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六章

作者:千千

月光下,两人来到马厩旁。

钱琪在于草堆前伫立,良久不发一语。冷天澈静静的站在她身后,等待她开口。

“十九年前,”钱琪陷入回忆中,缓缓地低声道:“一位地位崇高的男子在江南偶遇了一位姑娘,这位姑娘姓钱,她就是我的娘亲。”她说到这里,便转过身看向冷天澈。

冷天澈心疼的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和苍白的脸,他伸出手想要握住她,可是她却退后一步闪避他的手。

她露出苦笑,继续道:“初次相遇的两人彼此互有好感,就在这次初遇后,或许是缘分吧,之后不管他们两人到了任何地方,常会不期然的偶遇,之后,陷入爱情中的他们对对方许下一生的承诺,一个可笑至极的承诺,呵!就算他们到老、到死也不变的承诺!”

这时,钱琪蓦然想起躺在床上病恹恹的娘亲,她枯瘦的双手正无力握住她的手,缓缓诉说着他们相遇的情形,蜡黄的脸在回忆那些过往时,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琪琪,娘应该相信你爹不会就此变心的,他说过,就算他人在远方,他的心依然在我身边。

琪琪,要不是当初娘太固执,执意要带走你,身为公主的你也不会落魄得必须陪娘一起吃苦。

娘当初是病胡涂了吧,病到忘了亲眼看到的事实了吗?为何要在死前欺骗自己说爹从没变心呢?

她不懂,当初负气带她走的娘,为何会在去世前说出完全不符合她个性的想法。

琪琪,你知道吗?我好想你弟弟,还有你父王,我好想他们,我当初的决裂硬生生的拆散了我们一家人,琪琪,我当初还是作错决定了,我们该留在那边的。

我们……该留在那边……

钱琪想到那句话,顿了顿,露出无奈和悲伤的苦笑,随后,她又接着说下去,“后来,他们成了亲,可是爹的亲戚们并不高兴,因为他们认为我爹应该找个有地位的姑娘,而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汉人。”

冷天澈不可置信的看向钱琪,“汉人?你……”这是说,她爹是关外的异族中颇有地位的人?

钱琪看他的眼神,知道他不敢相信她会有异族血统,“我长得像我娘,所以看不出来。”

“嗯,确实看不出来。”不过这不是他在意的事,重点是琪琪为何会跑来开客栈,是发生了什么事?

钱琪又继续诉说,“不过,我娘并不理会他们的恶语批评,她认为,只要他爱她,这点小问题并不会让她困扰,直到七年前的某天,突然出现一位美丽的部落公主,她爱上了我父王,那些王族们得知这些消息,无不敲锣打鼓尽力凑合他们,甚至不断游说我娘让我父王迎娶她,好让部落更强大。”

钱琪双眼蓄满泪水望向冷天澈,哀伤的咬了咬下唇。

“我娘怎么会肯呢?个性刚强的她断然拒绝这项要求,甚至严斥他们不准在她面前重提此事。唉!我娘太小看他们了,我娘这里不行,他们便朝我父王下手,他们不断的安排他们相处,你想,在这样的长期接触下,又加上对方是位美丽又年轻的姑娘,他能不动心吗?能不喜欢上她吗?所以我不相信爱情,爱情到后来是没有价值的。”

她想到那些人的要求被娘拒绝后,恼羞成怒的不断对她们母女吐出不堪入耳的话语。

她恨父王的变心,也恨娘的痴情,但更恨无能为力的自己,她恨自己只能在旁边看着为情日渐消瘦的娘,恨自己没有能力恢复他们之间的爱情,她真的好恨。

冷天澈忽然道:“我不同,我不会像你父王的。”真该死,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害他的真心不被钱琪接受。

钱琪闻言愣了愣,接着她凝睇他一眼,“我娘原本以为这是他们散播的谣言,不予理会,可是五年前某一天,她亲眼见到他们两人竟然在书房里翻云覆雨,她心冷了,隔天,她留下我弟弟扬,也就是你之前看到在客栈外跟我说话的那名男子,带着我来到这里,用她的积蓄开了这间客栈。”

说到这儿,她又陷入过去的回忆里……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母后。”钱琪的小手拉拉正收拾着行真的娘亲,好奇的问:“为何弟弟不跟我们一起走?”

她摸摸钱琪的脑袋,慈祥的笑着,“弟弟是你父王的继承人,母后是不能带走他的。”

“可是弟弟没有母后,他会很难过的。”

听到女儿的童言童语,她忍不住哽咽出声,“别担心你弟弟,会有人来照顾他的。琪琪,母后本不想带走你,可是你太像汉人、太像我了,你待在这里会被他们欺负的。”

“像汉人不好吗?”钱琪歪着脑袋不解的问。

“对他们来说是不好。”她顿了顿,忽然觉得这话题对小孩子不适合,于是便换了个话题,“琪琪,一旦走出这里后,就别叫母后为母后了,要叫母后娘,记住千万要改成汉人的称呼。”

“为什么?那父王呢?我要叫他什么?”

一听到女儿提起他,她忍不住心痛,沙哑的开口:“叫他爹。”

“爹?”钱琪抬起小小的脸,不明白的看着落泪的母后。

“嗯。”她痛苦的点了下头,想要忘却这让她痛苦的称呼,她勉强勾起微笑,“娘想在关内开一间客栈,我们的客栈名叫鑫来,好不好?”

“鑫来?”

“对,希望钱会不断滚滚而来。”她没告诉小少年纪的她这店名还有另一个含义。

“好啊!我喜欢这名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躺在床上的妇人虚弱的说:“琪琪,三年了,我待在这里三年了,你父王他他为何只派使者来说服我们回去,而他本人却不来?难道他不知道鑫来客栈的含意吗?鑫来就是心来,我只是希望他的心回到我身边来啊!心来,他的心终究会归来,原来这一句只是我这三年来自己骗自己的话。”

不久后,她又比之前瘦了一大圈,看来了无生气。

“琪琪,我应该相信他,那夭应该是我错看你父王了,他是不可能背叛我的,对,没错,我们约好的,他不可能抱着其它女人……”

可是躺在床上一直等待人的女人,到了最后一刻,她终于死心了。

她望向钱琪,颤抖的惨白双唇开阖着,交代临终的话,“琪琪,娘不行了,我知道你父王还是惦记着你、疼爱你,你就回你父王身边吧,别留在这间客栈了……琪琪,娘死后记得要把娘的骨灰送回扬州,跟你的外公、外婆葬在一起,别忘了……”

她苦命的孩儿啊!她这个做娘的不该让她吃苦的……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过了两年,钱琪依然经营着鑫来客栈,无视于娘的遗言和父王不断的派人请求她回去。

可是,她原本誓言永不爱人的心,却陷落在她嗤之以鼻的爱情里。

她后悔之前去扬州扫墓时答应冷叔,也后悔自己不该被冷天澈的男色所诱惑,早知道她会对冷天澈动心,当初她就应该回绝冷叔的提议,不该为了钱而签下那张卖身契。

“琪琪,相信我吧。”冷天澈认真又诚恳的看着她。

钱琪猛摇头,退后了数步,“不……”她不能陷下去。

看到她又要退缩,冷天澈深情款款的呼唤,“琪琪。”

钱琪双手捂住耳朵猛然大吼,“别叫我的名字,也别看我!冷天澈,闭上你的眼睛和嘴巴!”说完,她全身剧烈颤抖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用你对村女客人的那招来对付我。”

冷天澈依言闭上眼睛,痛苦的道:“好,我闭上眼睛,那你总可以听我说话吧?”

“我不想听。”钱琪冷酷的回应。

“听我说,好不好?”

“你再说,我就毁约,把你送回白云山庄。”她面无表情,以极冷的语调回道。

“你就算毁了约,我也不会走。”冷天澈坚定的说。

“你不走,我走。”语毕,钱琪快速的转身就跑。

冷天澈一听,马上睁开眼,拔腿急迫。

“琪琪,别走!”追上她后,他从后头抱住她,语气沉重的说:“别走,我求你。”

钱琪不发一语,不断挣扎着。

冷天澈紧紧搂抱着她,心痛的在她耳边说:“我不是你爹那种人,我对你是真心的。”

她扯不开他的双手,于是大声尖叫,想借此逼冷天澈放手。

他迫不得已,只好一手搂住钱琪的腰,一手把转过她的身子,凑上自己的唇堵住她的叫声。

“呜……”钱琪吓一跳,瞠大双眼看着冷天澈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

她回过神后,试图抽出被冷天澈箝制的双手,脑袋也不停的左右晃动,想摆脱冷天澈的唇,哪知她越是挣扎,冷天澈越是加深这个吻,吻到后来,她只能全身发软的靠在他怀里。

冷天澈见她不再挣扎,便依依不舍的结束这个吻。

他温柔的环抱住她,轻吻着她光滑的前额喃喃道:“不要走,琪琪,难道要我刨心给你看,你才相信吗?”

气喘不已的钱琪闻言怒道:“那你刨给我看啊!你刨啊!你刨了,我才相信你是真心的。”

陡地,冷天澈放开她,她一被放开,便跌坐在地上。

她抬头望向他,只见他认真的看着她,双手缓缓的解开衣带,露出胸膛。

松开衣物后,冷天澈随即蹲下,从靴子里拿出一把短刀。他缓缓将刀子抽出刀鞘,在月光的映照下,亮晃晃的刀锋显得阴森恐怖。

钱琪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她努力撑起身体,站起来注视着他,“刀子拿来。你若真要刨,就到别的地方刨,别污了我的地方。”语毕,她不悦的蹙紧眉头伸出手。

冷天澈把刀子抵在胸口上,锋利的刀锋旁渗出些许鲜血。

“哼!你刨了心又有何用?还不是变成一个死人,我是不会对死人动心的。你省省吧!把刀子收起来,难道你要害我重新请个店小二吗?”

刺目的血腥让她恐惧,但她还是故作镇定。

他若真刨出心来,她该怎么办?她不要他死啊!

“琪琪……”冷天澈不懂她的意思。

“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如果你现在就死了,那不是白死了吗?”钱琪故作冰冷的语气开始有点放软。

“更何况,你现在为了这件事而刨了心,那以后我该如何向你要你的爱呢?你这个笨蛋。”说到后来,钱琪的语气已微显出惧意。

这意思是她相信他了吗?冷天澈心中乍喜。

“还快不把刀子收起来,你当真要开膛破肚绐我看?”她心里充满惊慌,生怕他真的把刀刺进胸口。

冷天澈闻言收起刀子,双眼充满感情的望着她。

钱琪见他冷静下来,暗吁了一口气。

“看你明明不傻,怎么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就算你刨出心来,那被你留下来的人该怎么办?”看他的外表不像会感情用事的人,她没想到他真的会听她的话打算那么做。

“我没想那么多,自从遇见你后,我的心便一直处于失控状态,会做出这样的事,连我自己都料想不到。”冷天澈依旧以极为认真的眼神直盯着钱琪的眼眸。

为缓和他的情绪,她以开玩笑的口吻对他说:“你这样子看起来真是秀色可餐耶!你看你那凌乱不堪的衣服,结实的胸膛上还微带着血腥,唉!这让其它女人看到,一定疯狂大叫。”但这景象差点吓死她。

冷天澈微笑走向她。“那你怎么不叫?”她不是女人吗?

“我不叫,是因为我……只想舔你。”语毕,钱琪快速的伸出舌尖轻舔一下他的胸口后,便转身逃跑。

突然被“侵犯”,冷天澈满脸错愕,低头看着被钱琪轻舔的地方,皮肤上还有着她残留的唾沫,他整张俊脸迅速爬满红潮。

钱琪对冷天澈做出这大胆的行为后,便逃回房间里。

呼!扳回一城了,不然之前他老是诱惑她,让她不知所措,这下总该让她反击了吧!

娘,女儿想通了,与其逃避爱情,还不如面对它,就算下场跟你一样,也无所谓了。

接受爱情,总比让两人都痛苦好。

她一想到方才冷天澈把刀放在胸口上,便恐惧得直发抖,还好来得及制止他,不然她绝对会一辈子后悔。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翌日早晨准备开店时,冷天澈看到贴在柜台后方墙壁上的红纸后,微愣了一下。他诧异的张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上面的字。

“禁止随意触摸本客栈的店小二,违者罚金一两。”一旁讶异的声音道出红纸上的字句,“大姐转性了吗?天澈兄,她竟然轻易的放过你,不再利用你狠捞一笔了,好难得啊!”小林子惊讶的转头看向发呆的冷天澈。

冷天澈心想,这意思是她不想看到女客人跟他打情骂俏了吗?也不想利用他来赚钱了?

“喂,你们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快点做事。”钱琪甜甜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大姐,这字条是……什么意思?。小林子伸出手指着那张红纸问道。

“喔,有鉴于其它客人抱怨,以及应该回复客栈以往的宁静,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天澈可以不用特别服务女客人了。”钱琪振振有词的解释。

事实上根本没有客人抱怨,这只是她的私心罢了。

“原来是这样埃”小林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即往后头走去,准备开始工作。

冷天澈惊喜地问:“琪琪,这是说你接受我了,不愿再见我跟其它女人接触,是吗?”他的胸中涌满说不出的感动。

钱琪绽出如花朵般美丽的微笑,“小二哥,你想太多了喔!我只是禁止其它女人骚扰你,我可没说我接受你的感情。”

他脸上充满困惑,“那……你现在的意思是?”

睇着他疑惑的脸,她兀自笑得灿烂,“我的意思是,等你做完这一年后再笞覆你。”

一年?冷天澈垮下脸。

“琪琪,一年太长了!”

“不长,一点也不长,我说过我需要时间的嘛!更何况这一年

是你的试验期,想让我心甘情愿的接受爱情,你必须付出代价。”钱琪笑得非常得意。

“你……”冷天澈的眸子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后,便眨着黑眸深情的望向她,温柔的嗓音发出诱人的呼喊,“琪琪,我……”

哪料到他还没说出话,就被钱琪的媚笑摄走魂魄。

她眯着星眸,唇办噙着惑人的甜笑,显得风情万种,加上她的声音原本就带点蜜意,现在更为甜美腻人,“我的小二哥啊,这招用太多次可没效罗!”还来呀,不过要不是她抢先一步,此时被迷得不知所措的会是她。

冷天澈被她迷得痴愣,他呆呆的望向她,缓缓伸出手想攫住她的肩膀。

钱琪见状,反被动为主动的扣住他的手,凑上香唇轻吻他的嘴角后,便狠狠的出手揍向他的肚子。

“啊!”冷天澈痛呼一声。

“下次再用这招迷惑我,你的下场就是这样。”钱琪拍了拍手,便大刺刺的走进柜台。

冷天澈手捂着肚子,微皱浓眉看着她,“真是最毒妇人心。”他没料到她会反过来诱惑他。

“嘿嘿!好说、好说,这叫作先下手为强。”她挑高眉头,然后娇斥出声,“还不快去做事?”

“是。”冷天澈摇摇头,只好乖乖认命。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