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郑媛 > 《要怎么说再见》
返回书目

《要怎么说再见》

第四章

作者:郑媛

日子在某种晦暗不明的默契下飞快滑过,转眼间农历年过去,正月也接近尾声,裴箬和尹克劭的关系仍维持在暧昧不明的亲昵状态。

她捉摸不清尹克劭的心态,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说过要给她爱情,却又毫不避讳让她知道__她不是他的唯一。

尽管她心底清楚,放任自己陷落下去是危险的,然而越坚固的心防只为保护最脆弱的心,一旦心防被攻陷,心亦沦陷,原有的清明已不可挽回。

一个多用来,尹克劭每星期不固定和她见面的次数,正常是一星期见两、三次面,少则一、两次。尹克劭给了她一把住处的钥匙,他若想见她,会在白天打电话到公司约她见面,多数时候见面的地点会约在尹克劭的住处。裴箬自己坐车过去开门进屋,做好了饭菜,时常要等到晚上八、九点尹克劭才会回来。

除了面试那一次,裴箬从未在公司见到尹克劭,她已知道他是『亿丰集团』的小老板,在『尚扬建设』兼任总裁一职,仅是为他将来接掌『亿丰集团』铺路,平时他只待在总公司处理业务。

之所以他们一星期少则只能见一、两次面,正是因为尹克劭必须超时加班,即使没加班也总有推不掉的应酬__尹克劭这么告诉她,裴箬便如此相信。

眼看下班时间已到,今天尹克劭并没有打电话来约她,于是裴箬不知不觉在座位上呆坐了将近十分钟,直到办公室的人全都走光了,她才开始慢慢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下班。

『裴箬。』

背后有人唤她,她转身看到江允。『嗨,好久不见;

『一起吃饭?』江允问。

裴箬莞尔,每回他来总是找她吃饭。『好埃』

两人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素食餐厅。

『妳瘦了许多。』点完菜,江允端详了她一会儿后说出这句话。

『嗯,是瘦了一些,最近胃口不大好。』裴箬摸摸自己的脸,笑了笑。

『和克劭有关系吗?』他突然问,表情是深思的。

裴箬愣了愣__她从未想过自己这阵子了无食欲是因为尹克劭的关系,然而经过江允这么一问,她开始反思自己一向极佳的胃口变差了,确实是在认识尹克劭之后。

『果然和克劭有关。』看到裴箬的表情,江允已了然。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他是怎么猜到的?

『有一回我开车经过克劭的住处,看到克劭开车,载着妳从大厦的车库中出来。』

他掏出西装口袋里的香烟和打火机。『介意我抽根烟吗?』

裴箬摇摇头。

他抽出香烟,点上,吐出一口烟雾。『克劭……女人一向难以抗拒他的魅力,他是一个让大多数女人难以拒绝的男人。』苦涩地一笑,他黯然地道:『我原以为妳会不同,我以为妳有足够的骄傲去拒绝他。』

『告诉我一个该拒绝他的理由。』裴箬淡淡地问。

『女人难以抗拒的男人必定危险,何况克劭的家世与他自身的条件,更构成女人投怀送抱的理由,相对地这也造成克劭游戏人间的心态,像他这样的男人,任何女人只要一爱上他,就注定了心伤。』

一会儿,裴箬轻轻点头,目光忽而悠远。『关于这点,我早已明白。』

江允的神情转而木然。『妳明知道如此却还是决定和克劭在一起?』

『爱上一个人,不是理智能决定的事。』裴箬淡淡回答。『现在能和他在一起已经是幸福,往后的事我不愿多想。』

『即使受伤他无所谓?』

裴箬沉默半晌才平静地回答:『到了那一天,我才会知道这个答案。』

『妳在自欺欺人,裴箬;

『爱情原本就是种自欺,如果我保持理智,一味地回避受伤的可能,那么我只能永远孤独。』

江允用力吐出一口烟。『妳已经陷得很深了;他明白他已再无机会,他的迟疑与压抑已让他错失爱她的最好时机。

裴箬没回答,她转头望向餐厅玻璃窗外熙来攘往的人行道,默默数起有多少人脸上带着笑容。

『答应我,我们仍然是朋友,如果有困难妳会先想到我。』江允的声音拉回她的注意力。裴箬回头,嫣然一笑。『我们当然是朋友。』

也只能是『朋友』了:望着她动人的笑靥,江允阴郁的神情更添黯然……

***

江允送裴箬回到家后开车离去。

尹克劭从停在转角处的车子内开门下车。

『你怎么来了?』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尹克劭,裴箬的表情充满惊喜。

『推掉一个应酬,车子正好开到附近就绕过来找妳。』尹克劭掉头瞥了江允车子开走的方向一眼。『妳跟江允出去?』

『嗯,一起吃了顿饭。』

『我在车子里等妳半个多钟头了。』他任性地发起脾气。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来,所以……』

『本来想带妳到淡水吃海鲜的,看来妳已经吃饱了;仍是不高兴的表情。

『对不起……』裴箬只能连声道歉。『你还没吃饭吗?』

『嗯;尹克劭冷淡地点了下头。

『要不要到我家?我炒烩饭给你吃,五分钟就好了……』

『以后不许妳跟别的男人出去;他突然抱住她,力道凶猛,口气极为霸道。

『免得又发生今天这种状况,我兴冲冲地来却找不到妳;

『江允是朋友……』

『男人就是男人,本质都是相同的;他搂紧她,放柔语气道:『我要你保证,以后除了我之外,不单独跟任何男人出去。』

他盯紧她的眼睛,执意要得到她的回答。

『嗯。』终于,裴箬轻轻点头。

另克劭满意了。『我肚子饿了。』他露出笑容。

两人走进裴箬那间仅六坪大的小套房,尹克劭左右看了一眼,小小的空间只需三秒钟已经浏览完毕。

『地方很小,你坐椅子好了。』她让出房内仅有的一张木椅。这房间确实很小,单是尹克劭房里的浴室都比这房间还大。

『你等一下,我炒个饭五分钟就好;接着她忙着洗菜、切菜,下锅炒饭。

尹克劭看她忙东忙西,突然笑道:『妳看我们像不像一对新婚夫妻?』

裴箬握着锅铲的手颤了一下。她没有回答,因为知道他说这话是无心。

『怎么不说话?』他走过来,自背后抱住她的腰。

『你要我说什么?』她轻声问。

『真冷淡!我说我们像夫妻,妳难道不高兴?』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

尹克劭赞许地亲了她一下。『我就喜欢妳这个性!懂事、不无理取闹,最可取的是不幼稚。』

『饭妙好了,趁热吃吧。』轻轻挣开他的怀抱,她转过身,掩藏眼底浮现的脆弱。

尹克劭吃饭的时候,她迅速洗好锅铲,开始整理房间。『这是你带来的吗?』

她从柜子上拿起一份资料来。

『嗯,很重要的文件,顺道从车子带下来。』

裴箬替他收好,放在架子上。

吃完饭,尹克劭突然伸手把裴箬拉到腿上。『妳好象瘦了;

『嗯……瘦了一点。』坐在他腿上让她不自在地僵直身子,脸颊微微泛红。这房间实在太小,小到他一伸手就能触及她!

交往一个多月来,尹克劭有时虽然会抱她、亲她,但她仍不能习惯男女间如此亲密的接触。

『不止一点吧;他拉着她走到穿衣镜前。『我看你整整瘦了一圈,衣服都松垮垮的。』他突然把手搁在她胸上,俯下头低笑。『别减肥了,这里要是变小就不太好。』

『克劭……』裴箬倒抽一口气,脸颊倏地转红,忙要拉下他的毛手。

尹克劭和她玩起角力。『干么,害羞啊?』他邪笑着逗弄她,非但不放手,反而大胆地挤捏掌下柔软的圆丘。

『克……克劭,别这样……』

『别怕,这是正常的事,妳总不会一辈子不让我碰妳吧?』

『可是我还没__』

她想说她还没有心理准备。尹克劭却低头吻住地的嘴,堵住她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犹不满足地拉出她的衣衫下摆,倘的大手探进上衣内推高她的胸衣,放肆地抚摸她赤裸的ru房……『克劭,不要,我……』她喘着气,已经语不成句。

尹克劭没把她的抗议放在心上,继续解开她上身碍手的束缚,直到她上半身完全裸露,他满意地抬眼看着镜子里白皙、赤裸的诱人同体,修长的手指邪气地拉扯软丘上粉嫩的花蕾。

裴箬别开脸去,不敢触及镜中尹克劭的眼神,脸上羞赧的潮红已经晕染到胸前看到她白皙的前胸已经一片粉红,尹克劭笑着拉开她欲遮掩的手。『你好甜;他冲动地低头咬住裴箬绷紧的蓓蕾,狠狠地吸吮起来,一面将手往下移,隔着裙子大胆地搓揉她女性的幽x__『克劭__』裴箬一惊,猛地推开他。

『怎么了?』尹克劭皱起眉头。

『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眼角余光瞥到镜中裸露的自己,她羞愧地两手交叉遮在胸前。

『这种事只要是第一次,任何人都没准备。』他上前一步想再抱住她,裴箬却惊恐地退开。尹克劭撇撇嘴,已经失去了兴致。『算了;他拿起披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穿上。

『你要走了吗?』裴箬扣好衬衫扣子,有些无措地问他。

『嗯。』尹克劭冷淡地回答。

『克劭,你……生气了吗?』她怯怯地问。

『生什么气?』尹克劭扬起眉,走向门口。

『我刚才拒绝你……』

『不会。』他斩钉截铁地说。

裴箬松了一口气。『那我送你下楼。』

尹克劭看了她一眼,打开门出去。

送走尹克劭后,裴箬回到小套房内,看到门边的镜子,两颊不禁又泛红。

她知道尹克劭或许没生气,但必定是不高兴的,即使从未有过这一方面的经验,裴箬多少也听过男人求欢被拒,心中是不可能毫无芥蒂的。

其实她并非有意拒绝他,而是多年来习惯于矜持,一时之间怎么也放不开。

望着镜子,裴箬淡淡扯起笑容嘲弄自己。『还是放不开吗?还是放不开吧;

呆了半晌,她轻问起自己:『既然已经决定放任去爱,为何还是放不下矜持?』

爱……就是因为爱吧!

『妳越来越贪心了,裴箬。』她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

一旦她和尹克劭的关系有了rou体的欢愉,她会自觉航脏、下贱,和其它与他上床的女人并无不同!

但是尹克劭能接受她的拒绝几次?

终究,她也会变得和其它女人一样吧!

到那时,他也会慢慢开始厌腻她了……『到时候,要怎么说再见呢?』她喃喃自语。

***

隔天早上,裴箬发现尹克劭带来的资料夹还搁在架子上,记得他说过这是一份重要文件,因此下班后,裴箬搭了公车到尹克劭的住处,想把资料夹送还给他。

才搭电梯上到尹克劭住的楼层,在电梯口就听到他屋内传出来的吵闹声。

『你给我多少钱都没用,我不分手;门内传出女人尖锐的叫声。

『大家一早说好了游戏规则是银货两讫,现在随便妳拿不拿钱都得走人;尹克劭不屑地冷笑,他最厌烦这种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

『你说我是货;女人瞪大眼睛。

尹克劭冷嗤一声:『搞清楚,是妳把自己当成货卖人。』

『你下流!我是货,那你呢?』她指着尹克劭的鼻子痛骂。『你就是淫虫、色狼、淫棍……』

『滚出去;尹克劭终于不耐烦了。

『怎么,被我说中了对不对?你既然敢乱搞男女关系,就不要怕被人给揭发出来;

尹克劭皮笑肉不笑。『我是担心妳再多说一个字,妳那张漂亮的脸皮,今天晚上就会被人划的血肉模糊。』

『你威胁我;

『总算不会笨得不可救药,还听得出来我在威胁妳;他冷酷的脸上弥漫一股迥异于平常神情的狠劲。

『你……你不敢__』她惊恐地瞪大眼睛。

尹克劭回她一记冷笑。『妳试试看。』

女人脸色倏地惨白,她一直听说财团背后多少会和黑道有挂勾,尹克劭是『亿丰』的小开,要找人毁掉她一点都不困难!

『你想找黑道对付我?』

『对付妳还用不着黑道,我花钱买妳就能花钱砸妳;

尹克劭完全不留情面的话让她脸色乍变。『好,尹克劭,算你狠;捡起先前丢在地上的支票,走到门口心有未甘地补了一句:『我就等着看,哪天换你栽在女人手里;

尹克劭仍是一脸无动于衷。

裴箬躲在楼梯口,经过一切都已尽入耳中。

『戏看完了还不进来;尹克劭不知何时走到门口,他一出声吓了裴箬一跳。

『嗯……』她默默跟在他后头进屋。

『今天我没打电话约妳;他冷淡地道。

『我是送东西来还妳的……你昨晚把文件忘在我那儿了。』她从袋子里取出资料夹,放在桌上。『没事我回去了。』她转身欲走。

『等一下。』尹克劭叫住她。

『有事吗?』

『妳不问我那女人是谁?』他挑起眉眼,对她事不关己的态度感到兴趣。

『你希望我问吗?』她反问他。

『现在是我问妳;他走上前,一把捉住她的手臂。『如果不了解妳,我会认定妳是在装模作样;.

她抬眼看他,轻轻地道:『何须再问,刚才你们之间的对话已经很清楚了。』

『真冷淡。』尹克劭嘴角扯出一抹笑痕。『一般女人碰上这种状况,通常不是哭闹就是质问、撒泼,妳倒特别,像没事人一样。』

『我有什么立场哭闹、发脾气,甚至质问你?』她面无表情地问。

尹克劭却笑开脸。『还是会生气嘛;使劲一扯,把裴箬拉入怀里。『会生气就表示妳吃醋了。』

裴箬欲睁开他,尹克劭却用男性天生的优势力气箝紧她。『放开我;

『妳想『质问』我吗?』他笑着锁紧她挣扎的手。『那就开口啊;

气不过他的不正经,她脱口而出:『我们之间的游戏规则呢?是什么?』

尹克劭回答得更快。『由你来定,你要车子、房子、金卡,还是三样都要?』

甩开他的手,她转身就要走。

『生气了?』尹克劭笑着自背后又抱住地。

裴箬挣扎未果,突然问他:『我值哪种价码?』

尹克劭扬扬眉,笑容收敛。『只要你说得出口我就付得起。』』

他付得起的价码……对他而言,男女关系无关乎情感,是以物质来衡量的罢……她要的,只怕他付不起。『答应我,分手的时候不要说再见。』』

尹克劭挑起眉。『好。』干净俐落地答应。

他甚至不问她理由。

转过头,裴箬冲着他绽开一抹绝艳的笑容,灿烂地晕瞇了尹克劭的眼。

是的,不说再见,这样分手大概会轻易一些。

大概会轻易一些……尹克劭瞇起眼,盯住她太过灿烂的笑容。『一开始就先说好分手的方式,妳还是第一个。』

『有合就有散,你会意外吗?』他该是最懂得这道理的人。

尹克劭撇嘴一笑。『没有意外。』他一语双关。

笑容未曾自她脸上褪色。

『今晚你没约我。』她忽然说。

『嗯。』

『那么我该走了。』尹克劭仍然没放手,她欲挣开他。

『反正今晚我没事,妳留下。』

裴箬摇摇头。『明后天周休二日,我答应了家人这个周末会回去。』

尹克劭看了她好一会儿,才不情愿地松手。『什么时候回台北?』

『周末,搭夜车回台北。』

尹克劭想说什么,电话声突然响起,他顺手接起电话。

裴箬退出门,阖上大门悄声离去。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