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光泽 > 《首席男子汉》
返回书目

《首席男子汉》

第十章

作者:光泽

  小阿飘的头炸掉了!

  五鬼那票吸血鬼逃掉了!

  所有人葬身火场!

  单双那个白痴女魔王居然又想开大炮射别墅,他们还没有全都逃出来,别发射啊!

  慢慢慢慢着!

  “救……救命啊!”

  赖庆国发出重低音大吼,猛地举起双手,想抱起小阿飘赶快在事态严重前逃出去。

  但当他一睁开眼,却只看见一瓶点滴,还有他伸在半空中,被打上石膏的双手!

  他混乱的脑子,在一瞬间感应到了什么。

  “啊啊!单双也把我移走了啊!”

  上一次同伴也在大哥情人面前被抬去治疗,然后关在深山里,再也见不到爱人啊!

  赖庆国一想到此,便准备要逃离,但在这个念头动了的那一刻,一个温香暖玉已经扑了上来,抱住他的颈子。

  “你醒了,你总算醒过来了!”

  抱着心爱的男人,也不管他一醒就在乱叫什么,小女人激动到眼泪盈眶。

  如果这世上有神,那她由衷感谢。

  “咦?单双居然大发慈悲?!我还在轮弧屿吗?”赖庆国全身都痛,惊声道。

  虽然长官的黑心肝等到世界毁灭重长也不可能变白,但抱着珍贵宝贝的男人,好像不得不接受上司难得的好心。

  叶怡君不敢抱太紧,以免压伤了男人,但她真的、真的好感谢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醒来后,据罗智群的说法,是他完完全全包住了她,并且争取了个空间,保存了空气,所以他们才能顺利熬到被挖出来。

  但也因此,他身上有多处严重的伤。

  叶怡君本身除了额头没受到太多伤,所以她马上坚持要来看他,一看到接着维生器材,打了一堆石膏的他,捣嘴痛哭失声。

  她好害怕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赖庆国实在很想抱抱她,但手实在不灵活,尤其左手的石膏打到快到肩膀,他根本举不太起来。

  噢,她好香呀!

  “宝贝,小阿飘呢?”

  为了转移带点颜色的遐想,他转个话题,问起连梦中也在挂念的小家伙。

  叶怡君偎在他的颈窝,这里听得见他的心跳声。

  “小阿飘很好,全都得救了。”

  叶怡君回想起有一些小孩因为在奔跑时摔倒,现在全被养在临时搭设的医疗处里,尚未被移送。岛上的老人家们可开心了,一个认一个,像疼亲孙子一样的照顾着。“你的上司怎么有办法变出这么一大队医疗团来?”也接受过第一时间的照料,叶怡君疑惑的问。

  一听到这个,赖庆国冷冷一笑。

  好收拾她闯出来的祸啊!

  “她家有钱,而且有她在就有灾难,所以她几乎是随身携带医疗团。”基于隔墙有耳,赖庆国收敛的说道,一面用脸颊蹭着女人的发旋,这是不能动弹的他,唯一不安分的举动了。

  “别乱动啊,你的颈椎也受伤了。”叶怡君感觉到男人毛毛虫般蠕动,脸红的说。

  哎,这也不行!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赖庆国激动的问:“对了!五鬼呢?”

  被人逃掉,让他十分扼腕啊!

  看到他在乎的眼神,叶怡君按住了他因紧张而肌肉鼓起,像是想去战斗的身体。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重伤患者啊?!

  “别乱动,据罗智群长官说,他被单队长用潜水艇追到,在领海里被逮住了。”叶怡君也很疑惑的说道。

  据她所知,连台湾海军都没有维吉尼亚级潜水艇的配备,更别说警方了。

  赖庆国全身放松。呼,好加在啊!

  “那个女魔头最强的就是这一点了。”

  所以他才放心的去救小孩子啊!

  恶魔盯上的猎物,一个也别想逃啊!

  赖庆国正欢喜,但下一秒——

  “咦?你怎么不继续偎着?”

  连手指都不能动的男人,看着嘟着嘴,往后靠到他用石膏手捞不到的距离的女人,十分惋惜。

  叶怡君承认她小心眼。

  “你怎么不问问我?”

  原本很感动的,但听他从醒来后口口声声问的都是别人,她心里好不舒服。

  她一醒来就只想来见他耶!

  在情爱之心出现后,希望在对方心中占据第一地位,她真的无法不嫉妒。

  赖庆国眼神一柔,无止尽的爱意泉涌。

  在他已经体力全失、准备赴死时,这个女人的出现让他恢复求生的意志,若没有她,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他的存在。

  “宝贝,有我在,你怎么可能会有事呢?”在这一刻,好想抚摸她红润脸蛋的男人,笃定地说道。

  不听还好,一听到这甜到让人发麻的话语的女人,在瞬间感动过后,脸色发白,想起了他和她被压住时,曾在她耳边呢喃的话语。

  他居然说得出那两句话!

  叶怡君回过头来,双手一伸,拉住男人的脸颊。

  “大笨蛋,你以为说‘细皮嫩内链铜墙,脱胎换骨变金刚’,你就真能变成铜墙铁壁,金刚不坏之身吗?大笨狗,你真的吓死我了!你因为保护我受了很重的伤啊,你要我如何是好啊!”

  其实她自己的行动也很不理智,但一想到他拼命承受落石的重量,还在她耳边说着“我绝对保护你”之类的话语,她就心疼,心疼到随时可以去跳海!

  赖庆国的嘴被拉到快要裂开,先前被人狂殴过的伤口也破了,他真是快要撑不住了。

  “偶啊仪色沙啊(我哪里受伤啊)?”

  赖庆国知道她担心,低声下气的问,不以为自己伤得有多严重。

  叶怡君闻言,脸色遽变。

  她放开了手,低下头去。

  “你有轻微脑震荡,颈椎错位,锁骨骨折,断了几根肋骨,双手都有开放性的骨折……”

  噢,难怪他穿了铁衣。

  “难怪胸口这么痛,不过,这些都是可预期的。”

  赖庆国行动后,昏迷前,多少就已经猜到了下场不会太好过。

  叶怡君摇了摇头,声音哽咽,看不清她低下去的表情,反而让人心惊胆跳。

  “还不止。”

  啥?!这下换赖庆国十分惊讶了。

  “还有哪里有伤?”他紧张的问。

  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你的胯骨以下全都切除了。”冷冷地,叶怡君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赖庆国血色全无,嘴唇发白。

  “那我的老弟?”关心未来的“性福”,希望在床上也是个男子汉的男人,紧张的问。

  他只有这一个“弟弟”啊!

  “连尾椎骨都没了,怎么可能有……那个……”

  赖庆国眼前一黑,他的世界近乎天崩地裂。

  可是他有感觉到脚趾头在痛啊!

  “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不能低头检查,双手无用,但男人拼命的感觉脚趾头十兄弟们,正灵活的动来动去啊!

  “我有感觉到我的脚踝在转,脚趾也在……”

  叶怡君摇摇头,硬生生打断了男人的话。

  “那些都是错觉,医生说截肢的患者常会出现这种错觉,那是存在你被截肢前疼痛的记亿,全都是假的!”

  没错,他的腰像被扣住一样爆痛。

  他一瞬间呼吸困难。

  叶怡君急忙抬起头,脸颊有着不自然的潮红。

  “但你别担心,你的队长要我念这个给你听。”拿出一个信封,叶怡君要他坚强,安慰般急道。

  赖庆国已经掉入绝望的深渊。

  “什么?”他失望的问。

  她抽出医生事先交给她的信封,一展开细阅,有些不敢置信。

  没有提名,也没有署名,单一行字让她难以启齿。

  “呃……”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在这时候告诉他这个。

  她迟疑的语气,让他回过神。

  “单女魔说了什么?”赖庆国无可无不可的问。

  他的人生已经变色,将来他不能抱她,不能生小孩,不能潜水,只能去参加残障奥运会!

  老天爷好坏,他誓当英雄啊!

  叶怡君看着男人泫然欲泣的眼,决心告诉他,以提振士气。

  “这上面写着:你不用回来了!”她因为太过为难,干脆一口气交代完毕。

  啥?!

  你不用回来了?你不用回来了!

  在他破获大案,并因此失去下半部时,单双竟敢说出这种话!

  “你是不是人啊?去你的女魔鬼!”

  他发出嘶吼,全身发颤,每一个细胞都激动的跳跃,他听见了一件事物断裂的声音……

  然后,他霍然跳起,双脚立地。

  嗯?

  “啊啊,我的脚还在啊!”赖庆国确认视线高度,放声尖叫。

  接着,他护住胸口,哀号出声——

  “我的胸……我的胸啊!”

  因为压力突然加到胸腔所有伤骨上,男人痛到刻骨铭心。

  叶怡君看傻了眼。

  她只是因为医生遵照单队长的命令,要她这么安慰受了重伤的男人啊!

  “她说这样绝对可以鼓励你……”她尴尬的道。

  整个人快贴平,趴到地面的赖庆国,确认腰痛的原凶是固定皮带,明白再度被长官恶整,气得大骂。

  “我一定要回侦十队,那个女魔鬼!我才不要让她一个人占了所有的功劳呢!”

  佛争一炷香,赖庆国为争一口气,艰难的赌咒,死也不让这种差劲的上司白白得了英雄的光芒。

  听他说得斩钉截铁,又想到他为自己伤得这么重,满心全是感动之情!叶怡君蹲下身,像他在山洞里保护她时一般,轻柔的抱住他,像抱着生命中的珍宝。

  他的努力,她都懂得。

  “不用和她争,在我心中,又霸气、又任性、又坚强、又怕阿飘,还会晕船的男人,是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是我一个人的英雄。”

  心驰神荡,叶怡君不住的喃喃诉说衷情。

  噢,太好了,她说他是男子汉,他是英雄耶!

  死也甘愿啊!

  正当赖庆国沉醉在美人恩典中,大门被人踹开,他还没能吸够她的气味,已被人左右架起凌空步虚,草上飞。

  他虎眸一凛,看清来人。

  “老智,大丹狗,你们在做什么?!”

  看见前同袍撑着自己不回头的往外快走,留恋叶怡君的赖庆国放声呐喊,争取缓刑。

  罗智群眼睛露出充满歉意的光芒,可他和属下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你刚才说要回侦十队,单队长说当你这么一说时,就要咱们马上护送你回台湾啊!”

  赖庆国闻言一惊,随即展开挣扎。

  但只剩两条毛毛腿,还有穿着小彩虹四角裤的屁股能动的男人,实在敌不过两个力量不输自己的彪形大汉。

  他眼里只有那个可人儿的身影,他还没有感觉够她呢!

  “喂,放开我,兄弟,我还有年假没休,把我放下来,我情愿抗命也不要现在离开怡君啊!”动之以情,说之以理,赖庆国咆哮。

  罗智群苦笑。“你叫我们私自开水星号出动,如果没有功劳,上头要处分咱们,单队长说咱们如果送你同去,她要和海巡署平分这次的绩效嘛!抓到五鬼的功劳归她,救到小孩的功劳归我们。”

  天啊!赖庆国怨恨自己识人不清。

  “你们这群只求自保的小人!畜牲!我咒你们救难时被水阿飘抓走,弟弟全烂掉!”

  “随便你高兴怎么骂,我答应军队长送你回去。”

  “她因为我找你们来支援而故意恶整我,我只是怕她失去理智炸别墅,把我们给活埋啊!”

  “她说你一定会这样讲,可是她说即便你如此说,也要我不可以心软,一定要送你回去!”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在两派人马吵闹之际,已以最快速度上了接岸艇,势在必行地回到了水星号,而那个一心想留在爱人身边的男人,上了石膏的双手被毫不留情的扣在船舷。

  他凝视站在几公尺外,岸边痴痴回望的叶怡君,满心不舍。

  “怡君!”海风迎面吹拂,赖庆国放声吼着心爱女人的名字,“上来,跟我回去,我不要和你分开!”

  叶怡君站在岸边,摇了摇头。她有职责,为了自己,为了这票老人家,她不能离开这里。

  “不行,我不能和你走!我得守护轮弧屿啊!”

  “我会死掉啦!你不上来,我跳海给你看!”他已经失去理智。

  虽然小彩虹内裤屁屁挂在船身外头,但很可惜,赖庆国不可能这么做,他完全失去了自由。

  叶怡君不由得笑了。她真的、真的再也不可能怀疑自己不爱他,她早就爱上了这个孩子气的年长男人!

  “你乖一点嘛!”

  又好气又好笑,叶怡君也相信在有生之年,她绝对不会无聊了。

  好感动,胸口快要胀破了。

  看着滑落她脸庞的珍珠,赖庆国的心一拧。

  “上来嘛!”他改用哀兵政策。“现役女警的力量惊人,你的一滴眼泪,威力强大,瞬间击倒了我的心耶,你要负责啦!求求你上来嘛,当可怜可怜我,我需要你,没你我不要活了啦!你要我当狗熊、当小男人,我也答应啊!”

  堂堂大男人说到这个地步,只有声泪俱下、楚楚可怜可以形容。

  水星号上,港口边,众人的下巴全都快贴到地上,所有人都觉得叶怡君怎么那么狠心,就是不答应!

  老人家军队决定要呼应赖庆国,加入劝说行列。

  “怡君啊,你去嘛,我们不会有事的。”阿水姨咬着手绢,语气坚定。

  “是啊,这种男人没处找了啦!”阿福婶流下了师奶感动的眼泪。

  “双宿双飞,令人只羡鸳鸯不羡仙啊!”阿荣姑妈双眼都是大心和泪花。

  但在众人的劝说下,叶怡君还是摇头。

  “庆国,我知道你会了解我的,对不对?”她放声问。

  远在几尺外的赖庆国理智接受,但情感无法同步啊!

  他懂,他都懂啊!但是……

  “我知道你的责任感很强,但我们呢?你不在乎我们了吗?”像是要永别,赖庆国不顾尊严的问道。

  就算像个娘儿们哭求也可以,他需要这个女人!

  叶怡君笑了。

  在阳光下,她的灿笑似热如光,电昏了男人。

  “我要对你任性了!庆国!”她在港口边笑喊。

  感觉船身开始移动,赖庆国连忙拉着手铐,努力移到船尾。

  “你说,你说,你再任性也可以,但是在我回去的这段时间,你可不能跟别人跑掉啊!”

  赖庆国啥也答应。忘记了轮弧屿上全是欧吉桑,爱人跟人走,失去这女人已是男人最深的梦魇。

  叶怡君大笑着。

  她得到了爱,她的唯一,还有会守护她生命天地所有的男人!

  “每次放假都要回来这里,来这个培育我们的爱情的岛!”她暂时离不开这座岛,任性至极的命令着。

  赖庆国拼命点头。“没问题,我一定会来,”

  死也要来,台风来了也要来,就算渡轮坏了,得逼老智这票架走他的混蛋他也要来!

  叶怡君用力点头,朝着他再度放声大喊:“每天通电话,每天说爱我,只准你想着我一个人,手自排的时候也要想我!”

  噢,他怎么可能还容得下别人呢!

  “好啊,好啊,还有什么?”

  赖庆国现下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随她要什么有什么耶!

  妈祖也没有这么灵!

  叶怡君又想了想,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脸色突然红了。

  “还有……男子汉!我还要从这座岛上出阁啊!”

  她好难为情呀,但还是决定大胆说出浮现她心头的话。

  这个年头要做女人,就要有胆、有识,还有气魄,身为英雄的另一半!不是英雌怎么行呢!

  赖庆国傻住了。

  她……这是向他求婚吗?

  嗯嗯,这种事情不是该由他这个大丈夫来说的吗?

  但是管他的,他愿意啊!

  “I do!I do!你马上嫁给我吧!宝贝!噢,怡君,噢,宝贝,嫁给我,我们在轮弧屿上生孩子、养孩子!我们一起努力做人,用力振兴岛上的人口,还有经济!怡君宝贝,为我任性一辈子吧!”

  他的叫声响彻海上,直达白色水平线那么远。

  看着他渐渐的远去,叶怡君的眼神里有着痴痴的迷恋。

  他根本不用担心的,因为他已经赖定了自己心中首席男子汉的位置,再也赶不走了。

  (全文完)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