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八章

作者:千千

“放下她。”冷天澈站在三位黑衣人身后冷喝一声。

一名黑衣人过回头,眼神透露出讶异,倏地,他高举右手比了个手势后,鑫来客栈周围随即陷入一片火海。

冷天澈丝毫不理会客栈失火,他专心一致的盯紧着这些黑衣人,打算出手救钱琪。

忽然间,那名看起来像是为首之人向冷天澈撒出一些粉末后,迅速撤离。

冷天澈早有防范,当粉末一撒来,他瞬间一跳避开,之后立刻追向前方那三人。

他们虽然带了一个累赘,但奔行的速度并未受影响。

冷天澈暗忖,这三人为何要掳走钱琪?是因为她的身分吗?但她的身分并没有太多人知道。

“放下她!”冷天澈喊出这句话,并毫不犹豫地扯下挂在颈上的玉佩,往扛着钱琪的黑衣人掷去。

玉佩打中那人的右膝盖后方,他踉跄了一下,扑倒在地,钱琪的身子就这么压在他身上。

另外两个黑衣人连忙停下,推开钱琪,一人一边勾住那人的手臂拔腿就跑,完全不想与冷天澈交手。

冷天澈慌忙奔上前抱住钱琪,由于他只在意她的安危,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三名黑衣人逃逸。

“琪琪!”冷天澈拼命的摇晃她。

钱琪的身子被他用力的摇来晃去,好不容易幽幽转醒,捂着嘴痛苦的开口。

“我想吐……”

“想吐?他们给你吃了什么?”冷天澈忧心忡忡的紧盯着她苍白的脸。

“没有,我只想拜托你别再摇我了。”钱琪痛苦的半眯着眼睛,双手无力的抚着自己的脖子。

“喔!对不起。”冷天澈尴尬的收回双手。

钱琪无力的干呕了几声,然后沙哑的开口问:“发生什么事了?”

“你刚才被人掳走,幸好我及时救了你。”

“喔。”

“你不问我是怎么回事吗?”冷天澈讶异于她的冷静。

“你知道就会告诉我,不是吗?你没说不就代表你不知道,那我干嘛还问。”钱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她张望着毫无人迹的大街后,站起来拍拍身体,“我们回去吧,我好想睡,脖子也好痛。”这些歹徒真是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竟然下手劈昏她,也不会弄点迷香之类的,让她好过些。

冷天澈看着她眼中满是歉意,“呃,琪琪,客栈失火了。”

他当时只顾着她的安危,根本没心思救火,更别提救人了。

“失火了!”钱琪瞠大双眼,不敢置信的大吼。

“对,他们掳走你时下手的。”

“该死!你怎么现在才说?”话刚完,钱琪便拎着裙摆冲向鑫来客栈。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破晓时分,鑫来客栈外围着一群街坊邻居,睡眼惺忪的他们彼此交换听来的消息。

“客栈被烧成这样,钱姑娘一定很难过。”

“可不是吗?鑫来客栈在我们这儿少说有五年了,钱姑娘更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

有人提出心中的疑惑,“这场火来得太突然了,是意外吗?”

“我猜不是意外,听说火是围着客栈烧起来的,摆明是有人蓄意放火。”

“放火?那凶手是谁?为什么要烧了客栈?”

“钱姑娘人还不错,嘴又甜,应该没跟人结怨吧?”

“这很难说喔!我想,搞不好是钱姑娘为了钱跟人起冲突,才会被放火泄恨。”

“喔,原来如此。”围观的群众点了点头,望向火灭了后屋顶仍飘着丝丝白烟的鑫来客栈。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琪琪,别这样,你冲进去干嘛?里面全是木柴。”

冷天澈拉住不顾柴房正冒着熊熊火焰,硬是要冲进去的钱琪。

“你放手啦!冷天澈,别逼我命令你冲进去!”

站在一旁的小林子双手提着两桶水,呐呐的开口:“其实只要把火扑灭就好了,不一定要冒险冲进去埃”大姐对那批木柴还真是视如生命,火这么大还想进去抢救。

对喔!钱琪停下脚步,转身命令所有人全力扑灭柴房的火。

全部的人均乖乖听令,提水灭火,他们虽没说什么,但心里却颇不以为然,事实上他们十分怀疑她是不是因为悲伤过度而失了理智,哪有人对前头的损失理也不理,却死命的要冲进去救那些柴,真是怪哉!

火被扑灭后,钱琪迫不及待的跑向前,用力踹倒那被火烧得摇摇欲坠的门,拎起裙摆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冷天澈不放心的跟在她身后,只见她高兴的拥着那些被烧黑的木块,像是捡到宝似的。

他忧心的蹙紧眉。她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

他小声的开口问道:“琪琪,你没事吧?”

钱琪咧开嘴傻笑着,“我没事。”

“没事?琪琪。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客栈被烧成这样,她不但不伤心,甚至抱着木头傻笑,这教他怎么放心得下?

“我说我没事啦!你干嘛一副苦瓜脸?”钱琪喜孜孜的抱着木头,不在意自己的脸被弄得乌黑。

“可是客栈被烧成这样……。冷天澈仔细端洋着她的神色。

钱琪斜睨他一眼,“我知道,烧得几乎没有任何东西留下。”这她早就知道了,他有必要一直重复说给她听吗?

“那你不伤心?”

“伤心也没用埃”

“琪琪,伤心就该哭出来,别闷在心里。”

“我没闷在心里啊!”

“那你抱着那么多木头想干什么?”想再放把火,把客栈烧得更彻底吗?

“喔!”钱琪恍然大悟的看着他。

原来是她的举动让他不解,难怪他一直问她是不是太过伤心。

“嘻嘻!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她举高那块木头,然后用力往下一砸。

砰一声,木头四分五裂,金黄色的光芒霎时刺亮了冷天澈的双眼。

这是黄金!他呆住了。

她把黄金藏在木头里?难怪这间柴房里的木头不能用,门还上了坚固的锁。

“我把所有的钱全部换成黄金,再把木头中间刨光,把金子融了倒进去,再把木块拼回去,用胶封住,这样就没人知道啦。”钱琪得意的捡起这块与手臂一般粗的金块。

这……太费精神和时间了吧!

“琪琪,其实你可以把钱存在钱庄里,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

“这你就不懂了,钱放进钱庄里,我还怕那老板跑了呢,而且不能时时刻刻顾着我的钱会让我十分难过,我想每天都看见它们安然无恙的摆在我眼前。”钱琪抚着金块,笑得灿烂。

冷天澈挫败的抹抹脸,无力的垂下肩膀,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来。

“不过,客栈被烧成这样,我的金子要放哪里?”

“琪琪,你应该担心的是我们今晚要睡哪里吧。”果然金子还是比人重要多了,唉!

“对喔。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总之先处理你那堆黄金吧。”要不然她铁定死也不会离开这里。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琪琪,就放我这儿吧。”

“陈大哥。”钱琪讶异的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冷天澈回过头,双眼探索着池。

“这里的一切都放心的交给我吧,你们今晚就先到我那儿睡。”陈笙义朝钱琪点头道。

“可是……”钱琪迟疑着。她不晓得要不要信任他。

“别可是了,从以前大王便交代我们父子俩要好好照顾你们母女,昨晚鑫来客栈失火是我没多加注意,让人有机可乘。我没料到有人会突然直接向你下手,只来得及扑灭火势,救出里面的人,还好白云山庄的冷二公子救了你,要不然我十条命都不够赔。”

“你认识我?”冷天澈冷声道。

他自夸过目不忘,凡是见过的人都记得住长相,没道理对方认识他,他却不认得对方。

“是的,我曾经在扬州与你偶遇,身旁的人向我介绍你的身分。”陈笙义有礼的解释道。

冷天澈这才卸下冰冷的表情。

“琪琪,今天你发生的事,我已经飞鸽传书告知你父王了,相信很快就有回音,你们就暂时先住我那儿吧!至于这些金子,我会帮你兑换成等值的银票。”陈笙义了解,钱琪最关心的还是这些黄金。

“天澈,你说呢?”钱琪推推身边的冷天澈。

他扬起笑容,“这又何不可?既然我们现在找不到地方住,有人提供我们住处,当然就只有不好意思的住进去了。”

“嗯,好吧。陈大哥,麻烦你了。”钱琪礼貌的对陈笙义点点头。

“不麻烦,相反的,我终于能放心了。”陈笙义终于吁了一口气。?

当了五年的守卫,他今晚应该是最好睡了吧!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哼!你们又失败了。”

底下的人跛着一只脚惶恐的回应,“我们没能掳走钱琪,是没料到冷天澈会在那里出现。”

“又是冷家的人,这是你们办事不力用来搪塞我的借口吗?”

“不,不是的,我们是真的没料到冷家的人会突然出现,上次是还没来得及夺到龙血石,就被人捷足先登抢走了,我们初步怀疑,抢走龙血石的人是当初在和平镇出现过的冷天麟。这次,我们依照您的命令掳走钱琪,烧毁客栈,但钱琪在半路上被冷天澈给救了回去。”

“那你们有跟冷天澈动手吗?”

“没有。”

“那就好,如果你们跟他动手,让他识破你们的身分,你们的下场绝不会是跛了一只脚这么简单。那龙血石现在在何处?”

“正在查。”

“正在查?不在冷天麟的手上吗?”

“我们刚尽所有的方法查过,龙血石不在白云山庄,也不在冷天麟手上,很有可能是他把它藏起来。或交给其它人保 管。”

“嗯!好了,就到此为止,别去骚扰冷家的人,我可不想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却被你们破坏。”

“是。”

“退下吧!”

又是冷家的人,这么凑巧,该不会是冷威这只老狐狸看出了什么,特地派他的儿子们来阻碍他吧?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冷天澈打开房门,看见来人,他微笑着询问:“陈公子有事吗?。

陈笙义尴尬的摸摸鼻头。“我有事要问你。”

“那我们去外头走走吧。”不等他回应,冷天澈迳自走出门外,顺手带上房门。

陈笙义走了几步,忍不住脱口问道:“冷公子,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喜欢琪琪?”

冷天澈神色自若的笑问:“你不也是?”

他就是看出陈笙义眼中对琪琪的关心和情意,才敢让她住进陈府。要不然刚发生那种事,让人很难不怀疑出手帮助的人有何企图。

“嗯,早在五年前,我奉命保护她时,就喜欢上她了,不过她不喜欢我,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幸福。”

“所以,你今晚来找我就是为了确定这件事?”

“是的。”

“那你相信我会给她幸福吗?”冷天澈反问他。

“琪琪相信你会给她幸福就行了。”

“你怎么知道她相信我?”

“她肯跟你说出她的身世,不就代表她信任你?再说,我没看过琪琪会询问人她该如何处理金钱,你还是第一个让她这样问,可见你在她心里有某种程度的影响力。”陈笙义头头是道的解释。

冷天澈看他一副十分了解钱琪的模样,心里暗恼。“你怎么这么了解她?”

“我几乎天天往鑫来客栈跑,再加上大王提供的消息,少说也能稍微摸透她的性子。”

“可是琪琪相信我,不见得就是喜欢我。”冷天澈故意这么说。

陈笙义挺着大大的肚子一笑,用力的拍他的背,“她是不是喜欢你,我早就看出来了,我与她相处那么多年,看得出她看你的眼神就跟看到钱一样,闪闪发亮。”

他跟钱一样?

冷天澈摇头苦笑,原来他在她心中总算跟钱一样占有一席之地,他应该高兴吗?

“所以,我只能选择退出,在旁边祝福你们。”

“你不觉得我可恨吗?来这儿没多久,就把你喜欢的女人抢走。”这个情敌十分大方,反倒让冷天澈顿时觉得对他有些过意不去。

“不会,感情的事本来就很难解释,就算你没出现,琪琪照样不会喜欢我,既然你的出现能让琪琪喜欢上一个人,倒也是件好事。”

“你不伤心吗?”

“伤心是一定的,所以我今晚来找你,就是要你陪我大醉一常”

“啊?”

“这是为了报复你抢走我喜欢的人的惩罚!”陈笙义不由分说便拉着冷天澈走向凉亭里已经准备好的一桌洒菜。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天澈,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钱琪关心的看着趴在桌上的冷天澈。

“没事。”只不过陪一个人喝酒喝到现在。

“你有没有看到陈大哥?我到处找不到他。”

“他喝醉了,已经回房休息。”

“喔。 本来想问你们两个一些意见的,既然只有你在,那就问你好了。”钱琪莫可奈何的再在冷天澈对面坐下。

冷天澈仰头喝下一杯茶,抹抹嘴角后微笑开口,“问吧,最好趁我现在仍清醒的时候。”

“我想问你,我是否该重建鑫来客栈?”

“你若想重建就重建,我没有意见。”冷天澈回答得简洁有力。

“那原址重建好,还是换个地方另起炉灶好?”

冷天澈抚着抽痛的头,无力的询问,“那你想换什么地方?”总该让他知道地点才能建议。

“扬州。”

“嗯,扬州好,扬州不错埃”冷天澈频频点头,猛地他震了一下,站起来大叫,“扬州?”

钱琪被他猛然的气势吓了一跳。

“呃,对啊,那是我娘的故乡,我想就近照顾她,让她在地底下也不会寂寞。”

冷天澈听到她的回答后,兀自站在那儿吃吃傻笑。

太好了,他正想着怎么把她拐回扬州,没料到她自己先开口。

“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继续说。”冷天澈回过神后,马上坐下来,双眼炯炯有神的望向她。

“喔。既然你认为扬州不错,那我就选在扬州开客栈好了。”钱琪疑惑的看看他,接着又开口,“那现在鑫来客栈的那块地怎么办?卖掉吗?”

“卖掉是不错,不过我想你大概也舍不得,不如将它重建,交给小林子掌管可好?”冷天澈提出中肯的建议。

“这样好吗?”钱琪有点疑虑。

“怎么不好?这样你南北各有一间客栈,何况你资金充足,再加上鑫来客栈的原址是个做生意的好地点,匆匆卖掉它反而卖不到好价钱,那还不如直接重建。”

“嗯!听你这样说也对,不过只怕小林子不答应。”

“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他答应的。”语毕,冷天澈露出高深莫测的笑。

为了他一生的幸福,也只能委屈那小子了。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