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光泽 > 《首席男子汉》
返回书目

《首席男子汉》

第四章

作者:光泽

  又过了四天。

  赖庆国俨然已是轮弧屿的一分子。

  顶着大太阳,他来到了杂货店,脚都还没踏进去,聚在杂货店里的老先生、老太太们就大声欢呼。

  并且壁垒分明,势不两立。

  一方连忙喊道——

  “钱,钱钱,快缴出来!”

  “耶!赢了!”

  “我就说是他这个好男人嘛!”

  另一方捶胸顿足——

  “厚,又输了!”

  “怡君真不配当女人!”

  “给你啦,了不起!”

  赖庆国苦笑着,等着众人分钱,他知道在没分完钱前,他是什么东西都买不到的。

  而其中最眉开眼笑的阿水姨开心的塞了张钞票进他的口袋。

  “来来来,吉祥物!给你吃红哟!”

  赖庆国动作更快,拿出钞票,塞还给阿水姨。

  “我没抓你们聚赌就已经是渎职,还收贿就难看了。”

  是的,轮弧屿最近热门的活动,就是拿他和叶怡君谁会来买午餐材料所构成的赌局。

  这个赌局已经开了三天。

  岛上众人知道那个小女警个性虽好,也很体贴,还会时不时帮大家处理一些事情,她样样都没话说,但就是不会做菜。

  而这个他们人人想作媒的好男人,不但长得帅,体格又好,厨艺更是一把罩,天天中午是他煮饭给两个人吃。

  想说女人会不会觉醒,自己不能再这样什么都不会炒的下去;一边在想女人会不会就这样沉迷在男人的疼宠里……

  于是,岛民分成两派,开赌啦!

  对于私事被人窥探,赖庆国觉得头痛,但无可奈何,而叶怡君则是虽然有愧,但更不敢下厨献丑,所以早餐和中餐仍由他包办。

  赖庆国知道岛上生活单调,不想管众人小小的娱乐,自行拿起一把青菜,但口头上还是要告诫一下。

  “你们别赌得太过头了。”

  阿水姨笑着蹭到他身边。

  “喂喂喂,看你这么照顾她,要不要搬来这里?还是带她回去照顾一辈子啊?”

  如果阿水姨不是老到可以当他妈,他一定敲她一拳。

  “阿水姨,”赖庆国对于老人家脑里灌水泥讲不清很伤脑筋,“就跟大家讲过,我和她是好朋友,好朋友,你们到底懂不懂啊?”

  老人家们全都摇头。

  “来,我们现场来听听大家看在眼里,到底做何感想?”阿水姨马上SNG连线采访,架式十足。

  “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这是阿福伯的见解。

  ‘厚,别自己骗自己了啦。”这是火旺爷爷的看法。

  “这么照顾,已经超过朋友的范围啦!骗我们老人家没谈过轰轰烈烈的恋情哟!”这是阿市奶奶的意见。

  “你看,大家都这么觉得。”阿水姨下了注脚,活像挥了男人一棒子,希望他能够从睡梦中醒来。

  对于大家认定了他们不单纯,赖庆国实在无话可说,正在摇头,他的眼角余光突然瞄到了个陌生人。

  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体格有练过的男人,奇异的抱着一堆玩具结帐。

  “这些多少钱?”

  被人打扰,又是个看不顺眼的人,阿木姨冷言冷语。“一千五百元。”

  那人不啰嗦,丢了两千元,便抱着玩具离去。

  赖庆国又揉了揉太阳穴。

  “阿水姨,你太坑人了,那些小玩具了不起几百元而已。”就算加上运费也没那么吓人,岛民的好恶实在太两极化。

  “不爽可以不要买啊!哎,那些人是暴发户啦,活该,一定是真的闹小鬼,才要买玩具回去拜!”阿水姨还是嘟着嘴装可爱。

  那些人除了一些日常用品,最常买的就是玩具,原本觉得很奇怪,一想到最近出现的小鬼传说,老人家们马上就联想到了,他们要拜玩具,求小鬼们不要出来吓他们。

  赖庆国不着痕迹的打了个冷颤,又想起刚才那个男人。

  那种人身强体壮,有一点阴沉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看起来不像科技新贵那种呆头呆脑的样子。

  他嗅到不好、近乎腐败的气味。

  “刚才的先生就是住在别墅里的人?”

  老人家们点头。

  “他好像是帮忙顾别墅的人,长年待在这里,大概是有钱人请他来这里吃头路吧。”阿水姨想了想回答。

  听起来很平常,赖庆国却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一大块鸡肉送到他眼前。

  “来,少年仔,今早杀的鸡,拿回去煮汤给怡君补身体。”秋阿公笑呵呵的说。

  老人军团又是一副心知肚明的笑容。

  赖庆国除了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这票老人家,他和叶怡君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但在他也不明白的内心深层,不知该怎么说明的原因,或许是他也觉得好像正如他们所说,不只是好朋友而已吧!

  甩了甩头,他将荒唐的想法丢出脑海。

  “好啦,别闹了,这些菜多少钱?”

  “哎哟,还这么客套,拿回去吃啦。”

  “不行,钱要算,多少啦?”

  “好,意思、意思,一百元,要不然又要讲阿水姨贿赂你……对了,晚上记得过来吃饭哟,有活动!”

  “知道了。”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愣愣的看着窗外,树影摇摇,大海也摇摇。

  叶怡君摇头晃脑的看着外头一成不变的景色,一边在思索着,最近内心的动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好像真有什么“一回事”在她没有意识到就发生了,然后兴风作浪,在她和赖庆国相处的时候,搞得她心神不宁。

  看着他待在她四周,感觉他充满她的生活,听着他所发出的各种声音,闻着空气中有他的味道,她真的心神不宁。

  他走进了她的生命。

  不过,她真的拒绝承认这是爱情,她不想爱人,也不要爱情,所以她已经不会爱了。

  但是一个好朋友,真的能让她这么烦恼吗?

  她不知道,因为他是唯一个会让她手足无措的好朋友。

  无声无息间,乱七八糟的情况愈来愈恶化,她习惯并且喜欢有他陪伴,从他那里源源不绝汲取她原先预定索取的温暖之后,她的心跳就变得完全不受控制。

  不过,明天是星期六,再下一个星期六,他就会离开,也许等他走了之后,事情就会明朗了吧!

  她在得到温暖后,还是会恢复原来的她。

  叶怡君这么想的同时,他敲了敲门缘代替回来的招呼声,她吃了一惊,但正低下头放袋子的赖庆国没有发觉。

  “喂,学妹,我今天看到了住别墅里的人哟!”他随口扯着,“看起来怪里怪气的。”

  和岛民的理由不同,但他还是看那人不顺眼。

  受惊的叶怡君连忙回神,要自己镇定。

  “你买了什么回来?”

  她只记得他出门采买,根本没听清楚他刚才用低沉温润的声音说了什么鬼。

  赖庆国抬起脸,摇摇头,万般无奈。

  “你心里只有吃的。”他说得十足挖苦,不知道比较基准为何。

  叶怡君涨红了脸。

  要不是在想你的事情,才不会没听清楚你在说什么咧!

  她并没有把心中所想吐实。

  “对啦,我就是爱吃,不行吗?”她说得自暴自弃。

  赖庆国耸耸肩。

  学妹今儿个心情不太好耶……

  “你那个来呀?这么火爆?”

  谁规定那个来一定要火爆的呀?

  “并没有,才没有!”叶怡君为之语塞,找不到话回。

  赖庆国大头一甩,袋子里的鸡肉浮上脑海。

  还是帮她炖鸡汤好了,虽然她那个还没有来,他记得有看过补品的袋子。“好啦,好啦,没有就没有,来学怎么弄吃的,你这样啥都不会煮,看在学长的眼里很可怕耶!”

  万一他回去了,她又要恢复吃苏打饼的生活吗?

  吃得饱也要吃得好,吃得营养啊!和苏打饼当好朋友不是长久之计,亏她能够吃了一年!一整年耶!

  光是想,他就觉得无比心疼。被嫌弃的女人乖乖的站起,没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温柔光芒。

  “你不怕我终结厨房,我就进厨房帮忙你!”

  叶怡君低下的脸看不清情绪,但那只说给自己听见的话里,倒是充满了火药味就是了。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半个小时后。

  阵阵中药香味里掺着烧焦味。

  餐桌旁的小厨房,除了还有一锅用小火炖煮的鸡汤外,墙面有不明的焦痕,仔细一看,地板也还湿湿的,丢在流理台上的抹布不是白色的,而是彻头彻尾的黑色。

  餐桌旁,叶怡君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低头吃饭,坐在对面的赖庆国惊魂甫定,喝水压惊。

  刚才到底怎么一回事?他什么都弄好,只是最后叫她把青菜丢下去炒,怎么也能炒出火焰山来?

  轰的一声,他差点以为爆炸了,赶紧丢抹布、丢锅盖的灭火,而肇事者早逃得远远的,问她是怎么一回事,她就一句话,她按他说的把青菜丢下去,然后就大油爆了。

  有智慧的人都知道,那个丢只是个……只是个……怎么说呢?只是个简单的说法,正确的说法是,轻轻的把菜拨下锅去嘛!

  用丢的,不炸才怪!

  他很肯定她真的很少下厨。

  “学妹,你以前住家里对不对?”赖庆国轻声地间,怕再制造她的心理创伤,这一辈子不敢下厨。

  叶怡君理所当然的点头。“嗯,一直到外调到轮弧屿前,我都住在家里,让我娘好生照顾着,她不喜欢我进厨房,她说厨房很危险,小孩子不可以进去。”

  除了煮饭外,她既会洗衣服也会拖地,吃饭可以吃外面,在到轮弧屿前,她从未感觉到生存危机。

  赖庆国继续喝水。

  她该凹的凹,该凸的凸,早就不算小孩子了吧?

  有些妈妈保护欲太强,然后小孩就变生活白痴,难怪她只会用热水瓶烧开水,平常人都知道用瓦斯烧比较省。

  和他那个凡事都要小孩试试看的妈,正好是光谱的两端。

  “嗯,在我走以前,我要教会你用瓦斯。”

  赖庆国有强烈的使命感,觉得不能再这样放牛吃草,她一定会终结她自己的小命!

  叶怡君冷哼一声。“用瓦斯还不简单……”

  他根本不给她说完大话的机会。

  “我说的不是打开瓦斯而已,而是至少会煎个蛋、炒个青菜之类的。”赖庆国的胃隐隐抽痛。

  他可以体会魏局长拿单双队长无可奈何的胃痛是怎么来的了!

  叶怡君鼓着腮帮子。“不会煮菜又不会怎……”

  他再次抢白。“会死哟,你再继续吃苏打饼会死翘翘哟!”

  叶怡君也曾经想过这个可能性,瞬间无话可说。

  只不过他老说她的不是,他自己还不是一样有做不到的事情!

  快速扒完了饭,在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心态下,叶怡君瞪着眼前方开始吃饭的男人。

  “喂,学长,”她粗鲁的唤着,“你光会赚弃我,可你的衣服有多久没洗了?”

  哼,她也握有他的把柄!

  赖庆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衣服洗了还是会脏,他回去还要再洗一次,不如就省着穿。

  “反正我有洗澡!也有换内裤。”

  噢,是吗?

  叶怡君霍地起身,迅速来回,拿在手上的是已发出乳酸臭味的衣服。

  “问题是,你很臭耶!”她刚才在厨房里丢过脸,她一定要让男人明白她的心情。

  赖庆国还是继续吃饭。

  “放着,搞不好会长出香菇,可以加菜!”

  一皮天下无难事,哼!

  叶怡君气得将衣服丢进洗衣机里,倒了许多洗衣粉,按钮一按,她才不让他顺心如意!

  “喂,把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被逼急了,她的语气难得凶狠。“穿脏衣服,还不是有洗澡等于没洗澡!你这个脏鬼,凭什么嫌我是料理白痴?!”

  赖庆国装没听见。

  “强歼哟!有人要强歼我!”他意思意思的喊。

  “厚,真是个厚脸皮的死家伙!你光溜溜的躺上床要我临幸!我还要考虑咧!”

  她心中的火山爆发,大声吼完恬不知耻的男人,一个箭步上前,夺走他手中的饭碗,放在桌上,脱起他的上衣。

  赖庆国很是配合。

  “等一下请温柔一点。”存心气死女人的男人说得很娇媚。

  你XX的!

  和他在一起一个星期,被脏话病毒感染的叶怡君在内心暗讦,手一推,把他推在地上,裤脚用力一拉,把他的长裤也扒了下来。

  “你去喝川贝枇杷膏练叫床声啦你!”

  她气冲冲的把衣服全丢进洗衣机后,走路有风,步踏雷霆的回派出所上班去!

  ☆☆☆www.shangxueji.com☆☆☆www.shangxueji.com☆☆☆

  傍晚,日渐西落。

  走在还有点生气的女人旁边,赖庆国举起手嗅着。

  “香香的耶。”这里真好,太阳大的好处就是衣服很快干。

  只有他会习惯衣服是臭的啦!

  “衣服本来就应该是香的。”叶怡君冷冷的说着。

  赖庆国终于了解原来叶怡君的自尊心满强的。

  为了求和,他抵了一下女人。

  “喂,不要臭着脸啦!”

  “我才没有臭脸!”

  “噢!那你觉得我身材棒不棒?”

  轰!

  她脸上火山爆发。

  “不要脸,谁知道你的身材好不好呀?”

  他一脸“你一定有看到,而且看得很清楚”的表情。

  “厚,看都看了,我身材很棒吧!我可是放山鸡,不是小肉鸡哟!”举凡教科书上会出现的肌肉,他每一块都是硬的。

  气到昏头扒他的衣服,叶怡君总算能体会数天前他激动的在众人面前脱裤子是怎么回事。

  生气害人不浅啊!

  而且害她更尴尬的、更拉不下脸的,正就是他所说的肌肉啊……

  “谁有看到啊!”她彻底当没看见他壮到不行,会害人流口水和鼻血的rou体。“我只记得你居然穿有小红心的内裤,你这个死变态!”

  赖庆国不以为忤。“你以为我愿意啊!我大姊每次帮她男朋友买内裤,不知道为什么一定也会帮我买,我不穿,她就烧掉我自己买的内裤,我这两年都在出差,没空去补货,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他大姊的品味异于常人,最爱可爱风格的四角裤,除了逼男友穿,他也在受害名单内。

  她冷哼一声,不讲话。

  他吼了声,觉得她怎么这样。

  “好了啦,不要生气了啦!”赖庆国终于不再皮声皮语,放软口气求饶。

  逗她是一回事,真惹她生气,他才不要咧!

  他喜欢她露出有热力的笑容。

  叶怡君才不爱计较,但她就是有点放不下身段。

  他看她脸色软化,又轻戳了下她的脸颊,被她像赶苍蝇一样挥开。

  “不要生气,我们是好朋友,不要生我气啦!”

  他像放录音带一样,重复这三句,在她耳边大放送。

  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而她怕这只大赖皮狗。

  叶怡君再也忍不住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真赖皮,哪有人这样啦!”

  女人一笑,天下太平。

  赖庆国跟着笑,像个大孩子。

  “我姓赖,但可不是赖皮鬼哟!”

  叶怡君捶了下男人的粗手。

  “你是赖皮狗啦!你这个怕鬼的家伙!”

  “厚,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耶!”被损及尊严,他无奈的语气里,却有着难以发觉的宠爱。

  两个人就这么走着,对于身边有人陪伴,感觉十分舒服时,港口边的人发现他们了。

  “哟,小夫妻来罗!”阿水姨高声叫着。

  连同正开着小货卡拖停在岸边的小船的阿水叔,还有其他的长者,全都跟着打趣。

  在众人鼓噪声中,叶怡君红了脸,赖庆国则是挥手致意。

  “好了啦,每次都讲一样的,厚,陈年老调!”赖庆国埋怨着众人了无新意,“怎么在拖船啊?”

  阿水姨手上还拿着鱼网,性子急的她也抢第一个回答。

  “对啊,捕一些鱼给大家吃,明天去看女儿,顺便拿去给孙子,孙子爱吃!”

  叶怡君站在赖庆国身边。

  “阿水叔要抓的是夏溜仔,不知道学名是什么,平常市面上吃不到,肉质很甜很细,是这里的特产,你有口福了。”

  赖庆国爱吃鱼,光听就觉得口水要滴下来。

  “阿水叔,我要跟你一起去抓鱼。”

  叶怡君闻言,不敢苟同的一笑。

  “会晕船的人还敢夸口!”

  赖庆国眉一挑。

  “哼,晕一下就好了,我可还有别的专长……”

  “阿水啊!”

  赖庆国的声音被众人的惊呼给压过。

  两人循着众人的视线看去,拖拉绳断裂的小货卡,就这么直直往后冲入海水中,以快到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瞬间淹没。

  “天啊!”叶怡君放声尖叫。

  赖庆国却马上抬起她的手,表情严肃专注,像换了个人一样。

  “你现在开始计时,专心看着水面泡泡何时消失,相信我会救他,别怕,别回头,我马上回来,叫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说完,他转身拔腿飞奔。

广东11选5官网