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郑媛 > 《要怎么说再见》
返回书目

《要怎么说再见》

第一章

作者:郑媛

『『尚扬』建设。』迎着刺眼的艳阳,裴箬仰起脸,瞇细了眼喃喃念出大厦反光玻璃上的斗大银字。

看清了『尚扬建设』四个大字,她安下心,从口袋掏出一条白手帕,轻轻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珠。

走进『尚扬建设』的大门,扑面袭来的空调带来一阵清凉,裴箬深深吸了几口冷空气,才走到服务抬前。『妳好,我是来面试的,请问……』

『搭左手边第二座电梯,直接上十二楼。』服务台里的小姐匆匆拋下两句,连头也没抬起来。

『谢谢。』

离开服务台,裴箬等了好一会儿才搭上电梯,要上十二楼的人很多,应该都是来面试的。

一到十二楼人更多,约略二百多坪的开放空间中,挤满了前来面试的人潮,看来如今工作确实不好找,百多个人挤被头,只为了应征小小的助理秘书,而且得和一百个人竞争少得可怜约三个名额。

由于『尚扬建设』是台湾前十大企业『亿丰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一旦进入『尚扬建设』就等于进入『亿丰集团』,不愁将来没有鸿图大展的机会。

裴箬在角落坐下,安静地等待秘书的传唤。

一个礼拜前,裴箬从宜兰乡下上台北来找工作,包括这回,已经是第三次面试了。

她会来应征这份工作,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她只有专科毕业,想和一堆高学历兼且外貌出众的天之骄女竞争,谈何容易。

裴箬这一等就是两个多钟头,直到来面试的人已经走了大半,才终于喊到她的名字。

『裴箬小姐吗?请进总裁室面试。』秘书李云指示裴箬推开另一扇大门。

『谢谢。』推开李云所指的大门,门后是一问宽敞明亮的现代化办公室,约莫三十多坪的空间,装潢气派却不觉得沉重,整体设计十分大方得宜。

『请坐。』办公室左侧的牛皮沙发上,坐着一名相貌斯文的年轻男人,他抬手示意裴箬在一旁的长沙发坐下。

等裴箬坐定,男人抬起头,目光从手中的履历表移到裴箬清秀较美的脸庞上。

男人的目光定在裴箬脸上时停了一会儿,随即绽开一个爽朗的笑容。

『裴小姐?』

『是。』

江允点点头,先展开例行性的对话。『你好,敝姓江,单名一个允字。可否请你谈谈,为什么会想应征这份工作?』

『为了赚钱。』

江允眉头一挑,对这么直接的答案显然感到意外。

『大多数的人会回答我__这个工作极有挑战性。』

『我甚至还不了解工作性质。』裴箬回他一笑。

『妳很诚实。』

『我只是不想说谎。』

江允放下履历表,换了一个较轻松的坐姿。『妳的诚实,很可能会让妳失去的这份工作。』

『我有机会得到这份工作吗?』她微笑反问他。

『很有可能。』江允报以一笑。

『这是一份很多人都想得到的工作。』

『对自己没信心?』

裴箬含蓄地轻轻点头。『我的确对自己没什么信心。』

『只是应征一名小小的助理秘书罢了;

『如果只是一名『小谢的助理秘书,为什么需要总裁亲自面试?』

『我不是总裁。』江允答。

裴箬睁大眼睛,有些困窘。

『难怪妳会误会,我是总裁的特别助理,之所以在总裁室进行面试,只因为应征的人实在太多,而除了地下停车场,十二楼是全公司最宽敞的场地。』

事实上,是尹克劭__『尚扬建设』的总裁__主动提供场地的,尹克劭在总公司『亿丰集团』另外有一间私人办公室,他向来在总公司处理子公司的业务,这问总裁室根本形同虚设。

『虽然只是一名助理秘书,应征的人太多,我仍然没有把握。』

『妳确实很诚实,裴小姐,一般人会表现出十足自信,志在必得的样子。』

『我的学经历全注明在履历表上,一目了然。我『志在』得到这份工作,能否『必得』,却不是我能决定的。』

江允脸上的笑容渐渐加深。『最后一个问题,妳希望的待遇?』

『我唯一的要求只有『合理』。』

『这样的答案,似乎太笼统了。』

裴箬的笑容中有些羞涩。『我从学校 毕业后一直待在宜兰乡下,一个星期前才从乡下上来台北找工作。』因此她只能要求『合理』的待遇,却说不出一个确实的数字。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江允从沙发上站起,裴箬也跟着起身,江允主动伸出手和裴箬相撞。『你让我印象深刻,裴箬__不介意我这么叫妳吧?』他笑问。

裴箬摇摇头,江允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如果确定录取,公司会在一周内通知妳。』

『谢谢。』面试结束,裴箬开门准备离去,未料门外有人正拉门进来,未曾防备下,裴箬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跌进来人怀里『对不起……』她抬起眼,望进一双漂亮、邪气的男性眼瞳。

『观赏的人太多,可不是投怀送抱的好时机。』男人半开玩笑地道,低沉、佣懒的嗓音,透露出一股纯男性的魅力。

裴箬心底一震,略薄的唇勾出一抹不羁的笑容。

『克劭,你来了;江允出声,解除了裴箬的尴尬。

尹克劭点了下头,走过去拿起江允放在沙发上的履历表。『裴箬,二十二岁,xx商专商业经营科毕业。』目光掠过身高、体重那一栏时,他挑起眉眼。

裴箬当然看得出他挑眉的涵义,那是种调侃的表情。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能随便观看她的履历表!

她的心骤然揪紧,彷佛破人赤裸裸解剖般刺痛__一百六十公分,六十五公斤,超重的体重从国中以来一直是造成她被嘲笑的原因。

原以为对这类绝非善意的调侃早已免疫,多年来一点一滴辛苦筑起的自尊,在那双漂亮、优越的眼瞳底下,血淋淋地被剖开,再彻底敲碎!

『江先生,我走了。』她决意漠视那对眼神,仰起头,视若无睹地推门出去。

江允带着深思的目光注视着那扇阖上的门,直到尹克劭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来面试的人很多嘛;刚才发生的事,不过是一段无足轻重的插曲,尹克劭转身早已忘记。他拿起桌上一大叠履历表,随手翻了翻。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面试。』江允答。

『条件都不错。』尹克劭撇起嘴笑。『有几个能算得上是美女。』

『我不相信你会以外貌来决定录取与否。』江允笑道。

他和尹克劭是多年好友,极了解尹克劭玩世不恭的一面仅止于私生活中,公事上是绝无循私的可能。

叩叩!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下一名面试者已经开门进来。

『没事我走了;

尹克劭和来面试者擦身而过,后者在看到他俊美挺拔的相貌后,一双眼睛就黏在他身上不放,直到尹克劭开门离去后,才把目光移回面试官身上。

『请坐。』江允拿起面试者的资料,毫无笑容地继续进行面试。

***

『裴箬,妳下班前把这份会议记录打好,明天江先生等着看这份文件。』裴箬助理秘书室的同事林文心,把一叠资料放到裴箬桌上。

『好。』

被通知录取是一个礼拜前的事,而裴箬到『尚扬建设』上班也才第三天。

能被录取实在出乎裴箬意料之外。到『尚扬』面试之后,她又陆续寄出许多履历表,却都没有响应,正好『尚扬』通知她来上班,她便来报到了。

到台北已经半个多月了,她需要尽快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以负担生活上的开销。

林文心交给他的这份文件,是未经整理的资料,处理起来十分地费事,眼看下班时间已到,却还有三分之一的资料尚未打好。加班是在所难免的了,助理秘书室的人都已经下班,包括林文心。

整理这份文件原本应该是林文心的工作,裴箬刚进公司,被支使做不属于自己分内的工作,已经不是头一回了。

『怎么妳还在加班?』略带惊讶的声音自裴箬身侧响起。

裴箬抬起头,看到江允的笑脸。『嗯,工作没做完,你也加班?』她轻经点下头,绽开笑颜。

自从来公司上班后,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江允。

『回公司拿点资料。妳报到不满一星期,工作就多到需要加班?』江允挑起眉,用不以为然的口吻说道。

裴箬没答话,一径地微笑,双手仍然飞快地敲打键盘。

江允低头看了眼手表。『八点多了!妳还没吃饭吧?』

『我就快打好了。』

江允皱了皱眉头。『什么文件非得妳加班赶工不可?』

裴箬瞧了他一眼,笑容尽量含蓄。『是你明天等着要看的文件。』

江允扬起眉,这才把目光从裴箬脸上移到计算机屏幕上。『原来是这份会议记录,这应该不是妳的工作吧;

裴箬点点头,微微一笑。『上班第三天,我已经习惯了办公室文化。』

闻言,江允例嘴微笑,同时伸出一只手,遮在屏幕上。『走吧,我请你吃顿饭。』

裴箬睁大眼。『为了什么?』

『免得妳说我凌虐员工啊;他眨眨眼。

『我不会的,你不需要请我吃饭。』裴箬不禁被逗笑了。

清甜的笑靥让江允闪了下神,他深深吸一口气。『如果我坚持?』

『资料还没打完……』

『不急,妳可以明天上班再完成。』

她抬起眼,看到江允坚定的眼神。『看来妳不接受拒绝。』

『答对了;他得意一笑。『走吧!吃饭去,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餐厅。』

看江允坚定的态度难以婉拒,裴箬只好关了计算机,随他离开助理秘书室。

『你都是这么笼络员工的吗?』她开玩笑地问他。

『看对象。』他回答了一个保守的答案。

***

江允开车,两人来到民生东路一家十分有名的意大利餐厅。

『这儿的消费不低吧?』侍者领两人入座后,裴箬低声问江允。

『放心,付不出钱的话,我还有信用卡。』江允幽自己一默,同时化解两人一起用餐的尴尬气氛。

裴箬掩嘴轻笑,放松了心情。

用餐期间,江允不断说笑话活络气氛,裴箬不是多话的人,大多数时候是江允说话,她静静聆听。

『原来我真的没看错人。』低沉、好听的嗓音突然介入两人之间。『果然是你,阿允;

尹克劭从江允背后拍了他一掌。

江允和裴箬闻声同时抬起头。『克劭!你也到这儿吃饭?』

『嗯,刚到。』尹克劭左手拥着一名艳光照人的女伴,意气风发她笑道。

裴箬认出那个几乎挂在克劭身上的女人,正是最近当红的玉女演员。

『裴箬,我跟你介绍,这位是『尚扬』的总裁,我的顶头上司__尹克劭先生,你来公司面试那天,你们见过面的。』江允简略道出尹克劭的身分。『克劭,裴箬是公司录取的新人。』

未等裴箬有任何反应,尹克劭已经撇起嘴,点头笑道:『裴箬是吗?我记得妳;他还有意无意地加上一句:『我看过妳的履历表。』

尹克劭的话,让裴箬顿时僵在座位上。

『怎么了?妳脸色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江允细心地间。

『没有。』裴箬回给江允一个苍白的笑容。

『裴箬、裴箬,很特别!教人一念就难忘的名字;

尹克劭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突然以极性感的男低音慢慢吐出这两句。

裴箬浑身震了一下,江允则是倏地抬起头来。

『克劭?』江允的疑惑写在眉宇间。

『讨厌!尹总,你都没这么说过我呢;尹克劭身边挂着的美女不依地娇嗔。

另克劭捏了捏女伴嫩嫩的脸颊,在她耳畔不知说了句什么,让美人格格地娇笑个不止,还直骂他『好坏』!

裴箬冷眼看着这一幕,脸上面无表情。

『你好,尹克劭;尹克劭却若无其事地伸出右手,姿态潇洒。

裴箬任他伸出的手尴尬地滞留在空中,视若无睹地别开了脸。

她努力过,无奈心与眼都排拒着尹克劭这个人,纵使她在他的公司谋职,她的无礼极可能让她丢掉这份工作。

可即便如此,他的存在仍然对她造成某种压迫感,裴箬开始埋头猛吃眼前的甜点,却是完全食不知味……

裴箬的拒绝是如此地明显,尹克劭耸耸肩,自然地收回手,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看来妳对起士蛋糕的兴趣远胜过对我的兴趣。』尹克劭的话引起他身旁的女伴一阵娇笑,江允皱起眉头。

『阿允,我不打搅你们吃饭的兴致了;尹克劭挽着女伴,转身便要离去。

『明天早上十点公司开的年终业务会报,你会出席吗?』江允忙问。

尹克劭摇了下头,丢下一句『总公司有事』后,就带着女伴往餐厅二楼特地为他保留的贵宾席去了。

江允等两人走后,才开口告诉裴箬:『妳别介意,克劭是跟你开玩笑的;

裴箬抬起脸,表情一片漠然。

『他一向很尊重女性,开的玩笑绝对不会有恶意。』他进一步解释。

裴箬淡淡绽开了个若有似无的笑容。『你放心,我没放在心上。』

『那就好。』见裴箬的表情不再有异样,江允这才释然。

之后,裴箬又低头吃起甜点。只有她自己知道,吃是她从小到大,抚慰紧张、难过情绪的安定剂。

可这是第一次,她吃仅是无意义的机械式动作,再也安抚不了她的情绪……她竟然丧失了食欲!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