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二章

作者:千千

鑫来客栈位于通往关外的通衢大道上,来往的商旅均会在此用膳或住宿,因此客栈里经常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让客人赞不绝口的是,客栈上至老板,下到跑堂小二,虽然他们十分忙碌,但是对于任何客人都十分亲切,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受。一名熟客走进客栈,与钱琪寒暄了一下,“早啊,琪琪。咦,你请了一位新人啊?小吴呢?怎么没看到他?”

“小吴他不做了,我只好另外请新人罗。”钱琪笑着对上门的客人打招呼,同时暗暗递眼神给冷天澈。

冷天澈赶紧为客人们斟茶倒水,有礼的招呼着陆陆续续上门的宾客。

四位女客人上门后就一直在座位上窃窃私语,并一直注视忙得不可开交的冷天澈,甚至当他来到桌前为她们倒茶,她们也毫不遮掩眼中惊艳的光芒,直接在他面前露骨的表示出欣赏之意。

一会儿后,其中一名女客招手叫冷天澈前来,“小二,我们要点菜。”语毕,其它三名也跟着她一起猛招手,满脸迫不及待。

或许是与关外开放的民风交融,此地的女子都十分大方,一遇到心仪的男子便会主动示爱,甚至让他成为入幕之宾。

冷天澈第一次见到如此阵仗,也只能面带微笑有礼的应对。

“请问你们要点些什么?”可不可以别再用那种饥渴的目光看他?活像他是菜单上的食物,让她们食欲大发。

“哟!小二哥,你怎么长得如此俊俏啊!”一个看来有些年岁的中年妇女对冷天澈颇感兴趣的上下打量着。

他微微一笑,“这就要问我父母了。”接着他继续询问,“请问你们要点些什么?”

“啊!他的声音好吸引人喔!听得我心里小鹿乱撞,巴不得让他那好看的薄唇低喊着奴家的闺名。”另一名女子笑得花枝乱颤。

面对她露骨的话,冷天澈只能僵笑。

“是啊!我们真是来对客栈了,竟然可以在这里看到上等货色。”同样对冷天澈感兴趣的大婶笑得合不拢嘴。

上等货色?冷天澈忍不住抖了一下。

“就是说呗!你看他的腰阿臀啊,我家那个死老头完全不能跟他相比。”语毕,她忽然轻拍一下冷天澈的臀部,然后大呼一声,“哟,挺结实的嘛!”

感受到背后多了几只不安分的咸猪手在乱摸,冷天澈的浓眉皱了起来。要不是他现在的身分是跑堂小二,他铁定让这些老女人生不如死。

原本坐在柜台后低头算帐的钱琪,无意间抬起头一看,注意到冷天澈困窘的情形,马上从座位上跳起飞奔过来,站在他身前护卫着他。

“喂喂喂!谁准你们对我们的店小二动手动脚的?”开玩笑,以为她这间客栈的东西都是免费的吗?

冷天澈一听到钱琪为他仗义执言,不禁有些感动。

原来她除了爱钱之外,也是有人性的,他之前还一直认为她是无血无泪只爱银两的女人呢,真是误会了她。

然而他还没感动完,钱琪突然说出让他闻之吐血的话。

“要对他动手动脚可是要给钱的。”语毕,她的手便迫不及待的向那些女人伸去,同时上下晃动,向她们收钱。

呵呵!她怎么忽略了他的好长相是可以卖钱的,不过现在发现还不算太迟啦!

什么?乍听这句话,冷天澈满脸错愕的看着她。

“给钱?”四名女客同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睇向钱琪。

“对!没错。”钱琪嘴角噙着微笑,一脸奸商般的表情。

一名女客指着冷天澈说:“店小二服务客人本是应该的,没道理我们摸他几下就要给钱吧?”

其它几位也跟着点头附和,“对呀!”

钱琪优雅的对她们摇头,不赞同这名女客人所持的理由。

“我问你们,客栈是不是提供食物、住宿,服务客人的地方?”哼!想不给钱,她自有办法说服她们。

她们马上点头。

“那就是说,服务是客栈的卖点啰?”

她们依旧点头。

“这也就是说,为你们服务的店小工,本身也是客栈的所有物之一,既然如此,那么触碰他的人岂不是应该付费?”

钱琪用似是而非的道理骗得这群女客人频频点头。

“所以啰,你们想摸他必须付钱。”

钱、钱、钱,我来啰!钱琪心里拼命的呼喊。

“好吧,那要怎么算?”一位女客迫不及待的问。

钱琪一听,眸子立刻闪闪发亮,仿佛白花花的银子已在面前。

“摸手一两,摸脸二两,身体三两,而臀部是四两,若是嫌摸还不够,想用亲的话,价钱则按上述比例加倍。”

冷天澈听到这里,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脸色铁青,横眉竖目的瞪着钱琪这个钱鬼。

钱琪察觉到背后传来杀人般的目光,不过她硬是忽略这股寒意。 管他的,赚钱比较重要。

那名刚刚摸冷天澈臀部的女客问道:“那如果我想更进一步呢?你要收多少?。

钱琪诧异的看着她。她倒没想到竟然有人饥渴如斯。“只要他本人允许,至于多少钱就由他本人开价。”这一点她可不敢做主。

脸色难看至极的冷天澈终于受不了了。

他硬拉扯着钱琪到角落去,低声凶狠的开口:“钱琪,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简直把我当成妓女!”

钱琪一脸耍赖的回视他,“哈!天澈,你又不是女的,怎么会是妓女呢?你比喻失当喔!”

冷天澈用力在气得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丝笑意,“你认为我会照办吗?”这样就要让他卖身接客,她未免想得太美了。

钱琪一听他这么说,倒也没慌,反而侧头看着他道:“你不做?唉!真没想到白云山庄的人是那么的言而无信,签了约却不听话,不知这样将来在商场上如何立足喔!”

“你……”本要勃然大恕的冷天澈倏地冷静下来,他实在没必要跟这个视钱如命的女人起舞,于是微笑着说:“你认为我会在乎白云山庄的生意吗?就算白云山庄因此落人口实,商誉受损,我也不在乎,相反的,我还乐得轻松。”他还嫌上门的生意太多了。

一丝狡狯的神情闪过钱琪的脸,“真要不在乎,你会留在这里吗?冷二公子。”

她甜甜的笑了一下,可是这甜美的笑容看在冷天澈的眼中是种警讯。

“啧啧啧!在商场上打滚的人都知道,信誉重过一切,向来以诚信为行事准则的白云山庄竟然也会不守信用,如果有心人借此故意夸大渲然,不知道这对你们的生意影响会有多大呢。”

随即她又了然的对他一笑,“唉!其实我知道你对白云山庄会不会破产这事毫不关心,只不过啊,你舍得让你娘亲因此吃苦,落魄到必须向人乞讨吗?还是说,你也不在乎你那身为武林盟主的大哥会因你的不守信用而在群雄面前失去威严呢?更别提你的弟弟了。天澈啊,千万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的任性而拖累全家喔。”

“你……”冷天澈讶异地瞪视着她。她怎么会对他的家人了解得如此透彻,还知道他们是他的弱点?她绝不是泛泛之辈。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也了解事情的严重性。”孺子可教也,不枉费她费尽唇舌的威胁他了。

冷天澈眯起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深沉的眼不住的探索她的神情。“你到底怎么跟我爹认识的?你们说了些什么?没道理我们才刚认识,你就能抓住我的弱点。”他可不想就这么受制于她。

钱琪狡猾的斜睨他一眼,“你以为我会乖乖地说出来吗?”哼!当她是十岁娃儿,他问她就得说?

冷天澈扬起冷冷的笑,眼神锐利的注视她,“只要你说出来,不论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毫无怨尤。”

哟,这么好说话啊!会不会有诈?

钱琪眯起眼睛蹙紧眉头,一脸怀疑,“真的吗?毫无怨尤,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包括接待女客?”

冷天澈坚定的眼毫不迟疑的直视她的双眼,“真的。”

呵呵呵!她可以预见未来一年她绝对赚翻了!

钱琪一想到白花花的银两将要进袋,便爽快的开口:“两个月前,我在扬州初遇你爹,他满口不悦的提起你这个不肖子,说你宛如未断奶似的,死巴着娘亲不放,甚至把亲爹当成屁一样,连理都不理,他接着又说,你看到路旁的死尸起码还会皱一下眉头,命人埋葬,可是看到他,你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更别说是打招呼了,真是活人不如死人,亲人不如外人。”

“随后他越说越气,问我如果他把你卖给我当仆人,还给我五百两,我接不接受,当时我以为他是在说笑,于是跟他说,你敢卖我就敢收,谁料到两个月后,你就被丢来这里了。”

天哪!为什么爹不认识她,还可以跟她提起这么多家务事,这也就算了,他竟然是这样被他们玩游戏似的卖来卖去,这一老一少会不会太率性了,完全不知彼此的底细就无条件的相信对方。

冷天澈有点啼笑皆非。他在商场上打滚这么久,各式各样的人他见得多了,可是从没见过他们这样初见面就可以彼此坦承的忘年之交。

“你被送来的那一天,冷叔派人跟我交代,如果你不就范,就用你娘和家人来威胁你,硬逼你留下。说实在话,其实我不是挺了解你,也没兴趣调查你,你犯不着用那种防范的眼神看我,活像我是个对你有威胁性的人。简单的说,我只要你做完这一年,之后你要走要留都随你便,只不过你在我这儿就得听我的话。”

原来如此,他之前还以为她可以把他看得如此透彻,想必是个城府甚深的女人,没想到她只是因为爱钱,单纯的照他爹的话做。

冷天澈心有不甘,自己竟被他们如此摆布,忽然,有个念头闯进他的脑中,他稍微思考了下,便决定用这个方法给她一点教训。

哼!既然他被他们这么耍,不讨回一些公道,他就不叫冷天澈。

“喂!你们聊完了没?哪有把客人晾在一旁,自己躲在角落窃窃私语的。”四名女客不悦的扬声大叫,如狼似虎的四双眼睛直盯着冷天澈猛瞧。

听到客人的呼唤,钱琪急忙回头,马上堆起讨好的笑容,“就来了呗!我家的小二哥看到你们貌如天仙的模样正害羞着呢!你们先让他平复一下情绪,他随后就来服侍你们。”她说这话的表情比逼良为娼的老鸨有过之而无不及。

听到这样恭维的话,这四名粉妆甚厚、步入迟暮的女客心花怒放的咧开嘴对冷天澈媚笑,巴不得俊帅的店小二能快点来伺候她们这群大美人。

“好了,我事情也说了,你会遵守约定吧?”钱琪注视着面无表情的冷天澈,唯恐他耍起少爷脾气,赶跑她的客人。

冷天澈敛去眸中算计的光芒,温柔的漾起斯文的微笑,以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低语,“我既然答应你,就会做到。”

语毕,他转身离去,然而他的右手有意无意的轻抚过她的小手。

钱琪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赶紧握住自己的手。

她明明知道他是不小心碰到的,可是心中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其实呢,琪琪人不错,只不过太爱钱了一点。”

小林子用力的点了点头,“大姐真的人不错,只是有点喜欢钱。”

只是有点?众人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

小林子面对这些不赞同的眼光,吞了一下口水,仍继续说道:“天澈兄,你忍忍就行了,她是不会逼你卖身的。”语毕,他又不确定的低声说:“应该是不会逼你卖身吧……”

冷天澈此刻正绷着脸默默用膳,众人则围在他身边,边吃饭边安慰今天的受难者。

白天时,许多人均亲眼目睹事件的经过,没看到的人则是透过小林子的大嘴巴,知道钱琪强逼人人火坑的事。

“其实你只要把她们当作是群小狗跟你撒娇、亲吻就好了。”不过这句话连说者都觉得挺没说服力的。

哼!小狗?他倒觉得她们像群饥渴的母狼。冷天澈在心中冷哼。

小林子扒了一口饭,口齿不清的说:“对对对!反正在大庭广众下,她们应该不会对你太过分。”

不会太过分?要不是他不着痕迹的摆脱她们的碰触,只怕他的裤子早已被那群饥渴得像几百年没见过男人的老女人给扒下来了。

掌管厨房的老伍这时终于开口:“天澈,琪琪她没恶意的,只不过为了钱,她会有一点点泯灭良心,但在事情还没有更严重之前,她会出面制止的。”

喔?是不是等他被人拖上床才算严重啊?

小林子又猛吞了几口饭。“总之大姐不会太恶劣,她只要赚得差不多就会停手了。”

众人听了这句话,均陷入沉思。

赚得差不多?这句话挺让人质疑的,依她爱钱的程度,要多少才算差不多呢?

冷天澈仍僵着脸吃饭,完全没有回应这些人的话。

“咳!”一道咳嗽声在他们身后响起。“所以啊,天澈兄,你就乖乖认命吧!大姐既然都决定这么做了,短期内是不会放弃的。”

“咳咳!”小林子同情的拍拍冷天澈的肩膀,建议道:“你若不放心,就多穿条裤子吧!起码比较难脱。”

“咳咳咳!”

“谁一直在咳嗽啊?”埋头苦吃的小林子抬起头看着周围。

众人面面相觑,寻找声音来源,之后纷纷摇头。

“嗯,你们讨论完了吗?。甜甜的女声霍然响起。

“琪琪——。众人咻地猛吸一口气。

“很高兴我能成为你们用膳时的话题。”嘴角沾着饭粒的小林子苦着脸看向她,“大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也没多久啦,就从你们说我人不错开始而已。”

啥?那岂不是全听去了?

“呵呵呵……”小林子搔搔头,尴尬的不断傻笑。他刚刚应该没有说什么得罪大姐的话吧?

“呃,琪琪,我们吃饱了,先走一步。”

众人一看钱琪驾到,均快快把饭扒光,尽速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所有人都走后,她便大方的坐到冷天澈身边,笑意盎然的看着他。冷天澈仍继续吃着饭,不发一语。

忽然钱琪开口问:“你……在生气吗?”

冷天澈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认为我在生气吗?”不错嘛!还看得出来他很火大。钱琪十分笃定的看向他,“嗯,而且气得不轻。”皮笑肉不笑,看起来怪恐怖的。

冷天澈炯亮的双眼凝视着她,“喔?那我是生谁的气?”

钱琪慵懒的手撑着脸,朝他柔柔的一笑,缓缓地道:“生我和你爹的气,当然也包括你自己。”

“是吗?”冷天澈不作正面回应,迳自轻啜一口汤。

“你今天做得不错。”

“当然不错,客人挺配合的。”只差没吞他进腹。

钱琪瞥他一眼。呵!还说没生气,他知不知道他的话里火药味挺浓的?双方沉默了半晌后,面无表情的冷天澈忽然开口:“你说女客摸我要付钱,那我摸她们、亲她们呢?”

钱琪诧异的睇向他。他何时变得如此主动,她该感到欣慰吗?“自然也是她们付钱啰!”她说得理所当然。

她没注意到她说这句话时,冷天澈的眼中闪过一丝邪恶的光芒。“喔,那要怎么算?”

她侧着头想了一下,“照原先她们摸你、亲你的价钱算。”

他话中有话的说:“这么说来是我占便宜罗?”

“这也不见得,搞不好是她们认为自己占了便宜。”钱琪分析完后,看到冷天澈有些异样的神情,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只见他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她,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随后,冷天澈突地低头亲吻她的脸颊。

钱琪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愣住了。

冷天澈站起身来,神秘的对她一笑,“放心,我不会向你收钱的。”接着便神色自若的离开。

僵在座位上的钱琪不发一语的抚摸自己被亲吻的脸颊。

这……算是赚到了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真是赚翻了!

钱琪打着算盘,高兴得直点头。

收下他果然还是没错,帐簿的数字看起来漂亮多了。

“天澈,来嘛!再喝一口好不好?”一名徐娘半老的妇人拉着冷天澈的衣袖不放。

冷天澈面露微笑,暗暗使劲拉回自己的衣袖。“不行,我还要工作,不能喝太多,老板会骂的。”

“那我再付钱要你陪我喝,再喝一杯好不好?”

钱琪一看到他们互相拉扯,忍不住哀叹一声。

唉!可惜的是,天澈这个人就是不太愿意主动亲近她们,不然她可以赚得更多。

最后钱琪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朝冷天澈招招手,喊道:“天澈,请你过来一下。”冷天澈朝那妇人扬起抱歉的微笑,然后快速冲向柜台,躲避这无谓的纠缠。

“什么事?”

“你可不可以主动点讨好她们,不要一直想躲避。这样你会让她们觉得颜面无存的。”钱琪右手捂着脸叹道。

而且她们若老是没尝到甜头,以后恐怕不会再上门。

冷天澈冷笑道:“我办不到,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要不是家训有言,对女子要尊重,他早就想扒她们的皮,特别是眼前这个贪财的女人,他最想报复。“是吗?不过我认为你只要放开心胸接纳她们,应该不是问题。”她想到,要是他愿意以他昨晚那副表情应付她们,那再适合不过了。

放开心胸?她到底还要他怎么做?冷天澈抿着嘴不说话。“算了,我来教你。”钱琪看他如此不受教,决定干脆直接教他。

“来,嘴角要轻轻的拉开,眼睛要直直探入对方眼中,对、对,就是这样,还有,眼神要带点邪意……”

冷天澈不知为何突然听从钱琪的话一一照做,嘴角不但勾起诱人的弧度,目光更是深深探入她的眼瞳中。

钱琪被他看得一颗心狂跳不已,她眨眨眼回避他吸引人的眸子,强自冷静道:“嗯,就是这样,你做得很好。”

冷天澈缓缓在她耳边轻吹一口气,低哑地开口:“那这样呢?”

她吃惊的捂住耳朵,避开他的脸,“真……是再好也不过了。”他也学得太快了吧!

“喔,那真是多多指教了,夫子。”他挑眉邪邪地笑道。

“不、不会,你还不赶快去做事?”她神色惊慌的要他赶快离开。“是。”冷天澈双眼充满戏谑的笑意,硬是忍住想捧腹大笑的欲望,转头离去。

惊魂未定的钱琪把颤抖不止的双手藏在桌面下紧紧交握祝天,她差点心脏狂跳而死!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