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何若 > 《专心谈恋爱》
返回书目

《专心谈恋爱》

第八章

作者:何若

传言乘着夏天的南风,吹呀吹,吹到我身上。

听说杜聪明喜欢颜皓,喜欢得要死。

听说杜聪明就是曾经从中破坏颜皓和朱丽诗感情进展的祸首,不过没有成功。

听说杜聪明被颜皓严词拒绝过。

再来,不是听说,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事实--杜聪明受不了颜皓和朱丽诗共舞的刺激,在校庆舞会上当场哭得唏哩哗啦!

我成了全校的笑柄!

可是很神奇的,我一点都不在乎,在那夜失控的宣泄后,掏空的眼泪反而洗开了眼界,有一部份的我变得淡然,也变得坚强。正如古若愚所言,我觉得自己看开了,别人怎么笑我已无所谓,反正脸丢得再大也不过就这样;而对颜皓,我也觉得不那么在乎,不那么难受了。

感情本来就不能勉强。

对他的单恋,就随着南风,吹散了吧!

不过他好像看不开,一见到我,远远地就躲,生怕我又有什么惊人之举,而他不知如何收拾。

虽然我想对颜皓说声抱歉,但我的道歉只怕给他更多困扰,也惹来更多流言,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行动,任他躲着我。

反而是丽诗,她主动找我兴师问罪。

“那天舞会是怎么回事?”她问,不待我解释继续说:“古若愚为什么会陪你?我不知道你们认识。”

我愣了下,没想到她质问的会是这件事。

“我们认不认识关你什么事?”我冷冷地答。

丽诗对我的回应很不满意,她显然不习惯面对自己平常的待人态度,睁着大眼瞪我。“你--你骄傲什么!”

我哪里骄傲了?

“我不想交代我的私事,你想知道的话,何不自己去问他。”我才觉得奇怪,她不陪颜皓,反而跟我关心古若愚。

丽诗脸上出现一丝难堪。

“我还以为你傻呼呼的呢,聪明,原来你这么行,真是深藏不露。”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不懂’的话,就没有能耐让他做你的舞伴了!”丽诗轻嗤:“也罢,他的眼光与见解本来就此较与众不同,人住高处爬,他是水往低处流。”

我想我懂了,难怪古若愚每次听到丽诗的名字就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原来她对他……原来。

“你还是输我的!聪明。”

“你不必跟我炫耀。”

“我有吗?”她微笑,看我的眼神是厌恶的。“我说的是实话,我得到了颜□这条大鱼,而你没有。”

我很意外丽诗的形容词,也不喜欢,感觉很势利。

“你把颜皓当鱼?!”

丽诗面无表情,然后,冷淡地耸肩。

“这不就是男人对女人的意义?”

XXXXXXXXXXXXXXX

我无法想像古若愚变成鱼,悠游江湖的模样。

我也无法想像自己是姜太公,我不是那块料。

晚上十点,正准备拉下书店的铁门,古若愚忽然出现。

“嗨!”他推开玻璃门。

“……嗨。”一看到他的脸,我脑袋就响起德布西的“月光”,浑身霎时不自在起来。

“要回去了?”

“嗯,收拾完就定,你这么晚还来?”

“来拿一本书。”他说,而且很快找到了,倚在书架旁翻读。

我缩在柜台的角落边拨拨弄弄,古若愚靠着的书架正好就在门前,而他显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东摸西摸,挺别扭--因为即使不看他,我也感觉到他的视线不时从书页移到我身上。

他很体贴,没有再提颜皓的事,但是我有预感,他会提别的。

“你在紧张什么?”

“没有啊!”

才刚否认,他就走过来,停在我身旁,而且刚好挡住我的出路,好整以暇地研究。“我让你不自在?”

“没有。”

“你寒毛都竖起来了。”

我搓搓手臂,瞪他一眼。“乱讲!”

他轻笑,旋即认真问道:“为什么偷跑?隔天发现你不在,我有多担心你知不知道?”

“对不起。”

他继续问:“你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迟疑了下,决定诚实。

“月光。”

他不说话了。

“你钢琴弹得很好。”

“谢谢,好到把你给吓跑了。”

“我不是被琴声吓跑,我是因为……”

他瞅着我,等我说。

我缩了回来,背转过身,没有勇气面对他的脸。“我害怕。那晚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了一些声音……一些话……我不确定是作梦还是真实的。”

“那声音,是我的?”

“对。”

“我说的话很恐怖吗?居然让你怕得逃走。”

“我不知道!我……需要想一想。”

他的手伸过来,按在我面前的墙上,给我解答。“你没有作梦,那些话是真的。”

他的坦承不讳真令我不知所措,同时,又有一层悸动。

“我有口臭。”很好,开始胡言乱语了。

“喔。”不过他也没被吓得跳开。

“我的头皮屑也不少。”

“嗯。”

“我……我还有身材方面的问题,今天吃的宵夜明天脸上就会看得见,腿也不长,而且人不漂亮、又不聪明,常常讲错话,还常常做傻事,我有一大堆的缺点!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他说。“我也说过你最大的缺点,是只会向前看,不会往后望。”

“那我就不懂了,我有这么多的缺点,还老在你面前丢人现眼,你明明都很清楚,为什么还会喜……喜欢我?”讨厌,我不喜欢舌头在这个时刻打结。

有力的手指握住我肩膀,强迫我转身面对他,那张曾被我评比为媲美石雕、毫无亲切感的脸庞,此时半垂眼睫凝视着我,看起来竟是无比温柔。我屏住气息,难以呼吸,怔怔看着古若愚低下头--

他把我僵缩的脖子拉直。

“我们约会吧!”

尽鑫爽

“我后悔了。”

“你说让我选地点的。”站在大门入口,我避开进出的游客,没有撤退的打算。

“对,可是我断奶后就再没来过这种地方。”

我忍住笑,好玩地欣赏古若愚皱着眉、为难挣扎的模样。

“可是我好喜欢来这种地方!”

我们两人手叉腰、眼瞪眼,相互对峙,有几秒钟的时间我以为他不会妥协,但也只有几秒钟,他很快放下手,抹一抹脸。

“先说定,别逼我陪你坐旋转木马。”

“你放心,那是小朋友的专利,我也丢不起这个睑。”

共识达成!

所以我们进了游乐园,去坐旋转咖啡杯。

“狡猾!”他声音微弱地抗议,我也从逐渐苍白的脸色发现古若愚这个大男人原来有死穴--他怕晕!

“呵呵呵!”

搭摩天轮的时候,我又发现另一个--他怕高!

“哈哈哈!”

从云霄飞车下来时我已经非常庆幸答应今天的约会了,没想到乐趣竟然这么多,光看石雕扭曲的表情,就此任何游乐设施都有意思!

“很高兴能令小姐如此开心。”

“你还好吧?”他脸色青白得像鬼,声音也有够勉强的。

“不好。”古若愚找了椅子坐下,深吸一口气。

“需不需要塑胶袋?”我怕他想吐。

“谢谢,不用。”他婉拒我的好意,表情糗得要命。“我早说这种地方只适合小朋友,我太老了。”

“哪里,这里也很适合我埃”

他斜过来一眼。“你还没断奶嘛。”

找死0想不想再坐一次云霄飞车?”

“不想。”反问:“要不要喝饮料?”

“要!”

我只点了芬达,他自动搬回一堆餐点,还塞给我两颗气球,一红一蓝,上面各印了一只滑稽的大猪头。

“你真把我当小孩呀?”

“以我的年龄来看,你的确差不多。”他手肘搁在桌缘,托着下颚看我把气球绑在背包上。

喔,他这是间接承认自己有恋童癖?

“爹地!”我龇牙咧嘴,大剌剌地喊。

他先是惊恐,随即厌恶地扯眉。“免了,我可不想要你这个女儿。”

“哎哟,别这么说,我可是很孝顺的哩。”

“我拜托你别‘孝顺’我。”

扮了个鬼脸回敬,对上古若愚啼笑皆非的表情,一种愉悦的默契在我们之间流荡生成。

发现自己喜欢和他在一起。

今天天气晴朗,天空蓝得无云,映衬我的心情也一片舒朗。吃饱喝足,我戴上遮阳帽。

“欸,你好点了吗?”

他防备地看我脸上想必很邪恶的笑容。“你还想继续?”

“当然啊,时间还早,而且门票那么贵,不玩遍怎么划得来?”嘿嘿,我要拖他去坐自由落体!

“玩遍?你确定?”

“确定!”哎呀,他的脸色又白了,真令人同情,呵。“别那种表情,要不我们玩温和一点的,让你眩”

话说出口,才十秒钟我就后悔了。

只见古若愚扫视附近,随手一指,转过来对我微笑:

“我们去那里。”

CCCCCCCC

“我不要!”

“说话要算话。”

“我……不要,不要啦,拜托!我真的不想--”

“你自己说全部都要玩一遍的。”他拉着我的手,硬是拖我向标的物前进。

呜,他是故意的0我说的不包括鬼屋啦,我不要进去!”

他停下了,脸上的笑容趣味横生。

“原来你怕鬼呀?胆子这么校”

“我才不怕,我是……讨厌‘装神弄鬼’,而且里面乌漆抹黑的。”我的双脚很坚持地站在原地。

“所以你怕黑?”

“我--”

“啊,对,你是怕黑!”他恍然想起,讪笑着看我。“不管,还是要进去,不过我会跟工作人员借手电筒,以免你一时失控又撞上不该撞的东西,那就太遗憾了。”

“你坏!”

他肃起脸,认真反省中。“我有吗?你刚刚欺负我那么多,讨一点回来好像也不为过吧。”

“乱讲,我才没有欺负你,我很用心在和你约会耶!”

“约会”这两个字把他的恻隐之心找回来了,他瞅着我,眼神是很复杂的那一种,深深沉沉、隐隐约约,含着亲匿。

“好吧,看在你如此‘用心’的份上,既然你害伯--”

“我才不怕。”天哪,我还嘴硬!

“讨厌啦,人家会害怕,你要保护我喔!”突然一声又甜又软,酥到骨子里、嗲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嗓音引起我的注意,我看见朵朵经过,两手挽着一位硕壮男孩,小鸟依人地紧偎,黏贴的程度堪比连体婴。

男孩脚步虚浮,泛红傻笑的脸上兴奋过度,有些得意忘形。“当然!有我在,不用怕!”

“哇,你好棒、好勇敢,我最最最喜欢你这种男子汉了!”

“真真真的吗?”

“嗯!”用力点头,天真眨眼,加上甜死人不偿命的娇声。

“呵呵……北鼻,要抓紧我的手哟!”

“你也要搂好人家喔!”

两人一团牛皮糖似的,步入阴森森的鬼屋里。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朵朵实战演练的情形,好奇心驱使,忍不住拉了古若愚跟进去。

“你不怕--”

“嘘!”

好,我呆,我承认。一踏进凉风飕飕、名副其实可当暗夜谋杀现场的漆黑甬道时,我就后悔了,但又不能孬得走回头路,会被顾门口的工作人员笑的!所以只好更孬地绕到古若愚身后,捏住他衬衫,把脸埋进去。

“还说不怕?”他笑。

“啰、啰嗦啦。”

“我担心你这样反而会吓到里面的‘鬼’。”嘲弄归嘲弄,他并没扳开我的手,而且牢牢牵着,将我护在背后,管游乐园设计了多少刺激恐怖的效果,我一路紧闭眼唇,不看不听,安全通过。

虽然如此,朵朵的尖叫仍是时时可闻,而且我确信如她所言,都控制在八十五分贝以下,引人注意又不会觉得刺耳,再搭配甜甜的娇嚷“讨厌啦”、“不要啦”、“不来了”,真是可爱到如小绵羊般引起男人旺盛的保护欲,这点从旁边那个男生殷勤的安慰及突然冒出的吓吼变成哀号--听起来很像被拳头打到,可以证实。

他肯定不知道,朵朵素有高大胆的美名。

“眼睛睁开,我们出来了。”

“唔……”

“你没事吧?”

我离开古若愚的衬衫,感觉脸颊热热的,他的背贴起来--还真舒服。“我很好。朵朵,高维朵!”

牛皮糖终于分开了些,朵朵回头。“聪明?!这么巧!”

“我远远就看到你了。”

“真的?哎呀,羞死人,约会被人家看到了啦!”她轻挝身旁的肩膀,又五指并拢捣着双颊,再扭腰跺一下脚。

“看到才好,被人家看到,我们的关系就公开啦!”男孩高兴地说。

“啊嗯--”朵朵拖着长音不依地又槌一下,逗得他更开心。“死相!”

牛皮糖虽然分开了,两人的视线依然紧紧胶着,不离不弃。

我尴尬地瞄瞄古若愚,他只是淡淡地眨了下眼睛。

“你们好。”

“你好。”朵朵魅力无穷,迷得男孩团团转,只能分出一点心思敷衍我们,马上又热情调回她身上。“要不要吃东西?”

“这个。”朵朵噘噘嘴,他立即领会。

“口渴吗?我去买汽水!”

小李子都没这么好用!

他前脚刚走,朵朵的眯眯眼瞬问瞪大,转过来朝着古若愚眨呀眨,声音娇憨软腻到我脚底板都酥麻。“哈啰!你好,我是聪明的好朋友高维朵,叫我朵朵就可以了。”

“好的。呃,抱歉,不介意我离开一下吧?”

“做什么?”我问。

他粗声回答:“洗手间。”

“喔,不介意、不介意!你尽管去。”朵朵的眼睛继续眨。

古若愚临别一瞥,给我感激的眼神,我明白他的意思--感激我没有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男性同胞一消失,朵朵马上现出原形,站开三七步,顶我腰间的力道很不客气,声音和用词也恢复正常。

“靠夭!那个不是‘尿失禁’?”

“人家有名有姓。”

“姓名?我想想--你上回叫他是变态。”

我早已悔不当初0古若愚。 古人的古,大智若愚的若愚。”

“喔。啊!他本人看起来比照片还帅耶,真他妈的!”完了,朵朵要开始擦口水了。

“你今天带的这个也不赖埃”

“四号哦?马马虎虎啦。欸,别想转移话题,你怎么会跟他来这里?”

“约会。”我抬起下巴。

朵朵怪叫:“约会?!你干嘛和他约会,你不是说人家脑袋里没装什么好东西,什么时候却走得这么近了没给我晓得?死丫头!学长呢?”

我唱起“往事不要再提”。

“吹啦?”

“这个--说来话长。”

朵朵眉毛挑得好高,哼哼两声。“那就长话短说,反正就是吹了、泡汤了,对吧?”

“对。”

她靠过来拍拍我。“唉,聪明--”

“不用安慰我,我现在一点都不难过,真的。”

朵朵听了用力一拍,差点没把我肺脏打出来0臭美,谁要安慰你了,菲力换神户,你是净赚不赔!怎么样?事实证明专家我的眼光果然比较高明吧,你感觉到他的魅力所在了?”

“你说是就是吧。”

“明明就是,还给我装害羞。”

“哪、哪有?”

“脸都红了还没有!嘿,其实这样才对嘛,天下男人何其多,一个爱不到,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就跟野马一样,跑了一匹,绳索随便丢丢就又拴住新的了,根本没什么好伤心的!这个理论我老早说过,你现在终于明白啦,也不枉费我身教言教示范了这么多年。”

“朵朵--”

“不过你拴到的这匹也太赞了吧?气死人,我想他当我的六号耶!”

“不要给他别号码牌!”又不是赛马常

“呵,知道啦。我恭喜你行不行?恭喜你把上大帅哥、找到疗伤大补丸,要顾好喔,我刚刚表演的那些绝活参考参考着用,男人都吃这一套的。”

呃,我看我还是别把古若愚的想法告诉她。

四号男朋友捧着饮料回来了,我们的对话就此打住,朵朵瞬间变身回娇弱甜美的小女人,继续她的育马游戏去了。

不过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很介意。

疗伤大补丸?

哪来见鬼的新名词!朵朵是不是误会了,她以为我把古若愚当成安慰剂?

我没有。

我真的喜欢和他在一起。

咻--碰!

“好大!好美喔!”运气真好,遇上乐园一年一度的烟火表演,夕日方落,七彩火花开始施放,一朵接一朵,爆开绚烂的颜色。我们仰起脖子站在观赏的人群里,跟着大家一起惊呼,因为有点挤,我紧靠着古若愚,一边念念有词为烟火的造型取名字,从“牡丹开花”、“美女垂袖”到“旋风流星”乱喊一通,他只是沉默地听着,说到“蜜蜂飞弹”的时候我偷偷看他,发现他的眼睛也正看着我。

“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的约会。”

“我想也是。”

“你……可不可以像上次那样,摸摸我的头?”突然很想他再做一次。

他伸出手,但未照做,而是环上肩膀,轻轻搂住我。

火光照亮他的脸庞。

我喜欢。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