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译萱 > 《抗爱无用》
返回书目

《抗爱无用》

第五章

作者:译萱

  日头赤炎炎,若能躲在冷气房呷口茶,吃块蛋糕,那该是多享受的事!

  方菲就正舒服地偎在沙发里,品尝着风味绝佳的奶茶,再咬一口特浓的起士蛋糕——嗯!

  她伸出软舌,将檀口上的蛋糕屑轻舔入唇,听闻手机声响,她先啜口茶,再慢条靳理地拿起手机。

  「嗨,我是方菲。」她发出和猫一样撒娇的声音。

  「方菲,又过了几天了,你的事情究竟办得如何?」邹开文再次打电话来关心进度。

  「你说呢?」方菲浅浅一笑,不答反问。

  「那天你打电话给我说你已经和他接上头了,我相信依你的能力,事情应该进展得很顺利。」邹阴文飒爽地说。

  「呵呵,那当然!」方菲俏眸一抬,笑觑着不远处的「苦主」,「我正在未知然的办公室暍下午茶,顺便联络感情呢!」

  拜托。

  宋知然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笑道,没人比她更厚脸皮,连着几日下来,和未未联手将他的办公室变成了咖啡厅,从「早茶」到「下午茶」,严重地破坏原本清静的气氛。

  「那你的意思是,一切都OK了?」邹开文在那端眉开眼笑。

  「不,如果他这么容易就被我说动,哪值得你们高薪挖他?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力的。」

  她这招叫两全其美,一来可以为自己当初夸下的海口自圆其说,二来挑明未知然的高难度,将来更有利她邀功。

  「说的也是。』如果未知然是那种轻易背信忘义的人,就得不到他顶头上司如此的赏识了。「方菲,那就要拜托你再费点心思,事成之后,我一定『当面』好好谢你。」

  「嗳,那就等事成之后再说吧!」方菲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挂了电话,忍不住哼了声。「事成之后才谢我,那如果不幸失败呢?」

  这些人,光会做不赔本的事!

  下到半分钟,她的手机又响了。

  「嗨,我是方菲,找我有什么事啊?」她的问候语分时段有不同的口吻。

  现在是下午最昏昏欲睡的时候,男人一听见她的语调,包准全身酥麻,但同时也复活了。

  「方菲,我苏仲君啦,上次说好要请你吃饭,你今晚有没有空?」

  「今晚呐?」方菲咬住下唇,就算对方看不见,也佯装出一副伤透脑筋的模样,「今晚不成,我还有件Case要谈。」

  「钦,你工作量太大了,偶尔要轻松一下出来吃顿饭嘛!」苏仲君不舍她如此劳累。

  「唉,没办法,谁叫我现在自己是头家,不工作就没饭吃啦。」所以识相的话,赶快介绍几个Case来吧!

  「方菲,我、我正想说……上次和你一起讨论生涯规画,我就觉得……你是我寻了一辈子的女人。」

  「啊,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嗳。」方菲佯装通讯不良。「哎呀,我客户找我了,不跟你讲了,我再打电话给你喔,掰!」

  扯了藉口,切断通话,方菲又吐舌。「好险!谁要听你说那些?我跟你讨论生涯规画,可没把自己包括进去哦!」

  视线不经意地往上拾,触到一双若有深思的瞳眸。「哈,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脸上无半丝愧疚之情,她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自己在人家的办公室里。

  「你电话真多。」几天下来,她电话响起的次数比他还频繁。

  「唉,出来讨生活,没办法啊!」好像她多苦情似的。

  他忍住笑。「但我听到的多半是约你吃饭。」

  「那表示我做人成功,由我经手跳槽的人多半很满意。怎么样,你要不要也试试?」她双眼亮着璀璨星光,诱哄他。

  「不用了,谢谢。」宋知然敬谢不敏。

  他可不会蠢到让她得逞之后再一脚踹开。

  连日来的观察,宋知然发现她虽然语多甜昵,但都是技巧性的拒绝了那些邀约,真要论起来,她的「表面功夫」做得比他还要高竿。

  「别这样嘛,你听都不听就拒绝了,你不想知道对方开出什么条件吗?」

  再度扯上正题,方菲可不准备轻易饶过他,离开原来的沙发,她站立于他办公桌前。

  「不。」他还是淡笑地摇头。

  「你是怕自己意志薄弱,所以连听都不听?」她拉开他面前的椅子,美臀落座,一手托住香腮。

  她又压住他的文件了。

  「你错了,我的意志非常坚定,决定的事绝不更改。」他眼眸专凝着她。

  此刻的他看起来无坚不摧,一双原本锋芒内歙的眼竟变得犀利,像火红的烙铁,吱地一声印烫在她的心口上。

  他无声地抽走她肘下的文件,害她惊跳起来。

  「你压到文件了。」宋知然无辜解释。

  刚才她看傻眼啦,那真是他的眼神?

  方菲抚着惊魂未定的胸口,想再进一步逼问,他办公室的门却被推了开。

  「我回来了!」喝茶暍列一半落跑的唐未未,此刻去而踅返。

  「嗨。」方菲及时扯出一朵笑花。

  「晚上要不要一起去老Jack那里?他刚来电说调出新的饮料,要我们去试喝。」

  「好呀!」方菲不管她问的是谁,自动自发地回答了。

  宋知然扬起唇角,看来,她还真的不怕死。

  六点不到,老Jack的地盘还没有生意上门,只见吧枱上的灯光亮着,照出几位熟客的风采。

  依关系分配位于,方菲自然霸住宋知然身旁的空位,另一端则由他的「红粉知己」梁若晨占了去;再过去有个空位,听说是梁若晨刻意为她的男友留下的。

  方菲的另一侧是唐未未,而她身边,自然少不了形影相伴的戴仲禹。

  这位严父般的情人正仔细叮咛着唐未未要少暍点,趁此空档,方菲忍不住瞅视宋知然。

  平心而论,他虽然谈不上英气逼人,可至少是温文尔雅,唇角的那抹笑容则让他看起来更具亲和力。

  她没见过他的唇角低于三十度,他似乎总是在笑,不管你褒他、损他,或者说着无关痛痒的事,他全都一笑置之。

  除了刚才瞥见的那道眼神——她到底是不是看错了?

  这会儿,大家都试暍了老Jack的新饮品,酸甜适中,可方菲暍了大半杯后,才发现梁若晨只啜了几口。

  没多久,老Jack拿了几罐啤酒,未知然打开其中一罐,技巧熟练地倒在一旁的空杯里,递给梁若晨。

  咦,从头到尾也没听她开口,可他的态度自然得像是认识了她一辈子。

  「我姊和未知然是同一所育幼院长大的。」唐未未凑近她耳畔说。

  方菲转头,发现唐未未不知何时结束和戴仲禹的争辩,用一种过来人的眼神投向自己。

  「我刚认识他们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你不知道吧?我姊小时候被她妈妈带离老头身边,她妈妈死后,她就流落到育幼院了。」

  「所以他们才会有这么深、这么好的默契?」方菲说不上此刻心里的感受,像打翻了三亚茶。

  视线一路跟随着梁若晨抬起手臂,颈线迷人地一仰而尽,直至梁若晨又伸出粉舌,滑过上唇——

  咕噜。

  她听到的是自己咽下口水的声音?抑或是身旁的宋知然所发出的?

  「我姊很迷人吧!」唐未未眼露崇拜。

  就连身为美女的她几乎要自叹弗如,更何况是男人?

  不满的情绪,让方菲狠灌下面前的调酒。

  厄!她打个酒嗝,不知道老JacK这杯饮料其实酒精成份浓厚。

  「喂!」摇摇宋知然的手臂,方菲要他专注自己。

  「什么事?」一转头,他正好迎视她双颊绋红的模样,柳眉倒竖、憨态娇巧。

  「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你要服侍我才对!」她颐指气使,口气很冲。

  「是吗?那请问我要如何服侍你?」宋知然隐忍着大笑的冲动,她真该听听自己说了什么,她的模样活像是个吃醋的女人。

  「我要你倒一杯酒给我,跟她一样的!」方菲柔指一伸,微醺的口气擦出了火药味。

  他笑看那瓶酒,发现伙伴们也兴味十足地望他,他像是个随从,领旨听话遂其所愿。

  方菲拿了酒,姿态迷人的仰起洁白粉颈,将酒一口气饮尽。

  随后,她伸长脖子,离宋知然的脸仅一公分之距,流转着媚光,慢慢的将唇上的那圈泡沫勾抹而净。

  「你答应我的话,我就是你的哦!」从她唇中吐出诱人的话。

  她果真明白如何勾惑男人最深处的渴望,但同时,她也能惹火最没有脾气的男人。

  「你跟我来。」宋知然不顾伙伴的眼神,拉下微跆的她,直至后方。

  在昏弱的灯光下,他瞪着有些茫然的她,不解自己为何发火。

  每一个拒绝跳槽的男人,都得到她这样的邀约吗?还是用不着拒绝,她就乐于跳上那些床?

  「刚刚的话,你再重述一遍。」他发出危险的笑容,狺狺低咆。

  方菲脑子打上无数个结,过量的酒精正在她胃里发酵。「哪、哪句话?」

  「我如果答应跳槽,你就是我的!」他试着唤醒她的记忆。「什么东西是我的?是指你的身体、你的人?从头到脚,一丝不漏吗?」

  「嘻嘻。」她轻打酒嗝又笑起来。「厚,我又看到了,你的眼神好吓人,和你平时都不一样呢!」

  虽然嘴里说吓人,可她姿态不像被骇到,反而自动地将娇颜凑向他,硬把他的怒气又提高几分。

  「对呀,你若答应我跳槽,我就是你的人哦!」

  恐怕她胡言乱语,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但宋知然可不以为然,他眼神骛冷,一如那毫无预警的欲望,下可言喻的怒火同时像长矛一样击中他。

  「好,我就答应你。」

  方菲没听清楚他话语中的含意,只单纯以为他答应跳槽了,脸上的娇笑更甜。「真的?你没骗我?」

  「对。」他咬牙低吼。

  「太棒了。」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的佣金总算要到手了!

  「走!」

  不待她陶醉,宋知然拉着她,将她拉出灯光暧昧的走道,而到了较明亮处,迎视众多打采的眼神,他不发一语,笔直地向大门定去。

  「嗳,你能答应真的太好了,算你聪明,能够及时点头,你放心,我能提供的服务是最好的,包准你一定满意。」

  方菲在酒精的催化和他点头的惊喜之下,一张饱满的红唇更是兴奋的喋喋不休。

  这女人,死到临到还不知求饶,也罢,他就亲身试试,她到匠能为那些男人提供多少「服务」?!

  六点刚过,天色还亮着,街上却开始涌进一波波人潮,而他心里,犹如上百只蚂蚁在咬嚼着。

  瞄了方菲一眼,发现她还在吃吃笑,脸颊泛着一层自然的晕红,让他下腹充血,眼神也更加黠沉,

  如暴风雨般的欲望和怒涛,让他紧握住方向盘,全身肌肉紧绷,指节有如鹰爪。

  「喂,你相信我喔,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好像还不够似的,她又再加一句,摇着纤指,让他的克制力在一瞬间崩裂。

  吱——刚好目的地到了,他用力踩下煞车,在发出刺耳的响声时,两人的身体同时弹跳。

  「喂,你车开得太快了!」方菲嘟嘴抱怨。

  「下车。」他没耐心等她,在松开自己的安全带时催她。

  「干么这么急啊?」她现在脑子糊成一团,对任何事的反应也慢半拍。

  「下车!」他粗嘎地低吼。

  「下车就下车,干么这么凶……」方菲嘟嘟嚷嚷。咦?这会儿,她的脑子总算冒出个疑问,像种子般从泥土里发出芽。「你干么这么凶?」

  不对啊!她更惊讶发现,宋知然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和「凶」字扯在一起。

  「你不该很凶才对呀!」她喃喃自语。

  宋知然早阔步下来,打开她这边的车门,发出最后通牒。「你到底要不要下来?」

  他的眼神似乎在警告她,再不下来她就会死得非常难看。

  「下来就下来嘛!」方菲震慑,完全是基于怕坏人的心态,嘴唇嗫嚅吐道,同手同脚地步出车子。

  「这里是哪里?」还处于惊惶之中,她的头脑无法正常运转。

  「饭店。」宋知然回答得简洁有力。

  「你要带我到饭店用餐?」好好喔,他真是个君子,她又笑弯了眉。

  一点都不好笑。

  对于已被挑起欲火的男人,她这句话没有半点娱乐效果。「你不是要提供服务吗?」

  「哎呀!」她的脑子顿塞了下才豁然开朗,同时笑出声。「我的服务又不一定要到饭店。」

  「算我个性拘谨,和不熟的女人做那档事,我还是觉得饭店的床比较适合。」

  「咦,为什么一定要在床上?」两个人是不是在鸡同鸭讲?这一刻,方菲的脑筋似乎才拨云见日。

  「你不是要跟我上床?」他看她的眼神多了一丝轻蔑和不满。

  「谁说我要跟你上床?!」就算她喝了五加仑的啤酒,这会儿也全都清醒了。

  「走吧,你不可能现在临阵脱逃。」宋知然强拉她,他可不准她在点燃他沉潜多年的欲火后,再俏点着他的鼻尖说不行!

  这种整人的把戏或许能玩其他男人,但可别把他算在内。

  「不不不,你搞错了,我没说要跟你上床啊!」方菲惶恐,事情是从什么地方开始有了差池?她有提上床两个字吗?

  「走。」他不睬她退缩的神态,擒住她的手劲异常迫人。

  两人拉扯之间,没注意到一旁闪躲的影子正飞快按下快门。

  「你误会了,真的,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听我说。」行经饭店大厅,方菲小声地解释,央求,这里来来往往都是人,她可不想丢脸。

  「不要说话。」宋知然简短地制止她的喋喋下休,拉着她到柜枱。「微笑。」

  「喔。」方菲下意识地露出一贯的娇笑,在发现自己干么听话时,她扭头抗议。「喂,宋知然!」

  「你最好别轻举妄动。」他用鸷悍的眼神警告她,随即扣住她的香肩,让她动弹不得。

  什,什么嘛!他竟有这么大的蛮力。

  转头之际,宋知然突然瞥见不远处有抹含羞带怯的熟悉身影,形态有些像黎一飞的女朋友。

  不可能!戴巧苓怎可能和别的男人在饭店里拉扯?

  「给我一间房间,谢谢。」如今他管不了别人的闲事,因他有「要事」缠身。

  「好的。」饭店的服务生态度亲切,但仍关心地看了一眼。

  刚走了一对半推半就的男女,现在又来一对,不会有事吧?

  「甜心,你看你演戏演得太过火了,人家还以为我强迫你呢!」宋知然适时地演上一出戏,弯身在方菲的额上轻啄了下。

  本来就是你强迫我的!

  可在他的胁迫下方菲只能蹙眉噤声,而他的「神来之吻」则让她怔愣地说不出话。

  「请稍等。」服务生恍然微笑,随即低头查看空房。「请上六楼,祝两位有愉快的一天。」

  「谢谢,」宋知然回给服务生一个男人间彼此能会意的笑容。「我保证我们会很愉快。」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