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三章

作者:千千

一天午后,有一名长得方头大耳,顶着奇大无比的肚子,衣饰华丽的年轻男子站在鑫来客栈外,迟迟不走进去。

“少爷,为何不进去?钱姑娘正在里面呢。”随从好奇的看着自个儿的主子。

他嘴里不知嗫嚅了些什么,过了好半晌才鼓起勇气走进客栈。

正招呼着客人的钱琪杏眼微眯的看着走进来的人。“哟!陈大哥,好久不见了,最近在忙些什么,怎么都不见人影啊?”

“呃!我最近南下忙着进货,所以有好一阵子没来了。”

嗯,琪琪好像变得更漂亮了。

他光看着她细细的柳叶眉、灿亮水灵的眸子、微挺的俏鼻、不点而绛的菱唇,已根本移不开目光,更别提她那如蜜般甜美的声音和婀娜多姿的身段有多吸引他了。

他今天刻意打扮了一番,不知她有没有注意到?

钱琪似假非假的对他抱怨,“喔!难怪最近都没看到你来这儿喝茶,我还以为你嫌我待客不周呢。”

“怎么会呢?你向来殷勤待客,没得嫌啊!”

“哟,你的嘴还真甜,不晓得你的嘴是不是跟你穿的衣服一样,故意引人倾心啊?”

呵呵!琪琪注意到了!陈笙义傻傻地笑着。

“哪会!我向来诚实待人。”

“是啊,陈大哥人最好了。”钱琪对他灿烂的一笑。

陈笙义被她的笑迷得晕陶陶,突然间注意到一声不吭来到他身边的人。“咦,这位是……”

“他本店新来的小二。”

“喔。”他侧头注视着这位店小二,不知为何,觉得他有点眼熟。

“这位客倌,请到这边来。”冷天澈有礼的对他鞠躬,引领陈笙义往座位走去。

冷天澈身上散发的气势让见多识广的陈笙义好奇极了。“好的,劳烦你带路了。”他一定见过这个人!只不过实在不记得了。

当冷天澈带着陈笙义来到座位上时,柜台那儿忽然一阵骚动。

“哟!没想到在边关还可以看到这样的骚娘们,嘿嘿!兄弟们,你们来瞧瞧,这娘们是不是骚得带劲啊?”猥亵不堪入耳的言语不断传来。

“是啊,光看她的小手就让我热血沸腾了起来。”

钱琪蹙眉看着这三个存心来闹事的人。

“对不起,这里是客栈,请你们放尊重点。”

“啧啧啧!你们有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真是甜得入骨啊!不知在床上的淫声是否也这么好听?”

几道yinhui的眼光不断的梭巡钱琪的全身,饥渴得似打算马上剥掉钱琪的衣服销魂一番。

钱琪默不作声的冷睨着他们,打从接下娘传给她的鑫来客栈,对于这种人,她已经很习惯了,不再像当初只能不知所措的任凭他们淫视她。

脑里盘算好怎么对付他们后:她勾起唇冲着他们甜甜一笑,“三位大哥,小女子能受各位青睐,实在是三生有幸啊!可惜的是,我只有一个人,你们却有三个,是不是多了点?”

听到她这么说,兴奋的叫喊声此起彼落的响起。

“你的意思是……”

“唉!你们有所不知啊,小女子过世的娘亲嘱咐过,只要有人证明他武功高强能保护我一辈子,小女子便可以把终身托付于他,不但如此,小女子的娘亲还特地留下嫁妆,而嫁妆便是这间客栈。”

三人一听,眼中均涌现贪婪之色。

嘿,可以人财两得的机会并不多啊!

“那我们要如何证明给你看?”

钱琪故作苦恼的看着他们,“我想,武功高强者体力应该不错,这样吧,你们先在这条街上来回蹲跳个五次好了。”

“五次!”三人震惊的大喊。

钱琪忧愁的眸子回视他们,语带心疼地道:“我知道你们身体健壮猛如虎,嫌五次太少了点,就算扛座山到处跑都不成问题,可是你们想想,我看着你们为了我而测试,会不忍、心疼啊!”

钱琪甜如蜜的声音和忧心的神情,再加上她甜美模样,勾得三人魂都飞了,完全忘了他们原本震惊的原因。

“嘿嘿!”三人笑看着她。谁也不肯先说退出。

“那可以开始了吗?”钱琪眨着晶灿的眼睛看着他们。

“可以、可以。”三人频频点头。

“好,那开始啰!”

她一喊开始,三人便迅速往前直跳。

钱琪站在路旁看着,幸灾乐祸的直喊加油。

“快、快、快,加油啊!有一个人快到街尾了,其它两个快一点啊!难道你们要把我拱手让给他吗?加油啊!”

只见三人不断来来回回的在长达百尺的街道上跳着。

还没跳完五次,三个人便疲 惫的倒向路边。

钱琪站在客栈前,一脸责备的看他们,语带哽咽地道:“你们怎么这么不禁跳啊!看你们如此雄壮,害我原本以为我的良人就在你们之间,谁料到竟然不是!”语毕,钱琪还假意的拭去眼角的泪水。

三人见她如此伤心又懊恼,便打起精神苦撑到最后。

“啊!你们都太厉害了,竟然可以跳完全程。”哼!看样子这次的三个人体力还算好。

钱琪假意的笑着,为倒在地上的三人端来三茶水,他们一看见有茶喝,拿过杯子便仰头猛灌。

“现在证明了你们三人体力都不错,可是我不能一女嫁三夫啊!这该怎么办呢?”说完,她一脸苦恼的看着他们,随后又像想到办法似的,朝他们三人媚笑了一下,“这样好了,你们三人互打,赢的那一个就能娶我。”不信这三个人打完后还有精神和体力调戏她。

什么,互打?

三人恐惧的看着彼此。

“看你们的样子似乎不太乐意,难道你们不想拥有我和鑫来客栈吗?”钱琪颤着哭音问道。

“想、想、想。”三人亢奋的跳起来。

“那开始罗!”

于是,他们便你一拳我一掌的互殴。

站在一旁的钱琪虽然是忧愁满面看着三人打架,但她闪闪发亮的眼睛里看得出浓浓的恶劣气息。

砰!不到一刻钟,筋疲力尽的三人全倒在街上;一动也不动。

钱琪见状,嘴角扬起满意的微笑。“唉!既然你们三个人无法分出上下,这就表示你们全都不合格,那我也只好对你们放弃了。”语毕,她头也不回的走向客栈。

忽然有个人从她身后狠狠的擒住她的手。

“臭婊子,敢耍我们兄弟三人!”

钱琪惊愕的回头,只见原本倒在那儿的其中一人此刻正凶狠的瞪视着她。

她无助的向围观的人们求救,可是没有人肯伸出援手。

钱琪见人心如此,便心冷的回应道:“既然被你识破了,那又怎么样,这只不过是我给你们的一点小小的惩罚罢了。”

“可恶!该死的臭婊子。”他高扬起手欲往她的脸挥去。

钱琪紧闭双眼,等待疼痛的到来。

但预期的疼痛感迟迟没有传来,钱琪好奇的睁开眼睛,只见这会儿应当在客栈内招呼客人的冷天澈正攫住对方的手。

冷天澈抿着唇不悦的说:“谁教你们来这里闹事?不教官府抓你们就不错了,还想打人?”

那人杀猪般的哀号,不断的求他放手。“呜……痛、痛、痛,快放手,我的手要断了!”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在这附近出现,小心你们肮脏的嘴从此无法再进食。”

“知、知道了,快放开啊!”

冷天澈手用力一挥,把他扔得远远的,厉声直喝,“还不快滚!”

“是是是!”三人连滚带爬的远离冷天澈的视线。

他们走后,冷天澈走向钱琪,不悦的看着她,“你一个女人竟然敢跟他们三个大男人斗,你是不要命了吗?”

钱琪眼眶泛红,随即又恢复正常,抬起头回视他,“哼!为何不行?他们三个人还不是被我要得团团转。”

“你还敢说,要不是后来我看情况不对,赶紧制止他,你的脸

早就被他打肿了。”他一想到当时的情景,胸口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微微心疼。

“只不过是被打罢了!有什么大不了。”钱琪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挑衅的看着他。

“你……”他真是被这倔强的女人气到说不出话来。

钱琪白他一眼,冷漠地道:“没事了吧!还不回去干活?”

“你……算我多事。”冷天澈面无表情的转身走进客栈。

方才跟着冷天澈一块走出客栈的陈笙义,这时猛然发觉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位店小二十分眼熟了。

他不正是白云山庄的二公子吗?

为何他会来到这里,还成了鑫来客栈的店小二?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一整天在外头收帐的李大妈,一走进客栈伙计们用膳的地方,便觉得气氛怪异,连空气都十分冷肃,让她这个平常大刺刺的人不敢多说一句话。

“小林子,今天气氛怎么怪怪的?”李大妈挨着小林子坐下,暗暗推着他问道。

“嘘!小声点,大姐和天澈兄在闹脾气。”

李大妈小声的回应,“不会吧?天澈不是挺容忍琪琪的吗?”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是任她压榨啊!

“是埃”小林子鬼鬼祟祟的看着位在桌子两端的两人,“问题就在今天下午……”他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喔,原来如此。”李大妈了然的点点头,“那他们从那时候就再也没说一句话了?”

“对埃”

“总不能让他们一直这样下去吧?”

“他们不会一直这样的,我看大姐很想要跟天澈兄道谢,无奈她就是拉不下脸。”

“那怎么办?”

小林子看着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有办法让他们和好。”

“就凭你?”

“当然不是只有我,你也要帮忙。”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唉!”

“唉!”

正振笔疾书的小手抖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正常。

在一旁叹气的人见她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叹息声便拉得更长,“唉——”

那只小手仍继续忙碌的抄写,不受杂音的干扰。

“唉——”

“唉——。哀叹声越来越大。

钱琪的小手霍地停住,粗鲁的放下手中的笔。

“喂喂喂!你们有完没完啊?净在我耳边叹气,想把我叹衰吗?”

一老一小异口同声地说:“唉!我们只是有点心烦埃”

“心烦不会闪到别处去散心啊?明知道我正在算帐,还跑来这里烦我。”害她差点少写一个零。

两人对看一眼后,李大妈闷闷地说:“可是让我们俩心烦的人是你啊!”

钱琪皮笑肉不笑的睨他们一眼,“李大妈,小林子,本姑娘是何德何能惹你们心烦啊?”

小林子率先开口:“唉!还不就是下午那码子事?”

钱琪翻翻白眼,“不就都结束了,人也被赶跑了,有什么好烦的。”这两人还真是无聊。

李大妈以控诉的眼神瞧着她,“我们才不是说这个。今天下午天澈挺身而出救你,可是你竟然不知感恩,唉!你教我以后怎么有脸面对你娘!”

“哼!我又没有要他救我。”钱琪不服气的看着他们。

“大姐,话不是这么说,就算不是你教他救你,但他救了你毕竟是事实啊,你好歹也该跟他道谢吧?”

李大妈频频点头赞成小林子说的话,“琪琪,这是礼貌啊!你对他那么凶,一般的男人看到了,岂不是被你吓跑?小心嫁不出去呀!你都已经十七岁了,要考虑将来啊!你也不想想,年纪跟你差不多的姑娘早都已经成亲,生好几个娃儿了。”

喔!够了,只不过是没跟他说声谢谢,跟她是否嫁得出去、生小孩这两码子事有关吗?

钱琪无奈的看着死赖在她身旁的两人,“是不是我去跟他说声谢谢,你们就不会赖在这里妨碍我算帐?”

两人咧开嘴直笑,“这是当然的。”

钱琪见状,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向冷天澈的房间走去。

小林子一看事情成功了,高兴的以手肘撞撞李大妈,“我就说嘛!挑她算帐的时候来烦她最有效了。”

“是是是!”李大妈笑得合不拢嘴,“这儿就数你这小伙子最精明了,让琪琪有机会找台阶下。”

“呵呵!我们帮他们制造这个和好的机会,不晓得以后他们会不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唉!可能有点难,琪琪的眼里除了钱以外,就只有这间客栈,恐怕没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

“这就难说啰!我看天澈兄对大姐很有好感呢。”

李大妈嗤笑道:“是吗?这段期间他被琪琪这孩子压榨成这样,很难会对她有好感吧?”

小林子露出邪邪的笑容,“要不要来赌?。

李大妈挑挑眉,“好啊,有何不可?不过,现在盘面如何?”

“赌他们今天和好的盘面是一比二,不过,我跟这些打赌的人又场外加赌一场,赌他们未来是否会成亲。目前盘面是一面倒,都赌不可能,李大妈,你要赌哪一边?”说到打赌,小林子满脸兴奋。

“我赌他们会成亲。”

“咦,你不是不看好他们吗?”小林子怀疑的看着她。

“全都赌不可能,那还用赌吗?”

“嘿嘿!说得也是。”

“何况天澈条件那么好,人又聪明,如果他真的有心,应该知道怎么让琪琪爱上他。”

“李大妈,看来我们都满看好天澈兄的嘛!”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叩叩!敲门声响起。

片刻后,咿呀一声,房门打了开来。

冷天澈不敢置信的眨眨眼,现在应该正高兴的算着帐的钱琪竟会来找他?“呃,有事吗?”钱琪皱着眉头,双手不安的绞着衣带,低声询问:“我可以进去吗?”

冷天澈漾起微笑,“当然可以。”钱琪走进房间后便一古脑的坐在椅子上。唉!该怎么对他开口呢?只是一句谢谢,她干嘛犹豫不决呀!与其说是被他们逼,还不如说她也有意道谢,可是她心里就是觉得别扭,实在说不出口啊!

冷天澈走到她面前,清清喉咙询问道:“请问你有事吗?。

钱琪伤脑筋的看着他,不发一语。

他不晓得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为她倒了一杯茶,闲适的坐在她对面,耐心的等着她说出来意。

钱琪低头握着茶杯良久,才慢吞吞的说:“呃,其实我来这里,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终于说出来意后,她便很顺利的说出想了一下午的话,“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还有,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下午不该用那种态度对你的。”

原来这就是她来这里的原因。

冷天澈脸上扬起温柔的微笑,“你的谢意和歉意我都收到了,现在总该抬起头来看我吧?。

钱琪有点害臊的抬起头,低声的说:“其实我不是有意对你那么凶的,只不过,我……那时有点心慌,看到你挺身而出,才会不知不觉的把对他们的气发在你身上,希望你没有因此生我的气。”

冷天澈兴味十足的看着眼前不同于以往般大刺刺,显得有点不知所措的钱琪,笑咪咪的凝视她,“我知道了,我并没有怪你,我只是气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有那种人来客栈调戏你。”

“真的?”

“真的。”

“呼!那我就放心了,我怕你会气得不肯再接待女客。”

什么?原来这小妮子想的都是她的银子,他还以为她会来道歉是基于礼貌和谢意。

唉!算了,这才是她。原本扭捏的钱琪突地话锋一转,咄咄逼人的问:“对了,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你会武功?”

冷天澈耸耸肩回道:“你又没问。”

“啊?我没问,你不会说喔!”

“如果我说了,依你之前看不起我的态度,你会相信吗?”

钱琪不好意思的朝他干笑,“哈哈,不会。”

“那不就对了?”

“既然你有武功,那我就安心了,以后鑫来客栈的安危就麻烦你了。”有个现成的保镖也不错,而且不用花钱。

冷天澈抿着嘴苦笑,“你还真懂得人尽其才啊!”

“好说、好说。”冷天澈无奈的看着钱琪得意的笑脸,突然发现她白皙的脸上沾了一些墨渍。

“啊,你这里有墨汁。”语毕,冷天澈上班身越过桌面靠近她,大拇指轻轻的搓揉她的脸。钱琪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他的体贴和那突然散发的魅力把她迷得呆愣住了。

擦拭完,冷天澈扬起笑,黑漆的眸子深深的望向她眼里,“若照你之前为我定的价格来算,这样你已经赚了二两啰!”

什么?陡地她的脸涌上莫名的热烫,她随即低下头回避他深幽的眼眸,满脸通红的冲出他的房间。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钱琪奔回自己的房里,虚软无力的滑坐在门后。

她抚着烧烫的脸,询问自己,她刚刚是怎么回事?

在那一瞬间,她好像才看清楚了冷天澈的脸。

不对啊!他那张脸她少说也看了一个月,没道理现在才让她难以移开目光,还觉得他就像她赚来的那些钱一样,让她有一亲芳泽的欲望。

天啊!这岂不是说,他就像是白花花的银子让她心动吗?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啊!一定是他说的那句话影响到她。

嗯,一定是。

不过,依他的说法,这样她真的算赚到了吗?

为什么她觉得好没有真实感?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