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七章

作者:千千

白云山庄

一位脸部棱角分明,身材高大,身着长袍的男子,面色铁青的坐在大厅看向面前低头不语的女子。

“欣欣,我不是告诉过你,出门一定要有护卫随行吗?你看看这次,要不是扬州城的居民认识你,挺身保护你,你早就被人砍伤了。”冷天麟的忧心完全写在脸上。

周欣欣闻言不服气的抬起头,“只不过逛个街,后面还跟着一大串的人,很奇怪耶!更何况谁会料到小巷子里会有人强劫,而要抢我们的那三个强盗也很莫名其妙,明明说要打劫,我们乖乖的把钱交给他们,他们却不要,拿起刀子便对我们猛砍,活像要我们的命似的。”扬州的强盗都这么怪吗?

冷天麟听毕,轻震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的问:“他们确实没拿钱,拼命朝你们猛砍吗?”

周欣欣用力的点头,“是埃”

要不是她把东西放在脂粉摊忘了拿,那个好心的小贩或许不会这么凑巧救了她们,不过也多亏他那一句“你们想对公主做什么”,才把许多人吸引过来,那些强盗一见许多人围观,也就收手离开了。

唉!热心是很好,不过他们就是太过热心了,硬要护送她回白云山庄,这么大的阵仗,天麟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们出了事?

鸣!害她现在必须站在这儿听他唠叨。

冷天麟沉默了会儿,又缓缓开口:“下次没有我允许,你不能擅自离开白云山庄。”

“什么?明明是那些强盗的错,为什么要这么罚我?”周欣欣皱着眉头,一副快哭的表情。

“不为什么,你听我的话就是。”

“呜!你对我没有像以前那么好了,皇兄果然说得对,女人娶到手后就没有价值了。”周欣欣泪汪汪的指控眼前狠心的良人。

冷天麟伸手揉揉有点发疼的额头,哭笑不得的望向一脸委屈的她,“欣欣,别听你皇兄乱说话,我对你怎么会所有差别呢?”唉!师兄老是教她些有的没的。

周欣欣红着眼眶斜睨着他,“哼!在和平镇时,我只不过作个恶梦,你就温柔的安慰我,轻声细语的跟我说话,跟现在我遇上强盗后的态度完全不一样。”明明就有差别,他还说没有。

唉!这对兄妹,个性会不会太像了,连翻旧帐的能耐都一样。

冷天麟极为无奈,只好苦笑道:“我是怕你出事,才会限制你出门,这样好了,你以后想出门就跟我说一声,我们一起出去。”

“这还差不多。”周欣欣点点头,勉强接受。随后她想到一件事,“天麟,好奇怪喔,为什么我后来就没有再作恶梦了?”她也不是希望自己继续作恶梦,不过这事就是有点奇怪。

冷天麟微笑看着她,伸手示意她坐到他身旁,“你皇兄跟我说过,那是因为你身上的祥凤玉佩和上官阳的龙血石皆是有灵性之物,而它们又可以彼此互相感应,所以当一方有强烈的邪念时,另一方就会强烈的感受到,你会作恶梦也是这个原因。”

“喔,原来如此。”周欣欣点了点头,随后在冷天麟周围探头探脑,不知在找什么。

他一头雾水的看着她怪异的举动,“你在找什么?”

“我皇兄啊,为何没看到皇兄在你身旁,死缠着你不放?”周欣欣一边说,目光一边四处梭巡。

冷天麟惊讶的看着她,嘴角不断抽搐,“唉!欣欣,你皇兄自中秋过后就离开白云山庄了,你怎么现在才发现?”

“那皇兄去哪里了?”

“他说要替我传口信给我那两个弟弟,顺便告诉他们我已经成亲的喜讯。”

唉!都说派人去就好,他硬要亲自跑一趟,说什么这样才有诚意,真是的,他有必要让自己那么累吗?

周欣欣听了,一脸同情的看着冷天麟。

他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忍不住开口:“呃,欣欣,你有话就说,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嗯,你真的相信我皇兄会确实无误的替你传口信,而不惹出麻烦吗?”周欣欣想笑,但强忍着笑意。

啊,他完全忘了,师兄他绝对不可能只是安分的传个话。

冷天麟呆了半晌,随后两人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哈哈哈……”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冷天澈步下楼梯后,赫然发现客人们静得异常,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见,仿佛所有人都像被点了穴似的,不动也不语。

他环视着整个客栈,发现众人的视线都聚在同一个人身上。

这情景他以前见过不少次,能造成这种情况的,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一个人,那家伙天仙般的美貌总是让人目不转睛。

冷天澈踩着不缓不急的步伐走向那位背对着他的客人,那个坐着的白色背影眼熟到他用不着猜就知道是他。

当他走近那一桌时,心里极为讶异,怎么会只有他一个人,通常他身边的那道蓝色身影不可能不在,在他的印象中,他们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他利落的拿下肩头的布巾擦擦桌子,随后必恭必敬的向那位白衣人俏声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会来这里?。

冷天澈心里嘀咕,大哥真的没跟他一起来?他没来,谁能制住这位太子,大哥不怕他到处惹事吗?

太子停下把玩茶杯的举动,轻巧的眨动他那细长的风眼,接着微侧过脸笑着望向他,道:“呵呵,你当跑堂小二当得挺称职的嘛!我是来这里探望你的,顺便替天麟带个口信。”

冷天澈点点头,但仍防备着他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大师兄,大哥托你带了什么话给我?”

太子白皙的右手轻拢一下乌黑的发丝,唇办勾起淡淡的微笑,“其实也没什么,他说他已经回白云山庄了,希望你们赶在年底前回来团聚。”

“喔,多谢大师兄。”才这样几句话也要托太子传话吗?大哥没那么无聊吧!

太子笑得极媚,轻拉他坐在身旁,双眼亲切的望向他,“唉!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跟我客气什么?”

一家人?

冷天澈活像被闪电劈中似的,脸瞬间黑了一大半,他呐呐的开口:“什么……一家人?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他所想的那种关系吧!

太子轻蹙着黛眉,似责怪他如此憨笨,“一家人不就是亲人,既然我们是亲人,就代表我们成为亲家啰!”

亲家?冷天澈完全呆住,无法言语。

在他的印象中,皇室中不是只剩太子一人未婚吗?其余的公主不都嫁出去了,为什么他们还会成为亲家?

天啊,他以前的恶梦竟然成真!

亲呢搂抱着沉睡的两人、衣衫不整的两人、交情好得异常的两人……冷天澈脑子里满是几年前那幕极为暧昧的景象。

老天爷!这么多年来,他不是一直乞求着,不要给他一个男大嫂吗?为何现在会变成这样?

呜!大哥,你还是失守了。

太子挑着眉,轻推完全傻住的冷天澈。

“跟我成为亲家有那么高兴吗?说实在话,其实我们刚成为亲家没多久,也难怪你会不知道,唉!为了让你早点知道这件事,我一路上不眠不休,不停的赶路,你瞧瞧,我都出现黑眼圈了。”说完,他伸出细白的手指抚着眼角,姿态极为妖媚。

冷天澈只是听着他唠叨不停,心里哀痛得无法回应他任何话。

太子忽然蹙着眉头一叹。

“唉呀!刚才只顾着跟你报告喜讯,忘了拿信给你。”语毕,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冷天澈仍呆呆的直视着前方,不发一语。

太子见他毫无反应,好奇地打量着他。“还没高兴完?嗯!我还是帮你收好好了。”语毕,他轻靠在冷天澈的肩膀上,右手微按着他的左肩,将信往他的衣襟里放。

太子对众人的视线视若无睹,他放妥信后,顺手拍拍冷天澈的胸口,轻扬起微笑,“嗯,放好了,应该不会掉。”

在看到冷天澈背后忽然出现的女子后,他眼里快速的闪过异样的光芒,接着扬起充满邪意的笑,侧头轻吻一下冷天澈俊逸的脸庞,随即低声靠在他耳边说:“别再发呆啰,你身后有一个看起来十分凶悍的姑娘正瞪着你呢。”

太子话还没说完,钱琪已经拉高嗓门大喊:“冷天澈!你在于什么?”

冷天澈一听到钱琪的声音,猛然惊醒,“嗄!琪琪!怎么了?。

他马上转过头,只见钱琪横眉竖目怒瞪着他,浑身燃烧着熊熊怒火。

“呵!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前跟姑娘家调情,别跟我说是我请你这样做的。”

冷天澈慌忙的站起身迎向她,拼命的解释,“琪琪,听我说,他不是姑娘家,他是男的。大师兄,你快跟她解释,咦?大师兄……。他回头一看,大师兄人呢?座位上这会儿已空无一人。

“嗯,这谎说得满有创意的嘛!不要以为姑娘家女扮男装就要我相信她是男的,冷、天、澈,我最讨厌人说谎了!”

冷天澈哭丧着脸道:“他真的是男的,只不过他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唉!他就知道大师兄一来准没好事。

“喔?男的会把手摸进你怀里,会亲你脸颊吗?别骗我了,全部的人包括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还想骗谁?”

怀里?对了,信,他怎么把信忘了?

冷天澈瞬间恢复冷静,“等等,你先别气。我们背对着你,所以你没看到,刚才我一时情绪激动,回想起一些往事,所以连他和我说话我都没有注意。我想是大师兄怕我因此把信搞丢,才会把信放进我怀里。”他赶紧把信拿出来递给她。

钱琪气愤的紧咬下唇,摊开那封信,才看了一会儿,豆大的泪珠便扑簌簌的从她眼中滴落。她把信向扔冷天澈后,随即哭着跑上楼。

冷天澈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望着钱琪的背影,之后疑惑的捡起地上的信看着。

天澈君如晤:

我俩已分别许久,在这段思君不见君的日子里,煞是寂寞,回忆当初同游的时光及同榻而眠的夜晚,乐哉却短暂,唉!现今我俩分隔两地,回忆过往的一切,徒令人不胜唏吁,感慨万分。

君在远方,是否常想起过往、想起我俩的情谊?或许对君来说,再多的回忆都是枉然,唯有真挚的情谊才能长存于心。

近来,我俩之间的缘分又更为浓厚,关系比之前更加亲近,君是否悦之?

与君相见之时,君必因回忆起过往快乐的时光而浑然忘我,一思及此,等不及见君之日,便执笔书写此信,望君笑纳。

好个望君笑纳!连执笔人是谁都刻意不写,摆明是想害他。

冷天澈咬牙切齿的撕碎手中这封情意绵绵、语带双关的信后,便如狂风般急速冲上楼。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冷天澈站在钱琪房门口,听到她细细的呜咽声,便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放轻脚步走到她身旁。

他手足无措的看着她趴在桌上哭泣,又心疼又慌乱,不晓得该怎么让她停止哭泣。他拉来一张椅子,靠在她身旁坐下,右手抚向钱琪的头,丝毫不敢用力。

“琪琪,别哭了。”

钱琪依旧呜咽着,不理会他。

冷天澈满脸心疼,一边缓缓抚摸她的秀发,一边轻声细语的哄她,“他是我大师兄,虽然现在我这么说你未必肯相信,但我真的没有骗你。琪琪,假如我和他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那我们早就成亲了,何必拖到现在才互诉衷情?琪琪,我的心你一直明了,可是你却不相信我绝不变心,一旦你遇到那种情况,你就会怀疑我、不相信我。琪琪,世上虽然没有绝对的事,但只要你付出信任总会有回报,再相信我一次吧?”

随着冷天澈一句句柔情的话语,钱琪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闷闷的声音从她的臂膀里传出来,“信里写着你们同榻而眠,这是真的吗?”

冷天澈听到她肯问他话,蹙紧的眉头马上舒展开来,“没错,是同榻而眠,但我们睡的是大通铺,睡在我和他之间的人是我大哥,换句话说,我们并不算睡在一起。”

“关系更加亲近又是怎么回事?”

冷夭澈听到这个问题,伤脑筋的看着她,“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大师兄他每次有说就跟没说似的,我向来搞不懂他话中的含意,唯一懂他说什么的人,大概只有我大哥了。”他一向不懂大师兄话中的含意,但这次他宁愿听不懂,也不愿听懂。

两家成为亲家?除了大师兄和大哥成亲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唉!他能跟琪琪说,大师兄跟他大哥成亲了吗?

就算双方家长同意,那是谁入赘谁家?

他完全不能想象一国太子和武林盟主成亲是多么轰动的事。

不过奇怪的是,既然白云山庄有喜事,为何他处于人来人往客栈,却没听到任何流言,家中也没有人捎封信给他,还要那个新婚之人前来告知他才晓得?

还是有人刻意隐瞒,不让他知道这消息?

该死!谁会那么无聊,玩这种大手笔的把戏?

钱琪沉默半晌后,趴着闷闷的回应一声,“喔。”

冷天澈爱怜的摸摸她的头,“不哭也不气了?”

“嗯。”

“那你会再相信我一次吗?”

“不知道。”

“不知道?”

“我就是不知道。”钱琪死也不抬头,仍趴在桌上不看他。

“好吧,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他虽不满意这答案,但又能拿她怎样呢?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爱是什么?

钱琪撑着下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眼前忙碌的男人。

是会不知不觉的在意他吗?还是说那人已经在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后,她才会注意他。

“客倌慢走,下次记得再光顾本客栈。”

她一直认为爱是会随时间消逝的,爱永远比不上金钱。

“琪琪?”

要相信他吗?

“琪琪?”——只大手伴随着呼唤声在她面前摇晃。

“嗯?”钱琪眨眨眼,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

“没事。”钱琪懒懒的扯着嘴角。

“真的吗?”眼前的男人低头注视着无精打采的她。

“嗯。”

“可是你这几天看起来无精打采,老盯着我看。”害他每晚都对着镜子仔细察看自己究竟哪里不对劲。

钱琪打了个呵欠,“我在研究你。”

冷天澈疑惑的看着怪怪的她,“我有什么好研究的?”他不自觉的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这你就不懂了,别妨碍我,快去做事。”钱琪不耐烦的挥手赶他走。

可是每天被她这么看着,在大庭广众下,他不扑上去吃了她就已经不错了,还怪他妨碍到她?

冷天澈摇摇头回去干活,忍受着那道视线。

很明显的,她还是继续研究着他。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研究他?

冷天澈仰躺在床上,看着上方的梁柱。

女人心真的是海底针,他搞不太懂她在想什么,他有什么好研究,还不是跟普通人一样,一个鼻子、两个眼睛?

屋顶上突然传来悉悉卒卒的脚步声。

仔细一听,共有三道脚步声在上头悄悄移动。

冷天澈微眯起双眼,竖耳聆听这些武功底子不错的人正往哪个方向走。

那三道脚步声越过冷天澈房间上方后继续奔走,直到客栈的某处停下。

是钱琪的房间上方!

冷天澈脸色大变,连忙跳窗而出。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