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译萱 > 《抗爱无用》
返回书目

《抗爱无用》

第一章

作者:译萱

  小心,猎人就在你身边,千万别小觑身边所有的可疑人物,其中有一个,可能就是来猎取你的人头——

  啊哈!别紧张,不是真要摘下你的项上人头,而是俗称的「挖角」。

  国内外大企业为寻求适当的人才,有时会借重专业的顾问公司,尤其当相中竞争对手旗下的菁英份子,不方便亲自出马,便会委托顾问公司「猎人」。

  方菲是名女猎人,她长相甜美、个性可爱,为达目的常常不惜要些女人的小手段。

  半个月前,她自公司离职,凭着之前累积的人脉,再加上桌上那支智慧型手机,拥有PDA、电话,电脑……等功能,让她一机在手,随时随地都能作业。

  前半个月,她每天睡到自然醒,今天,她一早就起床,换上浅蓝色的条纹衬衫、一件白色A字裙,脚下一双性感的露趾高跟凉鞋,让她看起来自信又不失女人味。

  「吃完早餐再出去!」方嫣在她踏出家门时直吼。

  方菲很抱歉的望了妈妈准备的丰盛早餐一眼,便转身出门离去,她搭车来到市区的大饭店,挑了靠窗的位子,欣赏川流不息的车阵与人潮。

  「呵呵呵!」她发出白鸟丽子的笑声。

  自半个月前,她就不再是那些汲汲忙碌的工蚁;她是自己的主人。

  再也不会有人守在打卡钟后,盯着她打下九点零一分的卡欢呼,「哈哈!你死定了,这个月你没有全勤。」

  小气鬼!那个全世界最刻薄的老板,扣她薪水永远比发她奖金还要干脆。

  (为什么你不跳出来自己做?」她介绍转职成功的男客户邹开文在她抱怨时问。

  「哎呀,我怎么敢,人家还要靠他那一份薪水呢!」

  她又不是富家女,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是管区主管,虽然薪水已起越之前仍是小员警时,可还是死薪水。

  「你自己出来效,就算单月只成交两人,扣掉你的开支,抽成佣金也和你现在的收入差不多吧!」

  什么差不多?

  方菲脑中飞快打起算盘。

  一般的收费是该职缺的年薪百分之十到二十之间,她若自己跑,算最低标准的百分之十,她负责的高阶主管平均年薪都达百万以上,每个月若成交两人,那她就发了!

  「你真的觉得可行性高吗?」她噘起嘴,就算胜券已掌握一半,可也有危机意识。

  「当然高。」

  「但是,人家若真的离职就没了人脉关系……」

  「谁说没有?你还有我啊!」

  呵呵!就知道,当女人发出求救讯号,男人通常是拍着胸脯挺腰担保。

  「那你要说到做到喔!」撒点娇,对方菲来说根本不是难事,再抛个媚眼,她知道,对方的魂已被勾走了大半。

  离职前,方菲一一拜访客户,同样的话也重述过一遍。

  答答答答——

  哎唷,手机响了,代表她的工作上门喽!

  方菲不把来电铃声设定成优雅的钢琴乐,她选的是进行曲,代表她要出征了。

  「哈罗,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是方菲,永远准备好为您服务。」软呢的嗓音,再加上甜嗲的口气,让人一早心情舒畅。

  「方菲,你在哪里?」来电者正是邹开文。

  「我呀?我在路上啊!」

  精致的餐盘被方菲推到一旁,她在光滑的桌面敲打指尖,修饰完美的指甲咯答作响。「太阳好大,你没听见人家的脚步声吗?」

  「听见了、听见了。」

  听见于才可疑,又不是把手机贴近脚边收音——不过,任谁听见她可怜兮兮的语调都只会顾着怜香惜玉。

  「人家一早就出来忙了呢!现在自己是头家,不辛苦就没饭吃了。」她不忘再哼哪个两句。

  「我就是打电话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公司有个Case要委托你。」

  「真的吗?」方菲双眼一亮,呵呵,她的ㄋㄞ功果然奏效。

  「当然是真的。」转到正题,彼端的邹开文添了点严肃的口吻。「唐风集团你听过没?」

  「当然听过。」就算没听过,待会上网查也来得及。

  不过,再没知识也得有常识,唐风集团在金融界赫赫有名,她若真没听过,就算她再会ㄋㄞ也没用。

  「那『唐风四剑客』呢?」

  「你要的是哪一个?就我知道,唐风集团的创办人唐育汉找了四名孤儿,他们被培养成不同的专业人才,你们公司相中哪一位?」

  真正工作时,方菲不ㄋㄞ,她得表现出专业的素养。

  「你知道高科技产业拥有很多专利权,我们公司法务处的总召集人最近嚷着要退休,所以总裁要先找好接手的人选。」

  「哇!哇!那这个人很重要喽?」她差点脱口大喊——这一摊大摊了,她当真要削翻。

  「非常重要。」邹开文强调。「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最近有一件并购案,光负责这件案子的律师阵容就多达两百名,总召集人等于主持一间全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

  「哇!」彷佛看见一个闪亮的「$」符号,后面还拖曳着一串0,方菲想的全是她的佣金。

  「所以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吧?」

  「谁?」画面倏地中断。「啊,不不,我是说我当然知道是谁。」才怪,她心里火急,手机一支显然不够用。

  「对,就是那个未知然。」

  「对嘛对嘛,我就说一定是他。」还好邹开文指名道姓了,吁。

  「你先和他连上线,顺便帮我调查一下他的私生活,他在工作上的表现是有目共睹,可你知道,我们公司上层对底下员工的操守非常在乎。」

  「你放心,我了我了。」她心情又轻松了,语气也俏皮些。

  「什么时候一起吃饭?」邹开文也松懈下来,开始聊些有的没的。

  「就等你有空咩!」

  「唉!」他叹了好长的气。「我已经一个多月回家倒头就睡,而且连假日都得加班。」

  嘻,就知道刚跳槽的人特别卖力工作。「那真可惜。」方菲言不由衷。

  「那我们保持联络。」他三声无奈。

  「你放心,我会三不五时就打电话慰问你。」语毕,再献上她方菲独一无二的飞吻「啵!」一声

  「方菲,你就是这点让人窝心。」邹开文笑了。

  是吗?「嘿嘿。」

  「你最快什么时候给我消息?」

  「我计画一下,待会发简讯给你。乌还没认真查清楚这宋知然是扁是圆的,她可不敢草率断言。

  「方菲,这又是你另一项优点,不随便夸下海口,且适时以简讯代替烦琐的通话,不会占用我太多时间。」

  「是是是,我知道我有很多优点,你不要一直捧我。」免得她尾椎翘得半天高,整个人也晕陶陶。

  「方菲,什么时候你想定下来通知我。」邹开文突然沉下嗓子,性感低喃。

  「呵,邹先生,什么时候你想定下来先告诉我呀!」骗她是刚出社会的无知少女啊?这种甜言蜜语她比他更会说。

  「哈哈!」他发自内心痛快的畅笑,和她相处真是愉快又没有负担。

  「哈、哈。」她回应两声干笑。她的真命天子,始终没有出现。

  「那我等你的简讯,事成之后,我们真的出来吃饭吧。」收了笑,邹开文诚挚地说,也许多点时间相处,两人会更融洽也说不定。

  「好啊。」方菲温温婉婉地答,也不再玩文字游戏。

  收线后,她立刻专注起精神,面包和爱情在天平上一摆,没有孰轻孰重。

  在手机输入「唐风集团」四个关键字,立刻有一串的索引出现,她浏览细目,点进了最新的讯息。

  太好了!这条财经新闻不仅有文字叙述,还附上照片,她凑近娇俏的脸庞端详起来。

  唐风金控成立的鸡尾酒会,出席者包括?代理总裁戴仲禹(中)、财务长梁若晨(右三〕、公关部发言人黎一飞(右二)及法务资讯代表宋知然(右一〕

  啊哈,简单!这个笑容满面的斯文男子,她一天就搞定。

  「三天之内,给你最初步的消息。」长指愉悦地发着短讯,为了不表现得太过自大,方菲保守的多预留两天。

  同一时间,距离方菲所在的饭店五百公尺之外,宋知然规矩地将车子停在白线内。

  他不厌其烦地多踅回一小段路,才踏上一间早餐店——

  「给我两个汉堡、一份火腿蛋三明治,蛋要煎熟,不要加胡椒粉。」一个身材丰硕的女人带着一串连珠炮似的嗓音自他身旁推挤而过,让他感觉像撞上了猪肉摊。

  「林太太,你今天比较晚厚,昨晚是不是和老公忙得太累了?」早餐店老板娘没注意先后顺序,忙着和熟客挤眉弄眼。

  「哎唷,啥米忙得太累?说到我那个死鬼老公,他成天只知道坐在电视机前,我真想叫他抱着电视机睡觉算了。」林太太扯开和她身材一样壮观的嗓门。

  「电视机哪能和你比啊,你还会摆些撩人的姿态,电视机行吗?」老板娘挥着煎铲,话匣子一打开,顾不得其他客人。

  宋知然挂苦微笑、脸色温和的静候于一旁。

  「三八哦!你讲得这么大声,是要别人听见喔!」林太太抿唇娇笑,在瞥见身旁那抹修长的身影时,表情更是娇羞。

  欧麦尬!宋知然脸上带着笑,心里却翻白眼。

  他并不想听见好吗?可他没聋,那句话传进他耳中,还当场勾勒出一幅令人作呕的画面——

  撩人的姿态?算了,说吓人比较恰当吧!

  「老板娘,多少钱?」排在后面的客人等不及,拿起现成的三明治和保久乳。

  「四十五。」老板娘睐了一眼,俐落收钱,瞥见一旁靳文的男子——咦,这个客人还在喔?

  宋知然也想尽速离开,可他对温热的食物更有兴趣,即使是炎热的夏天,他还是喜欢锅子热过的感觉。

  「暧,说真的,你老公都没和你『那个』哦?」比起仿生意,老板娘似乎更热衷别人的隐私。

  「哎唷,你问的还真直接咧!」林太太脸都红了,死命挥手,不知足太热还是太窘。「你想,怎么可能没有嘛!」就算没有也死要说有。

  「那我说你们恩爱得太累,你还不承认。」老板娘笑得暧昧。

  「哎唷,你还说!」

  林太太全身肥肉乱颤,宋知然不禁担心她快出油了。

  不想耳朵继续受到迫害,视力也很受伤,砰地一声!他掏出百元大钞,把柜枱雳得轰然作响。

  「你们聊够了吧?我要份培根火腿熏肉三明治,再加一杯热豆浆外带!」从他斯文薄唇吐出的话毫无暖意。

  怎么回事?

  老板娘和林太太同时噤声,惊疑这个始终很有耐心的男子怎会在短短的一秒钟变睑。

  「我赶时间,请你快一点,」宋知然还是笑,可这会儿看起来却像地狱来的使者。

  「喔!」老板娘浑身发冷,像一脚踩进冰桶。

  林太太则愣愣地,望进全世界最酷厉的眼眸——

  你要敢再甩动你的肥肉看看。

  好奇怪,他明明没开口,可她怎「看」见他说话了?

  「好、好了。」老板娘施展神速的功力,没两下,已备妥他要的早点。

  宋知然未转头,却还能精准地接过袋子,擧步之际,他再对面前僵硬的女人抛下一句——

  「我要是你老公,宁可抱电视也不愿抱你。」

  打开会议室的大门,迎面一句调侃的声音传来,「哈,今天又是我先到。」

  无聊。

  宋知然最先触到黎一飞搁在会议桌上的长腿,接着才是那张浓眉的俊颜。

  凭着那双电死人不偿命的黑眸,再加上一张油嘴滑舌,黎一飞果真是唐风集团公关部发言人的最佳人选。

  重点是这个职位不需要过份使用大脑,那就更适合黎一飞了。

  宋知然走过去,状似不经意地扫下那双碍眼的长腿,却刮起一阵掌风。

  下一秒,桌面恢复成干干净净,黎一飞则抱着腿哀哀叫。「你这个小人,我又没招惹你,干么对我动手?」

  「我告诉过你,别把你那双褪放在老头的桌上。」

  老头,是他们几个人私下对唐育漠的戏称,就算唐育漠已死了足足有半年以上,他的精神却一直与他们共存。

  「唷,真的有人招惹你,是谁?哪个不怕死的家伙?」黎一飞脑子虽然较钝,可依他对宋知然的了解,动手表示事态严重。

  「没有。」宋知然摇头,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两个长舌的女人就能击溃他多年的自制力,看来他的修行有待加强。

  「喂,什么事这么好笑?说出来和我这个好朋友分享嘛!」难得见他眼匠真正露出笑意,黎一飞如获至宝。

  他飞身来到未知然面前,如古代皇帝为逗得美人一笑,即使捧上整座江山也心甘情愿。

  「哈!」这下,未知然不大笑也难。「你哄女人哄得下过瘾,连男人一并想爱进去?小心喔,杂交容易得爱滋。」

  呋!就说全天底下这张嘴最贱了。「我就算搞同性恋也不会看上你!算我笨,忘了你最会使诈,下次再被你的笑睑骗了,我就改名不叫黎一飞。」

  见他啐啐念不停,宋知然心中莞尔一笑。

  没有黎一飞,他的人生肯定会很无聊。

  「还不快吃的你早餐,小心要凉了。」注意到桌上的纸袋,黎一飞出声提醒。

  「喔。」宋知然回神。

  「既然爱吃温热的食物,就学学老大交个有岳母陪嫁的女朋友,享受半子被疼爱的滋味;要不,你学学若晨,找个多金又多事的枕边人,保证你每天都很幸福。」

  黎一飞不再把腿大刺刺地端到桌面,改搁上手臂,下巴顶着,眼睛暂时切断电流盯着他。

  「说我?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爷爷不是急着抱曾孙?」他吞进大口的三明治,伴着一双关怀的眼神,顿时全身温暖。

  「我已经找到对象啦!」前两天,他当着大家的面,向二楼放款部的戴巧苓提出正式交往的请求。

  「你确定那只小白兔是你心里想要的?」

  「废话,不确定我追她干么?」黎一飞皱眉迎向那张笑脸。

  「你确定最好,如果你只是为了掩饰真心想追求的对象……」他笑得诡异,话也故意悬在半空中。

  「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黎一飞火大,什么他真心想追求的对象?未知然他懂个屁!

  「吵什么?每天早上都要听你吼两声,你当自己是泰山啊!」会议室的大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一道倩影俐落地走了进来,来人正是唐风集团的财务长。

  「若晨,你有没有办法叫那个家伙不要笑,他每天像尊弥勒佛让人看得很碍眼。」拿他没办法,黎一飞只好转向来人求救。

  「你少无聊。」梁若晨啐了他一句,转向多年的老友。「现在才吃早餐,凉了没?」

  问话同时,她从未知然手中取走那杯豆浆,贴在雪颊上试了试。「还好,还有点温度。」

  「停!」一阵娇甜的嗓音即时出现,只见唐风集团未来的女总裁挽着现任代理总裁亲昵走人。

  原本任职为唐风集团总执行长的戴仲禹,现已升格为代理总裁,他和宋知然等三人,经由唐育汉资助培育,目的就是为了辅佐下一任的总裁唐未未。

  唐未未目睹眼前的画面,迅速松开戴仲禹的手,急着将同父异母的姊姊拉到一旁。「姊,你不能对他这么好啦!你这样会害他一直无法走出情伤。」

  「情伤?」梁若晨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展露笑颜。「你还在想那件事啊?我不是跟你解释过,知然说他爱我是为了帮我,他是看我为薛植安拿不定主意,才故意推我一把。」

  「是吗?」显然这个说词始终没办法说服唐未未。「那你怎么不想成他是为了成全你和薛植安才故意骗你?」

  这丫头,就说她想像力起级丰富。

  「你们该不会是在谈论我吧?」宋知然闲适的笑声插了进来。

  「嘿嘿,」唐未未干笑两声,转头迎向他。「你真的不爱我姊姊喔?」

  「拜托!」怎么他姜感乍现,突然编出程咬金的那一幕,竟能让唐未未念念不忘至今「。

  「你们在同一所育幼院长大,日久生情,这种芭乐剧情电视台不天天都在演?」

  「我不爱女人。」情急之下,未知然脱口。

  「什么?你不爱女人?」唐未未眨眼。「那么,你爱的是男人喽?」

  他脑筋转得又快又猛。「对,所以你猜,我日久生情的对象是谁?眼前就有两位,一位是光有脸蛋没有头脑;一位嘛聪明睿智,而且是你最心爱的男人——」

  「不行!」唐未未完全被他唬住了,他故作垂涎的姿态让她立刻街回心爱男人的身边。「戴仲禹是我的,谁都不能跟我抢!」

  「呵。」戴仲禹好气又好笑,从她还在她妈妈的肚子里,他就已经爱上她了,谁有那个天大的本事让他栘情别恋?

  「知然在和你开玩笑的。」梁若晨笑看自己的妹妹被好友要了。

  「谁来把他那张嘴缝起来吧!」黎一飞徒呼无奈。

  宋知然微笑,唯有和伙伴们在一起,他才能真正放松。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