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郑媛 > 《要怎么说再见》
返回书目

《要怎么说再见》

第九章

作者:郑媛

五年的工作所得,裴箬几乎部投资在这间这间二十坪左右的小公寓里。

两房两厅的小屋子,空间有些局促,却是她多年辛勤工作挣的,屋子里处处有她巧手慧心的布置,这个家是除了宜兰老家外,另一个避风港,一个属于裴箬自己的温暖小窝。

晚上她随便煮一碗面打发了晚餐,平时在家她吃得简单,除非裴笙学校放假过来陪她,大多数她一个人吃得很随便。

基本上只要定时、定量,不吃太过刺激的食物,她的胃痛是不会发作的,可近来胃痛发作的频率却频繁得令她忧心,几乎已影响了她的工作与作息!

今晚,胃又没来由地疼了,裴箬皱着眉头在床上躺了许久,强烈的疼痛仍然没有和缓的迹象,她只得从床上起来到厨房倒了杯温水吃药,之后胃痛才渐渐和缓。

客厅的电话突然响起。

裴箬愣了一下。晚上九点钟,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

她的朋友仍然不多,大多是工作上的交谊,谈不上私人感情,私底下她仍然孤独,多年来嗜静的性格一直没变。

电话铃连续响了十几声,裴箬走到客厅拿起听筒。

『在家嘛!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接电话?』

话筒另一端传来对方质问的声音。

裴箬身体僵住,险些去了话筒。愣了好一会儿才怯怯地低声道:『你打错电话了。』

话筒像会烫手一般,她急急挂断电话。

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认,那质问的男声是尹克劭!

挂断电话后裴箬呆立在原地,至少有一分钟,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电话铃声突然又大作,裴箬吓了一跳,身体神经质地猛然一震她两眼瞪着响个不停的电话发愣,呆呆地等着它自然安静下来,电话却不停地响了十声、二十声、三十声、四十声……非得逼她接起听筒不可曰直到电话响了六十几声后,裴箬终于心慌地拿起听筒『敢再挂我的电话妳试试;电话那头传来尹克劭阴沉的威胁声。

『你……有什么事?』沉默了一会儿,她强做镇定地问他。

『妳欠我一顿饭,现在我要索回;他直接说明打电话来的意图。

『我还没访问妳……』

『那是妳的事;他霸道地堵回她的辩驳。

『可是我已经上床睡觉了,明天中午也许可以……』

『明天中午我没空;他照例自行打断她的话,以命令的口气道:『我现在就过去妳那里;

『可是……』

尹克劭已经挂了电话。

裴箬怔在电话旁,想不透尹克劭怎么会有她的电话,怎么知道她的住址。

然后,不到一分钟,突然传来门铃被人连续按个不停的音乐声。

裴箬震了一下,疑惑地走到门前对着门上的窥视孔往外望__果然看到尹克劭不耐烦的脸,在门的另一头放大。

『开门!我知道妳在里面;按了许久的门铃,尹克劭终于不耐烦,开始粗鲁地用力拍打大门,完全不管这么做是否会吵到左右邻居!

也许他正是故意的!

裴箬脸色苍白地被迫打开大门,迎进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

『再不开门就在门口跟你耗到天亮;一进门,他毫无愧色地扯开脸笑。

『你吵到别人了;对着他浑然不在乎的笑脸,她很难不气忿!

尹克劭耸耸肩,反手关上门。『妳早点开门不就没事了;

他大剌剌地在裴箬的小屋内四处转了圈,彷佛在自己的地盘上一样肆无忌惮!

裴箬忍着气跟在他后头转,一时不明白他的目的到底为何。

『布置得不错,可惜房子小了点。』回到客厅后他下定评语。

『你要吃饭的话麻烦等一下,我换件衣服马上就可以出去。』不想与他对自己的屋子多做讨论,她导回正题。

尹克劭会在这时候吃晚饭并不奇怪,以前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时常在别人的消夜时间陪他吃晚上的正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时常得留在公司加班,一忙起来根本没时间吃饭。

尹克劭却自顾着往下说:『五十多坪的房子妳不住,偏偏要住这种平价社区二十来坪的小房子;他撇撇嘴,脸上至是不以为然的神态。

因为他这番话,裴箬霎时僵住了。『至少这间房子是我自己赚钱买来的;她语气僵硬地反驳他。

他漫不经心地笑着,口中吐出伤人的话语,突然令她反感。

他怎能以如此不在乎的语气提起羞辱她的往事!?

见她板起脸来,尹克劭扯起嘴角,笑着走近她。『干么?这样就生气啦?』他伸手抱住她闪躲的身体。

『你放开我!不要动手动脚的;她两手撑在他胸前,试图推开他。

尹克劭不为所动,抱着她滚跌在地毡上。『我们不出门,我要你做饭给我吃;他压着她,贴着她耳语。

『放开我!我永远不会再为妳做饭;她的脾气终于发作。

尹克劭见她生气,反倒笑出声。『反应这么激烈?』他调侃她。

裴箬觉得羞愤交加。『我们五年前已撇得一乾二净,你怎么可以这样逼我;

『撇清!?』尹克劭扬起眉,颇不以为然。『那张支票妳可有兑现?』

『你自己说任凭我处置。』明天就把它捐到『慈济功德会』!

『妳『处置』了?』

『明天我就处置;

尹克劭邪邪她笑起来。『没处置之前就是没撇清;

裴箬脸色一白。『你的坚持简直莫名其妙;她气起来,不顾形象地捶他!

尹克劭捉住她的手,箝紧,一径嘻皮笑脸,当做是游戏。『别无理取闹。』

她一听,更是气得身子发抖。『无理取闹的不知是谁;她疯了一般挣扎。

『原来妳发起脾气来像个孩子;他更乐,存心跟她扭成一块黏胶糖。

裴箬挣扎了好一阵,然后她累了,嘤嘤啜泣起来。

『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不放过我;

『嘘。』他搂着她安抚,笑意不减。

她疲乏地倒在他怀里流泪,他不放手,她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他。

尹克劭突然低头,吻住她的唇。

裴箬一惊,又开始没命地挣扎,他却总有法子吻住她的嘴,更甚且两条结实的长脚恶质地扳开她的大腿,一只大手压着她两条手臂,空出的另一只手不怀好意地拉高她的衣衫!

『不要;裴箬明白他的企图后,吓得拚命挣扎、扭动,尹克劭却不为所动,剥了她的衣衫开始动手扯她的裙子,一意孤行!

『你又想强暴我!?』挣扎中,她悲愤地拉诉。

尹克劭愣了一下,暂时停顿侵略的动作。

他笑容收敛,脸色一转阴沉,突然又低下头吻她。

『嗯……不要……』

他以力气箝制她,裴箬抗拒未果,气息开始喘促之际意识也逐渐散乱,由被动地承受他唇舌的翻搅,到再也压不住他挑勾起的一波波焚身的热潮……

听到从裴箬嘴里逸出的嘤咛,尹克劭勾起唇角,开始探手,放肆地在她赤裸的上身搓揉抚弄……他进一步扯开裴箬的胸衣,粗糙的大掌握住她白嫩、赤裸的ru房挤捏,一连串火烫的吻,从她白皙的颈子直烙到丰润的胸脯,终于含住两朵娇颤的花蕾,饥渴地吸吮、啃嚼,直到她粉嫩的胸布满了他恣意吼出的红色瘀痕……

他进一步低头吮吸她粉嫩细滑的小腹,修长的手指探进她的底裤拨弄前端敏感的小核__

裴箬倒抽一口气,还来不及挣扎,尹克劭已窥知她抵抗的意图,倏地将一根长指挤进她湿烫的幽x__

『呃__』裴箬梗住娇泣,全身瞬间僵直。

尹克劭更深地往里掏探,紧紧箝住她,自私地栖占她。『妳湿透了,为什么抗拒?妳也想要吧,裴箬;他沙哑地低喃。

『不……不要;她浑身颤抖,连声音亦不能控制地语不成句。

尹克劭低笑一声。『不要?』手指开始邪气地在她体内抽动。

『呃……』裴箬的抗拒辗转化成申吟,腰肢逐渐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抽送摇摆,一步步沦丧抵抗她的意志……

尹克劭盯着她泛红的桃靥,半开半合的醉人星眸,突然俯下身吻住她的唇疯狂地吮吸翻搅,激烈的力道辗破了她柔软的唇瓣,浓浓的气息重重喷拂在她娇嫩的脸颊上……

终于他撤出手,放开怀中瘫软的人儿,略起身欲解开长裤拉链。

裴箬忽地睁开眼,看到尹克劭的动作意识后猛地清醒,趁尹克劭不备,她突然使尽全力出手推开他__之后裴箬迅速滚至角落,蜷成一团抱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尹克劭没有追过去,脸色阴沈跪在原地。

『请你出去;僵硬的语气泄漏她内心的脆弱,裴箬蜷缩在离尹克劭远远的角落。

尹克劭干笑两声,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裴箬,妳永远学不会说再见;他残忍地以徐缓的语调说出这句话。

裴箬身子猛然一震,一瞬间心口辗过剧烈的痛楚……『妳的身体拒绝不了我,对其他男人妳也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住口__』裴箬坞住耳朵,这一刻她真的是恨他!

『我怀疑其它男人能让妳产生快感!还是这五年来根本没有男人碰过妳,所以妳根本无从比较!?』尹克劭残忍地继续往下说。

『住口、住口;她脸埋入两膝中啜泣不已,像受伤却不知所措的孩子。

尹克劭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哭泣的模样,好一会儿后他撇过头,神色阴沉地拋下一句:『我们之间还没完;

丢下话后尹克劭开门离去。

裴箬呆坐在地板上,许久许久……仍然泪流不止__

***

第二天清晨,裴箬胡乱地收拾了几件衣物,匆匆忙忙搭车到裴笙租在木栅的小套房。

清早当她从冰凉的地板上惊醒,映入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她要逃到尹克劭找不到的地方!

左思右想,尹克劭知道她老家的地址,唯一能让他找不到的地方,只有裴笙租在木栅的学生套房。

裴箬几近落荒而逃地一大清早就从士林搭车赶到木栅,到了裴笙租赁的学生套房,裴笙已经出门去上课了。

裴箬提着自己匆忙中带出来的小包行李,出神地坐在学生套房门口等裴笙回来,不知不觉一个早上时间晃过,裴笙仍然不见踪迹。

等裴箬猛然自神思不属的状态中觉醒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她竟然发呆了整整七个多小时!

裴箬慢慢从坐了一上午和半个下午的磨石子地上站起来,走到附近的公共电话亭去,拨了一通电话回杂志社给马蔚然。『喂,马姊,我是裴箬,我想请一星期的假……』

『裴箬!?一整天妳跑哪儿去了?妳现在立刻回杂志社,我有事交代妳办;

『可是马姊,我要请__』

『有话回出版社再说,就这样啦;马蔚然『喀啦』一声挂了电话。

裴箬瞪着断了线的话筒发呆。

软了口气,她提起小行李袋走回站牌搭公车,看来裴笙一时之间是不会回来的了,她还是先到出版社一趟,晚上再过来找裴笙好了。

裴箬一回到出版社,还来不及放下小行李袋,立刻被得到通报的马蔚然叫进主编室。

『马姊,我回来一趟是想当面跟你请假,妳有什么事要交代……』裴箬一抬头,末说完的话哽在喉头__她竟然在马蔚然的办公室中看见尹克劭!

只见他扬起眉,唇色挑勾的笑痕像在嘲笑她呆若木鸡的反应。

『裴箬,原来妳和尹先生是旧识,怎么不早说呢?瞧瞧妳多大的面子,尹先生今天早上亲自打了一通电话过来找妳,知道妳不在还交代要你一回杂志社就知会他,他说无论多忙都要抽空亲自过来一趟,有关访谈的事尹先生有话交代,还答应要给我们独家,这可都是妳的功劳……』

马蔚然兀自兴奋地说个不停,裴箬却彻底觉悟她再也逃不开这场噩梦……尹克劭不肯放过她!

『马女士,可否借主编室一用,我和裴小姐有事商谈。』尹克劭风度翩翩地掉头跟马蔚然交谈。

『当然、当然……』马蔚然迫不及待让出自己的地盘。

马蔚然一出去,尹克劭立刻上前一步挟持住裴箬。『想躲开我,嗯?』他笑容敛去,眼神冷硬地挟了一股野蛮!

裴箬甩开被他箝紧的手臂,仓皇地退离他好几步远。『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她背抵着墙,清澈的眼眸膛视他。

尹克劭瞇起眼,突然盯着她撇起嘴笑。『不怎么样。』他回身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别一副我会吃了妳的模样,过来坐下;他慢条斯理地笑言。

裴箬戒备地瞪着他,丝毫不敢放松。

『妳不是想访问我?现在我心情正好,想访问最好趁现在,免得我又改变主意;他拉整西装,姿态悠闲地叠起长腿。

『你真的肯好好地接受访问,不会再动手动脚?』裴箬不信任地想看透他。

另克劭挑起眉,一脸好笑。『这地方随时有人会闯进来,想做爱也不尽兴!除非妳喜欢这种刺激,那我可以配合,绝对奉陪到底__』

『住口;裴箬的脸已经红成一片。他到底是肆无忌惮,还是不知羞耻!?

尹克劭耸耸肩,无所谓地笑了笑。

裴箬小心翼翼地走近他,防备地坐在沙发另一头。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从『亿丰』是否取消与『强衡』的合作案谈起。』裴箬起个话头。

『妳如果事先做过功课,应该清楚『亿丰』和『强衡』的关系不止企业往来那么简单。』尹克劭淡淡地提起。

『嗯,我知道尹、宋两家是世交,甚至……两大集团年轻一代的新贵早在五年前联姻……』

『妳说的是我吧!我们两人说话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他扬起眉,好笑地调侃她。

裴箬脸一红,却义正辞严地纠正他。『尹先生,请你认真一点;

『尹先生?』尹克劭轻率地报以一声嗤笑。『什么时候我又成了『尹先生』了?』

『我工作的时候一向公私分明;裴箬胀红脸和他辩驳。

尹克劭撇撇嘴,玩味地盯视她。『公是此,那私下呢7我们是什么关系7』

他蓄意挑她的语玻

裴箬一怔,随即不暇思索地回答:『没有关系;

闻言,尹克劭立刻纵声大笑。『妳骗谁,裴箬?骗妳自己吗?』他毫不留情地嘲讽她。

『妳到底要不要认真接受采访;相对,他放肆的笑,裴箬板起了脸,面无表情。

尹克劭好不容易止住笑,侧脸勾视她。『别太认真,小心难以自拔。』他似笑非笑,一语双关,轻轻吐出这两句话。

裴箬一震,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__

『你根本无心接受采访;她旋即转身,欲推门而出__

尹克劭立时拉住她,蓦然冲着她勾出一抹诡笑,长手一伸拉开大门__

『裴小姐,下个礼拜敝舍有一场宴会,我可以安排妳以贵宾的身分出席,届时贵社想知道的谜底都会揭晓,请你务必赏光;

他刻意敞开大门,当着杂志社所有人的面前__包括一心想得到独家的马蔚然邀请裴箬,让裴箬完全不能拒绝。

『尹先生,你的盛情邀约,到时候裴箬一定会准时出席的;果然不等裴箬回答,马蔚然已经抢先一步急着谢恩!

『马姊……』

裴箬还未出口抗议,马蔚然察言观色,已经知道裴箬想说什么,立刻出声打断裴箬的话。『尹先生,咱们就这么说走了,我保证您给我们这篇独家,绝对不会后悔;

尹克劭点了下头,不着痕迹地放开裴箬,迈步走出主编室,示意要离开。

马蔚然紧跟在后头。『尹先生,我送您;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杂志社,完全不给裴箬开口的余地。

等马蔚然回到杂志社,裴箬跟进主编室抗议。

『马姊,妳怎么可以不问过我的意见就答应他;马蔚然平时还算尊重她,很少强迫裴箬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裴箬,』马蔚然从办公桌后抬起头,眼中是了然的世故。『不是马姊倚老卖老,妳跟尹先生之间有什么过节是你们两人间的私事,马姊不希望妳感情用事,影奋了工作效率。』

裴箬愣了一下,随即心虚地撇过脸。『可是他根本无心接受采访,谁知道他是不是在戏弄人;

马蔚然笑了笑。『裴箬,相信不需要我提醒,妳也很清楚,接受采访的当事人,有几个是心甘情愿、百分之百合作的?』

裴箬垂下眼不语,她当然清楚这一行的游戏规则。

马蔚然盯着裴箬,摇了摇头问道:『心底有什么事,可以跟马姊说,马姊不介意分担妳的心事,还要再倚老卖老一次__鼓励你去面对它;马蔚然发自肺俯之言。

多年来她看着裴箬成长,由生涩的女孩渐渐蜕变为能独当一面的坚强女子,两人亦师亦友的关系,一直维持着良好的情谊。

裴箬只是摇摇头,沉默不语。

『裴箬,马姊希望妳能出现在男家的餐会上,妳办得到吗?』

裴箬一径低头沉默……马蔚然岂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

如果能够,她也希望坦然面对,这本来就是她当初答应马蔚然采访尹克劭的主因。

可谁知道尹克劭的侵略性更胜从前,他毫无理由地逼迫她,不肯放过她……『裴箬,妳还没回答我;马蔚然催促。

『我明白了,我会如期交上这篇报导的。』隔了好一会儿,裴箬才轻声响应。

马蔚然点了点头,露出称许的笑容。『这才对嘛!这才像我一手带起来的裴箬;

裴箬嘴角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苦笑……她让自己陷入怎样的泥沼中!

事后,她可还脱得了身吗!?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