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五章

作者:千千

鑫来客栈里男女开心的谈笑声几乎盖过客栈外人马杂杳的声音,热闹的景象和音量让路过的人们皆好奇的往客栈内望去。

只见本为让人投宿及用膳的客栈内竟然有着不合常理的情景,路人们非常讶异的看着这男寡女众、亲呢调情的画面光明正大的上演,这一幕顿时让他们联想到妓院,不过男女角色似乎颠倒过来。

主角正是被众女客召唤,跑来跑去、忙碌不已的冷天澈,他时而到那一桌跟姑娘们调笑,时而到另一桌与妇人们交头接耳、拉来扯去,而唯一看起来跟这热闹的场面格格不入的人,就是在柜台后头脸色略微不豫的钱琪。

阵阵男女的嬉笑声传入正在算帐的钱琪耳里,她左手恨恨的拨打着算盘,拿着毛笔的右手则有些抽搐,眼睛怒瞪着面前这群不知廉耻的男女们。

“天澈,来嘛!吃口菜。”一个妙龄女子伸长玉手把筷子上的食物送进他嘴里。“好不好吃啊?”

他微微一笑,“只要是你夹的都好吃。”

可恶!她们是把这里当酒楼还是妓院,竟然当众调情,倒追起男人来。

“就她夹的好吃,我夹的就不好吃了吗?”另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不悦的睨着他。

冷天澈笑得非常灿烂,“怎么会?只要是你们几位大美人夹的菜,什么都好吃。”

“讨厌,你的嘴真甜。”

冷天澈邪邪的挑起眉一笑,“你又没有尝过,怎知我的嘴甜不甜?”语毕,又是一阵男女交杂的调侃声。

哼!冷天澈,老娘是请他来当店小二的,他怎么可以像妓女一样任他人抚摸?

钱琪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的握紧毛笔,心中强烈的妒意让她完全忘了当初是谁逼冷天澈跳进火坑。

可恶!今天他行情不错嘛,众星拱月啊!

钱琪很明显的忘却,在这之前,冷天澈也是一直处于被众女围绕的情况。

“哟!天澈兄今天还是那么抢手。”小林子正要出门采买货品,他靠在柜台旁,戏谑的打量一下围在冷天澈身边的姑娘们。“嗯,人满多的嘛!大姐,看来你最近是赚翻罗!”

钱琪不发一语,任凭小林子一人唱独脚戏。

小林子奇怪的看向钱琪,不明白她为何不说话,倏然看见钱琪的脸散发着浓厚的敌意,他吓一大跳,连忙推推她。

“大姐,你怎么了,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小林子忧心的看着她铁青的脸。

“没事。”钱琪被他猛然推醒后,虽收起凶狠的目光,仍不自觉的继续啮磨着贝齿。

“可你看起来像是有事的样子。”

钱琪气呼呼的扭头对他低吼,“我说没事啦!”烦死人了,没看到她正在忙吗?

小林子畏惧的缩了一脖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姐变得好奇怪,看起来像要把人生吞活剥似的。

“你刚才说他今天还是那么抢手,是真的还是假的?”钱琪继续盯着冷天澈,一眼也没瞧向小林子。

“呃,大姐,这事你不是比我还清楚吗?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看他接待女客啊,何必问我?”小林子不明白钱琪这么问的用意。

“嗯哼!我懂了,你还不快滚?”钱琪毫不留情的赶他离开。

小林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声的说了一句,“大姐,你好像在吃醋耶!而且还非常的酸。”大姐该不会真的喜欢上天澈兄了?

钱琪的脸慢慢转向小林子。“你说什么?我吃醋,你有没有搞错啊!”她会吃他的醋,真是笑话!

小林子一见钱琪变脸,马上跑得飞快,可是仍不怕死的丢下一句话。“大姐,你还是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吧!”吃醋的女人真可怕。

照镜子?钱琪心中怒斥,可恶的家伙,算他跑得快,要不然早拆了他的骨头。

哼!她会吃冷天澈的醋?瞎说也要有根据。

这时,冷天澈走向柜台,“琪琪。”

满肚子火的钱琪一看他走近,一瞬间换上甜死人的媚笑,“什么事啊,天澈?”

冷天澈低声问:“现在有两位姑娘要我陪她们去庙里上香,说会多付一些钱给我们,你认为呢?”

钱琪眼神弑人,脸上仍笑容可掬的回道:“你认为我们客栈现在有人手代替你工作吗?”

冷天澈听她这么说,以为她是担心招呼客人的人手不足,于是提议道:“可以找小林子暂时代替我。”

“他刚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钱琪找到借口,马上回绝他这项建议。

“那……怎么办?”

“只有婉拒了。”钱琪笑眯眯的回应。

“好吧。我想她们一定很失望,她们看起来很希望我能跟她们一起去呢。”他转身离去前丢下这么一句话。

什么?冷天澈!你怕那些女人失望,就不怕她忙不过来吗?

钱琪气呼呼的瞪着他的背影,不晓得是气他罔顾她的生意多一些,还是他想跟人出游的事多一些。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沐浴过后,钱琪慵懒的坐在铜镜前,她一手捧着湿渡的长发,另一手握着木梳慢慢的由头顶缓缓的梳到发尾。

就这样,她漫不经心的重复着梳头的动作,双眼虽然看着镜子,但她脑海里却浮现今天冷天澈周旋在众姑娘间的模样,她顿时气得咬切齿,心里酸不溜丢的。

接着又想到小林子说她在吃醋的那些浑话,她气得双眼睁大,双颊气鼓鼓的,就在此时,她不经意的望向面前的铜镜。

一见镜中的自己,她大吃一惊,不敢置信。

这是她?不会吧!

她诧异的伸出手摸着镜面上自己的脸庞,这张脸……连她自己都很明显的看出,她的表情分明是已经在醋缸中浸泡已久的感觉。

当她又想到冷天澈那优雅般微笑是朝向其它女人时,镜中的她酸意更是浓烈。

她……真的爱上他了。

钱琪惊恐的发现这个事实,让她不由得警惕自己要收心。.

不,不行,钱琪,你要想想娘的下场啊!

心来,心终究是不会归来的,交了心,就要承受对方的心是不会永远归属于你的。

钱琪有些慌乱,接着她深深的、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想借此屏除心中所有的杂念。

她拒绝钱以外的任何事物闯进她心中,包括冷天澈。

随后,她又凝视着镜子。

很好,这样就好……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小林子喜孜孜前来敲冷天澈的房门。

“嗨!天澈兄,恭喜你啰!”

冷天澈莫名其妙的睨着他开心过度的表情,“我有什么好恭喜的?”他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喜事值得恭喜。

小林子笑咪眯的说:“我不晓得这事对你是好是坏,总之先恭喜再说。”

“是好是坏,还是要先听你说了才知道吧。”冷天澈微笑道。

“这事是有关于大姐。”小林子故弄玄虚,想勾起他的好奇心。

冷天澈神色自若的瞄他一眼,“然后呢?”

可恶!他都不会显现出很紧张的表情吗?

小林子拿他没辙,只好直接说出口,“我想,大姐喜欢上你了。”

“是吗?”冷天澈的表情仍旧平静。

有没有搞错,他竟然还怀疑消息的真假!

普通人知道这种事时,都会有些吃惊或惊喜,但他连起码的惊讶的表情都没有,更别说是惊喜了。

小林子没看到冷天澈听到这消息时该有的表情,心中颇为不悦,可是他还是继续说下去。

“今天下午,我看到大姐酸不溜丢的看你和其它姑娘嬉闹,吃醋吃得连我都差点遭殃,这岂不是已经证明她已经喜欢上你了?”

“喔。”冷天澈仍然面无表情,声调毫无半点波动。“没事了吧?”

小林子被他冷漠的表情气得严重内伤,“没事了,再见!”他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冷天澈在他走后,嘴角才漾起喜悦的笑。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翌日下午,钱琪依旧坐在柜台后低头打算盘。

冷天澈招呼完客人后,来到柜台前。

钱琪察觉到他正站在前头,于是头也没抬的问:“有人要结帐吗?”

“没有。”

她仍旧拨打着算盘,随便的答了声,“喔。”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小林子昨晚跟他说她喜欢他,为何他今天一直暗中偷瞧她好几次,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爱意和醋意,反倒显得有点沉默。

“天澈。”一名盛装打扮的妙龄女子从后方勾住冷天澈的手臂,“为何你不能陪我们四处游玩?”

“不行,真抱歉。”冷天澈对那名女子低头微笑,同时眼角不时偷觑钱琪的反应,“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丢下它不管,更何况客栈没有太多的人手可以帮忙。”

“是吗?”女子不高兴的撇着嘴,撒娇地拉扯他的手臂,“那只好下次再来找你聊天啰!”

“嗯,只能这样了。”语毕,两人互相道别。

之后,冷天澈转头看向柜台。

此时,钱琪正好抬头与走入客栈的客人打招呼,冷天澈恰巧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妒意。

原来她一直压抑着,难怪他始终没有察觉到。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客栈打烊后,里头所有的桌子已被擦拭干净,坐凳皆被倒放在桌上,原本白天热闹不已的地方,现在只有钱琪一人如往常般坐在柜台后头盘算今天的营收。

拨打算盘的啪啪声促使工作告一段落的冷天澈举步朝她走来。

冷天澈一声不吭的随意的取下一张长凳,利落的将它搬到柜台前,坐在那儿眼巴巴的盯着钱琪看。

钱琪抬起头望着他,微笑问道:“有事吗?”

“你觉得我最近的表现好吗?”冷天澈坐得笔直,双眼直视线琪,一副虚心请教的模样。

钱琪想到他今天下午的“优良”表现,心里虽然微酸,但仍笑得极为和善,“非常好,是鑫来客栈历年来最会赚钱的店小二。”也是最吸引女客人上门的一位。

冷天澈见她如此冷静,不透露一丝情感,于是长吁一口气,懒懒的趴在柜台上,让钱琪认为他是因为好不容易获得她满意的回复而松了口气。

他故作疲 惫的说:“那就好,我还生怕你不满意我的表现。”他心里想着,该如何套她话?

听到他这么说,钱琪表面上扬起开心的笑,不过她勾起的嘴角却微微抽搐着,“我怎么会嫌你呢?自从你来了之后,客人明显增加了很多。”不过暴增回的全是女客人。

“哪里、哪里,这是大伙儿努力的成果。”冷天澈谦虚的回道。

接着,他状似不经意的询问,“琪琪,我一直认为小林子似乎很适合当店小二,你为何不直接找他,还另外找人呢?”

历经前几次的失败,冷天澈知道向钱琪问话要改变方法,他这次改探先问其它无关的事,再慢慢导入他所要谈的话题。

“他啊!他娘把他交给我的时候,已经再三嘱咐我不能让他的性子变得更滑溜,唉!要不是我已经答应了她,我早就把小林子抓来当小二了,哪还轮得到你。”

“喔。那小林子为什么叫你大姐?”

钱琪睨着他,觉得怪异,他什么时候对小林子的事那么好奇了?

“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十二岁那年,小林子还小,可是皮得要死,老是偷偷跑来我们客栈胡闹,还砸烂许多东西,我记得那时候我好不容易抓到他,狠狠的跟他打了一架,那时候我比他高出一个头,力气又比他大,所以最后当然是我赢啦!从那之后,他就不敢再撒野了,见到我还会叫我一声大姐,他娘看到我能治他,就把他丢给我管啰!”

“原来如此。对了,昨晚小林子跟我说了一件有关你的事。”冷天澈双眼贼兮兮的打量着她。

“什么事?”钱琪被他挑起了好奇心。

“其实也没什么,他说你有了喜欢的人,我很好奇那是谁。”冷天澈挑高眉,注意着钱琪的表情。

钱琪的身体微微震了一下,神色自若的说:“小林子向来喜欢开玩笑,我想你大概被他捉弄了。”小林子,你死定了,竟敢多嘴!

“是吗?”他不信的问。

“是啊!”

“难怪,我正在想你怎么会喜欢上我,原来他是在开玩笑。”冷天澈故作好笑地说,眼睛仍直盯着她的反应。

钱琪闻言,眼睛露出些微惊慌,但仍被她快速的掩去。她勾起有点虚假的微笑,“看来他开玩笑开到我们的身上来了。”

原本趴在柜台上的冷天澈忍不住坐直身子。她明明对他有意,为何一直故意装作没有?

“可是我喜欢他的玩笑,因为我喜欢你。”冷天澈直接表明心意后,黑眸深深的探向钱琪的眼。

钱琪硬生生压住心中翻腾的情绪。她甜美的笑了一下,。我也喜欢你……”

冷天澈听到这句话,喜悦之情顿时写在脸上。

“还有小林子、李大妈、老伍和许多朋友们,不过我最爱的还是钱、钱、钱。”唯有钱才不会背弃人。

听到这里,冷天澈心里一沉,他压抑的低吼着,“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为何故意回避?”

钱琪快速的回话,“我没有。”

“你有。琪琪,我喜欢你啊!我从一开始就莫名的在意你,不然;我也不会留下,任你压榨。我那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留在这儿,刚开始我以为我是为了白云山庄,为了捉弄你,可是前天下午,我看到你跟那个男人亲昵的聊天时,我才发现我一直自欺欺人,什么白云山庄的信誉、什么卖身契,一旦察觉到我喜欢你,我

根本不在乎那些。”

冷天澈一古脑的说出内心的话,可是钱琪只是忧伤地望向他,咬着下唇不发一语。

她慢慢低下头低吟着,“心来,他的心是会回来的……”心啊,她该相信他对她的心吗?

娘,爹的心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到你身边,你去世前有没有后悔爱过他,有没有认为自己好傻?

过了一会儿,钱琪仿佛下定决心,毅然抬头望向冷天澈,脸上充满无奈和哀伤。

“天澈,我问你,一对誓言永远相爱的男女,经过光阴的流逝,其中一方变了心,而仍爱着他的那个人却坚持他的心会回到她的身边。心来,心来,心终究会归来吗?”

冷天澈听到后来,不禁有点讶异,他喃喃的说:“鑫来,心来,鑫来原是心来。”接着他的眼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琪琪,你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会问,心终究会不会归来?”

钱琪双眼茫然的望向前方,从座位上缓缓站起,“在这里不方便说,我们到后头去,我再告诉你。”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