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光泽 > 《首席男子汉》
返回书目

《首席男子汉》

第九章

作者:光泽

  石破天惊的一声,土石崩动,洞穴好似也在摇晃,众人没有站稳,全都摔倒在地。

  赖庆国看着倒在回廊上的叶怡君,她的额头冒出鲜血。

  “怡君!快点过来!”他激动的大吼。

  叶怡君连忙爬了起来,第二起爆炸的声音又响起,她急忙钻过抽风机,扑进男人的怀抱。

  很迷人的栖所,但她没空享受留恋了。

  “走吧,我们快走!鸳鸯阿飘等六十年后再做!”

  说完,她离开他的怀抱,抱起小小孩,回眸一笑。

  赖庆国一笑,扛起几个小小孩,赶着孩子,在后头追随着女人飞扬的发丝。

  爆炸声没有间断,不停的响起。

  热烫的焚风像恶鬼,从后方追来,知道旨在完全夷平此处,必然用得不省,众人在和死神搏命。

  火红的亮光,不吉利的照明了他们的去路,他们不敢回头,不敢知道在后面的到底是什么。

  落石块还在持续的落下,而且人工凿出的洞穴承受不住爆炸,开始从上方崩塌。

  赖庆国回头一看,崩塌阻止了爆炸时,瞬间增温到几千度的火焰直接扑向他们。

  但也引发了另一个危机。

  万一整个洞穴塌了,他们还是要变成肉饼!

  “不不,等等、等等,叫你等等你听不懂哟!今天时辰不好,不是做阿飘的好日子啦!”

  他转过身又跑,朝着天空,朝着夕阳,朝着他的女人,朝着自由,朝着未来,跑!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遥控着海崖别墅爆炸,在海面破浪的一艘快艇,飞快逃向公海。

  天不从人愿,有两个黑点贴着海面飞来,在距离近到足以确认形体时,快艇上无恶不作的男人也不禁吓破胆。

  两架配备着地狱火飞弹的长弓阿帕契直升机,使用机关枪,目标快艇,毫不留情的开火射击。

  其中为首的男人,吓得大叫:“快点拐弯啊!”

  五鬼不知道是谁在追猎他们,但逃不过如此火力强大的武器,他们就挂定了!

  快艇加速,逃离,在浪上飞,而战斗直升机并未放过,以一种不算快的速度追在他们后面。

  弹痕在海上激起四条浪光,像是两个透明巨人在海上飞跃。

  快艇上的人们有一种被人玩弄在手心上,在海面乱转的感觉,但被逼回台湾领海,五鬼没得选择。

  在快艇疾速行进时,直升机突然左右折返离去。

  众人疑心大起之时,突然感觉到海面涌起大浪,快艇底部被重重撞击,被顶上了天,然后在空中翻覆,破碎。

  而所有的人也在空中飞了一圈,落下。

  被震飞的五鬼还以为会掉进海中,没想到却撞上了一个刚硬、无坚不摧的黑色物体。

  庞然大物不断的浮起,然后定住,五鬼仔细一看,他竟摔在一艘潜水艇上!

  而他掏出的枪也随即被打飞。

  正在惊讶,潜水艇开启,夕阳余光中,一个美艳惊世、不输阳光热度的女子拿着还在冒着细烟的贝瑞塔,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在她身后,一票穿着迷你裙警服的女人,各自拿着武器,瞄准海里载沉载浮的余党。

  噢呵呵呵呵!

  “逮到你了,五鬼。”女人娇媚的说道。

  五鬼想要往后面爬!但一个不小心就会滑入水中,他吓得不敢乱动,脸部线条扭曲。

  不管以多大尾、多狠着称的坏胚子,死到临头,还是一副俗仔样,彻头彻犀的乌龟。

  “你是谁?”五鬼喝问。

  女人维持射击姿态!挖挖耳洞,态度高傲。

  厚,他们是电影看太多了噢?

  “真没创意,所有坏人落网都是这个死样子,”女人明眸一转,“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我是侦十队的女王,尊名是单双,你这只烂蛆蛆给本小姐记清楚了!”

  白道魔宫,妖魔之王,惹不得的组织,比任何黑暗界的居民都要可怕的女人……

  五鬼想起在道上流传的消息,顾不得对方有多美,打从骨子里发颤,抖到不cheng ren形。

  女人摇曳生姿的走来,令人不禁怀疑她为什么穿着高跟鞋,走在滑溜的潜水艇外壳,还能晃都不晃一下。

  “噢呵呵呵,我找了你两年了,总算落入我的手中,坏人是不可能永远逍遥法外的。”

  单双从容的蹲下,将枪口指着男人的眉心,若有所想,吐气如兰。

  “接下来,请你好好交代,你赚的钱到底流去什么地方?而在你的背后,又是哪个混世魔王撑腰?”

  五鬼机伶伶的打了个颤。

  “不能说……”

  单双娇笑。

  抓你,就是要像抓一串葡萄,把所有涉案的人,还有背后的藏镜人给揪出来啊!

  “没人在我面前敢说不字的。”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红色的光点逐渐放大成片,肾上腺素激增的时候,她感觉不到额上的疼,耳边的爆炸声音变成问响,叶怡君抱着小孩冲出生天。

  “得救了!得救了!”

  她惊魂未定的喘着气,回头,一个又一个黑抹抹的小孩像是迫不及待的跃出来。

  但,最后却不见那个英武的男人!

  她将手里的孩子塞给旁边的小孩,正探头要进入洞穴,便听到一声粗哑的闷吼自洞穴里爆出——

  “怡君,不要进来,要塌了!”

  她连忙举起手电筒,十五公尺深处,男人用身体撑住了正在落下的土石。

  而他身下的空间里,有一个吓丢了魂魄的小男孩。

  刚才他正要逃出去时,却发现小阿飘蹲在地上,他正打算抱起他,头顶的土石便砸下,情急之下,他用肉躯去顶住。

  “阿飘啊,别怕嘛,像你的同伴一样跑出去,我会顶住这里的!放心嘛,我很壮的!”用尽全力支撑的同时,赖庆国放软了表情和声音。

  可被方才大坍塌吓傻的小男孩,目瞪口呆,一动也不动,明明听不懂,但一个劲的摇头。

  该死,背好痛!

  身上的压力不断的增加,赖庆国实在没把握什么时候会撑不住,但他只要一动,这洞穴便会完全的塌掉,他只能苦口婆心的劝着。

  耳边响起义无反顾的脚步声。

  他扬起头正要恫吓,叶怡君已出声。

  “闭嘴,回去再让你骂我!”

  女人视死如归,连想都不能想就再度踏进她才逃出的地方。

  小心的避开落下的土石,机伶的近身,朝缩在赖庆国所支撑的暂时小x后方伸出手。

  她有感觉,颈子上,男人的热汗或是血一滴一滴的落下一让她的心好疼好疼。

  “小阿飘,来,我带你出去……乖乖,把手伸出来……来嘛、来嘛,我们出去玩!”

  叶怡君钻进那个洞穴,握住了男孩的手,轻轻的拉着,小心的拖着他,将他慢慢的引出来。

  才一引出来,她马上将小男孩打横抱起!在迈步前,她威瞪了男人一眼。

  “你要是敢给我死在这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语毕,她没有看男人情况的空闲,抱着小男孩就跑。

  虽然没有大规模的崩落,但是石块还是不停的打在她身上,但她只要一想到怀里的小孩,和身后的男人,她的脚就停不下来。

  天啊,救救他们,别让他们死在这里!

  她才刚又敢爱,和男人互表心迹不过二十四个小时,老天也太吝啬赐予他们共有的时间!

  而这些孩子还有无限的未来,若他们能幸福的长大,有足够明辨是非的正义,他们是终结这个悲哀世界连绵战火的希望种子。

  罪恶和灾难太多太多,请……

  “再给我多一点点时间!”

  拨开了掉下来的石块,好不容易撑到洞口,叶怡君看见了天空,也看见了一大票小孩子。

  啊啊,生若无欢,死又何惧,她的心已经被一个家伙占据了,她不能,也不想独活了……

  若用一种无处可去,但又无处可逃的态度活着,赖庆国就算阴阳两隔,也会在地下跳脚吧……

  既然她一定会不停的想他,那就永远在一起吧!

  她只看了一眼,将阿飘放在安全的地方,笑得悠然,转身,再度冲回了正在塌落的洞穴里……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接收到她坚毅勇敢的眼神,其实赖庆国已经完全不害怕了。

  血在流,头在昏,身体无处不痛,为了争取让他们逃出的机会,他已经只能无意识地顶着天立着地!

  耳边好吵好吵,心里却好宁静,像缓缓潜到深海适应水压.然后飘浮的感觉般,什么烦人的事情都很遥远了。

  是啊,他已经在远离一切了!

  他憨直归憨直,没笨到不知死期将近。

  厚,他没看到牛头马面耶!

  一脚踏在黄泉路,好歹也该给他个英雄的阵仗,他应该算是一个正港的男子汉了吧?!

  能否正眼看待生和死只在于有没有意义而已,就算英年早逝,他也救到了她的生命,和一大票阿飘的性命。

  满划算的。

  他无法不这么想耶!

  一条命可以换这么多个未来,这个加减乘除简单到爆!

  真幸福,说实话,他救人无数,就是为了在要死前这一刻能不后悔,能感受生的喜悦。

  他已不觉遗憾……

  噢,他还是有一点点遗憾,他还没和叶怡君爱爱过耶!

  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现在会死,昨晚在阿水叔家时,就该求她和他来一发,然后,最好Baby one more time啊!

  她虽然没有很多肉,但一定也是软软的、香香的,噢,真好、真好,一级棒可爱耶!

  啊啊啊!幻想轮番上演,香艳刺激得很,赖庆国闭着眼,下意识的滴着口水傻笑。

  他用精神力在超越濒死的痛苦。

  “庆国!”

  近乎凄厉的声音夹在土石的崩落声中,赖庆国霍地张眼。

  不停被土石打中的女人,朝着他步步前行。

  他的心脏像被人狠狠一拧。

  “不要闹了!”他撕心裂肺的吼着。

  该死,他都准备好一个人死了!

  胡闹能闹上生命吗?

  叶怡君刚强果决。

  “谁跟你闹啊!”她也大叫着。

  “出去!不要来送死!”

  “我才不要!你不要当我是俗仔!”

  “勇气不是这样用的!”

  “我就是要为你勇敢!”

  “不要任性,怡君,为我活下去!”

  “不要任性,庆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走!”

  当赖庆国想把她骂出去的唯一念头大动之时,突然,洞顶已经完全撑不住了。

  “啊啊啊!”

  看着所有的土石一古脑的掉下,赖庆国爆发最后的力量抽身,箭步上前,将女人拉进怀里,拖到洞穴边,像颗大球一样的抱紧她。

  轰隆!

  耳边响起巨大的声响,被人这么失控地猛力一拉,叶怡君被剧烈摇晃到一瞬间意识不清,光线全都消失了,而鼻腔全是灰尘味,她的耳边是男人呢喃的声音。

  而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像还有天使的歌声和号角声……

  是天堂的大门打开,来引接他们了吗?

  叶怡君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妈的!怎么一回事啊?!”

  罗智群接到赖庆国的电话后,一个咬牙,不管是否属实,兄弟的义气让他带着人手,开着水星号疾返轮弧屿。

  长官在岸边用无线电开火,他当没听见。

  才一靠近这一带海域,他很高兴自己作了正确的决定,情况的确诡异到一个不行。

  还搞不清楚远方那条肯定不是大鲸鱼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领海里,海岸接着爆出爆炸声,还有熊熊的大火。

  一栋别墅就这样在他眼前被炸掉了。

  几个小时前,他和同伴们还站在这座岛的北方。

  但这美丽的小岛,此时冒出黑烟和红色火光,在赤色夕阳余光中,如同炼狱。

  “鸣笛,接岸,全速接岸!”

  想起兄弟的话语,罗智群命令道,心里有很不祥的感觉在萌生。

  活在海上的人最讨厌这种感觉了!

  使众人更惊讶的还在后头,在愈来愈靠近后,他们发现海岸有一颗一颗的小头拼命大声呼救着,用力朝他们挥手。

  “大队长,这是?”

  “庆国说卖小孩的五鬼在这里筑巢,干坏事,那些应该都是他所贩卖的儿童!”

  “这么多?”

  “就是这么多,那个死混蛋!”

  水星号上的人们,知道事态发展严重,全都跳下水,开着接岸艇登陆后,那些小孩、小小孩一个个扑上来抱大腿。

  表情惊恐不安,哭到口齿不清,还全都叽哩呱啦说着外星话,小小手指全指向一堆落石。

  “安静!”

  罗智群大声一吼,孩子们震慑不语。

  “有会说……算了!”

  他全身血液倒流,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三秒后,在土堆里发出了微弱到不注意就会忽略的声音。

  可恶!预感果然成真了。

  “水星号全员出动,开始救援,模拟土石流灾情,庆国被埋在土里了!把用得上的机器和工具全搬来!”罗智群拿着无线电大吼,“快点!”

广东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