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汪晴 > 《总裁请留步》
返回书目

《总裁请留步》

第八章

作者:汪晴

  她还活着吗?

  应该是的,她还能睁开眼睛看着映入眼底的景象,她还能听得到爸妈在她耳畔关怀的声音,但是,为什么她却无法动呢?

  展父、展母围在病床旁,忧心忡忡的看着女儿眼神呆滞的模样。

  是古捷文通知他们过来的,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遗憾的事,连古捷文也不清楚原因。

  而郑司耀此刻人在病房外,接受郑家二老的盘问。是他们通知郑家的。

  「若颖,你说句话,你这样不声不响的,妈咪不知道要怎么帮你?」展母心疼的抚着女儿苍白的脸庞。

  展若颖的回应是动也不动,整个人恍如失去灵魂的躯壳。

  其实,她想说话、想回应母亲,只是,她发不出声音来。

  展父皱着眉,启齿欲言,敲门声响起,郑家二老拉着郑司耀进入。

  郑父给了展父一记无可奈何的眼神,不管他怎么追问,儿子就是不肯解释媳妇流产的原因,儿子用着沉默来应对他。

  展父又皱眉了,看来事情比他们想像中的还要棘手,若是单纯的吵架或是闹脾气,依两人的脾气、理智,都是属于控制得宜,绝不可能吵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司耀,快向若颖道歉。」郑母在旁一催促。

  郑司耀从一进病房,目光紧锁在病床上的展若颖。

  憾事已发生,再道歉也是于事无补,只是他没想到展若颖会这么难过,简直可以说是伤心欲绝。

  郑父见儿子不语,连忙拉着儿子来到展若颖跟前,难得端起父亲的架子,以着严厉口的吻下令:「道歉。」

  「我不知道该怎么道歉。」郑司耀突然道。

  此话一出,病房里的四位老人家齐抽口气;而展若颖本是不动的身子,像是被解开魔咒似的震了震。

  郑司耀目不转晴的看着展若颖极细微的反应。

  这件事他们都有错,若不是她恶意的欺骗,他也不会发脾气,才会失控推了她一把。

  展若颖突然坐起身,情绪激动起来,尖声喊道:「我不需要你这声道歉,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郑司耀没有动,只是看着她。

  展若颖见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几乎是用尽力气喊叫:「出去。」

  展母见女儿全身发抖,心疼的想要抱住女儿。

  然而展若颖却突然像疯了似的猛推郑司耀。「走,你走,我恨你。」

  郑司耀怔愣在原地,这是他头一回见到展若颖情绪失控。因为太过震撼,让他一时间无法对她的激动做出任何反应。

  展、郑两对夫妻也被展若颖不曾有过的激动情绪吓着,尤其是展母,吓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就在这时候,堂本刚进房,见情形不对,他拉着郑司耀出去,让四位长辈安抚展若颖激动的情绪。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乍听到妹妹流产,堂本刚只觉得不祥,妹妹欢愉的声音犹在耳畔回响。

  「为什么要帮若颖欺骗我?」郑司耀冷声质问。他一向把堂本刚当作自己的兄长尊敬,无法想像他也有一份。

  帮?堂本刚思忖半晌,顿时明白其意。

  「我是瞒着若颖喜欢你这件事,不过设计你娶若颖这件事是我一手主导,事前若颖一点也不知情。」

  闻言,郑司耀瞪大眼睛,难道展若颖又瞒了他什么?

  「我不懂?」

  堂本刚看着一脸讶异的郑司耀,也不再隐瞒,将他派人跟踪他们,拍下照片登上杂志的计谋全说出来,也包括展若颖从以前就喜欢他的事情。

  听完堂本刚的话后,郑司耀震愕得无法言语,脑海里全是展若颖伤心欲绝的痛苦神情。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堂本刚以着强势的作风不再让郑司耀和展若颖见面,而展家二老被女儿激动的情绪吓到,只能顺着儿子的意思。

  郑家父母也因心疼展若颖,也不怪展家,把自己的儿子带离医院。

  隔日,堂本刚为展若颖办出院手续,带回展家照顾。

  已经整整有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不曾再见过面,甚至连通电话也没有。

  想必展家二老也知道当初展若颖嫁给他的原因,对他的态度完全改变,不肯让他再见展若颖;就连他父母想见见展若颖,也不得其门而入。

  今天一早,他突然接到堂本刚的电话,电话中堂本刚告诉他,展若颖要见他的消息。

  他几乎没有多想的,要秘书取消今日的会议、行程,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展若颖一面。

  她好吗?还在恨他吗?

  郑司耀飞车来到展家,除了女佣外,不见其他人,让他不免诧异,太过宁静的气氛让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正要开口询问,展若颖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当他见到展若颖小脸上那抹他从未见过的冷静表情,心一突,不安的感觉瞬间笼罩着他。

  展若颖在他面前坐下,态度冷淡,仿佛在她眼前的,只不过是一位不曾相识的陌生人。

  「找我有什么事?」郑司耀眯着眼看着不同以往的她。

  「我们之间该是做了结的时候。」展若颖的语气平板无波,如同她的心已死绝,不会再起波动。

  「什么意思?」

  「我要离婚。」

  郑司耀脸色一变,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项要求。

  他无法说出此刻在心底翻滚的情绪为何,震惊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愿意。

  「办不到。」他一口回决。

  展若颖平静的小脸上掠过一抹讶异,她本以为他会一口答应,而且她会主动提出来,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落入更难堪的地步。

  「我不认为我们还有维持婚姻下去的必要。」谎言已经揭穿,她没有理由再留下,而她也没有心力再去面对他。

  太累了!这些年来,为了爱他,她花费了太多的心力,如今该是好好休息的时候。

  「事出突然,我无法对我的父母交代。」他随口诌了一个连自己也无法接受的可笑理由。

  「这个时候我大哥应该载爹地和妈咪去拜访郑伯父、郑伯母。」不理会他听到她的话后,脸上表情倏地阴沉,她又继续说:「当初这则绯闻是我们展家惹出来的,也该由我们展家收拾残局。」

  如果能,她也不想惹郑父、郑母伤心,他们是真心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待;失去孩子,他们比她更加伤心。

  郑司耀脸色更加阴沉。他们都还没有离婚,她竟然就称他父母为「伯父」、「伯母」,如此疏远的撇清态度,可见得她的决心。

  「你是认真的?」难怪会不见展家的人在屋里。

  「再认真不过。」她的语气依旧冷淡。

  「你果真把婚姻当作游戏看待?」他冷声的问。想结就结,想离就离,她到底把他置于何地?

  展若颖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她曾经认真过,但是又得到了什么呢?遍体鳞伤的身心呀!

  「若你要这么认为,我无话可说。」

  「什么叫作无话可说?」郑司耀脸色铁青的怒问。

  展若颖抬起眸,看着那张曾牵动她心的英俊面容,如今却什么也不剩。

  「我已经为这场婚姻赔上失去孩子的代价,我认为已经够了。」如今的她,什么都没有了。

  郑司耀本想解释那一日他的无心之过,却被她绝望的神情给震撼得无法说话。

  他深刻感受到,她对他彻底的失望,也决定要放弃他。

  不!一股要被抛弃的感觉突然揪紧他的心,他无法接受人生第二次被抛弃;第一次是若洁走了,让他无力对抗老天爷给予的安排,而这一次却是他自己一手所造成的。

  「若颖,我们彼此必须再冷静一下。」

  「我已经冷静一个月了。」

  「不够的。」

  「有些事情只要一瞬间就可以决定,我给我们彼此双方的时间已经太多太多了。」多到连她自己也不愿相信,以前的她是如此的痴傻。

  郑司耀皱了皱眉,瞧她坚决不容撼动的态度,似乎不论他说什么,她也不会改变心意。

  沉下眼,他一语不发的思索着。

  展若颖没再开口,静静等待他的回答。这婚是离定了。

  时间就在他们两人静默不语下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郑司耀开口打破凝肃的气氛。

  「面对你,我似乎只有被动的份。」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容,这是他对他们这些年来的相处所下的定义。

  「那就当我对不起你好了。」不去思索他话中的意思,展若颖没有表情的说道,实际上她也没有力气去想。

  「我不要道歉。」莫名地,他动了怒,没去思索他激动的原因,没去问自己为什么不肯放手;她爱他,那他呢?

  「那你要什么?」她反问。

  「我……让我想想,再给你答案。」他必须再好好想一下,对她到底是存什么样的感情。

  「好,我等你的决定,希望别让我等太久。」这一次她爽快答应。

  不管他想多久,答案就只有一个,离婚!

  她不想再跟一个心里没有她的男人一起生活下去了。

  郑司耀没有因为她的冷淡而动怒,他只是深深的看着眼前这个和他旧情人有着相同面貌、却有着不同灵魂的女人。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自从和郑司跃谈完离婚一事后,展若颖便收拾好伤痛,回到工作岗位上,如今的她需要工作来让她忘记他。

  而历经孩子流逝的伤痛之后,她整个人变了许多,变得沉稳、内敛,不再像以前一样,展着娇艳却又多刺的玫瑰。

  面对展若颖的改变,古捷文不知该说好还是坏。她成长了许多,但是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能够收回对郑司耀的情意,值得吗?

  古捷文轻敲了声未关上的办公室的门,扬起一抹微笑,走到展若颖办公桌前,「这是你要的财政报表。」

  展若颖接过公文,飞快的阅览过报表里的内容,「出货量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是不是行销方面出了问题?」

  古捷文没回话,若有所思的看着一副过于冷静的展若颖;如此一板一眼的她,让他着实不能适应。

  不闻任何回应,展若颖抬起头,对上古捷文打量的双眸。

  「怎么了?」

  古捷文沉默了会儿,突然问:「他回来了吗?」听展伯父说,他们两人谈完离婚后的隔天,郑司耀因为公司的事务飞往加拿大,至今已有一个月未回来。

  展若颖知道古捷文指的谁,微笑道:「事情已决定,绝不再更改,只是时间的早晚罢。」

  面对展若颖大方的态度,古捷文颇为不习惯,甚至起了疑问。曾经浓烈如火的情感,竟能够在一夕之间降为冰点?是哀莫大于心死,还是故作冷然?

  「你真放得下?」

  「情已逝,我不想再多提。」

  古捷文掀了掀唇,欲言又止多次,鼓起勇气要再问个清楚,敲门声却响起,是小妹敲的门,说是花店送花过来,指名要展若颖签收。

  展若颖不解的看了眼花店小弟送来的百朵红玫瑰,想不出是谁送的。

  她签完签收单后,拿起红玫瑰上面的卡片,打开一瞧,心陡地一跳。


  颖

  今晚八点我在蓝天等你,不见不散。

                                               司耀


  简单的一句话,她的心像是被利针猛然螫疼。

  他应该想好了,今晚该是最后一次见面吧。

  明知道这是必然的结局,为什么在面对结果时,她的心还会为了他而揪疼?

  展若颖皱起眉,不解的问着自己。

  一直在办公室没离开的占捷文,当他见到展若颖心烦的神情,不用问,他也能猜得出送这束花的人是谁。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想,展若颖一定不知道,其实她还爱着郑司耀;纵使她再怎么故作冷然,也掩不住她对他难断的感情。

  ***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www.kanyanqing.com***

  展若颖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蓝天,当她见到郑司耀已坐在位子上时,小小震惊了下。因为他们两人在一起多年,只有她等他的份,这是头一回他等她。

  曾几何时,角色互换,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事;不自觉地,她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郑司耀抬起眸,见到她到来,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因为他温柔的笑容,展若颖有瞬间闪神,她深吸口气,告诉自己,眼前这名男人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展若颖走了过去,由侍者为她拉开椅子,她坐了下来,抬手阻止侍者递过来的菜单。

  郑司耀见状,不容她拒绝的为地点了客沙朗牛排。

  展若颖粉脸一沉,不悦地挑了挑眉,对于郑司耀看似风度、实则霸道的态度非常不满。

  明知佳人不悦怒火从何而来,郑司耀故作不见,以着轻快的口气问:「近来过得好吗?」

  「我对废话没兴趣,什么时候办离婚手续,我希望愈快愈好。」展若颖的语气冷得一点温度也没有。

  「这是我特别去挑选的,看看喜不喜欢?」故意听而不闻她的问话,郑司耀从口袋拿出一只包装精致的盒子。

  展若颖连看也不看礼物一眼,冷声笑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失去孩子的补偿吗?」

  郑司耀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否认她的说法,「相识一场,毕竟有缘,我希望我们能够好聚好散。」

  展若颖脸一凝,一时间说不出心里面的感觉。提出离婚的人是她,但为何听到他的答案后,心竟一阵阵抽痛?

  难道……她还爱着这个男人,伤透她心的男人?

  郑司耀锐利的黑眸紧盯着她的容颜,没放过她听到他的话后,粉脸掠过一抹伤痛,让他几乎敢肯定,经过一个多月来的沉淀,她虽然还是坚持离婚,但她对他仍存有一丝情意。

  「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的。」

  「我知道,不过换我想纠缠你。」

  展若颖眉一扬,瞪着他那轻佻的笑容,颇为不悦,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什么意思?」

  郑司耀深深的看着她好一会儿,以着无比认真的语气道:「若颖,让我重新认识你好吗?」

  他的表情、言语是如此的认真,但为何她一点也感受不到喜悦之意,反倒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对不起,我不喜欢这种玩笑话。」

  「我不懂,你怎么会认为这是玩笑话呢?」

  展若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站起身,在离去前丢下这么一句话:「我不会再对于一个没有心、没有情的男人抱持希望的。」

  郑司耀没开口唤住她,只是紧盯着她纤细的背影。

  没有心吗?她说的一点也没错,只可惜她料错一件事,他那曾经失去的心,因为她的爱,再次的找回来。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