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千 > 《诱心来赎身》
返回书目

《诱心来赎身》

第一章

作者:千千

暖烘烘的日光晒得冷天澈通体舒畅,舍不得张眼。一阵微风吹来,略显干燥的风拂过他的脸庞,让半梦半醒的他觉得稍微有些刺痛。

他想张开沉重的双眼,可是却有一股力量把他再度拉回梦中。

这时,耳边传采一阵清楚且反复的声音。

他虽然没张开眼睛,但他听得出那是不远处干草翻动的声音,还有马儿的嘶鸣声。这些声音听起来并不悦耳,但对此时的他采说却是助眠的好音乐。

“乖,别叫了,这下不是轮到你了吗?。清脆又带点甜甜蜜意的女子声音安抚着骚动的马儿。

当他听到这甜美又不会显得太腻的女声时,不知怎么的突然涌起抗拒睡魔诱惑的力量。

成功的摆脱睡梦的他,抬起右手遮住刺目的阳光,微眯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眼前的景象完全完全出乎他意料,是布满黄沙的荒芜大地。

他愣住了,忽然全身僵硬。

这是什么地方?

看这景色像是边关。

他怎么会在这里?

冷天澈心中充满疑问,瞠目看着旁边堆得跟屋子一样高的干草,完全不能理解自己为何睡了一觉后,竟不是在白云山庄的卧房里醒来。

此时,一阵痛意袭上他的头,他抬起右手触摸着抽痛的太阳穴,想压抑住这阵痛意,岂料这只是个预警,随即而来的是有如千军万马在他脑袋里来回奔腾、厮杀般的剧烈痛楚。

他双手抱住头,忍着这痛彻心扉的疼意。

他痛苦的咬住下唇,硬是把申吟声吞回喉咙里。

一道甜美的女声霍然在他耳边响起,“咦,你醒啦?”

这声音……是他刚才在睡梦中听到的。

冷天澈勉强睁开眼看着跟他说话的女人,由于她背对着阳光,他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和神情。

全身上下不断冒冷汗的他强忍着头痛,艰困的开口:“你是谁?”

钱琪俯下身,撇撇嘴盯着看起来病恹恹的他,心里暗想,这笔交易搞不好是她吃亏了。

喷啧!这家伙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样子,八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是个十足的病猫。

唉!亏他长得一副好皮相,身体却那么糟,简直糟蹋了这张俊脸,她八成是失心疯了,才会签下卖身契,买下这个看起来就快要断气的男人。

“我是你的主人。”

冷天澈诧异的停下揉着额头的动作,眯起眼提高声音讶异地道:“主人?你是我的主人?”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还在作梦吗?

“对,你的亲爹把你用五百两的价钱卖给我。”她有些懊恼,实在不应该贪这个小便宜。

哪有人把自己的儿子卖给人当奴仆,还给对方一笔钱?像这种人财两得的好事,她该小心其中有诈的。

都怪她太贪心了,不应该为了客栈缺人手而答应人家。

唉!要了这只病猫,搞不好还得替他付一大笔医药费呢!

冷天澈一听她这么说,马上忘了头痛,惊讶的看着她,道:“我爹把我卖给你了?”

他没听错吧?

老头竟然把他卖了,而且价钱只有五百两!

也不想想他每个月为白云山庄赚的钱还比这多出百倍有余。

钱琪挑了挑眉,耸耸肩回应道:“对!看你还怀疑的样子,要不要看看卖身契?”语毕,她伸手掏出怀里的钱袋,从里头抽出一张纸来。

冷天澈接过那张纸,摊开它仔细地看了一遍。

卖身契

本人冷威,因次子冷天澈不驯,特将其卖给鑫来客栈女老板钱琪为奴仆,任凭其处置,本人不加干涉。

至于条件,一如当初所言,钱琪须在这一年内为无力教导劣子的老身代为管教。

在此奉送钱琪管教费五百两。

一年期限未到,冷天澈不得以金钱或财物赎回己身。

不论买卖双方是否对卖身契的内容有意见,一旦签下姓名后,契约即生效,在一年内提前解约者,以违约论,违约者将给与对方五万两违约金。

立约人冷威钱琪

立于甲申年六月十五日

什么?这根本不是卖,而是送,还是人财一起奉送!

冷天澈哭笑不得的看着契约。

他能说什么呢?

这契约是爹签的,跟他本人无关,他大可毁约。

他垂下眼睑,抚着不断抽痛的头沉思着。

不过他既然来了,姑且留下来看看爹和她打算耍什么把戏,更何况他这两年来可说为白云山庄日理万机,早有休息的打算,不如暂时如他们所愿留在这里。

想到此,冷天澈抛去离开此地的想法,抿紧的唇角突地勾起一丝笑意,似愉悦又有点冷酷。

哼!一年之后,他会彻底的让爹知道东西是不可以随便乱卖的,尤其是人。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冷天澈随着钱琪的脚步,步上客栈二楼回字形的走廊。

这条走廊朝内的一边围绕着一楼中央,望下一看,便可以得知楼下所有的情形,另一边则是一间间的厢房。

“目前我们鑫来客栈少一个跑堂小二,这工作现在就由你来担当,你要仔细听我所说的话……”钱琪走在冷天澈的前方,告知他将来工作的内容。

冷天澈虽然听着钱琪唠叨,不过他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仔细环视整间客栈。

这间客栈跟其它客栈没有什么两样,除了老板是个姑娘家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想到这里,他不禁直视着眼前娇小的身影。

他刚刚听到她说她是客栈的老板时,有些讶异,一个姑娘家抛头露面的经营客栈,这在其它地方是看不到的,她的家人没反对吗?咦!他顿了一下,心想他为啥这么在意她,她对他来说只是个拥有他卖身契的人罢了。

他马上转移视线,往楼下望去。

虽然他要自己别再注意她,可是听到她那清脆的声音时,他又忍不住朝她望去。她好像很喜欢黄色。他眼睛直勾勾的从她头上的发饰往下直看到她鞋子上的绣花。她全身上下都是鹅黄色,衣裳、腰带的边缘还绣上细细的金线。

他霍然想到她刚才掏出的荷包,也是黄得刺目。

她会不会太喜欢这颜色了?

他忽地觉得自己像看到一个金元宝站在他面前。

钱琪注意到他并不专心,转过身皱着眉头睨视他。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冷天澈回过神,马上利落的重复她说过的话,“呃!有有有,就是要对顾客尽心,对你尽心,破坏公物要赔钱,饭菜吃剩要罚钱,客人打赏的钱要充公,还有,出外采买要杀到最低价,切勿心软,总之,开源节流是本客栈的要旨,把客人伺候得舒舒服服是本客栈赚钱的不二法门。”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忽然若有所悟的看着她。

她……该不会很爱钱吧?

钱琪白了他一眼,“很好,你全都记住了,不枉费我亲自花时间教你。”看来记忆力好是他唯一的优点。

冷天澈苦笑看着眼前蹙着柳眉的她。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姑娘家对他摆出臭脸。

看起来满心不悦的钱琪忽然对他猛瞧,随即以嫌恶的语气道:“对了,如果有重物你拿不动的话,可以叫其它人或者是我帮忙,别逞能,扭伤了手就不好了。”

看他脸色这么苍白,她想,这虚弱的公子哥八成没拿过比书还重的东西,万一他不幸扭到手,不仅不能上工,她还得替他付医药费。冷天澈愕然的看着她。

他……看起来真这么没用吗?连提个东西都要她或其它人帮忙?他微微弯起嘴角,“我想我的身体不至于那么差,需要你或其它人帮我拿东西。”

他这句话是讽刺她这里的人还不如他这只病猫吗?

钱琪微抬起下巴,双手叉腰,一脸冷漠,“是吗?我还不知道一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可以轻松的搬重物,做一切杂事。”

冷天澈一听就知道她误解了,他温和地注视她冷若冰霜的表情,徐徐地道:“我是说,我并没有你想象中没用。”

“是吗?你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又是白云山庄的二公子,八成没吃过苦头,我会误会吗?”她瞥看他那俊雅的容貌,颀长的身躯,长又细白的手指,再往上看着他那温和含笑的眸子,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不管怎么看,他都是属于吃不了苦的那一型。

他好笑的看着她毫不掩饰的嫌弃目光,。我是不是吃不了苦,唯有做了才能评论吧?。钱琪对他敷衍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开启旁边的一道门走进去。“这里原本是上一个店小二的房间,不过他昨天已经辞工,所以你就住这儿吧。”

冷天澈走进房间前习惯性地先环视周遭一番。

他寻思,这里离客房相当近,想必是为了让客人方便召唤店小二,所以特别这么安排吧。

钱琪微蹙着眉头睇向他,“对了,你有没有别的衣服?你总不能穿身上这套衣服上工吧?”这件衣服昂贵的程度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别说布料了,光是精细的手工就知道价值不凡,要是他穿这件衣服伺候客人,搞不好客人看起来还比他像店小二。

冷天澈只能对她的询问报以苦笑,“我身边现在好像也只有这件衣服了。”他醒来时身旁并没有任何包袱之类的东西,应该是两手空空的被送来这儿。

钱琪瞠大杏眼,“那钱呢?你总该有钱去买吧?”他那富有的爹总会留—点碎银子给他。

冷天澈的脸蓦地浮上一丝赧然之色,“我身上没钱。”,

钱琪有点哀怨的想,意思就是说,她得花一笔钱替他买衣服了。

唉,他都还没上工耶!

她有点头痛的睇着他,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她马上微带兴奋地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说完,她匆匆转身离开。

冷天澈看着她的背影迅速消失,不知她打算做什么。

他待在房间随意的环视四周,片刻后,听到她的足音传来。

他转头望向门口,看见她因奔跑而显得红扑扑的脸蛋在门口出现。钱琪看到他正注视着她,随即扬起甜美的笑颜道:“转过身去。”呵呵!她差点忘了她房间里还有去年布庄大拍卖时大量采买的布料,只是她拿来缝了抹布后,仅剩下十几尺。

不过那些布应该足够做一套衣服。

嗯!她真是天才,这下买衣服的钱都省下来了。

冷天澈因她甜美的微笑愣祝原来她也是会对他笑的,只不过这抹笑看来似乎开心得过了头,让他心里有点发毛。

他呐呐的回应,“为何要转过身?”

钱琪想也没想直接回答,。我要帮你做衣服埃”

她要帮他做衣服?冷天澈一听,胸口涌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有一丝丝的甜意和淡淡的喜悦在心中交融。

他点点头,听话的转过身去。钱琪也不啰唆,马上拿着布尺量起他的身子。当她量到他的胸围时,有些讶异这看起来病弱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厚实的胸膛。

她心里暗想,真是人不可貌相,谁会相信他衣服底下有这副好身材?量完后,她利落地卷好布尺,“好了,你今天就先暂时休息一天吧,我明天会在你上工之前把衣服拿给你。”

冷天澈微微点头,不发一语。

原本要踏出房间的钱琪扫了一眼他比刚才更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看你脸色还是很不好,你到底怎么了?”他看起来像随时会昏倒的样子。

“我没事,钱姑娘你去忙你的吧。”冷天澈表面上仍维持淡淡的笑,实际上他的头又忽然强烈的晕眩起来。

钱琪狐疑的看着他。“是吗?那好吧。对了,别叫我钱姑娘,跟其它人一样叫我琪琪就好了。”真要是没事就好,万一他病死在客栈里,谁还敢上门来呀,客栈岂不是倒定了?

“嗯。”冷天澈简短的回道。

“我走了,你休息吧。”钱琪说完便转身离去。

冷天澈一等她阖上房门后,靠意志力强撑许久的身躯便无力的躺到床上去,双眼疲 惫的望向屋梁。

唉!他的身体还是第一次如此不受控制,要不是他内力不错,早就昏过去了。

以他的感觉研判,他应该是中了十日醉。

也一定是十日醉,要不然他不会从初二一直昏睡到今天。

爹有必要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吗?

他知道爹一向不喜欢他们跟娘太过亲昵,也因为这样,爹常对他们猛发醋劲,不过他不知道爹竟然这么想把他踢出家门。

唉!不知道大哥和弟弟是否也跟他有同样的下场?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在客栈开门营业前,钱琪聚集了所有的厨子、伙计,为他们介绍新来的小二冷天澈。

“伍叔掌管我们鑫来客栈最重要的厨房,你以后要对他恭恭敬敬的,还有这位是……”钱琪为冷天澈一一介绍工作伙伴。

身着灰衣站在众人面前的冷天澈微笑点头看着众人,不过他有些纳闷,不明白为何这些人原本对他礼貌的微笑,一看到他身上的衣服后,个个都忍俊不祝

这衣服是哪里有问题吗?

他低头看了一下身上这件钱琪亲手为他缝的衣服。

她手艺还不错啊,为何大家会用既同情又好笑的眼神看他?

一个个头略显矮小的少年,趁钱琪注意别处时,偷偷的凑近冷天澈身边,低声问道:“喂,天澈兄,请问一下,你这件衣服是不是琪琪缝的?”

冷天澈点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

他一笑,露出白得刺眼的牙齿,“看这衣服的布料和颜色,不用问也知道。”他赶紧憋住笑,脸部有些扭曲,“那你知不知道这布料我们之前是拿来做什么的?”

冷天澈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是做什么的?”

“是厨房的抹布啊!哈哈哈……”小林子一说完,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笑,笑声震耳欲声。

什么?抹布!冷天澈一脸屎样的看着身上的衣服。

“小林子,你在笑什么?什么事那么好笑?”一道非常甜美,柔得异常的女声问道。

小林子丝毫没有半点危机意识,兴奋的回道:“哈哈!没什么

啦!只不过看到一个人身上穿着跟抹布同样的布料做的衣服,感觉上就是说不出的怪异。噗!抹布做成的衣服,哈哈!真没想到大姐抠门到这种地步……”

“我抠门?”那道柔美的嗓音又加了更多的蜜意,甜得腻人,让在场所有人寒毛为之一竖。

“呃!”小林子终于醒悟,他缓缓转过头去,一看到钱琪横眉竖目的看着他,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

不过他脑筋转得快,马上说出一大堆奉承的话,“我是说大姐你非常懂得物尽其用,知道把剩下的布料拿来做衣服。天哪!还缝得如此好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用路口绸缎庄的高级布料做出呢!大姐你真是天才,是值得我们效法的奇葩,你不仅是便宜布料的救星,更是省钱的专门家,唉!你不知道你那伟大的精神会永远存在我们的心里,生生不息,永垂不朽,是我们的传家宝,是……”

钱琪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够了,你的废话太多了。”这些违心之论听得她浑身冒起鸡皮疙瘩。

“这些怎么会是废话呢?”小林子右手握拳高举,义正辞严的辩驳,同时双眼迅速转向众人,征询道:“我刚刚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啊!你确实是我们精神的象征,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人一听就知道小林子有意要让战火波及他们,均忙不迭的猛点头以示忠心。

“哼!油嘴滑舌,你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娘交代。”亏他娘一直嘱咐她,千万要让他改掉这胡说八道的坏习惯,谁知他不但没改,还变本加厉。

“那就别跟她交代啊!大姐。”小林子一脸讨好的看着她。

“哼!”钱琪轻哼一声,懒得再对他说教。

随后,她转头对一脸苦瓜的冷天澈道:“有什么好难过的?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有谁知道你穿的是我用剩的便宜布料做的衣服?”

冷天澈有点无奈地看着她,“是。”

唉!他心里依旧沉甸甸的不好受,失落和失望的情绪交杂着。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