「那你打算怎么做?陈小姐。」

「我也……我也不知道,所以打来……问你啊!」她抽抽噎噎地。

「你们交往几年了?陈小姐。」

「七、七年了。」

「论及婚嫁了吗?」

「我本来想……今年结婚的。」

「万万不可冲动,陈小姐。你男朋友背着你劈腿,你怎么能就这样甘心嫁给他呢?」

「那我该怎么做?」她可怜兮兮地问。

「当然是报复。」雷枫樵低笑。「我建议你也带个帅哥上宾馆去。」

「什么?」

「有来有往,这样才公平埃在现代这种花花世界,谁规定只有男人可以劈腿的?」

「……有道理。」

「那就祝福你找到个好情人喽。」切线后,雷枫樵按下另一通电话的钮。「接下来是台北的王先生。王先生,晚安。」

「雷,我良心很不安。」一道略略紧张的锐嗓。

「哦?」

「我有个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可我最近忽然发现,我好象爱上另一个女人了。」王先生懊恼地自白。「她是我办公室同事。」

「很年轻吗?」雷枫樵问,眸中闪过了然。

「她是七年级生,比我小十几岁。」

「正常埃活泼可爱的小女生哪个男人不爱?」

「可是……我跟她发生了关系……」

「食色性也。」

「我该怎么办?应该跟我女朋友说吗?」

「我的建议是,在坦白招供以前不如先想想你到底要谁。」

「我……」王先生默然,彷佛陷入挣扎,好一会儿,才黯然道:「我两个都想要。」

「既然如此,那就别说了。」雷枫樵俊唇嘲讽一勾。「想想,你女朋友要是知道这件事,可能跟你善罢干休吗?聪明人都该瞒到底。」

「是这样吗?」王先生犹豫地问:「你是说,我可以脚踏两条船?」

「这个嘛,我可不想担上教唆的罪名,你还是自己决定吧,王先生。」语毕,雷枫樵干脆俐落地切线。「我们再来听歌,今年葛莱美奖最佳R&B女歌手,Beyonce的『DangerouslyinLove』,嗯,中文应该可以翻成『危险爱情』吧。」沙哑的笑声低低滚落。「朋友,爱情可是很危险的哦!」

www.shangxueji.com

爱情是危险的。

在距离台北都会遥远的乡间山区,一个女人躺在草地上,一面凝望星空,一面听着收音机传来的歌曲。

爱情是危险的。

原来这就是他的观念?恋爱无罪,可对伴侣忠诚却是项不可能的任务?

樱唇一牵,划开淡淡嘲讽。

花花公子雷枫樵原来患有婚姻官能恐惧症。

这样的他,纵使会爱上女人,也不可能对她许下相守一生的承诺吧。因为他并不相信所谓的永恒。

这样的男人,会受什么样的女人吸引?一个同样对婚姻不屑一顾的女人吗?抑或一个游戏情场的花花女郎?

如果能实验一下,一定很有意思。

正朦胧想着,一阵铃声响起,机械和弦与附近的自然天籁相比,显得极不协调。

她吐吐舌尖,彷佛很抱歉自己的手机铃声破坏了乡间的静谧,急忙接起,按下通话键。

「喂,我是何湘滟。」

「何小姐。」电话另一端传来偏高的男性嗓音。「我是老胡啊!」

「老胡,晚安。」何湘滟笑着打招呼。「怎么样?你帮我想到什么办法接近雷了吗?」

「你知道大明星裴逸航吧?」

「当然知道啦。你不就是他的经纪人吗?他怎么了?」她好奇地问。

「他最近要结婚了,他的朋友想帮他办个最后单身派对。」

「这么说雷也会去喽。听说他们两个人交情不错,对吧?」樱唇浅抿。

「当然。」

「你可以弄张请帖给我吗?」

「小姐,你听说过单身汉之夜邀请女性宾客参加的吗?」老胡失笑。

「对哦。」她忍不住也笑了,沉吟数秒。「那我应该怎么混进去呢?」

「你应该知道,唯一能被邀请参加单身汉派对的女人就是……」

「蛋糕女郎!」她灵光一现,想起单身汉之夜总会安排的节目:一个穿着性感的兔女郎从巨大的蛋糕盒里跳出来……

「没错。」老胡顿了顿。「怎么样?」

「我愿意!」她热切地点头。「请让我报名。」

「要跳艳舞哦。」老胡试探。「还必须穿得很暴露。」

「我无所谓。」她满不在乎。

这么一点点代价便能让她接近雷,还能令他对自己留下深刻印象,值得!

「那就这么说定喽。」

「嗯,谢谢你啊,老胡。」

挂断电话后,何湘滟随手翻了翻她搁在草地上的几本书。

《爱情教战守则》、《花花公子语录》、《单身万万岁》、《看谁先说爱》等等,光看书名,便可知这些全是雷枫樵的作品。

好一个游戏情场的大众情人啊!

她摇摇头,重新躺下,放纵自己沐浴于满天星光灿烂下。

收音机里,再度传来沙哑性感的男声。「听众朋友,欢迎回到『花花世界』,我是雷!」

雷。

她微笑,在心底亲昵地唤着他。

雷啊雷,兔女郎就要去找你了,到时你可千万别吓一跳埃

www.shangxueji.com

「说真的,你吓了我一跳。」

派对现场,雷枫樵望着等了整晚,好不容易能私下说点话的好友,眼中蕴满某种诡异的同情。

认出他异样的眼神,裴逸航剑眉一扬。「干么这么看我?」

「我看你究竟是哪根神经错乱了,居然自愿跳入婚姻的坟墓?」雷枫樵耸耸肩,啜了一口威士忌,杯中半融的冰块随着他的动作清脆一撞。

「其实我也没想到要这么早结婚的,只是那时候,可能气氛太好吧!」裴逸航微微苦笑。「求婚的话就这么冒出来了。」

「都是月亮惹的祸。」雷枫樵以张宇的歌做结论。

「没错,真的可以这么说。」裴逸航偏头想了想。「结婚大概就是一时冲动吧。」他无奈地摊摊双手。

「你小心点,被温雅听到就完了。」雷枫樵笑着警告他。

「她应该不会介意。」另一道低沉的嗓音忽地加入两人。「我看她自己说不定也很犹豫。」

「相良!」两个男人同时惊叹。「你居然来了?」

「我不能来吗?」于相良瞪他们一眼,坐上吧台边的椅子,将随身携带的笔记型计算机小心翼翼地搁在台上。

裴逸航呆然看着他的动作。「你该不会连来参加Party,都要上网打联机游戏吧?」

「不然你们要我做什么?」于相良反问。「我又不爱跟人喝酒胡闹。」他阴郁地瞥了一眼周遭情绪已High到极点的男人们,然后收回视线,打开计算机。「你家应该是无线网络吧?逸航。」

「是埃」

「那太好了,省去我接网线的麻烦。」

Windows开启,现出一张色彩明亮的桌布,是个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的女人。

「等等!这不是卡通人物。」眼尖的雷枫樵首先发现不对劲,扯了扯裴逸航的衣袖。「你看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女人,不是3D卡通人物耶。」

「哪个女人?」裴逸航也大感好奇,刚倾身凑过来看,于相良便将屏幕往下一盖,遮去了桌布。

「你们别靠过来。」他尴尬。

「干么那么小气啊?看一下会死?」雷枫樵逗他。

「是啊,该不会是AV女优的照片吧?」裴逸航跟着损。

「怎么可能?」于相良回头,愤然瞪两个好友一眼。「别把她跟AV女优扯在一起。」

「她?她是谁啊?」

「刚刚只看了一眼,不太认得出是谁,不过好象很漂亮。」

「是相良的梦中情人吗?」

「有可能哦。」

两人一搭一唱,试图将于相良逼至爆发边缘,可没想到他却意外地沉静,掩着屏幕,熟练地在触控板上移动指尖,再掰高屏幕时,画面已转成了他最近正在攻略的线上游戏。

他旁若无人地开始玩起来。

裴逸航愕然瞪他。「相良,你……」

「算了吧,逸航。」雷枫樵阻止裴逸航发出抗议。「这个『Otaku』肯来参加你的『轰趴』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因为是你我才来。」于相良低声接口,镜片后的眸依然专注在计算机屏幕上。「否则我宁愿待在家里。」

「我知道能让你这个『御宅族』大驾光临是我的荣幸,不过你也不能光是在这儿打游戏埃」裴逸航无奈地翻白眼。

「相良专门开发游戏软件的,玩线上游戏也算是一种市场研究埃我看你就别管他了,逸航。」雷枫樵权充和事佬,跟吧台后的酒保 比了个手势。「给我这个朋友来一瓶海尼根。」他转向于相良。「至少跟我们喝点酒,算是哀悼逸航从此扬帆远扬,苦海无边。」

于相良闻言,嗤声一笑,裴逸航则是大感恼怒地瞪了雷枫樵一眼。

「你这什么意思?说我结婚是跳入苦海?」

「跳入苦海的是温雅吧。」于相良接口,黑眸熠熠,似乎有意报方才一箭之仇。「跟这种龟毛男结婚以后有得她受的。」

「说的也是。」雷枫樵一拍手。「如果是我,就没办法嫁给有洁癖的人,只是家里稍稍乱了点,就像只疯狗胡乱吠人。」

「你那叫一点点乱根本是狗窝!」裴逸航怒斥,两束烈火眸光一转,于相良也逃不了炮轰。「还有你!我要是住在那种垃圾山里,肯定没两天就生病住院!」

龟毛男发飙了。

雷枫樵与于相良交换满是戏谑的一眼。

说真的,他们俩一向觉得裴逸航形象反差大得惊人。谁能想得到屏幕上狂野放荡的浪子,私下竟是个挑剔到极点的洁癖狂?

温雅敢嫁给他,也算得上女中豪杰了。

「敬温雅。」

「敬温雅。」

两人改变致敬的主题,举杯相互碰撞一下,一口饮尽杯中酒。

裴逸航狠狠瞪视两人,正想说些什么时,满室灯光忽地一暗,一直放个不停的吵杂音乐也停了,所有人亦同时停止了交谈。

宽敞的室内,一片静寂。

「怎么回事?」雷枫樵悄声问这掣轰趴」的主人。

「我也不知道。」裴逸航皱眉。连他也对这意外的一幕摸不着头绪。

三人正面面相觑时,客厅中央的水晶灯慢慢亮起,映出一个足足有一人高的蛋糕盒。

蛋糕盒系着缎带蝴蝶结,一圈圈缀上了粉色玫瑰,浪漫至极,也荒诞至极。

倏地,在场的男人们眼睛一亮,全数绽出期盼光彩。

「是兔女郎吧。」雷枫樵微笑,拿手臂推了身旁的裴逸航一记。「谁帮你请的?」

「我怎么知道?」裴逸航不悦地蹙眉。「也许是我的经纪人老胡吧。」

「干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你不高兴吗?」雷枫樵嘲弄他。

「你知道我不爱这一套。」裴逸航瞪他一眼。

「放心吧,如果够漂亮的话,我代替你上。」雷枫樵眨眨眼,半真半假。

说话间,水晶灯已明灭数回,吊足了观众胃口。好不容易,当厅内的男人们开始坐立不安地扭动身体时,音乐响起了。

是「危险爱情」。

雷枫樵挑眉,听着最近在他节目上播放过多回,俨然成为节目招牌的歌曲,好奇心逐渐被挑起了。

是什么样的女人,会选择这样一首带点感伤的抒情歌做为大跳艳舞的主题曲呢?

他跟酒保再要了一杯威士忌,一面啜饮,一面看着那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慢慢掀开的蛋糕盒。

首先跨出的,是一条包裹着黑色网状丝袜的长腿,这条腿,修长匀婷,性感得足以逼疯任何一个男人。

然后,是一条细白如搪瓷的藕臂,腕上挂着一串手铐,一端紧紧扣住皓腕,另一端,叮叮当当地摇晃着。

望着那不停摇晃的一端,男人们心猿意马,气息粗重起来。虽然明知今晚的主角不是他们,可他们忽然都怪异地期待起来,期待自己是那个被套牢的人。

正当他们一个一个都举起酒杯狂饮,试着抚平喉间莫名干渴时,兔女郎终于走出来了,摇摆着圆翘丰臀,烟视媚行地扭动着肢体。

抽气声此起彼落。

众人都傻了,他们愣愣地望着那两只可爱的白色耳朵下娇美精致的容颜。

那是一张天使的面孔,跃动着调皮莹光的眸,端巧俏丽的鼻,以及她微微挑起,看来十足甜蜜的唇。她笑的时候,甚至凹陷了颊上深深的酒窝,一颗小小的虎牙若隐若现。

好甜!

这么甜、这么纯、这么可爱的女人,即使穿上兔女郎的服装,即使扭动着魔鬼身材跳艳舞,他们也无法联想到堕落一词。

「简直像卡通人物。」于相良低声评论。「她就像纯爱电玩游戏的典型女主角。」

电玩游戏的女主角?融合清纯与性感的典型?

雷枫樵又啜了一口酒,瞇起眼,望向那个口含着一朵艳红玫瑰,正模仿着浪女卡门的女人。

音乐换了,现在回旋在室内的,是比才的「卡门幻想曲」。

她伸展双臂,踩着高跟鞋的脚尖灵巧地跳跃着;好一会儿,她像是累了,娇柔的身躯微微往后一仰,倒入某个男人怀里。

男人兴奋不已地搂住她,而她对他搧了搧浓密的眼睫,甜甜一笑。待男人喘不过气之际,她站直身子,两束盈盈秋水直朝雷枫樵流过来。

她在看他。

那明亮妩媚的眸底,波光潋滟,纵使隔着数尺的距离,他仍能强烈感受到她的邀请。

不,不是邀请,是挑战。

他兴味十足地望着那微微噘起的红唇,以及她有意无意朝他的方向晃动的手铐。

她想铐住他吗?想征服他吗?

他嘲讽地微笑,俊眉淡淡一挑。

她似乎看出了他的不以为然,纤长的食指抵住唇,好娇好娇地笑,就好象一个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的女学生,那样天真无邪的笑。

那样的笑容令雷枫樵胃部一沉,握着酒杯的手指也慢慢收紧。

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他见过无数女人,其中亦不乏美丽性感者,但在短短几分钟内,便能勾起他征服欲的,她还是第一个。

黑眸闪过兴味的光芒。

或许他该接下她的战帖,或许,与她来段罗曼史会是很好的生活调剂。

最近,已经不太有女人能勾起他的欲望了,谈过太多恋爱的结果,便是对情欲愈来愈无动于衷。

可他,却被她挑起了,不论生理或心理。

他啜着酒,看着她款摆盈盈腰肢慢慢舞向他,像黑夜的女神慢慢舞向她的臣民一般。

她落定他面前,水雾氤氲的眸凝定他,玉手一抬,抢过他酒杯,漫不经心地往后一拋。

玻璃碎裂的声响很快便被挑逗的音乐声吞没。

她微笑睇他,藕臂抬起,挂上他肩颈。

「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他哑声问,瞪着那双下眼皮贴上晶蓝亮片的媚眸。亮片闪闪,有意无意挑动他的心。「今晚的主角可不是我。」

她疑问地扬起秀眉。

「是他。」他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裴逸航。

「喔,不好意思。」她抿唇一笑,声嗓正如她给人的印象一样,宛若风铃般动听。「真可惜,我也很喜欢你呢。」柔荑落下,性感地抚过他胸膛,调皮地扯了扯条纹领带。

然后,她翩然旋身,退离他怀里,柔柔地偎向裴逸航。

「晚安啊,准新郎。」她仰望裴逸航,一面低喃,一面轻轻抚摸他俊逸绝伦的脸孔。「今晚,我可是你的礼物哦,随便你怎么处置都行。」她吐气如兰,出口的是绝对诱惑。

裴逸航身体明显一僵,而旁观这一幕的雷枫樵更忽然有股难以言喻的冲动。

他想分开这两个人,想将她拉回自己怀里,除了他,不许任何男人碰触她,即使他最好的朋友也不行。

他紧咬牙关,片刻无法呼吸。

这排山倒海的妒潮来得太突然、太张狂,教他措手不及。

他只能绷紧每一束肌肉,凝聚全身所有的自制力,命令自己别当着这许多人面前做出可笑之举。

花花公子雷枫樵跟自己的好朋友在单身汉派对大抢兔女郎——这八卦要是传出去肯定笑掉所有人大牙!

他不能丢这个脸……

「你打算怎么样『享用』我呢?」她沙哑地问裴逸航,拉住他的手贴向自己胸口。

只差一吋!只差一点点就碰到了她那柔软浑圆的乳峰!

雷枫樵狠狠瞪视那只可恶的大手,熊熊燃烧的神智只差一步,便越过了抓狂的警戒线。

「我不想『享用』你。」在这令人口干舌燥的一刻,裴逸航居然做了令众家男子瞠目结舌的举动。他推开她,甚至还拿手帕拂了拂自己胸前,彷佛刚刚碰他的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什么意思?这么性感又可爱的女人,他居然不要?简直令人发指!

「逸航!你疯了!」

「这么棒的女人,你不要我要!」

「对啊,你太不识相了!」

众男人怒上心头,一个个围上来,激昂愤慨的表情彷佛方才裴逸航侮辱的人是他们。

「嘿!你们冷静一点,好吗?」见眼前这般阵仗,裴逸航既慌张又无奈。瞧他们一个个想将他分尸的恶狠样,他该不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在最后单身之夜惨遭狼群啃咬的准新郎吧?

眼看情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一声爆炸陡地轰然响起,震动了厅内诸人。跟着,室内的灯光再度灭了,陷入无尽闇黑。

「怎么回事?」众人慌乱起来,窃窃私语。

该不会又玩什么噱头吧?

雷枫樵正猜测时,一具柔软的娇躯忽然倒向他,软玉温香抱满怀。

不必问,他也知道此刻偎在他怀里的必是今晚勾去无数男人心魂的美丽兔女郎。

「怎么啦?怕吗?」他低问。

「嗯。」她软软地应,藕臂勾住他肩颈,娇颜埋入他厚实的胸膛。

「别怕,我会保护你。」他好笑地拍了拍她背脊。

她闻言,娇娇一笑,扬起头在他耳畔细细吐气。「我知道。」柔软的樱唇轻轻擦过他敏感的耳垂。

他一颤,惊觉胯间竟已起了生理反应。

只是这么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啊!竟然就准确无比地挑起了他欲望。

这个女人,不简单。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