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四章

作者:千千

毒辣的阳光下,鑫来客栈后面的柴房旁边,小林子正挥汗如雨的劈着柴,嘴里不断的念念有词。

好个酷暑,真是他XX的够折腾人!

老天是嫌他不够俊俏,刻意让阳光把他晒成黑炭吗?

真是热死人了。

冷天澈正巧经过,看到小林子停下动作可怜兮兮的倚在斧头柄上,他顺口说了一句,“辛苦了。”

小林子摇了摇头,“天澈兄,今天可真热啊!唉!偏偏我又得在大太阳底下劈柴,你看看我原本白皙的脸,现今都变成褐色的了,真怕我回到家后,连我娘都认不出我来。”

冷天澈同情的一笑,安慰道:“等过中秋后,阳光应该就不会这么强了。”

小林子一脸哀怨的睇着他,无奈的垂下嘴角,“对呀!要等这该死的酷暑结束还得好久,唉!为啥现在才七月中旬啊?呜……我快热死了。”

“没办法,你就忍忍吧。”冷天澈摇摇头,往前头走去。

“啊,对了,天澈兄,你跟大姐说快没柴了,要她赶紧买,不然很快会没柴火可用。”

冷天澈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柴房里不是有一大堆吗?怎么还要买?”真奇怪,用现成的不就行了?

小林子甩着手放松一下筋骨。“那些柴是不能用的,大姐说要以备不时之需。不过还真奇怪,我来这儿一年多了。从没看见有人进去过柴房,里头的柴却越来越多呢。”

听他这么一说,勾起冷天澈的好奇,他走到柴房前,摸着门上坚固的锁,“这倒稀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柴房上锁。”

小林子点点头,“就是说啊!我问过其它人,他们都不太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姐又不肯说,直说那些只是柴而已,不用我费

心,真让人好奇。”

冷天澈踱到柴房的窗口往里头仔细地看了看。

那些确实都是柴没错,不过就是有些古怪,究竟怪在哪儿呢?

小林子看他陷入沉思,于是说:“天澈兄,别费神了,你还是赶紧到前头去招呼客人吧。啊,别忘了要帮我跟大妹说一声没柴火了喔!”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冷天澈回到前方,跟柜台后头的钱琪交代柴火不够的事,接着疑惑的问道:“明明柴房里就有柴,何必摆着不用呢?。

钱琪忆起昨晚她奔回房间前的那一幕,眼神开始四处游移,回避冷天澈那漆黑的眸子,呐呐的说:“天有不测风云嘛,谁晓得哪一天柴火会短缺。”

柴火短缺?这话他倒是第一次听到。

他好笑的睇着她,“你好像瞒着大家什么喔?”

钱琪仍回避他探寻的视线,“没有啊!不跟你多说了,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好好招呼客人,我很快就回来。”

冷天澈勾起微笑,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记得早去早回。”

钱琪被他一摸,回答的语气比刚才的回应更显得惊慌,“我会啦!”说完,便手忙脚乱的逃出客栈。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办完事后,钱琪走回客栈,忽闻对街传来耳熟的叫唤声。

她转头一看,是他。

钱琪很快的向他走去。“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顺便劝你回家。”

“扬,你不管再来几次,我都不会回去的。”钱琪叹口气,看着小她一岁,但个头明显高她许多的弟弟。

“姐,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娘都不在了,你再坚持下去也毫无意义。”人死不能复生啊!

钱琪双拳紧握,“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反正我不想回去看到爹和那群人。”

“姐,爹其实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那年的事根本是误会,爹并没有打算休妻再娶。”

钱琪嗤笑道:。那现在睡在他身旁的又是谁?”

“姐——”他无奈地看着她,“那是娘过世后才娶的。”

“是啊!等碍事的元配一死,才好风风光光的迎她入门嘛!”这样才不会让人说闲话!

“算了,我来不是跟你谈这些。”扬无奈的睇着她。

钱琪挑挑眉看着他,“那你来是想谈什么?”

“就是劝你回家。”扬一看钱琪又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他急忙抢在她之前开口:“姐,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说。最近南朝有人频频跟我们接触,我和爹生怕南朝有变,所以特地要我来劝你回家的。”

钱琪轻笑着看他一眼,“呵!那就是说,我们的父王想借机攻打南朝就是了。”

“姐,”扬蹙起浓眉。“你很不诚实,你明明心里仍然承认爹、想着爹,为何还故意要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让爹担心?”

钱琪快速的反驳,“我没有。”谁要他担心来着。

“你有。”扬坚定的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喊他爹,就是你心里还承认他。”

“我没有。”钱琪的眸子里充满了哀伤,“自从我离开那里后,我只把他当成一个生我的陌生人看,我并不承认他是我爹,只不过是用爹来称呼他而已。”

“姐……唉!算了。”扬叹口气不想再继续跟她争辩这一点,“总之,我希望你能跟我回去。”

钱琪的情绪平复后,冷静的看着他,“父王答应了吗?”

“嗄?”

“我是说,父王答应那个与你们接触的人所提的条件了吗?”

扬吞了一下口水,他早知道这事瞒不过聪明过人的姐姐,“没有,我们原本是想答应助他一臂之力。”

“哼!原本?”钱琪嘴角冷冷勾起,斜睇着他,“我看你们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好不费一兵一卒进占中原。”

“姐……”扬顿时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开口,“姐,你错了,其实我们不答应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你。爹跟他们说,你一天不肯回去,他就一天不会答应跟他们合作。”

钱琪身体微微一震,毫无表情的睇向他,“嗯哼!你们竟然把不肯答应的原因推给我?”

“不是这样的,爹他真的不想让你受到波及,只要你在这里,他宁愿一辈子守在大草原上不南下。”

钱琪眉一挑,讥诮道:“看来我还成了南朝的边关大将。”而且是不支领薪饷的。

“姐,你就跟我回去吧,爹连你的房间都保存得好好的,还命人天天做你爱吃的菜,就怕有一天你回来时不能马上吃到。姐,你知不知道爹这几年老了很多,他天天都进你房里摸东摸西,在贡品中看到你喜欢的东西,便要人送到你房里去。姐,我说到这里,你还不懂吗?爹他非常爱你啊!”扬苦口婆心的劝道。

“我回不回去,事实上不重要,我不认为我待在这里会有危险,也不相信南朝的叛变者会成功。”说到这里,钱琪原本冷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爹迟迟不攻打南朝,还有一个原因吧!他跟我一样,认为南朝不会有人能成功篡位。你身为爹的继承人,应该也研究过南朝将来的继位者是个怎么样的人吧?”

“嗯,简单一句话,深不可测。”他想起探子的回报,点了点头。

“那不就对了?所以爹要你来这里,是要把我骗回去吧。”

“姐……”扬佩服的看着她。真不愧是爹最疼爱的女儿,爹的心思她都摸得一清二楚。

钱琪漾起真诚的笑容,“你先回去吧。”

扬惊喜的看着她,“你肯回去?你原谅爹了?”

她笑得灿烂,水眸开闪发光,“我会回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喂!我可没说我原谅他啰!”

扬一个劲儿的傻笑,憨然的模样把钱琪逗得乐不可支。

“你会不会太高兴了?”

扬摸摸自己的头,“你肯回去就是你有意原谅他了,是不是?爹知道了一定很高兴,我好久没看爹笑过了。”

钱琪微笑看着他,摇了摇头。

她是有些心软,她都离开五年了,爹还念着她,这教她能继续狠心避不见面吗?

她实在不太想管当年的是是非非了,也不再回想那群人是如何羞辱她们母女俩,她只知道她的确有点想爹。

不久的将来,她或许会回去探望他,但最终她仍不会待在那里,毕竟对她来说,鑫来客栈是娘和她的心血,她不打算放弃。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来嘛!小二哥,你真是越来越俊了,这银票给你,让我亲几下。”一名福泰的大婶涎着口水直盯着冷天澈的脸。

冷天澈笑得潇洒白若,“不如我亲你好吗?”起码这样不用忍受她那血盆大口印在他脸上的恐怖滋味。

大婶拼命点头,“好、好,当然好。”语毕,她便又羞涩又兴奋的献上右脸让他亲吻。

冷天澈有些抽搐的双唇印上大婶的脸颊时,正巧看见钱琪站在客栈对面与一名男子亲密的谈话。

他定睛端详那名男子,胸口霍然涌起一阵莫名的酸意。

她……竟然可以对别的男人笑得毫无芥蒂,真诚至极。

可恶!她都还没对他那样笑过!

那男人到底是谁?

“小二哥,你这样亲我,我好高兴喔!不知你可否和我共度一夜?”大婶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问。

冷天澈马上回过神,双唇倏地离开她油腻的肥脸,漾起微笑,“不行喔,我可不卖身的。”

他随口应付她之后,随即离开此桌,走到门口冷睨着对街的那对男女。

真是没想到,原本他之前故意惹她、让她注意他,是为了要耍耍她、算计她,要让她的芳心落在他身上,之后再甩了她,让这不识好歹的女人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看到她跟另一个人亲密的模样,胸口像有块沉重的大石头压得他好难受。

难道他还没成功的算计到她,反倒先陷入她的情网?

或许打从他不自觉的在意她的那一天,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唉!他现在知道,他之前的做法根本是想要让她也在意他啊!冷天澈倚在门旁,嫉妒的看着那个让她笑得如此灿烂的男人。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钱琪与弟弟道别后,察觉到背后有道刺人的视线从鑫来客栈传来,她转头一看,是冷天澈正在那儿双手环胸凝视着她。

她迈开步伐走向客栈,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待在这里不做事?里面没有客人吗?”

冷天澈不回答她的话,迳自开口:“那男的是谁?”

钱琪蹙着柳眉凝视他,“他是谁不关你的事吧!”真是莫名其妙。

冷天澈侧着头,很认真的道:“可我在意。”

“笑话,你在意我就得说吗?”

冷天澈伸出手抚向钱琪的脸,脸上带着莫名的醋意,“我想知道。我想知道你跟那男人的关系。”

钱琪本要拨掉他手,可是在不知不觉间,又被冷天澈的表情所迷惑,尤其他那温暖的大手抚着她的脸庞,使她心神皆醉于他的柔情中。

她茫然的看着他,“你为什么想知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私事。”

冷天澈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把这一个月来训练的成果彻底的在钱琪身上施展。

他漆黑的眸子直视着她的眼,迷人的勾起的嘴角,右手的拇指搓揉她小巧的下巴,左手托住她的柳腰,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魅力迷得她全身酥软,不知所措。

他低哑的嗓音柔柔的传进她耳里,“琪琪,告诉我好吗?那男人是谁?”

钱琪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他是……”

“啊,大姐,天澈兄,你们站在门口干嘛?”小林子不识趣的打断他们对彼此的凝视。

钱琪猛然惊醒。用力的拨开冷天澈的手,凶狠的瞪着他,“你刚才对我做什么?”

冷天澈勾起性感的薄唇,“只是额外替你服务而已。”

“是吗?明明你是吃我豆腐,还敢说。”

冷天澈哑然失笑的看着她,“我吃你豆腐,你还得给我钱喔!记得吗?这可是你定的规矩。”

喝!给钱,她忘了这回事。

那不就是说她要把钱拿出来绐他?

冷天澈摇摇头看着钱琪如丧考妣的模样,露出苦笑,“不过,你是我主人,可以不给钱。”语毕,他便迳自离去。

唉!看来她还是非常爱钱,想要让她明白他的心意,他得慢慢吞食鲸吞这个小钱鬼的心。

钱琪听到他不计较钱的事,这才吁了一口气。

呼!好险,真是赚到了。

不对,赚到什么?

她又不是自愿让他服务,什么赚到,应该算损失吧!

可是照他刚才那样做,应该是有四两价值的服务。

不对!之前他也对她这样做过,为什么那时她没有赚到的感觉?

天啊!她越来越胡涂了。

她低头懊恼的想,这该不会是暗示现在的她已经逐渐把冷天澈放在跟钱同样的地位了。

“大姐,你没事吧?看你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会不会中暑了?。仍站在一旁的小林子满心担忧的看着钱琪。

钱琪震了一下,抬起头不自在的笑道:“没事。”然后快速的离开。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鑫来客栈二楼的回廊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摆放一盏烛火,虽有灯罩罩住,但晃动的烛火仍让走廊忽明忽暗。

一扇房门轻轻被推开,之后一道娇小的身影探出头来小心的查看走廊上是否有人,见四下无人,她便踮起脚尖,屏着气息走着,如鼠辈一般不发出一丝声响。

正当她踩着细碎的步伐离开时,走廊上有扇门突然打开,房里明亮的光线正巧照射在她那鬼祟的身影上。

“怎么,鑫来客栈的老板走路必须偷偷摸摸的吗?。戏谑的声音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啊!该死,竟然让他察觉到了,这下可好,—个月—次的“仪式”不能进行了,早知道她今晚别住在二楼的卧房,应该搬到后面

的小屋住才对。

“嘿!这么晚了,还没睡啊?”钱琪心虚的望向他。

“我是想睡啦,不过身为鑫来客栈的保镖,应该要特别注意一些宵小在深夜里活动。”冷天澈意有所指的睨她一眼,嘴角扬起莫名的笑意。

钱琪哭丧着脸想,呜!好吧!她现在承认她错了,尽情压榨他的结果例楣的还是自己。

冷天澈靠在门扉上,闲闲地问道:“说吧,你现在要去哪里?”

钱琪随即想到一个借口。

“呃,我是要去茅厕。”

冷天澈挑起右眉邪笑着,“上茅厕需要偷偷摸摸踮着脚尖去吗?”这么烂的借口,当他是呆子埃

钱琪反应机灵的回道:“喔!因为现在是三更半夜,我怕我脚步声太大声会吵醒大家。”其实是怕吵醒他,有功夫底子的人耳朵都比较灵敏嘛!

“是喔,看不出来你那么贴心,这样好了,姑娘家三更半夜上茅厕是有点危险,不如我陪你吧。”

冷天澈说出很窝心的话,可是听在钱琪耳里根本是很坏心。

钱琪脸部抽搐,面有难色的看着他,“不、不用了,我想三更半夜、孤男寡女,会惹人说闲话的。”拜托你千万别跟来!

“不,仆人服侍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会有人说闲话呢?”冷天澈一脸坦然却又不怀好意的望向她。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让他跟,更何况她现在根本没有尿意,就算让他跟到茅厕也会穿帮的。

“啊,真奇怪,我又忽然不想上茅厕了,我还是回去睡觉吧。”说完,钱琪马上转身就走。

冷天澈见状,立刻攫住她的手,“看来你不是要上茅厕喔,不过你却怕吵醒大家,莫非你……”

钱琪冷汗豆冒的盯着他;生怕他已得知她的秘密。

“是来夜袭我?”

嗄!他说什么?

“既然如此,主人都想这么做了,那小的也只好奉陪罗。”语毕,他便把钱琪拉进房间里。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钱琪不断的往后退,看着逐渐朝她逼近的冷天澈,她不自觉的吞了一下口水。“呃,你可不可不要靠得这么近?”

他今天晚上看起来……充满了邪气,这是怎么回事?

跟她印象中斯文的形象不太合。

冷天澈面露狞笑,双眼却极为无辜的看着她,“不靠近一点,那你今晚不就白走这一趟了?”

她被逼到角落,双脚发软,有点站不祝她颤抖的说:“不对,我又没说要夜袭你。”

冷天澈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这事怎么好意思让女方开口呢?更何况你都主动前来我房里了,我不能不识趣呀!”

“我是被你拖进来的,好吗?”钱琪退到无处可退,只好慢慢滑下身子避开冷天澈逼近的身躯。

“嗯哼,可是你没拒绝埃”

“我是来不及说拒绝的话,就被你拉进来耶!”哪有这样的,自己强拉人进房还这么说。

“可是既然都已经进来了,那还是继续吧。”冷天澈笑得非常邪恶,蹲在钱琪的面前,挨近她的脸就要凑上自己的唇。

“喂喂喂!”钱琪脸色发白的用力推开他的脸,“天澈,别闹了,这不好玩。”冷天澈双眼炯炯有神,认真的看着她,“我没有玩,我从头到尾都很认真。”怎么说他在玩呢?他可是再认真不过了。

钱琪举手投降,“好!我说总行了吧!别再闹了。”

听到她求饶的话,冷天澈眯起眼睛盯着她,道:“那说吧,你半夜溜出房间是要去哪里?”千方别告诉他,她三更半夜溜出房间是要跟今天下午那男人会面。

她呐呐的说:“我是要去算我的钱。”

“喔!”冷天澈点点头,“不过你为什么那么晚还要去算钱?你平常不就都在算了吗?”

“应该说我是去盘点。我把我所有的钱藏在某个地方,现在只是要去做每个月例行的盘点罢了,至于那些钱藏在何处,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钱琪说到最后,十分坚持地看他。

冷天澈点点头,不再多问,伸手拉起她,并顺手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

“下次别再半夜溜出房间了,要不然我会真当你要夜袭我。”

钱琪哭笑不得的说:“那我岂不是不能进行盘点了?”

“没错。你不要以为三更半夜就很安全,事实上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冷天澈关心地道。

“唉,我知道了。”

钱琪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无法做要做的事了,于是垂头丧气的步出冷天澈的房间。

冷天澈关上房门前,沙哑的开口:“还有,半夜千万别进任何男人的房间。”语毕,他快速的朝转过头看他的钱琪吻了一下,便将房门关上。

钱琪抚上自己的唇,感受着他留下的触感,愕然的站在房间外,久久无法移动脚步。

他……吻了她……

她困惑的一直盯着房门,理不清自己翻腾不已的心以及对他的情绪。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